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木栀子

作者:乂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不是气息隐匿的好,她甚至没有丝毫遮掩自己的气息,你拿神识扫过去,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就在那里,没有任何的隐藏。”

    谢君白看着木栀子逃走的方向,眼神中充满着奇异的光芒,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乐正百曲收回目光,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谢君白所说的话,一言不发。

    “她就在那里存在着,很多人却根本注意不到她,认为她在使用法宝或者神通护身,但其实根本没有。”

    “木栀子不被人注意的原因,纯属就是因为她的存在感太低而已…”

    “她就像是路边的一块碎石,海洋中的一滴海水,沙漠中的一粒沙子,人们根本注意不到,也不会愿意去注意她。”

    “人们在无可避免的时候注意到她时,却突然发现她散发出的气息是那么的怪异,那么的不讨人喜,自然而然的会疏远她。”

    “木栀子也是,怕人怕的要死,不管是谁,只要主动和她说话,都会被吓的精神崩溃,就算她身周不散出那种令人不安的怪异气息,就凭她这样的性子,能交到朋友才是怪事。”

    “然而她却偏偏是一个想交朋友想到疯狂的人,这还真是对她的一种折磨啊……”

    谢君白收回目光长叹一声,挥了挥手,地上的污秽之物消失不见,转身离开魔杀场的门前。

    乐正百曲跟上他的脚步,犹豫了一下,问道:“君白,那木栀子她为什么会这样?是天生的吗?”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等我问一问祝小觉吧,他应该可以看出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君白两人向着城内走去,距离魔杀场开幕还有三天时间,得找些事情打发下时间才行。

    数里之外,一座数十米高的酒楼顶层,木栀子蹲坐在上面,遥望着在她眼中如蚂蚁般大小的两人身影。

    “真是不争气啊,明明马上就可以交到第一个朋友了,结果精神竟然又承受不住了,还在他面前吐了一地,真是让人讨厌啊……”

    木栀子满脸的苦笑,回过神来,才发现谢君白两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眼前,脑中又浮现出谢君白那柔和阳光的笑容…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接受到,来自一个陌生人对她露出如此真挚的笑容,一生怕是都再难忘却。

    “天使的笑容啊…呵呵呵…呵呵…”木栀子嘴角流出了口水,表情逐渐夸张了起来,甚至有些变态!

    一生之中从未被人善待过,却又无比渴望被善待的她,首次享受到被人善待的滋味,这其中的兴奋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木栀子,她身周散发出来令人难受的气息并不是天生的,但是眼睛与只存在眼睛下方的黑眼圈却是。

    一百年前,她出生在黑木洲大智府内,一个小小的家族中。

    本身修行资质中人之姿,又由于眼睛的问题,从小便非常不受欢迎,哪怕父母也对她爱搭不理,直接扔给下人照顾,只是偶尔去看一看她。

    没过两年,父母便又给她生了个弟弟,取名木之贵,至此,她被彻底的遗忘。

    外观怪异所带来的社交不便,本是可以通过后期的努力而改变的。

    但是她却天生患有社交恐惧症,不善与人交谈,最后弄的从小到大独自一人,与自己的父母都未曾说过几句话!

    也许是老天爷故意在跟她开玩笑,她明明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非常的不受欢迎,无法交到朋友,却偏偏无比渴望受到欢迎!

    面对这样一种困境,为了生存,她进化出了一种应对这种渴望受到欢迎的想法的方式。

    傲娇!

    她从小到大几乎没与人说过话,别人若是主动与她交谈,她就会像之前那样,支支吾吾的一个字说不出来,还会极度的紧张,甚至是呕吐。

    长这么大还没把说话的方式给忘掉,就是因为她每当看到别人受到欢迎时,就会自言自语说上一些比较傲娇的话,用来安慰自己。

    我才不需要友情呢,那东西是魔修该有的吗?

    什么受欢迎啊,明明就是攀炎附势而已,人得劣根性罢了!

    一个人多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没有拖累,比成群结队顾头不顾尾的强多了!

    口中不断说出这样自己都知道虚假的不能再虚假的话来安慰自己,但自己无比希望受到欢迎的心,谁又能知道?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对那时的木栀子来说无疑是残酷的。

    但好在她是木家嫡系子弟,这样的生活虽然残酷,但却很安稳,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也是很容易的。

    然而…上天就是在故意为难她。

    随着她逐渐成长起来,修为不断的提升,身周开始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安的怪异气息!

    一开始这种气息还不是很明显,加上又是魔修的身份,她也没有在乎,觉得这应该是自己修炼功法时出了点岔子的表现。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修为的增长,这种气息越来越浓郁,最后甚至连照顾她的下人都不愿再与她一起生活了!

    在她二十岁时突破筑基期后,这种令人不安的气息猛然暴涨,已无法再进行掩饰,最终,她被驱逐出了家族!

    她从筑基期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直到现在金丹中期的修为。

    这其中的有多少劫难,多少次生死危机,怎么度过的,她又付出了什么样的惨痛代价,只有她自己知道!

    ………

    “三天后,谢君白,他也会来魔杀场的,不怕见不到他,到时候我一定要亲口答应他!我也得赶紧去报名才行,不过在报名之前…”

    木栀子收起有些变态的笑容,擦了擦嘴角,没有焦距的瞳孔中竟散发出丝丝冷冽之意,语气也变的森然了起来。

    “敢假装跟我交朋友的王小三,怎么能就这样放过?不可饶恕!恶心又虚伪的笑容!”

    木栀子从屋顶上腾空而起,在空中飞翔了几圈,神识查探到王小三五人的行踪,气势汹汹的飞了过去。

    一间名为“春风屋”的妓院,不少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在门口搔首弄姿,意图拉拢些客人,多干干活,好混口饭吃。

    这些风尘女子,都只是上城中的凡人罢了,现在她们为的就是活命。

    能活下来,取悦了仙师,才有些微小的可能获取入道之法。

    不说一步登天,起码超脱了凡人之身,可以使唤一下还身为凡人的昔日友人,日子也能过的好一些。

    木栀子从天而降,轻轻的落在春风屋的大门前。

    四处看了看周围,走路路人的仍然在走路,搔首弄姿的妓女仍然在揽客,无人注意到她。

    “切…上城内禁制飞行,守卫不管我也就算了,可是我从天上下来,这里的人都不会多看我一眼吗?我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

    木栀子懊恼的抓挠着自己杂乱的头发,气呼呼的大步走进春风屋。

    春风屋的三楼,一处豪华包间内,不断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与粗重喘息声,谁人一听,都知道里面在做些什么事。

    王小三正卖力在柔软的大床上卖力的耕坛着,身下是一名肌肤雪白面容美丽的妙人儿,比门口那些胭脂俗粉强了不知多少!

    不过这妙人却并不似那些接客的风尘女子在床上迎合着客人,而是满脸的绝望惨然之色,脸上还挂有干涸的泪痕。

    她并不是出卖**的妓女,而是一名筑基期的仙道修士。

    往日她凭借着姣好的容貌,身边总有很多追求者,都是前途光明的年轻俊杰!

    本来她完全可以从这些人中挑选出一个最优秀的当做道侣,未来不说前途不可限量,那也是一片光明。

    待自己触碰到修为极限的瓶颈,大可主动要求被调往下宗坐镇,当个悠闲自在的监察使,也可以风光逍遥一世。

    然而,领土被侵,宗门被毁,此刻自己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这是她的人生经历,却不单单是她一个人的经历,自魔佛修士侵入南域后,无数仙修都是这般!

    王小三气喘吁吁的在身下美人的身上造着孽,下体传来的快感深入灵魂与**,愉悦的享受着这苍天赐予的天伦之乐!

    却浑然不觉,门外不远处,正有一人杀意腾腾的向此处走来。

    “美人,爽吗?哥哥的二弟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快要让你上天了啊哈哈哈哈!”王小三淫笑着,大手狠狠抓了一把雪峰。

    “我许月就算是死,也要化作域外天魔来索你的命!”

    许月也许是眼泪已经哭干,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番话,但很容易从中听出她对于王小三深到极致的怒火。

    王小三看的也很开,并没有因此而生气,桀桀怪笑两声后,下身的动作更加激烈了起来!

    “想死后化作天魔?想的倒是挺美啊,哥哥也就成全了你,给你一场造化,让你在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死去吧,桀桀桀桀!”

    “额…呜…有种就别让我活!否则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桀桀桀桀,我好怕怕哦,你看现在是谁让谁生不如死呢?哈哈哈哈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