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步志良后尘?(八)

作者:李一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新帮”那边吃到一半,老虎才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出现,三人也拣了张桌子坐下,离“小光头”相隔两张台,老虎也叫了吃的喝的,此刻他摇晃着手里的啤酒瓶正有一搭没一搭和旁边人讲话,不时朝“小光头”那边瞟一眼,“小光头”现在吃饱喝足,话比以往多了起来,或许是近来胸中苦闷的缘故吧,也可能是看到台下有这么多人捧场,他又重燃希望了呢。

    “小光头”端着酒杯,先是追忆了自己当年的英雄往事,特别是大书特书了志良那段,台下“新帮”的一众成员都听得入神,有人听过志良的大名,有人见过志良的风头,现在他们知道个中细节后更加对“小光头”佩服的五体投地,当然“小光头”将他把大哥白康作为“苦肉计”一环中最重要的“肉”这一情节隐藏了,说出来对“小光头”的光辉形象不利。尽管“小光头”讲这些也不算吹牛,确实都是他的英勇事迹,可换做平时,他绝不会像今天这样大肆宣扬,别忘了他的低调人设,眼下之所以风格突变,完全是拜东南所赐,东南当众揭了“小光头”的老底,让他在手下跟前颜面尽失,他现在要往回找补,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表露,“小光头”都极力想要挽回形象,而“新帮”成员都是白康事件后才加入的,没人知道他的过往,所以“小光头”吹牛不会吹破,编故事也好忽悠,这一点眼下尤为重要,“小光头”讲的大部分都是事实,但他说话时仍觉得会莫名泛起阵阵心虚,就怕下面突然有个人跳出来说:“哈哈哈,‘小光头’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这就是东南给他留下的后遗症。

    “小光头”要在重塑完过往后再杀出一片未来,需要撕破的这条口子就是东南,“除掉东南!让‘新帮’再上一个台阶,今天的誓师大会就是要向在座同仁明确这一点!”“小光头”突然慷慨激昂的总结道。老虎听到这儿仍是没反应,他不知道东南是谁,“小光头”说完,严肃的面孔有些缓和,继续道:“讲完了公事,再讲讲喜事,其实‘新帮’这次出征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替我们的三儿促成一段姻缘。”“小光头”停了一下,端起酒杯,看着猴三儿深情道,“三儿啊,等抱得美人佳音归,可别忘了帮忙的弟兄们啊!”“小光头”一仰脖饮尽杯中酒,猴三儿也赶紧将面前的酒干了,脸上早笑成了一朵花。桌子前立马就炸了锅,“三儿,你小子有福啊!”“三儿,到时候喝喜酒闹洞房别忘了哥们儿啊!”“佳音我可知道,出了名的带劲啊!”老虎想看看哪个是三儿,结果起哄的人上蹿下跳,挡着他一直没看清。

    如此一来老虎根本没搞清楚状况,要帮忙的人是谁,要收拾的人是谁,他都不知道,这接下去怎么弄?要说也不能怪肥菁,她和老虎是讲过的,肥菁说的是:“东南要保护佳音,请老虎收拾一个叫猴三儿的学生,猴三儿是十八中的,平时在一个叫‘新帮’的团伙里混,团伙老大叫‘小光头’。”肥菁说完还怕老虎不明白,特意强调:“猴三儿长得尖嘴猴腮的,常伴老大左右。”老虎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听一句忘一句,没等肥菁说完,老虎就摆手道:“行行行知道了,我自有办法。”老虎可没兴趣听这些学生间过家家的情节。加上此后又隔了几天,老虎现在早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还以为肥菁话里的东南是指十八中所在方位呢。不过“小光头”刚才的佳音二字勾起了老虎的记忆,他还想起是要收拾猴三儿,虽然老虎还不知道谁是猴三儿,但正像他和肥菁讲的:“我自有办法。”

    老虎这边吃的喝的差不多,就差办完事儿回家了,“老板结账!”他这一声喊,左右两人立刻心领神会,虽未起身,一个抬手握住了桌上的空酒瓶,一个放手摸到了胯下的木头凳,老虎给完钱也提起一个啤酒瓶,起身直奔“新帮”那桌而去,后面两个人紧紧跟随。

    老虎上来二话不说,一个酒瓶子碎在“小光头”脑袋上,“小光头”当下头破血流,也该着他倒霉,尽管肥菁告诉了老虎猴三儿的样貌特点,但他哪记的那么多,眼前这帮人就“小光头”最显眼,又是演讲又是端酒的,而且老虎隐约记得这伙人的老大好像是个光头,所以上来一眼看见“小光头”就气不打一处来,擒贼先擒王,老虎做的没错,只能怪小光头也不带个帽子画个妆。

    一酒瓶子下去,“新帮”连来的人是谁都没看清,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仁兄,他伸手就去抓东西,刚握住空瓶子还没举起来,一条凳子嗖的一声夹着劲风,拦胸横扫过来,仁兄伸手一挡,“啊”的一声惨叫,手里的瓶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这一板凳抽在身上无声无息的,但仁兄捂着胳膊脸色惨白,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了。“新帮”的人全都惊在原地,这时候才看清楚来人长什么模样,老虎举起手里剩下的半截酒瓶扫了半圈儿,“别动了啊,谁动花了谁!”在场的没人敢动,他们知道眼前这人惹不起。

    老虎拉过一条凳子坐下,转头看看左边,又扭过去望望右边,慢吞吞问一句:“哪个是‘猴三儿’?”没等到回答的声音,老虎眼睛余光里发现左边一个人晃晃悠悠软了下去,其他人都低着头,偷看了倒下去的人一眼又赶紧将目光移回来,本能的想看却又不敢看,生怕自己的某一个动作引起老虎注意,老虎笑了笑,他已经知道哪个是猴三儿,不过看起来猴三儿没办法再面对他了,老虎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他觉得没必要非得给猴三儿补上一下。

    “行了,今天就到这吧!”老虎说完起身要走,刚迈出去一步他又突然停下,好像想起什么,“等等!”老虎大喝一声。其实不用“等等”,在他离开前根本没人敢走,老虎转过身来看到好多双眼睛仍在原地呆望,眼神里充满惊恐,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老虎正了正神色道:“都听好了,我不管你们谁是谁,以后都给我离佳音远点!”老虎不是有意去而复返要吓唬人,他刚才确实是忘了说这句话,试想一下如果老虎真的没讲,他这一趟白来先不说,“小光头”们可就惨了,那意味着他们还需要再面对老虎一次,等老虎把刚才那句话补上。

    这句话是东南告诉肥菁,肥菁又转述给老虎让他这么讲的,其实老虎连佳音是谁都不知道。一夜不表,第二天的景象不必再多加形容,猴三儿到现在眼睛还是直的,昨晚他当场就吓晕了;“小光头”被纱布缠的像一尊木乃伊;仁兄右手骨折。

    “小光头”头顶曾经闪耀的,让他引以为豪的智慧之光不再发亮,他的阴谋诡计或者说智慧在老虎的简单粗暴下灰飞烟灭,毫无用武之地,“小光头”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老虎是谁,也永远不会明白老虎,肥菁,东南,佳音这些人,事之中的因果关系。他崩溃了,以为这是因果循环,报应来了,就是不知道这报应是志良给的还是白康给的,但都和佳音有关系。老虎对他说的那句“离佳音远点!”和当年志良对白康说的话一模一样,想不到继白康之后,自己也倒在了同一句话,同一个人身上,后面还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个结局。“小光头”自此明白了两点,一是佳音这两个字绝不能再沾,谁沾谁倒霉,还有就是枪杆子才是硬道理,放到这件事里就是酒瓶子才是硬道理。

    这个故事到此就算完结了,但它里面还有很多疑点和隐藏的支线值得深思发掘。让我们从头开始,随着故事发展的顺序来看。第一,如果仁兄和仁兄的同学打探东南消息时找的是老烟儿而不是叶子,事情会不会不一样?当然需要有个前提:如果老烟儿还在;第二,如果“小光头”一开始就不亲自露面,事情会不会简单些;第三,“小光头”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在被猴三儿坑,最后还要代他受过,是他上辈子欠猴三儿的吗?还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此事虽然发生在校外,却同时在七中和十八中校园内引起了轩然大波。直到这时候,黎笠才从秘密渠道了解到和肥菁有关系,帮东南这件事肥菁从头到尾都没同任何人讲过,她也要求东南绝不能向外透露一个字,就算你现在去向她求证,她也肯定会全盘否定。正是因为如此,校方在调查时发现出手的没有七中人,都是社会人,所以并没有深究,否则的话肥菁难逃志良的下场,以性质严重程度来讲肥菁相较志良有过之而无不及,被抓到证据分分钟要步志良后尘。

    虽然肥菁操作的严丝合缝,但不知怎么的老卢还是知道了真相,当然老卢没有捅出去给学校,但她还是找肥菁就此事非常严肃的谈了一次话。至于肥菁为什么冒如此大风险帮东南没有人知道,传闻有可能是东南小学时帮过肥菁,不知真实与否。说到这层神秘关系,黎笠又想起老烟儿,如果一早换作是老烟儿,他就可能提前把东南和肥菁这层关系摸清楚,甚至挖出以前他们的渊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