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506章 又动手脚

作者:风行水云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小家伙透露自己有遁地之能,可收出其不意之效,韩昭才把他带过来。如果形势急转直下,茅定胜铁了心要取韩昭性命,燕三郎就可以带着他溜之大吉。

    谋定了退路,镇北侯看起来才会这样有恃无恐哪。

    茅定胜看向她,哼了一声“镇北侯面子真大,竟能请动你来做说客。”镇北侯前段时间还在东南前线打攸人呢,现在攸人反而不计前嫌来帮他,这男人可真是有本事。

    贺小鸢笑了,露出齿若编贝“我可是攸人。你们卫国愿意多起几次内讧,我一定帮忙到底。”最好卫国国力一下子倒退个十几二十年,攸国从此免去一个心腹大患。

    ……

    两人奔出数里才离开褐军势力范围,韩昭放慢马速,问燕三郎“依你看,茅定胜真能为我们所用?”

    从盛邑返回中部,这一路上他与燕三郎多有接触,印象比起初始已经大有改变。世间异士投奔王侯乃是常态,“英雄不论出身”这句话从来也不是说说而已。但这孩子见识心性远超自己年龄,可谓真正的表里不一。

    “能。”燕三郎不假思索,“卫王不除,他就始终是反贼。再说,他就算想暗计你,也是告发无门。”

    韩昭微微一笑。

    很快,两人就与石从翼会合,在几名护卫簇拥下返营。

    石从翼望着燕三郎哼了一声“小子,见到茅定胜有没吓得尿裤子啊?”

    韩昭从盛邑回来,身边就多了个毛头小子。权贵周围常有人才出没,大家各取所需,得胜王倒台,其麾下也是有一大批异士来投镇北侯,石从翼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这少年才十三岁,居然就能让韩昭带在身边了吗?并且这回去见褐军大统领,是深入虎穴的冒险之举,韩昭为什么只带一个燕时初?

    从前,那是石从翼的位置。

    燕三郎听出他的不服气,淡淡道“他不如侯爷。”

    话外之意,茅定胜的威势不如镇北侯,他在镇北侯身边待久了,又怎会害怕区区一个褐军大元帅?

    偏偏他是板着脸说出这句话,也没去看韩昭,倒显得他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反倒令人信服。

    石从翼暗呸一声“马p精”,一转眼看到他后背上的箱子,不由得微怔“你这箱子,呃,你该不会把、把……”

    话未说完,书箱盖子被顶开,一个白乎乎的猫头钻了出来,环顾左右。

    它第一眼见到就是的石从翼,然后视若无睹,去眺望别的景致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石从翼好似从它那双鸳鸯眼里看到了一丝不屑。

    不过猫儿看人从来没有第二种眼神,石从翼挠了挠头,难以置信“你带着猫去见茅定胜了?!”

    好么,侯爷带着这小子,这小子带着猫。他连个猫的座次都没捞着……

    慢着,他为什么要拿自己跟一只猫比啊?

    “嗯。”

    “为什么?”

    燕三郎的回答,言简意赅“放营里没人带。”

    石从翼为这答案绝倒。

    可燕三郎说的是实话。他跟着韩昭从盛邑回来、初进镇北军大营,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满满的好奇和揣测。韩昭往返盛邑是机密,知情者寥寥,对外也只说燕三郎是经人举荐过来的,偏又时常喊他去议事,这么一来,营里人想不注意到这个十三岁的少年都难。

    尤其他走哪儿都要随着带一只惹眼的长毛白猫,不知多少将士看见他每天都把猫儿打理得一丝不苟。这可是军营哪,大活人都没能天天洗澡!

    于是有人就想偷走白猫,给这又臭屁又作秀的小鬼一个教训。

    结果自不必说,这人当天夜里就疯了,胡话连篇还满地打滚,连啃了好几天的泥巴才逐渐清醒。

    所以燕三郎确实不放心,要是把白猫留在军营,那帮子大概会偷去吃掉罢?

    当然石从翼听见了又是另一番滋味,至少侯爷也没反对,就这么任臭小子胡来!

    韩昭也正好向他望过来“怎么了?”

    石从翼赶紧将思绪拉了回来“东南边传消息过来了。王上虽然下令从攸国撤军,但是攸国人不干,说你们卫人想打就想,想撤就撤,天底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于是发兵死缠烂打。至发消息为止,司明溢的大军还走不回国境。”

    他说得眉飞色舞,可是韩昭却长长叹了口气。

    石从翼大奇“这不好吗,攸人替我们把司明溢给拖在东南前线了。”

    卫国派去侵占攸国的,当然是精兵强将。现在攸人把他们死死按在边境线上,镇北军北上的阻力至少减弱了一半!

    “打仗难免要死人。那也是卫国的子弟兵,本不该虚耗在一场无谓之战上。”韩昭面色沉重,“既然攸人已经出手,我们尽快北上。”

    内战最伤国力,他要速战速决!

    石从翼欲言又止,韩昭笑骂一声“有话快说!”

    “又一批物资到了。军需官方才来找我,说中南军人数比我们少,拿到的粮草和冬衣又比我们多,并且还有两千多双厚底新靴。”

    寒冬将至,凤崃山的冬天比中北部地区更冷,吃不饱、穿不暖,对士气会是好大打击。何况物资配给这种事,一向是不患贫而患不均。明明几支军队都在一起剿匪,配给镇北军的物资就是不如友军。

    石从翼又补充一句“这是第三回了。”

    “一点伎俩罢了。”卫王有意在几支军队当中制造罅隙,以防他们变作铁桶一块。韩昭摇头轻笑,“他们也真看得起我。”

    树大招风,并不是所有将领都服他的。至少中北军的统兵大将历来就跟他不太对付。卫王的担心实是有些过了。

    燕三郎轻声道“王上既然在青苓城大捷后降下赏赐,就不该再动这种手脚。”

    卫王那时奖赏镇北侯,意在安抚,不想令他再生贰心。这本是个极好的、修复君臣关系的机会,结果这才隔了几个月卫王就故态重发,又想着要压住镇北军。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