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一个壮举

作者:骁骑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同所有老师一样,吴教官对刘昆仑这株好苗子极为欣赏,要给他开小灶单独授课,那一架受损的塞斯纳还在维修,好在还有另一架完好的飞机,吴教官单独带刘昆仑上天飞了一圈。

    机舱内,只有单调的引擎轰鸣,刘昆仑握着操纵杆规规矩矩的飞着,吴教官问他有什么感觉。

    “我感觉缺点什么。”刘昆仑说,“机翼下缺少六挺点五零口径的机关枪,引擎马力太小,起码一千马力才能找到感觉。”

    吴教官哈哈大笑:“好,有野心,不过机枪就算了,先把小飞机飞好了,将来有大飞机给你开,波音737,两台涡轮风扇引擎,万米高空任你翱翔。”

    如果说上一次驾驶带来的是久违的熟悉感,那这一次就是乏味的复训,150马力的塞斯纳与1150马力的P40相比就像狗和老虎的差别,刘昆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能倒背如一架二战时期螺旋桨战斗机的性能数据,他没心思飞特技,就像你开着一辆五菱之光没心思玩漂移一样。

    吴教官一心想培养刘昆仑成为一名真正的飞行员,他大力鼓励刘昆仑在学完私照之后继续深造,往大型客机机长的方向发展,可惜刘昆仑志不在此,只是虚与委蛇而已。

    飞行训练班的课程安排是半天理论知识,半天模拟飞行,就是在模拟舱里对着屏幕练习操控,熟悉飞行原理,除此之外其他学员还要学习英语,因为他们中的佼佼者将会公派美国学习驾驶波音客机,塞斯纳只是拿来熟悉飞行的第一步。

    但即使是这第一步,也会淘汰很多人,有个女生在练活滚的时候就受伤退出了训练,提前终止了飞行梦。

    而这个女生,就飞训班全体男学员心中的女神宣东慧。

    不过所有男生都有宣东慧的手机号码,经常给她发短信嘘寒问暖,宣东慧基本上都会回复,但总会隔上很久,因为她回去继续做空乘,经常天上飞来飞去手机必须关机,所以大家都谅解,都觉得那些“呵呵”、“我睡了”、“我去洗澡了”充满了感*彩,宣东慧肯定对自己这个未来的机长含情脉脉。

    即便是初级培训也需要半年时间,转眼就到了夏天,刘昆仑已经成为飞训班上最优秀的学员之一,说之一是因为他理论课跟不上,实操却是第一名,随着考试临近,飞行课的时长在增加,三十名学员就跟驾校里等着上车操练的学生一样眼巴巴望着天上的小飞机,期盼着能轮到自己上去摸一把。

    此刻宣东慧刚下飞机,她现在飞近江---北京航线,彻底打消了飞行梦的她回复了以前的生活节奏,和一群空姐一起拖着航空旅行箱在无数双眼睛注视下通过机场大厅,今天她休班,没和大伙儿一起上大巴,而是自己去了地库开车。

    空姐的收入不算高,但宣东慧有私家车,她的车是一辆红色的现代酷派硬顶跑车,当然不是自己买的,而是朋友送的,此刻她就是去赴这个朋友的约。

    飞训班宣布今天的课程结束时,宣东慧也到了市区,她把车停好,去餐厅和朋友会合,在门口转了几圈也没看到,刚拿出手机,胸前就多了两条胳膊,她被人从背后抱住了,但她并不气恼,因为看那只左手上戴着的IWC飞行员计时腕表就知道是朋友来了。

    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碰了个嘴儿,手拉手进了餐厅,吃饭的时候,宣东慧的手机响个不停,朋友不耐烦地问道:“又是谁啊?”

    “还能是谁,飞训班的同学呗。”宣东慧拿过手机看也不看,调成振动模式。

    朋友却拿过手机,字正腔圆的念道:“慧同学,多喝热水多休息。”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帮她回了一个呵呵。

    江东民航职业技术学院训练基地食堂,王峰的手机响了,只有呵呵两个字,他顿时兴奋起来:“快看,宣东慧秒回,有戏啊兄弟。”

    刘昆仑瞄了一眼,奚落道:“呵呵的意思就是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王峰说:“我泡妞无数我能不懂这个,但是秒回的意义非同一般,这个呵呵另有深意,说明宣东慧被我的真诚打动了。”

    刘昆仑说:“就凭你那些稀烂的套路,她会被你打动?”

    王峰说:“不信用你的手机试试,她肯定不会秒回。”

    刘昆仑说我才懒得试,王峰将刘昆仑的手机抢过来,编了一条短信从联系人号码里找到宣东慧的名字发过去,还讥讽道:“口是心非吧,不然联系人里怎么早存了人家的号码。”

    酒吧里,宣东慧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朋友发觉了,笑道:“你那个追求者还来劲了,咱们看看又发的什么。”

    宣东慧苦笑,她这位朋友就喜欢整蛊,尤其是对自己的追求者,这也是人的天性吧。

    朋友拿过手机看了一下,大惊道:“这个来真的了!你看你看,宣东慧,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我操,这B是谁啊,这么大胆。”

    宣东慧看了看说:“刘昆仑,也是学私照的编外学员,平时没看出来啊。”

    朋友说:“这人属于闷骚型的,我逗逗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说着啪啪啪打了一段文字过去,宣东慧说别闹,要抢回手机,朋友那句话却已经发了出去。

    刘昆仑也是在第一时间收到了宣东慧的回复,他没来得及看,王峰就抢过去读道:“你能从天而降,我就做你的女朋友。”

    “我靠,这不是玩人么!”王峰替刘昆仑愤然道,“昆仑,这娘们耍你。”

    刘昆仑接过手机看了看,本不想搭理这个恶作剧,但是心里一股梗劲儿突然涌上来,势不可挡,他看看窗外的旗杆和夕阳,说王峰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

    “去干吗?去找这个娘们,那有什么不敢的,我这去开车。”王峰满脸的不在乎。

    “不开车,你跟我走。”刘昆仑起身走出了餐厅,王峰紧随其后,不知道这伙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当王峰注意到刘昆仑走向机库方向的时候就知道要坏事。

    “伙计,你不会是想真的从天而降吧?”

    “Whynot?”刘昆仑也不知道自己咋回事,偶尔就喜欢飙英文。

    训练基地的员工大都已经下班,机场跑道的灯也熄灭了,这儿不承担飞行任务,也没资格承担备降任务,一到晚上工作人员就开车回市区了,基地只有值班人员和封闭式学习的学员们。

    去往机库的路上途径旗杆,一名保安正在降旗,没有音乐,没有仪式,只有保安默默收着绳索,这一幕学员们早已司空见惯,但此时刘昆仑却突然停步,转身,缓慢抬手至额角,敬礼。

    王峰被他搞得一愣,也跟着毛手毛脚的敬礼,降旗结束,礼毕继续走路。

    “伙计,你不会真的想……”

    “发信息,问她坐标。”刘昆仑将自己的手机丢了过去,“今晚的风速和月光适合飞行。”

    “伙计,你搞得我猝不及防啊,要不咱再商量商量别的招。”王峰觉得刘昆仑像是变了个人,变得陌生起来,但是这样的刘昆仑,他喜欢。

    机库没有锁,因为没有人会来偷飞机,刘昆仑和王峰潜入机库,开灯,回忆起吴教官起飞前的流程,从柜子里拿出了飞机钥匙,柜子是锁着的,刘昆仑用一根回形针就打开了。

    刘昆仑爬进机舱检查一番,塞斯纳满油满电,蓄势待发,他指挥王峰将机库大门推开,启动飞机滑出机库,王峰犹豫再三,还是跑过来爬上了滑行的飞机。

    “真他妈刺激!”王峰说。

    刘昆仑一言不发,根据宣东慧提供的坐标飞过去,这种低空飞行他根本不用看航图,全靠目视即可,夜航比白昼飞行的难度高很多,但对他不成问题。

    机翼下是灯火璀璨的城市,淮江在星光下如同一条飘带向东逶迤而去,宣东慧就在江边的某处。

    宣东慧和朋友已经转到酒吧,两人笑谈着刘昆仑的不自量力和痴心妄想。

    “他不会真跑过来吧?”

    “男人泡妞的时候胆子最大,肯定会来。”

    “怎么办啊,亲爱的,我好烦啊。”

    “那就怪不得我了,对这种癞蛤蟆我向来不留情。”

    正说着,朋友耳朵竖了起来:“什么声音?”与此同时,露天酒吧里的其他客人也都抬头观看,一架塞斯纳172小飞机从江面上低空掠过,机身和尾翼上的标号看的清清楚楚,江航1178的字样赫然在目。

    “是……基地的飞机。”宣东慧傻眼了。

    刘昆仑是沿着淮江飞过来的,这是飞行员的基本素质,在没有领航的情况下依照地面参照物飞行,塞斯纳的速度不快,能够看到岸上的霓虹灯,王峰大叫道:“宝来娜酒吧,就是这里!”

    “Shit,好像没地方降落。”刘昆仑骂了一声,又往嘴里塞了块口香糖,这也是他新养成的习惯,开飞机的时候嘴里不能断口香糖。

    “王峰,塞斯纳翼展多少?”刘昆仑从江面上拉起飞机,看着下面的滨江大道。

    王峰脸色有些难看:“翼展十一米,大哥,你不会是想降落吧,这是大街啊走车的地方,咱们是带翅膀的,要我说给宣东慧打个电话证明咱们来过了,这事儿不就圆满了么,这万一降落的不好……”

    “说从天而降,就要从天而降,少废话,坐稳了!”刘昆仑一推操纵杆,向着滨江大道俯冲下去。

    宣东慧和她的朋友都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架胆大妄为的小飞机,这是基地的飞机,这个时间点是不可能出现在市区的,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刘昆仑偷了飞机出来,并且试图真的“从天而降。”

    驾驶塞斯纳不是难事,但是成功迫降就是高难度的绝活了,对于在非机场跑道上的降落,都可以称之为迫降。

    滨江大道虽然宽阔,但是车流量很大,妄图在这里降落简直就是找死,稍有不慎就会机毁人亡。

    “我收回那句话,他不是癞蛤蟆,他是个混球!”朋友说,声音颤抖中带着兴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