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008 性格迥异的兄妹(二更)

作者:引丹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放肆!”

    不等丽妃说完,皇上愤而暴怒,龙目狠狠瞪着花容失色的丽妃,一字一句地道“丽妃,朕看,朕是太宠着你了,才让你忘了本份!”

    “皇上息怒,臣妾知罪。”反应过来的丽妃,无比快速地直直下跪,匍匐在地请罪。

    丽妃心中,是无比的后悔。

    她太急功近利了些,明知会让皇上震怒,却还是被利益熏昏了头,引得皇上这样震怒,等待她的,还不知是怎样的惩罚。

    愤怒的皇上,近乎森冷地盯着匍匐在地上的丽妃,良久,在丽妃心惊胆战中,他才淡淡地道“从今日起,爱妃就给朕一步不离地好好呆在这长乐宫。”

    这是要禁她的足。

    丽妃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还好,只是禁足,并没有降她份位。

    “臣妾领旨,谢皇上开恩。”她深深嗑首,心中却是无比的侥幸。

    皇上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拂袖而去。

    离了长乐宫,皇上回了乾清殿,换了身便服,全公公一看,不由苦了脸。

    服侍皇上多年,皇上的习性,他已经了若指掌,换上便服,代表皇上这是要出宫了。

    微服出宫,身为总管的他,可算是把脑袋系在了裤腰带上,皇上没事就好,一旦皇上遇刺,他可就死有余辜。

    “皇上,这回,您可要多带几个护卫。”苦着脸的全公公小心冀冀地劝。

    许是他的苦瓜了取悦了皇上,皇上大手一挥,准了。

    见皇上准了,苦着脸的全公公才算是放了心。

    很快,南门口,就多了一顶软轿和十来个护卫。

    “皇——黄老爷,您要往哪去?”在皇上的目光中,扮成管事模样的全公公,生生改了口。

    坐在软轿中的皇上歪着脑袋想了想,“去定国公府。”

    定国公府?

    全公公大张着的嘴能塞下一个鸡蛋,他惊愕地看着皇上,呐呐地道“黄老爷,您当真要去定国公府?”

    自打容皇后甍后,只要提起定国公府,皇上眼中满满都是厌憎,今儿这太阳难不成是打西边出来的?

    皇上微服出宫,竟是要去定国公府。

    淡淡看了惊愕的全公全一眼,皇上将车帘放下,“去。”

    简单一个字,全公公不敢再问,忙命轿夫抬起轿子,晃晃悠悠地朝定国公府的方向行。

    定国公府,锦华院。

    方氏来回踱步,时不时急躁地看向房门。

    “娘,您急什么呢?嬷嬷她去了有一会,很快就会回来。”相比急躁不安的方氏,容照却有些漫不经心。

    坐在容照身侧的容华细声细气的跟着附和“娘,哥哥的话没错,您坐下来慢慢等,用不着急。”

    看见自己一双儿女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方氏就有些气结。

    她急,她还不是为了这双儿女!

    气归气,自个的儿女,方氏还是不舍得责怨,恹恹地坐了下来,方氏瞪着容照道“照儿,最近这段时间,你可别再和你那帮子朋友出去鬼混惹老太爷生气。”

    容斐受伤,昏迷几天都不曾醒,老太爷和老夫人心情很不好,容照若是在这种节骨眼还出去鬼混惹事生非,依老太爷的脾气,定会从重严惩。

    容照翻了个白眼,甚是不耐烦地道“知道了。”

    老太爷的眼里就只有容斐,明明他也是嫡孙好不好,可老太爷眼里,就只看得到容斐,无论他怎么讨好,老太爷对他的态度,就没变过,一直就保持着不远不近的疏离。

    从前,他还存着讨好老太爷的念头,在明白无论他做什么,世子之位都不可能由他继承之后,容照就歇了讨好老太爷的心思。

    横竖都不招老太爷喜欢,他还不如想怎么就怎么呢。

    他应得敷衍,方氏眉头又皱了起来,正了神色道“照儿,这一次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

    容照不置可否,看着方氏道“这么多年,无论我做得有多好,老太爷就是不待见我。”

    从前,他不知道老太爷为什么这么不待见他这个嫡孙,后来大了,得知自个娘亲是用那样不光彩的手段嫁给他爹后,他才恍然大悟。

    老太爷不待见的,不是他这个孙子,而是他娘。

    因为他是娘生的,所以老太爷连他也一并不待见了。

    初初知道这事时,他心里对方氏,是有着怨言的。

    即便方氏是他亲娘,可他也不耻方氏用那样的手段嫁给他爹,若不是方氏,他也不会被老太爷老夫人厌弃。

    他语气中有一种漠然,方氏心中一疼,宽解道“照儿,这一次,你大哥他指不定就好不了,届时,这世子之位,还不就是你的。”

    容照沉默了一会,脸上却并没有如方氏所想的一般浮出欢喜。

    半晌,他才捺着性子道“娘,那是我哥。”

    方氏听了,杏眼圆瞪,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好半晌才气呼呼地道“他有把你当弟吗?你就这么急着维所?娘是为了什么?娘还是图着你好。”

    臭小子,气死她了!

    这胳膊肘,怎么就能往容斐那边拐呢!

    在方氏愤怒委屈的目光中,容照的眉也皱了起来,看着方氏,他心中陡劳地升起了一股疲惫不堪的感觉。

    “娘,不要再打着为我好的幌子行事,世子之位,我从来都不稀罕,那是属于哥哥的,我不会也不屑要,您记住了,倘若让我知道您对大哥使了什么手段,我——”

    “混账东西,你敢威胁娘?”

    勃然大怒的方氏一拍桌子,怒目相向,“就为了那么个东西,你连娘的话都不听?还敢威胁娘?”

    容照的脸,慢慢冷了下来,看着方氏,他毫不动摇地道“他是我哥,娘,您最好记住我的话,您若是对哥哥使什么手段,那娘您,这辈子也别想再看到我。”

    说完,他也不去看气得脑门直抽的方氏,起了身,大步迈出。

    “混账——混账!”气极反怒的方氏,一拂袖,整套青羊宫窑茶具落在地上摔个粉碎,而方氏,还没能发泄心中的憋屈,提脚重重一踹,墙角半人高的花瓶也倒地,骨碌碌转了一个圈。

    气死她了,她怎么就养出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

    她是他娘,还能害了他不成!

    为了个外人,他竟然敢拿他自个的命威胁她这个当娘的。

    容斐那混账东西,究竟给照儿灌了什么汤,让照儿这么维护他!

    “娘,您别生气,哥哥他只是一时糊涂,回头我好生劝劝哥哥,哥哥就会明白娘您这番苦心的。”由着方氏发泄一通后,容华起了身,扶着方氏的胳膊,轻声软语的开解。

    被女儿这么一劝,方氏才觉心头的火消了一大半,拉着容华的手,方氏气愤愤地道“华儿,还是你懂事,你哥他,简直是猪油蒙了心,娘做这么多,还不是为了他,可他倒好,竟然为了个外人来胁娘。”

    容华浅浅一笑,她容色有七分肖方氏,这一笑,竟生出一丝狠辣来,她道“娘,您不用担心哥哥,想做什么只管做,哥哥那边,我自会劝住。”

    方氏听了,没好气瞪过去“瞎说什么呢,你大哥那边,眼下盯的人多着呢,娘这时若去动手,那是愚蠢,不但帮不了你哥,只会害了你们兄妹二人。”

    这样啊!

    还真是可惜呢!

    容华有些惋惜地想着,嘴上却道“还是娘想得周全,倒是华儿想差了些。”

    看着这样的女儿,方氏就有一种当初儿女是不是生错了性别的感慨。

    明明儿子应该心狠手辣一些,可儿子偏偏是个心软的。

    明明女儿家应该温柔善良,可华儿却生就一颗冷酷的心,驳下的手段,就是他这个当娘的见了,都有些发寒。

    “夫人,老奴幸不辱命。”正想着,蒋嬷嬷喜滋滋地迈了进来。

    没过一会,蒋嬷嬷迈了进来,方氏双眼一亮,急声问道“怎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