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009 黄老爷(一更)

作者:引丹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迈进来的蒋嬷嬷,方氏连呼吸都急促了一些,两眼闪闪发光的她盯着蒋嬷嬷,近乎颤抖地问“怎样?查出来没有?”

    一侧的容华,虽不知蒋嬷嬷到底带来了什么消息,不过看她娘紧张成这样的程度来看,娘让蒋嬷嬷查的,定不是小事。

    在母女俩兴奋的眼光中,蒋嬷嬷坚定地点头,压低声音回禀“夫人,查出来了,济仁堂的许大夫说了,这药渣的成份,当是解毒的。”

    解毒的?

    方氏眨了眨眼,似有所悟。

    药方是顾院正开的,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亲自煎的,从抓药到煎药,老太爷和老夫人不假旁人之手,小心冀冀到这种程度,让她生了疑心,这才想尽千方办法,拿到了药渣命蒋嬷嬷出府出查,没想到,倒查出这么个意外的惊喜。

    怪不得这么几天过去,容斐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原来是中了毒!

    连老天爷都帮着她,都不用她动手,容斐就中了毒,最好这毒解不掉,这样一来,世子之位就是照儿的。

    “娘,大哥他是中了毒?”听了蒋嬷嬷的禀报,聪慧过人的容华眼珠一转,略带试探地看着方氏。

    自个女儿,方氏自然没隐瞒的意思,笑着点头“华儿,你看,连老天都站在我们这一边,这下,你哥哥他可不能说什么。”

    容华姣好的面容和方氏一样有了笑意,她道“娘,既然他已经中了毒,咱们要不要——”

    “不可,越是这个时候,老爷太和老夫人防范得愈发的严,咱们若这个节骨眼动手,岂不是送上门找不快。”方氏果决摇头。

    虽然她也很想一剂猛药下去,让容斐再也不能醒过来,可嫁进定国公这么多年,老太爷和老夫人就跟防贼似的一样防着她,她可不敢在两人眼皮底下动手。

    容华听了却是不置可否一笑了之,在她看来,她娘也就有些小聪明,成大事需不拘小节,就她娘这脑子,还有她哥那软得跟姑娘似的心肠,做不成大事。

    “娘说的是,不过,他既然已经中了毒,喝了乔院正这么多天的药也不见醒转,想来,那毒只怕很是难解。”随口应下,容华若有所思地道。

    方氏眼眸一闪,女儿说的,很有道理,可恨的是,老夫人把那院子守得跟铁桶一般,她想要派人打探打探都不能。

    “阿华,不如你去主院探望你大哥去?”

    “娘,我想去主院一趟。”

    母女二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开声,互望一眼后,母女二人会心一笑,各自点头应下。

    出了锦华院后,心情混乱的容照不知不觉走到了主院外。

    想着方氏的话,容照的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他一直知道,方氏对世子之位的觊觎之心,可他并不想要,那是属于大哥的世子之位,他怎么能贪图属于大哥的东西!

    大哥在他眼里,是和天人般值得尊敬的存在,远比父亲容国公更值得他敬佩的人。

    他实在不明白,一家人和和乐乐的不好吗?

    为什么他娘方氏,非要去谋划那些不属于她的?

    因为方氏的贪婪,祖父祖母对他也不假辞色,他虽然难受却并不怨责祖父祖母,谁让他有一个吃相这么难看的娘亲呢!

    还有大哥,怎么就会受伤了呢?

    他伤得重不重?

    想着这些问题,容照的心,愈发的难受,黯然地看了主院一眼,他默默转身准备离开。

    他很想进主院看看大哥,可他不能。

    因为方氏,祖父祖母一定不会相信,他绝不会加害大哥,也一定不相信,他从没想过要夺世子之位。

    他不怨祖父祖母,可却怕两老看着他的目光中那种审视和怀疑。

    “照儿,是想进去看你大哥吗?”带着丫鬟婆子迈过来的胡老夫人,淡淡地问。

    面对祖母犀利的眼神,容照轻轻点头。

    “进去吧。”胡老夫人说完,抬步由他身边迈过。

    容照一愣,双眼陡然生亮。

    “祖母,我真的可以进去看大哥吗?”亦步亦趋地跟在胡老夫人身后,容照小心冀冀地问。

    他的语气里满满是惊喜和不确定,胡老夫人脚步一顿,回头看着他。

    老辣如她,自然看得出一个人的是不是真心。

    此时她从容照眼里看到的,的的确确是关心和担忧。

    胡老夫人不由有些意外。

    她原以为,容照是受方氏指使,知道阿斐受了伤,想来打探阿斐伤情的,倒没想到,这孩子,是真的担心阿斐。

    想到这些年对这个孩子的漠视,胡老夫人的心有些愧疚,又有些柔软,轻轻点头,她道“那是你大哥,你想看,随时可以来。”

    “好。”

    愣住了的容照因着胡老夫人这句话,双眼通红,好半晌才郑重点头。

    是的,大哥是他的亲哥哥,他身为弟弟,怎么就不能来看哥哥了呢!

    “乔院正,多亏了你,阿斐这两天,似有好转的迹象了。”主院里,老国公正一脸感激地看着乔院正。

    乔院正叹了口气,轻轻摇头道“老大人,下官也只能尽量压制而已,可也只能拖延一段时间,再过三个月,下官就再也压制世子体内的蛊,老大人,您还是尽快想办法去南疆寻解蛊人吧。”

    老国公苦涩地点头,正想说什么,一抬眼看到老妻带着次孙容照迈了进来,他便收了嘴,略带不喜的视线朝容照看了过去。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阿斐的伤严不严重吗?

    看清老国公目中的不喜,容照的身子瑟了一下,有种想要转身离去的冲动,可内心对容斐的担心让他生生压下了心中的冲动,他上前道“见过祖父。”

    “是来看你大哥的吧?”老国公向来不屑在小辈面前做戏,淡淡地道。

    容照有些难堪。

    他的确是来看大哥的,可绝不是祖父心中所想的那般不堪。

    “好了,照儿是因为担忧他大哥,你板着张脸做甚。”一见势头不对,胡老夫人嗔了老国公一记,又道“照儿,你大哥就在那里面的厢房,你去看吧。”

    老国公有些讶然地看了老妻一眼。

    虽然不明白老妻为什么会改变态度,不过老妻做事,他向来不会怀疑,当下也没再说什么。

    容照轻轻点头,提脚迈进内室。

    内室的床榻上,面无血色的容斐悄无声息地躺着,看着这样的容斐,容照心里不由一阵难受。

    在他心里,大哥一直是无所不能的,这样无所不能的大哥,竟然会被人伤成这般模样!

    是他太弱,保护不了大哥!

    这些年以来,一直都是大哥庇护着他,可当大哥受了伤,他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他真是没用!

    他站在床榻,双眼通红地看着榻上悄无声息的容斐。

    良久,他才转了身退了出去。

    “照儿,这些天,没事就多来看看你大哥。”看着他通红的双眼,胡老夫人叹口气,温声道。

    容照点头“谢谢祖母。”

    胡老夫人笑着摇头,容照不再多说什么,低低的告退离开。

    他走之后,胡老夫人就看着乔院正道“春实,阿斐体内的蛊,一旦发作,会怎样?”

    乔院正脸色凝重地回她“老夫人,下官对于蛊了解得甚少,南疆的蛊更是种目繁多,下官也不知世子体内的蛊一旦发作会是怎样,不过有一样,下官可以肯定的是,这蛊,绝非寻常南疆人所能种的。”

    得了答案,胡老夫人的脸色,有些惨白。

    若不是寻常南疆人所能种的蛊,那寻常的南疆人,怕也是解不了这蛊的!

    “老大人、老夫人,你们要尽快派人去南疆了。”乔院正有些不忍地看着脸色惨白的老国公夫妇,善意的提醒。

    老国公点头,就在这时,大管事匆忙迈了进来“老太爷,外面有一位黄老爷要见您。”

    黄老爷?

    老国公面色一变,和老妻交换一个眼神,由各自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不确定。

    会是那人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