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08章 她是我拣来的

作者:风行水云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什么?”

    “我说。”千岁皱起秀眉,“杜衡还有这样的手艺哪?”

    “是啊。”萧宓不假思索道,“杜叔叔原本只会做些野味,这些年才越发了得。”

    “原来如此。”千岁目光流转,看了燕三郎一眼,见这小子同样眼神闪烁,不由得掩口笑道,“你可做好准备了?”

    “什么准备?”萧宓这才回过神来。

    “登上王位的准备。”千岁以手支颐看着他,“韩昭要替你把卫王拉下宝座,给你腾出位置呢。”

    小少年紧紧抿唇,千岁敏锐的耳力都能听到他心跳加快了两拍。

    过了几息,萧宓才低声道“准备好了。”

    “听起来好像没甚底气呢。”

    千岁笑得漫不经心,萧宓心里却是一凛,当下提高音量“我准备好了!”

    她摇了摇头”跟我们说有甚用?今后,你要和朝堂上那些大臣去说。”

    萧宓望着她,目光明亮“此事过后,你们、你们会留在盛邑吗?”

    千岁下意识看向木铃铛。

    下一步要去往何方,她说了不算,这东西才是关键。

    萧宓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燕三郎,满脸希冀“如果届时我还有命在,三郎,你们留在盛邑好不好?”

    燕三郎喝了一口茶水,解去口中的油腻“为何?”

    “我在盛邑实在没甚朋友。”萧宓叹了口气,愁眉苦脸,“今后,恐怕身边也是居心叵测者居多。”

    经此事变,如果他能活下来,多半可以加冕为王。到得那时,围在他身边的人有多少真心?

    千岁嗤地一笑“我俩就不是居心叵测喽?”

    萧宓正色道“至少三郎救过我的命,我信任他。”

    千岁笑而不语。这小子毕竟太嫩,不知道过命的交情有时候也会要命。

    燕三郎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你不想加冕?“

    ”我……“萧宓脸上露出不豫之色,好一会儿才喃喃道,”我也不知道。“统御一个国家,这责任太重了,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担负。

    ”那就别干。“

    “……”这是说不干就能撂挑子吗?萧宓知道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干也得干。

    他期期艾艾“恐怕,不行。”

    “不行就别乱想。”燕三郎给自己倒了杯茶。

    萧宓看看他,再看看千岁,终是问出那个盘桓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你俩是怎么相识的?”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他看不懂。并且不止是他,镇北侯和鸢姑娘好像也看不懂,并且就此反复讨论过多次。

    千岁撇了撇嘴,燕三郎看她一眼“她是我拣来的。”

    “啊?”萧宓愕然。

    “喂,你会不会说话?”千岁怒目相对,“那叫‘请’!我是你请来的!”

    燕三郎很干脆地一摊手“嗯,你说了算。”

    萧宓没听懂,但心里很羡慕。

    两人又聊了片刻,他就站了起来“你们明天还要赶路罢?早点睡。”

    燕三郎将他送到廖红泫帐外。

    等他走回来时,千岁正在帐里自斟自饮,见他板着脸,不由得奇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不妨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燕三郎自行拿了个杯子凑近,千岁刚替他斟满,他就一饮而尽。

    嘿,啥时候这小子喝酒也能这么豪爽就好了,别再温吞得像个老太太。她挑了挑眉,就听燕三郎道“我们的小王子,似乎有些内向腼腆。”

    这话里的深意,千岁一听就懂。她抚了抚下巴“人遭遇大灾大难、生离死别,性情有时会变嘛。”

    燕三郎看了她一眼“是么?”

    ”我胡说的。人在危急关头,才越容易曝露本性。“千岁笑道,“你担心,他过不去廷臣那一关?”

    燕三郎承认“有点。”在廷为官的,都是多少年的老油子。面对他们,萧宓还太嫩了。

    “这你就不懂了。”千岁缓缓啜了一口茶水。韩昭严禁军队在战时饮酒,所以燕三郎这里也只有水和茶叶,没有美酒。“有韩昭扶持,只要卫王死了,他就能坐得稳。”

    燕三郎若有所思。

    灯下看美人,微黄的光晕只映亮了半边脸,凤眸红唇,肤若脂玉,竟找不出半点瑕疵,那样惊人的美被勾勒得更加立体。

    可是另半边脸却掩在黑暗里,只有眸光微闪。

    千岁斜睨他一眼,那目光可称摄魂夺魄,不过燕三郎见得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作甚这样看我?”

    燕三郎沉默几息,才低声道“小王子于你有亲近之意。”这一路上,萧宓总是有意无意来寻他说话,但目光最后总会落到千岁身上。

    走了十来天,同行的人都看出这个神秘的红衣女郎虽然行踪飘忽,但跟定了燕三郎。他在,她就在。

    韩昭、贺小鸢何等聪明,他们口中不说,但千岁料想他们已经有所揣度。

    “呵。”她轻笑一声,“你才看出来?”这一路上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别人可不像你。”

    “我?”他怎么了?

    “眼瞎。”这两字拖得千回百转,千岁看他的眼神有深深怨尤。从两人初遇,这小子就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不是眼瞎是什么?

    同是十二岁的少年,萧宓的审美才算正常好么?这个年纪的男孩,已经很清楚什么叫做“好看”、“漂亮”,什么叫做“有好感”。

    燕三郎站起来,将桌面餐盘收拾一番,又去洗漱,而后就爬到自己的行军床上,闭起了眼。

    千岁戳了戳他的肩膀”今天这么早睡?“

    “嗯。”他转了个身,面朝内,只留了个背影给她,“晚安。”

    千岁只觉莫名其妙。突然就说不得了?平时她损他可不止是“眼瞎”这么轻描淡写的俩字,也没见他当回事啊。

    不过她才懒得理他哩,哼了一声,背着手就出去了。

    燕三郎闭着眼,想着她在盛邑提过的要求。她说,想让木铃铛易主为萧宓。

    呵,想得美!

    走出帐外,千岁没迈出两步就觉面颊一凉,有物自天上飘落,扬扬洒洒。

    下雪了。

    今年第一场雪,比往年更早。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