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野火(三)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留下来。”

    皇帝的声音在徐清焰耳边响起。

    虽然柔和,但同样不可抗拒……这道声音落下之后,徐清焰便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

    她的身体……不属于她了。

    她站在原地,想要迈出一只脚,却发现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黑纱女孩,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

    其实自始至终,她都只是一个“玩物”罢了。

    皇帝的那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雾气之下的那张面颊,似乎笑了一声。

    太宗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就是这样。”

    男人从皇座上站了起来,他轻轻揽着女孩的肩头,带着她站在承龙殿的最高处,两个人的姿态既亲密,又疏离。

    太宗拿着只有他和徐清焰两个人可以听闻的声音,轻声道:

    “站在承龙殿的最高处,可以看见很多东西。”

    徐清焰瞳孔收缩。

    她的肩头被太宗轻轻揽住,视线与那个男人一同望去……

    承龙殿一片空旷,从这里可以看见一阶一阶蔓延而下的白玉,殿外的人影,还有远天的白云。

    或许是身高不够的原因。

    她能看到的,就只有这些。

    皇帝微笑道:

    “你看到多少,决定于你到底站得有多高。我看到了一整座天都城,还有大隋的四万里疆土……他们都在等着一个打破北疆铁律的人物出现。”

    千百年来。

    两座天下纠缠不休。

    大隋天都城走出的涅槃大能,的确能与妖族最顶级的妖圣相抗衡……但归根结底,没有一位压倒性的人物出现。

    如果出现了某位压倒性的人物,可以以一己之力,击碎横亘在两方穹顶的海洋铁律,率领人族的大军攻打入内。

    那么两座天下……终将变为一座。

    在初代皇帝开辟倒悬海后,就再也无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而如今,有一个男人,就要做到了。

    太宗与徐清焰并肩而立,他轻轻揽着这个好看到极点的黑纱姑娘,心境却一片平静,丝毫涟漪也没有生起……修行到他的境界,人间的红颜再是好看,入眼看去,都不过是一具白骨。

    他揽着徐清焰,像是揽着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座天下需要我……而我,需要你。”

    他笑了笑,拍了拍黑纱女孩的肩头,不再开口,缓步走下皇座台阶。

    ……

    ……

    整座承龙殿,早已被威压所笼罩。

    涅槃境界的大能,举手投足,便可以轻松镇压一方天地。

    至于站在大隋天下至高点的太宗……更不用说。

    那股威压,罩在宁奕的心头,他连抬起头来都做不到。

    实力差得太远。

    他就像是一只蚍蜉,而缓慢向他走来的皇帝,则是执剑者古卷里那株燃烧无数星火的永恒古木。

    “宁奕。”

    皇帝念了他的名字。

    然后便是不带感情的字句。

    “细雪的承剑人。”

    “徐藏钦定的蜀山小师叔。”

    “西海叶长风的关门弟子。”

    “以及……朕亲自封赐的天都剑行侯。”

    太宗看着宁奕,他说出了宁奕的每一个身份,然后转了目光,望向裴烦丫头,笑着问道:

    “朕当初赏赐给裴旻的那把剑呢?”

    丫头怔怔看着皇帝。

    宁奕嘴唇干枯,抬起头来,喃喃道。

    “大隋天下,剑气行走……”

    剑行侯敕封的来历。

    关于自己和丫头的身世来历,那个男人……早就知道了。

    或许,莲花道场发生的一切,三皇子布局深久,最终斩钉截铁的那一场“揭露”,在他的眼里看来,只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笑话?

    从很久之前,天都便流传着一句话:

    这里没有一件事情可以瞒住皇帝。

    或许从宁奕和丫头踏入天都的那一刻起,坐在宫内的男人就知晓了一切,于是后续入宫的卷文,案底,都成了无用的东西……影响最终结果的东西只有一样。

    就是他的态度。

    或者说,他的心情。

    当一个人站得足够高,那么即便是敌人……他也不会在乎,历代的大隋皇帝都是极具气魄的雄主,而太宗则是最高傲的那一个,他活过了五百年的大限,成为了两座天下最强大的修行者。

    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算得了什么?

    这座大隋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敬仰他……同样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死他。

    他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过。

    皇帝轻声道:“宁奕,朕给过你足够大的舞台,给过你成长的空间,给过你宽容和饶恕……也给了你离开的机会。”

    他笑道:“如果徐藏死了,朕希望你能成为下一个徐藏。”

    在他漫长的岁月里,遇到过许多惊艳的天才,也跟无数的强者交过手。

    但真正得到他欣赏的,就只有那么寥寥的几个。

    年轻时候,与他齐名的那几位……蜀山陆圣,北海泉客,南疆余青水,散修叶长风,他们都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鬼才,太宗在那个时代与这几个人交手,并没有占到太多的便宜。

    要论修行资质……他可能比不上陆圣。

    要论生下来的天赋……泉客是最强大的那个,没有之一。

    要论谋略和鬼道,还有对自己和敌人的狠毒……出身南疆的余青水远胜其他四人。

    要论剑心的纯粹,下山的叶长风当属第一。

    但他活到了最后。

    当年的对手,都死在了大江浪潮里。

    坐上天都皇座之后,他目睹了一代又一代的兴起,没落,再也没有一个时代……能像自己当时所经历的那样。

    直到“神道剑”的出现。

    他开始欣赏一个新生代的年轻人。

    在裴旻死后,他其实给过徐藏很多次机会……天都的大门绝不会向着徐藏闭合。

    如果徐藏有勇气握住手中的剑,踏入天都。

    那么他很乐意接受这个年轻人的复仇。

    但可惜的是……自己五百年来最欣赏的年轻人,就这么死在了大雪里,正如宁奕所见,蜀山开山举办葬礼的那一日,大隋的皇室也抵达了蜀山,在所有人的见证下,那口棺木里,鲜活皇血的烙印都消散殆尽。

    这证明,徐藏的道……确实陨落了。

    太宗等待了许久的那场刺杀,也就此熄灭。

    皇帝想到这里,眼神里有了一些遗憾。

    他抬起一只手来,大殿一旁,被三皇子奉上的古剑,此刻嗡然而至,掠入他的掌中。

    油纸伞被他反手插在宁奕的面前。

    皇帝单手杵剑,平静问道:“你知道,想要逼迫一个人不断前进,最大的动力是什么吗?”

    没有等宁奕开口。

    他自己便回答了这个问题。

    “仇恨。”

    他看着宁奕,问道:“是因为徐藏没有死在我手上,还是因为你没有亲身经历天都血夜?我在你的身上,看不到刻骨的仇恨。这几年,我一直在等待着那么一个人的出现,就像当年的裴旻那样……狠狠刺我一剑。”

    皇帝笑了笑。

    “但是现在,好像不需要了。”

    他就要踏出那一步,生与死的厮杀,能够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但他在红山发现了一只举世罕见的金丝雀,似乎可以帮助他轻松越过那一步。

    从涅槃踏入不朽,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路。

    如果不能在生死厮杀之间,抵达“见神”的境界。

    那么便只有一个办法……把自身的凡胎蜕变,如果能够扔去凡人的躯壳,那么自然就成为了不死不灭的神灵。

    而这一步,需要巨大的神性。

    大衍之数,总是缺一。

    无数人倒在了最终的一步,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让无数人趋之若鹜,苦苦求索,却求而不得的,那个遁去的“一”,如今被他找到了。

    成为不朽所需要的……取之不竭的神性。

    那个叫徐清焰的女孩。

    ……

    ……

    皇殿之上。

    那柄油纸伞被插在了宁奕的面前。

    皇帝看着宁奕,道:“你没有成为徐藏,让朕很失望。”

    然而。

    短暂的沉默之后。

    发丝垂落的黑衫年轻人,声音沙哑,道:“我不想成为下一个徐藏……也不会成为下一个徐藏。我就是我自己,不会是其他人。”

    “是么?”

    皇帝笑了一声。

    “那是因为你没有尝过仇恨的滋味。”

    下一刹那。

    裴烦的眉心,有一抹大红之色闪逝,瞬间迸发出极其强大的威压。

    紧接着。

    “咔嚓”一声的碎裂声音。

    “剑藏”在危机时刻喷薄的剑气,还没有迸发,就被太宗尽数击碎。

    五根手指掐在了裴烦丫头纤细雪白的脖颈上。

    皇帝扼住了丫头的喉咙,五根手指缓慢合拢。

    他的眼神里一片平静。

    裴家有女初长成,只可惜这副好看的容貌,不长久了。

    “裴旻还给你留了一把剑……你在珞珈山拿到了‘它’。”

    皇帝语气冰冷,道:“那把剑,在哪里?”

    裴烦的神情一片痛苦,她闭上双眼,身体里的力量被太宗一寸一寸捏碎,呼吸被完全扼住……她艰难运转着自己仅存的一口气机。

    眉心的红晕越来越深。

    双脚被拎得离开地面。

    她陡然睁开双眼。

    一缕风雷,从眉心钻出。

    煌煌大殿,白日之下,一道雷霆闪过。

    咫尺之间,瞬息便至。

    由裴烦的眉心,刺入皇帝的眉心。

    (求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