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地五十四章 逐出师门

作者:仁为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面对着严肃的徐贵,赵刘二人有些惶恐。虽然徐贵收两人做徒弟没几个月,但他的武功,他的品格,都在两人尚算幼小的心里打下了很深的烙印,这才使得两人不顾危险赶来寻找。

    可如今,刚一重逢,既被冠以违抗师命的罪过,严词相对,两人心中都觉得有些委屈。

    徐贵看到两人有些委屈的面色,心中也是有些不忍,不过马上又狠下心,厉色沉声的道:“哼,你们快回镖局去吧,师父办完了事,自然会回去。如若不然,定让你二人知道违背师命的后果,到时休怪为师无情。”

    “师父,我二人就是想帮助师父,不是要违抗师父的命令,求求您让我们留下吧。”赵小龙语气之中充满了恳求。

    “是啊,师父,我们也是想留下帮助师父啊。再说我们也没有违抗师父的命令啊,您走的时候是悄悄走的,又没有直接对我们下命令不让我们。。。”刘二虎开始还很大声的说,可看到徐贵看过来,声音也是越来越弱,最后直指徐贵是不告而别之时,看到徐贵皱眉,更是连声音都没有了。

    徐贵皱眉,是因为他有些心虚,毕竟之前自己确实没有直接让他二人怎样,只是拜托庄雄代为照顾二人。当时自己只顾得与镖局上下说明原委,又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更是没想到新收的两个徒弟会追随而来,因此对他二人根本没交代什么更没有师命一说,自然违抗师命就更无从说起。

    如果真的要计较,那就是违抗了徐贵让两人当庄雄弟子的命令,而且这还是庄雄口头转达的。两人不愿跟着名头比自己大很多的庄雄,却坚持追了过来叫自己师父,这让此时的徐贵心中,不禁有些动容。

    不过,越是这样,徐贵越是要将两人赶走。徐贵打算今天是不想讲理了,眉头又一皱,脸色一板,瞪着两人。

    “就你二人还说要帮助我?我今日跟了你们一整天了,你们都没有一点察觉,就这样还要帮我?真是大言不惭。”徐贵尽量作出轻蔑的语气。

    赵刘二人听徐贵说已经跟了自己一整天,都有些惊讶。虽然自己两人急于打听师父的消息,行路有些匆忙,但如果有人跟着自己一整天还没察觉,这确实有些太没有警觉性了。

    “师父,我们今日急着打听您的消息,没注意身后。再说,这也不能算武功不行啊。”刘二虎还在强辩,而赵小龙一听这话,就知道要糟。

    果然,听到刘二虎的话,徐贵哼哼的轻笑了两下,紧接着就说:“你是觉得,你的武功已经很高了?”

    刘二虎甩开赵小龙拉自己的手,向前走了一步,有些不屈地道:“我的武功肯定没有师父高明,但也拜师父所授,兼不敢偷懒耍滑,自觉武功自保已有余,甚至于可以帮助师父解决一些小事情。”

    “呵呵呵,好,既然你如此说,那你用全力来攻我,如能逼得我后退一步,那我就让你们留下。”徐贵往后院的中央站了过来,看着刘二虎。

    赵小龙担心的就是这个,给师父一个缘由,就可以打发他们回去。而现在,刘二虎给了师父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无论如何,赵小龙都不认为以他俩目前的武功,能够做到师父所说。

    刚要上前阻拦的赵小龙,看到刘二虎自信的目光,犹豫了一下。因为他见过刘二虎出手,如仅仅让师父后退一步,兴许还是有可能,而这一犹豫,刘二虎已经站到了徐贵的对面十步远。

    刘二虎看了一眼手中四十斤重的木棍,又看了一眼轻松站定的徐贵,放下了手中的木棍。而徐贵却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怎么?你是觉得不用拿着兵器也能逼退为师?我收的两个徒弟,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只会狡辩,一个只会自大?”

    “师父,您是师父,我怎么敢。。。”刘二虎正要解释不敢对师父不敬,却被徐贵粗暴地打断。

    “住口,就凭你还不够资格与我空手相对。刀法既然练了这么久,就用幽冥刀,省的到时又有其它借口,哼哼。”

    两人如此千里迢迢来相助,却一而再地被徐贵讥讽,心里着实是委屈异常。而向来不服输的刘二虎,更是有些被小瞧了的气愤,转身将一直背着的幽冥刀解下,拿起那根二十多斤的木棍,走了回来。

    徐贵其实心里是很清楚为何刘二虎要放下木棍,在他提醒他要用刀之时,又只是拿起他最熟练的二十斤木棍。那是刘二虎不想对师父不敬,后来又被自己逼起了好胜心,想赢却也不想伤了师父。

    此子当初是收赵小龙的一个添头,却在相处的这段时间,时常能作出一些让徐贵眼前一亮的事情,这让徐贵有一种被上苍眷顾的感觉。不过,今日徐贵是要将两人彻底从宿州赶走,因此,决心一定要让两人彻底死心。

    “哼,自大,轻敌。”徐贵作出一副轻蔑的神情,伸手向刘二虎勾了勾手指。

    刘二虎站定,没有被徐贵挑逗,而是缓缓呼吸了几次,平稳了自己的心绪。在徐贵嘲笑他敌人会给你这样调整的时间吗的声音之中,双手稳稳地握上了棍端,双腿岔开,腰微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定在了原地。

    赵小龙看着刘二虎摆足了姿势,却发现他始终不动,心里有些疑惑,问出了声。

    “二虎,怎么了?你不要太害怕,也别想他是师父,就当他是那个花蛇,出手攻击他。”

    刘二虎听到赵小龙的声音,扭过头,说了一句让赵小龙郁闷无比的话,更是让对面的徐贵大笑不止。

    “我好像没练过进攻的刀法,之前练的,都是原地挥棍。”

    “哈哈哈哈,就凭你两人这点微末的武功,不,应该说是把式,就大言不惭地说要来帮忙?真是可笑之极。好了,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明天一早,回洛阳吧。”说完,徐贵转身就要离去。

    “师父且慢,我还没出手呢,我要试试。”刘二虎很坚定地叫住了徐贵。

    “要出手就尽快,也别说试试,尽你的全力,省得你新有不甘。”徐贵又站住了,回头面对着刘二虎,提醒他要全力以赴。

    刘二虎点了点头,单手握棍,缓缓走向徐贵。来到距离徐贵三步远之时,已经完全进入手中棍的攻击范围之内,可刘二虎没有出手,他的脚步更加缓慢,小心翼翼地又接近了一步。这一步走完,刘二虎手中的棍突然挥向徐贵,抬臂挥下,一蹴而就,砸向徐贵的左肩。

    眼看二十斤重的木棍就要砸到徐贵肩膀,赵小龙都差点喊出小心,刘二虎心中有些不忍之时,结果刘二虎却没感觉到一丝的着力就那么直接砸了下去,在他一愣神的功夫下,直接砸在了地面,然后就看到一个手掌迎面拍了过来,越来越大,在距离他鼻尖一寸的地方停住。

    刘二虎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赵小龙站在一边却看得明白,在木棍将要砸在徐贵肩膀的一瞬间,徐贵只是轻巧地向右边跨了一步,而木棍砸在地面的同时,徐贵又向前跨出一步,挥掌击向了刘二虎的面门。

    而这两步,让赵小龙清楚的感觉到了徐贵的游刃有余,让他的心中生出一股既佩服又不甘的感觉。

    而刘二虎看着眼前停住的手掌,赶忙向后又退了两步,距离徐贵五步远停住,有些茫然地看着徐贵。

    “用力不会留劲,只能使老让人抓住破绽。”徐贵有些讽刺的话,引起了刘二虎的思考,回想刚刚自己的运力过程。没一会,刘二虎又一次向前踏出一步,这次是双手握棍,双腿跨步凝劲,紧接着缓缓将木棍高举过头顶,配合腰腹之力向下猛然砸了下去,还是砸向徐贵的左肩。

    徐贵心中摇了摇头,还是在将要被砸到的瞬间,向右跨出一步。可让徐贵没想到的是,那根木棍没有砸在地面,而是紧随着他向右追了过来,撞向他左臂。

    这让徐贵心中有了些讶异,没想到这刘二虎悟性不错,能这么快就想通自己话语中的意思,且能够随心所欲的控制二十斤重木棍的走向,当年他可是练足四个月才能控制这二十斤木棍的,刘二虎的这份力气,也可算是天赋异禀了。

    徐贵紧接着又向右边跨出两步,这两步的差距,让刘二虎跟过来的木棍的力道很快衰弱,速度也没有之前那么快,这让徐贵轻松地又欺进刘二虎身前。

    “双腿僵硬,是木桩吗?”徐贵又讽刺了一句。

    刘二虎又举起了手中的木棍,又一次挥向徐贵,虽然这次加上了双脚的变化,而结果却没依然没有变化。

    就这样刘二虎挥了十多棍,徐贵化解了十多棍,虽然没次都因徐贵的讽刺有些变化,却始终没能碰到徐贵衣角一次,更别说逼退。而最后一次,徐贵也没有客气,在刘二虎的腹部结实地打了一拳,刘二虎直接跪倒在地,干呕不止。

    “哼,就这点道行,还大言不惭要帮谁,太可笑了。”徐贵抬着头只用眼角余光看着跪在地上干呕的刘二虎,说出了如此轻蔑的话,又撇了一眼要说话的赵小龙,狠声说道:

    “你二人无视师父的吩咐在前,又大言不惭自不量力在后,真是惘废我一番苦心教导和安排,真是让人失望之极。从今日起,你二人也不要叫我师父了,我跟你二人从此画清界限,再也没有瓜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