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四节 制约

作者:黑天魔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浩左手轻轻抚摸着右手表面弯曲的静脉,宁定地答道:“豕族看似强大,其实内部一片混乱。我得到消息,豕王病重,估计熬不了多久。上次我之所以出兵攻打狂牙部,就是因为狂牙之王是豕王长子,但豕族内部很多人反对他继任王位。从整体来看,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惹团结合一的豕族,只要把他们分开,其中任何一个分部都不是我的对手。”

    这番话说的很严肃,带有一丝显而易见的冷傲。

    宗具低头注视着自己的手,食指和拇指缓缓摩擦:“豕族人还是太多了。三十万……尤其是豕王本部,除了首都獠牙城,豕王利齿麾下还有另外两座副城,每一座都是三万多人,加起来超过十万。”

    他抬起头,浓密的眉毛向中间紧紧皱起:“你说的有道理,单独进攻任何一个豕族分部,我们都有稳赢的把握。可如果豕王下令从直属的三座城市同时出兵,至少可以在短时间内集中五万大军……别忘了,豕人是天生的战士,他们的女人比我们的男人还能打。”

    “我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天浩说着,随手推开餐桌上的碗筷,拿起三个杯子分别摆开,形成一个“品”字:“这里是獠牙城,还有这两个,分别是赤牙城和断牙城。单独分开,任何一座城市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但只要阻断他们之间的联系,打赢这一仗的几率非常大。”

    宗具凝神注视着桌上的三只空杯,若有所思:“我明白你的想法。先解决豕族的剩下的三个分部,然后再来对付豕王的直属部分?”

    天浩笑了:“所以光靠磐石城和汨水城现有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请求族长出兵。”

    宗具还是不太放心:“阿浩,你有把握阻断这三座城之间的联络?”

    “只要豕王病危就没有问题。”天浩用手指点了点代表獠牙城的那只杯子:“豕族首都一旦陷入混乱,我们就已经赢了一半。”

    宗具心中微微一动:“这么说,你在獠牙城安排了内应?”

    天浩没有直接回答:“算是吧!只要按照计划行事,衔接好各个环节,豕族不是我们的对手。”

    宗具看着天浩,久久没有说话。

    这个年轻人有着与自己一样的浓密眉毛,双眼炯炯有神,脸颊像岩石一样坚硬,粗线条的轮廓使鼻子看起来又高又挺。他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坚毅感,不达目的不罢休,却并非毫无根据的狂妄,更有一种游走于其中的细腻。

    这样的人不会惧怕困难,总有各种方法解决问题。

    宗具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牛族传说中那些伟大的祖先。他们披荆斩棘,在崇山峻岭之间营造村寨,进而发展为城市。他们征服高山与河流,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倒他们。在这种人的字典里,只有“成功”或“失败”,没有居于中间的第三种选择。

    即便是失败,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磨练,意味着积蓄力量再次重来。

    败了算什么,只要坚强的意志,总有一天会赢。

    “好吧,你说服我了。”宗具露出满意的微笑:“现在我们来谈谈细节,一个一个来。先说兵力,汨水城可以动员七万人,其中有五千名精锐战士,普通士兵两万五,加起来就是三人。”

    虽然宗具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天浩却没有顺着他的话头说下去。思考了几秒钟,他眼中透出一丝疑虑:“七万人……宗具城主,汨水城有多少存粮?能维持这么庞大的军队吗?”

    “现在出兵是不可能的,必须等到秋天。”宗具坦言:“汨水城今年新开了不少田地,粮食收成会比去年多一些。两个月……不,三个月,等到那时候出兵,我可以维持三个月。”

    天浩摇摇头:“不是这样算的,你应该把豕人俘虏算进去。这一仗打下来,你至少可以得到五万豕族平民。”

    宗具抬起手,轻轻拍了一下额头:“对对对,我把这个给忘了。”

    “还有这些人离开原来的领地,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他们走不到汨水城。”天浩的神情很严肃。

    宗具刚刚舒展的眉头再次皱起。

    他疏忽了。

    汨水城一直无法扩张,粮食是最大的制约。

    正常情况下,汨水城可以确保一年的供粮。

    在北方蛮族的字典里,“供粮”不等同于吃饱。那意味着全面实行配给制,以人头计算,按照壮劳力、女人、孩子、老人的等级,提供正常口粮额度的百分之四十,甚至更低的比例。

    以一名壮年男子每天三公斤口粮(米或面,不包括肉类和油脂)计算,供粮状态下只能得到一公斤。这个数字肯定不足以吃饱,饥饿的人们只能自己想办法。狩猎、种植短期成熟的蔬菜、捕捉昆虫,或者杀人。

    只有在极其无奈的情况下才会启动供粮体系,这种事情大多发生在灾害时节。所有族群都有自己的粮库,储备粮从不轻易动用,年年都是陈粮换新粮,以确保有足够的粮食维持基础生存,不至于出现大规模的饥荒。但吃不饱总会觉得心里发慌,还会导致营养不良。

    宗具计算过:加上汨水城今年秋天的收获,的确可以维持七万大军在三个月内的正常消耗。可如果加上五万名豕人俘虏,从今年冬天到明年秋天,就只能启动供粮体系,谁也吃不饱。

    任何俘虏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老老实实服从安排,听从命令。到时候,这一战就算打赢,对汨水城也毫无意义。

    人心不稳,是内乱的征兆。

    犹豫了一下,宗具把垂询目光投向天浩:“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天浩摊开双手:“磐石城的粮食也不多,但这里有一个好处临海,海里有的是鱼。”

    宗光去过东面的渔场,他忍不住插话:“阿浩,你的意思是增加捕鱼量?”

    “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食物补充来源。”天浩拿起一个酒杯,在指尖缓慢转动,仿佛在近距离欣赏一件艺术品。

    计划总是随着实际情况不断产生变化。

    原定一年之内不出兵的构想被迫取消北方蛮族特殊的社会结构决定了王者在其中具有不可代替的重要意义。无论新王还是老王,都能起到对族群至关重要的稳定作用。病重的豕王一直在苟延残喘,天浩不确定自己提供的青霉素能发挥太大作用。虽然在獠牙城宫廷安插了人手,搭上并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了王妃这条线,却只是辅助,而非决定性的力量。

    王妃毕竟是个女人,豕族重男轻女的思维根深蒂固,依靠儿子上位的她无法将这种优势长时间维持下去。“垂帘听政”历来被男人们为之诟病,甚至憎恨。烈牙、风牙、黑牙三部之王根本不可能容忍族首之位长时间被一个女人控制。就算因为种种缘故被迫承认年幼的新王,但王太后不可能保有尊贵的位置,她要么远离权力核心,要么死。

    无论出现上述哪一种情况,都意味着豕族内部各方面力量已经达成和解,趋于平衡和稳定。

    这对磐石城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奄奄一息的豕王能让人产生无限联想,所有分部之王都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的继承人,再加上王妃正在拼命拉拢日渐壮大的力量,豕族内部现在共有四股力量争夺王位。他们互相扯皮拖后腿,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决出胜负之前,不会出现决定性的声音。

    豕族需要时间,磐石城同样需要时间。

    刚刚并吞了狂牙部,整个城市需要休养生息。目前城内的豕人数量远远超过牛族,从人口结构来看,已经达到极其危险的边缘。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消化同化,各种矛盾很容易膨胀,全面扩大。

    很幸运,天浩拥有来自文明时代的特殊思维,“政治委员”在北方蛮族历史上从未出现过,他们对磐石城的局势稳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更重要的制约条件,仍然还是粮食。

    从磐石寨到磐石城,今年土地开垦面积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天浩计算过,以去年的收成作为参考标准,今年收获的粮食足以养活二十万人。

    这里所说的“养活”,指的是真正意义的吃饱,而不是宗具的“维持”概念。

    高达数万的豕人如潮水般涌进磐石城,埋藏在北部山脉的矿石与泥炭产量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驮马队规模扩大了四倍,频繁往来于狮族和虎族的领地,源源不断运来一袋袋沉甸甸的土豆粉和玉米面。

    磐石城不缺粮,目前的富余能维持全城三至四个月正常所需,仓库里的储备可以满足四万人全年消耗。

    天浩不是没有考虑过动用一切力量压制獠牙城内的局势。

    然而从各个渠道传回来的消息都不是很好。

    土造青霉素的效果只能说是一般,与其说是天浩倒腾出来的这种古老药物使豕王病情有所好转,不如说是巨人化基因对入侵体内的病菌有着强大反抗能力。但豕王毕竟上了年纪,年老力衰,他现在的情况好转更像是回光返照。

    厨子对王妃的影响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她已经不是小女孩,身为王的女人使她得到了与年龄并不对称的丰富宫廷斗争经验。爱情在她看来早已变成了童话,自身安危迫使她对权力产生了强烈渴求。

    区区一个厨子算得了什么?

    那不过是无聊时候用作缓解寂寞的道具。

    好吧,我相信你的确很爱我,绞尽脑汁冲破重重阻拦乔装打扮混进宫廷就为了接近我,像西门庆对付潘金莲那样摸了我的脚,然后强吻……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也觉得很舒服,非常满意,可这又能怎么样?

    厨子就是厨子,你只是我的一个玩具。我可以在来兴趣的时候满足玩具提出的某些要求,前提是这些要求微不足道,至少不能对我的计划构成干扰。我还可以扮演一个较弱的情人,躺在你强壮臂弯里回归天真少女的角色,撒娇装傻,可那毕竟是自娱自乐的演戏,你若当真……呵呵,难道你觉得你是王,掌控整个天下?

    总之,现在是对豕族下手的最佳时机。

    敌人的困难就是自己的便利。

    这是一条铁律。

    粮食储量决定了磐石城未来的发展程度,可限于种种因素,城内的粮食储量一直上不去,只能保持在天浩勉强可以接受的范围。

    他只能从其它方面实施辅助性扶持。

    最关键的粮食新增来源,就是城市东面的大海。

    天浩对这个世界的地理逻辑概念来自于文明时代,无论从大国师巫彭那里得到的地图,还是从老嬷嬷那里得到的卫星监控模本,都显示这个世界仍然被海洋包围。

    随着时代与文明的进步,北方蛮族终究会离开陆地,征服这颗星球表面的蓝色区域。

    即便是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天浩也从未抽调过船坞的工匠。他们研制盖伦帆船屡次失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船坞东面是木材厂,那里储备有大量板材。

    磐石城船坞目前制造熟练度最高的木制渔船排水量(满载)约为两百吨。只要天浩一声令下,增加足够的辅助人员,一个月的时间,所有船台日夜赶工,至少可以造出一百六十艘船。

    “如果有足够的人手帮忙下海捕鱼,我就能提供足够的粮食。”天浩的话充满了自信,他很严肃,斟酌着字句:“我建议汨水城现在就出兵,分为两部分,首先派出最强壮的战兵与辅助人员,他们抵达磐石城立刻就能投入生产。后续的辎重主要是武器装备,速度可以慢一些。总兵力七万人,先期抵达磐石城的不能少于五万,只有这样,鱼的产量才能稳步增加,成为我们在秋末冬初季节出兵的粮食储备。”

    宗具仔细思考着天浩的这些话,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可是阿浩……我的人不会捕鱼啊!”

    “不会可以学。”天浩大手一挥:“我会把现在的操船水手打散,分派到新造的船上。目前没有足够的船让六万人同时下海,但造船的速度很快,让他们分批上船跟着做。船会越来越多,鱼也是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