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六一章 白马银枪李自成

作者:木允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兄弟们,肥羊上门了!”

    罗汝才说道。

    说完他向后面一招手,紧接着带领部下钻进了前方山林。

    他在延安待到了八月底,这才在灾民的欢送中离开,那时候一些补种的地瓜甚至大菁之类作物,都已经长势很好了,尤其是那些地瓜秧最大限度缓解了灾民的困境。说到底这不是紧接着而来的持续大旱,去年延安府的收成还算可以,民间多多少少都还有点存货,甚至今年就雨水来说还称的上比较多……

    雪水也是水。

    而杨家的石油贸易让那些驮队也带回大量的粮食。

    在杨家提高石油的收购价之后,整个延安府各地早就掀起养驴狂潮,发大财的事情肯定受追捧,现在这些毛驴驼队成了延安府的生命线,而之前为了鼓励种地瓜,杨家在各地大量收购地瓜干,这些存粮同样成了救命的东西,至少应付这一场天灾没什么压力。

    等各地地瓜都重新长起来也就勉勉强强能撑下去了。

    然后他赶紧归队。

    因为杨信准他再招一批新兵,而且当地的确有大量青壮向往当兵,所以他在延安一带又招募了三百多……

    包括他身边的这个。

    李自成是他在驿站遇上的,在得知李锦目前情况后,立刻就按捺不住那颗不安分的心,毕竟当驿卒真没什么前途,也就是混口饭吃而已。

    他虽然是李锦的叔叔,但两人年龄差不多,实际上就跟兄弟一样,要不然李锦也不会劫狱救他,不是感情真好,怎么可能冒着杀头危险劫狱救他?

    现在李锦当官了他当然要投奔。

    最后就这样李自成作为罗汝才招募的新兵之一,一同踏上了南下的旅程,他们这些人都会骑马,杨家的商号也为他们采购了足够的马匹,一路从陕北疾行南下。但他们到达凤阳时候杨信已经进了南京,而且周围道路都被官军封锁,禁止凤阳的杨家庄户离开他们的屯垦区。

    不过这难不倒罗汝才这样的,他很干脆地带着这些手下步行穿过封锁线,以商旅身份渡江,但头脑灵活的他没有选择进南京,而是钻进牛首山这片山区袭击大同军后勤队。

    然后他的流寇之魂瞬间觉醒。

    这个家伙借着大同军在太平府一带强征民夫,搞得百姓一片愤怒,迅速打出了荡寇军哨长的牌子在这一带发展起来。

    至于他是外地人……

    那个不重要,他是正牌的荡寇军哨长就足够了。

    更何况他还有招兵权。

    这一带和昭义市相聚咫尺,而且杨家之前在马鞍山开矿,那些杨家矿工是什么日子,也都是有目共睹,可以说早就让老百姓知道了跟着杨都督的好处,本来就心里长草,再被大同军和那些士绅一逼,可以说真就视杨信为救星了。

    现在有个自称杨都督部下的过来带着一起抵抗,那当然视为亲人。

    那些逃跑的民夫,逃奴,甚至还有一些逃兵,纷纷投靠他入伙,这个家伙这方面才能毋庸置疑,加上李自成就更如虎添翼,结果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居然拉起了一支近千人的游击队。依靠着那些本地手下的帮助,再加上各地百姓的拥护,他们在太平府一带时不时打开地主家开仓放粮,袭击大同军运输队,倒也过的很滋润,甚至还打败过几次大同军的围剿。

    打不过就跑呗。

    这一带有山区有水网,旁边还有浩荡长江,不到一千人的小队伍很好周旋。

    这次是得知决战开始,跑来准备大干一场的,没想到这么快结束,他们没得到参战机会,但却正好撞上了两只肥羊……

    “准备!”

    罗汝才低声说道。

    他身后幽暗的树林中,干枯的荒草下一个个身影紧贴地面,一双双眼睛盯着疾驰而来的骑兵。

    他们的远程武器并不多。

    主要就是一些猎户的竹弩,士绅家搜出的弓箭,几支缴获的火枪,再就是乱七八糟的刀枪一类冷兵器,而且基本上都无甲,但这些骑兵却装备精良,每人都带着几支短枪。

    此刻的他们就像欧洲那些伏击骑士的绿林好汉。

    “他们是逃命的,这时候那些兵也想逃,别管他们,就照着这两人,一起全涌出去,有多快跑多快,出去先喊一嗓子,说咱们是荡寇军,那些骑兵此刻都丧胆了,肯定会撇下这两人逃跑,就算有跟咱们拼命的也不多。”

    李自成低声说道。

    “有道理!”

    罗汝才点头。

    两大反贼头子很有知己之感。

    罗汝才悄然举起自己的短枪,李自成则拿着一根大枪,两人眼看着骑兵狂奔而过,但却没有动手,紧接着两只肥羊出现……

    “杀!”

    罗汝才大吼一声。

    就在同时扣动扳机,最近的骑兵应声落马。

    “荡寇军在此,降者免死!”

    他紧接着大吼一声。

    李自成第一个跃起,全速撞向前方一个目标,后者还没反应过来,看到他后愣了一下,这才惊慌地试图调转马头,不过他前面骑兵因为再前面的落马,正本能般带住,两人的马一下子相撞。就在那骑兵举枪瞄准的时候李自成已经到了,手中大枪刺出正中那人的马颈,几乎同时旁边骑兵的短枪开火,李自成本能地一闪,子弹从耳边掠过。

    就在那骑兵拔出另一支短枪的瞬间,他也拔出大枪一下子刺进马腿,那战马悲鸣一声,不顾背上骑兵的控制向前狂奔。

    李自成一把抓住了自己的目标……

    “下来吧!”

    他大吼一声。

    那人惊叫着坠落。

    而此时后面的游击队员蜂拥而出。

    尽管那些骑兵反应也很快,但面对这样的数量根本毫无意义,转眼间就被淹没,而远处还没赶到的骑兵很聪明地调头冲向荒野,他们是在逃命,哪还有心纠缠。

    李自成紧接着上马。

    不远处还有一个骑兵正拔出刀试图砍杀,他立刻催动了这匹白马,手中大枪一抖直冲向前,那名骑兵急忙挥刀格挡。但这些欧洲式火枪骑兵并不擅长格斗,他们训练的战术就是火枪为主,而李自成却是一身武艺,手中大枪瞬间荡开马刀,紧接着向前一送扎进了这名骑兵胸前,向外一挑后者惨叫着坠落。

    这时候被他拽下来那个正在狂奔着向逃跑的骑兵呼救。

    李自成直冲过去。

    他手中大枪毫不客气地扎在这个倒霉的家伙腿上,后者惨叫着栽倒在地,李自成这才回头看了看,这时候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

    他猜对了。

    那些骑兵突遭袭击而且还是荡寇军,瞬间就失去斗志,除了游击队攻击的一段几十名骑兵,后面那些根本没有上前,直接催马调头绕过,反正这边又不可能追击他们。但如果继续纠缠,后面那些倒戈的大同军追上可就完了,至于那些遭受攻击的,哪怕再装备精良也没用,他们开枪还能打倒几个?

    这边有近千人呢!

    转眼间他们就被淹没,紧接着被一个个捅落马下,包括两个肥羊中剩下的那一个。

    他正被罗汝才踩着呢!

    “反贼,你们这些反贼!”

    他还在吼叫着。

    “江西人啊,这位官老爷贵姓?”

    罗汝才笑着说道。

    “老夫乃南京都察院副都御史熊明遇,尔等反贼何敢辱大臣!”

    地上的熊明遇怒吼道。

    他这时候被罗汝才踩着后背,必须努力抬头才能不让自己的脸扎在旁边的一堆马粪中,很显然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虽然他比正在惨叫的钱谦益已经好多了。实际上他这时候已经被撤职,而且还除籍,不过作为江西士绅在这里的代表,平日里大同军上下和地方士绅,全都是以这个官衔称呼他,时间久了他也就忘了自己已经被除籍的事实。

    此刻这句话喊的可以说理直气壮。

    “哈,大臣!

    还说我们是反贼,老子荡寇军骑兵旅第一营第二哨哨长罗汝才,在通州训练的,受过万岁爷三次检阅,在京城抓过逆党,奉万岁爷旨意南下平叛,说我们是反贼,话说这大同军才是反贼吧?您这位大臣跟反贼们混在一起,居然还有脸说我们这些直属司礼监的官军是反贼?

    您这颠倒是非的本事也真是厉害。

    兄弟们,伺候着这位大臣,咱们去南京向瀛国公请功去!

    话说这位大臣呢?”

    罗汝才说道。

    说完他看了看那边的钱谦益。

    然而此时钱谦益已经顾不上管他了,可怜的水太凉被李自成给戳了一大枪在大腿上,这时候正在那里惨叫呢,而且浑身鲜血和泥污,那翩翩风度早已经荡然无存。

    “也伺候着吧!”

    罗汝才心情愉快地说道。

    这时候远处更多溃兵出现,甚至不乏骑兵,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全都在荒野中绕了过去,他们一帮人略作清理,紧接着骑上缴获的战马,押着钱谦益和熊明遇两人向南京方向而去,一路上钱谦益的惨叫不断响起,不过后来李自成嫌他太吵干脆把他嘴给堵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