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形势严峻

作者:仁为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了半天,居然等到一句不知道,这让赵刘二人失望无比。不过赵小龙很快抓住了捕头话中的关键。

    “这位捕头。。。”

    “哦,我姓周。”

    “周捕头,您刚才说,您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住址?”赵小龙强调了现在两字。

    “是的。因为出了之前那件事之后,庞大侠举家迁走,之后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后来我听以前的一个庞家仆人说,庞大侠知此次寻来的仇家非同小可,且善于用毒,为了避免殃及旁人,遣散了所有佣人,并搬出了宿州城。有些眷恋故主恩情的人,依然住在宿州城里没有散去,我见到的那人就是在庞家干了十几年的仆人,他说很多留下的人,就是在等有朝一日庞大侠能回到宿州城,那他们就会继续为庞家卖命。”说到这,周捕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接着问了一句。

    “对了,你们两人知道这次庞家遇到了什么危机吧?”

    “我们只是听别人转述,对于实情只知一二。据说当年庞大侠为了救人,得罪了一个绰号花蛇的恶人。而这个恶人如今要找庞大侠报仇,又是一个用毒的高手。”赵小龙简单说出自己二人了解的情况。

    “那你二人为何牵扯在此事之中?你们说是追寻你们师父而来?”

    “是的。当年庞大侠救下的那位,便是我师父。师父觉得此次事件是因他而起,且听说庞家已经有人中毒遇害,因此决定与庞家共同进退。”

    听到这里,周捕头大致明白了这两人以及他们师父与庞家的关联。

    “原来如此,那你师父可有对付毒物的良方?”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想不起师父提到过自己对毒物有解决之道,因此缓缓摇了摇头。

    “这。。。这可如何相助庞家啊。。。”周捕头一听两人的师父也不会解毒驱毒,露出了担忧之色,并缓缓讲出了事发当日的情景。

    那日,有人听到从庞家之内传出的惨叫声报了官。周捕头带两个手下去查看,在庞府看到庞府那位老管家庞喜在地上痛呼打滚,脸上满是青紫,面容扭曲,眼角嘴角鼻孔甚至耳中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水,不断抽动的身躯,旁人如何使力居然都按不住一个六旬老翁。而另一边的地上,前后坐着两人,正是庞大侠以及他的二公子庞峰。

    询问左右庞家人才知道,二公子与庞喜身中剧毒,庞喜的毒气已经攻心,已经派人去药铺抓些解毒药物,不过恐已无望,而二公子本身内力高强,且中毒时间不长,因此庞大侠正以全力为二公子驱毒。

    原来刚刚有人敲门,庞喜去开门却没见到来人,只发现掉落在地上的信。因为信封上写着庞家人收,所以他就拿着那封信,交给了庞家二公子。在庞家二公子拆信阅读给庞大侠听的同时,庞喜毒性发作,剧痛之下哀嚎倒地。庞家人查看之下,确定是中毒,且听到信的内容,庞大侠马上让二公子扔掉那封信,并让其运功抵御毒气。而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庞喜的脸色由红润变成了青色,且青色之中隐隐透着一股紫色。

    庞大公子查看之后,发现此乃近年来在江湖中臭名昭著的三日逍遥散,而这毒药的名字就是那个自称花蛇的人取的。据说那花蛇及其喜欢看人痛苦的神色,别人越痛苦他就越开心,所以他专门配置了这毒药,让人痛苦三天三夜才会死去,而这三天对于他来说就是非常之逍遥的三天,因此才会取名三日逍遥散,其他人更多的则称为三日断魂散。

    而这毒药,据说至今很少有人能解,中毒之人除非尽快找人将自己杀死,不然只能受尽三天痛苦之后才会最终死去,其痛苦连自杀都没有力气做到,痛苦的滋味,看中毒之人的情状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二公子虽然经过庞大侠全力施为,保住了性命,但却已无法起身,只能躺在床上让人伺候衣食起居。而那位中毒已深的老仆人,庞家人却束手无策,在经历近一夜的痛苦之下,庞大侠亲手将他击毙,以免他受足三日之苦。

    事发虽已过近一月,当日那老仆人在地上翻滚哭嚎的声音,至今还让周捕头心中发冷,而当日同去的一个年轻捕快,到现在还时常会从梦中惊醒,这让周捕头唏嘘不已。

    而那日之后,周捕头应庞大侠的请求,没有将此事传出去,这是怕在城里引起惊慌,庞大侠不想让江湖恩怨带给老百姓不必要的恐慌,也不想给府衙里造成麻烦。并于第二日就遣散了所有仆人,带着一家人出城而去。自此,周捕头也失去了庞大侠的消息,更不知道庞大侠一家现今落脚之地。

    听到此处,赵刘二人面色也有些难看了。其一是因此行及其凶险,可能会丢了小命,其二则是因全无方法找到师父,这让两人顿感失落。

    周捕头见两人不言语,以为两人也是被吓到了,毕竟这两人看年纪怎么也不到十八岁,还是少年,被吓到也是情有可原的。为了不让两人太过陷入此等情景,周捕头将自己茶杯中的茶一口喝干,然后起身看了一下天色。

    “好了,你二人如今也知道了庞大侠家里的境况,估计你二人也该知道,这不是你二人可以帮得上的。再说,你们师父如果是近几日来到宿州,也是找不到庞大侠的。如今估计也该是离开了。”

    看周捕头如此说,两人也是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愣愣地看着他。

    “既如此,你二人跟我走吧,很快要夜禁了,我带你二人找个落处,再吃个晚饭。估计你二人还没有吃晚饭吧,我可是听见某人肚子叫了呢。”周捕头笑笑,看了一眼刘二虎,因为刚刚刘二虎的肚子咕噜的响了两次。赵刘二人赶了一天的路,都没怎么吃东西,此时确实有些饿的发紧。

    三人走上街头,在周捕头的带领下,穿街过巷,向周捕头所说的一家熟悉的客栈走去。

    来到客栈,周捕头首先帮两人要了一间客房,并声明一定要干净舒服的。店伙计当然是点头哈腰地答应,忙不迭地领着三人来到楼上天字号房。

    赵刘二人在龙门群仙酒楼干过,那里也提供客房,知道天字号是店里最好最贵的,连忙说不要这么贵的。可周捕头却坚持要了这间客房,且直说这几天两人的吃住都算在自己的账上,而一边的小二也是很有眼力的答应着,笑眯眯地边夸周捕头为人仗义边打开房门并让在了一边。

    不由两人再说,周捕头率先走了进去。赵刘二人有些无奈,只得跟了进去,小二跟着也走了进来。等两人将行李放好,坐在客房厅中桌边,周捕头又麻利地点了几样宿州小食,让小二尽快去准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