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步志良后尘?(五)

作者:李一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东南对于猴三儿和仁兄的来路完全不了解,这二人既非出自民小也不曾毕业于西小,在此之前从没打过照面。他虽然对这两个人的目的没做过多猜测和深思,但暗地里还是留了个心眼儿,东南知道他俩肯定是来试探的,因为自己以前做过同样的事情,他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到时候就明白所以然了。既然提前洞悉了对方下一步动作,东南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至少他心里得有所准备,下一次要面对的恐怕就不是一两个人了。东南想不起自己近来和谁有过纠纷,相比以前他可是收敛了许多,几乎快成退休状态了。

    升入七中以来,东南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解决问题,因为志良在的时候,七中主要的势力都归在志良下面,虽说志良离开校园后当时的骨干成员都还在,但东南本来就和他们不对路,尽管眼下同在一所学校,之间关系有很大程度缓和,东南还是不会去找他们帮忙,况且也没到需要大动作搬救兵的时候。他判定找他麻烦的这伙人应该是为一些小事,按理说不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莫非是想抢他的鞋?东南低头看看自己脚上那双价格不菲的“Nike”鞋,哑然失笑。

    东南最后找了同班同学苏北来照应,苏北的来头也不小,但其主要势力来自外校,因为他以前所在的小学不在七中片区内,所以和民小,西小没什么瓜葛。苏北在七中范围内同样吃得开,不管是和以前志良的人,还是同校内其它势力关系都不错,相互之间帮个忙也是常有的事,但细说起来大家还是分属不同的派系,这也就是为什么七中的人始终很难拧成一股绳的原因。

    东南的意思是不用大动干戈叫人,苏北只要帮他盯着点以防对方偷袭就可以了,苏北和东南放学回家同路,倒也不费什么事儿,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这几天我找几个人吧,明知道有事儿还是早做安排的好。”东南笑笑:“不用,你也先别参与,看看他们想干什么,真要有事儿你再救我不迟。”苏北点头没再坚持,他看东南的表现好像问题不大。

    这边有所防备,“小光头”那边自然也没闲着,他打算亲自出马会会东南,杀杀他的威风,把以前丢过的面子找回来,也让东南见识见识今天的自己。“小光头”本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低调也是促成他多年来得以稳步前进的根本,但人始终都是有表现欲的,就像“小光头”再低调,他也还是想做大哥,甚至可以说最不起眼的他比谁都想做大哥,这可是“小光头”从未在人前表现过的一面。

    外界普遍对他的评价是不了解,摸不透,不明白这样一个看起来既不打眼也不凶狠的人是怎样坐稳今天这个位置的。在外人眼中,“小光头”好像都没什么野心,否则怎么会心甘情愿给白康做那么多年小弟,后来白康出事了他还哭天抢地,前后奔忙想要救他大哥。实在无力回天后“小光头”才因为资历最老勉强接受这头把交椅,大家都觉得“小光头”是等来了大哥,敖成了大哥,反正不是拼出来的大哥。真正了解他的人或许只有老五,可能也正因为老五看尽了“小光头”的不堪,才不愿继续与之为伍,毅然选择离开。

    “小光头”的低调只是压抑住自己内心,表演出来的外衣,有时是为了自保,有时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没有人为了低调而低调,前面低调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高调,就算是写篇文章,先抑还得接个后扬,何况做人呢,没人愿意一抑再抑。聪明人会把握好“抑”和“扬”的尺度,“小光头”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何时抑何时扬最重要也最难把握,但“小光头”运用的很好,说炉火纯青也不算夸张。

    就像弹簧,压的越实越紧,反弹的**越强烈。换做别人,一松手弹簧就飞了出去,可“小光头”一直按着自己没松手,即便是松手,他也不会一下子全放开,而是压着松,一点点松,全程都在保持控制。即便是对于手下,他也极少坦露真实目的,更不会忘形。好比这次,面对他忌讳的事情,“小光头”竟然破天荒的决定亲自出马,以示关怀下属。他给出的解释是:“虽然说我不希望由帮里出面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毕竟这还是三儿的终身大事,关乎他今后一生的幸福,我也希望末了能有个圆满的结果。”

    猴三儿听“小光头”这么说吓了一跳,颇有些受宠若惊。他先开始很高兴,连老板都出马了,那他和佳音的事情肯定是板上钉钉了,可后来细一咂摸觉得好像哪不对劲儿,老板的前后反差有些大,莫不是“小光头”也看上了佳音?猴三儿越想越担心,可他又觉得佳音那样的尤物不可能看的上“小光头”,虽说“小光头”是大哥,论外形却着实不怎么样,五短身材不说还光板儿没毛,猴三儿想象了一下“小光头”和佳音走在一起的画面,一激灵把自己吓醒了,那真叫一个暴殄天物啊。尽管猴三儿也没比“小光头”好到哪去,一副尖嘴猴腮相,可自己永远看不见自己的不是,猴三儿觉得他可比“小光头”英俊潇洒多了。

    这天傍晚时分,“小光头”带了三个人埋伏在东南回家必经的街道上,四个对付一个,再怎么说也绰绰有余了,不过“小光头”没把自己算进去,他能来已经很给面子了,难道还要他亲自下场动手吗,这种糙活累活总轮不到他来干吧,猴三儿也挺懂事儿,对“小光头”嘻笑道:“光哥等一阵儿您就在边儿上擎好吧,看我怎么收拾他!”话虽这么说,实际上真要打起来,“小光头”就是个摆设,根本不具备战斗力,充其量能算聊胜于无吧。

    眼前这条街说宽不宽,说窄不窄,比小巷子宽点,比大马路窄点,有行人来往却不密集,很像是那种中小学后门出去的街道,但这里距离七中已有一段路程,“小光头”不可能选在王大肚眼皮底下干活。四个人分散在道路两边,“小光头”居中调度,猴三儿和仁兄一前一后打算包围,剩下一个成员随时机动。

    “来了来了!”最远处的猴三儿最先发现了东南的身影,比划着手势几乎要喊出声。等东南一过仁兄的位置,仁兄就从旁闪身到路中央,在后面抄了上去,前面猴三儿已经挡住了东南去路。东南一抬眼是之前找茬儿那位,再一回头是上次打圆场那位,知道事儿来了。“又是你们两个啊?这次是抢钱呢还是碰瓷儿啊?”东南不忘挖苦猴三儿,猴三儿倒是开门见山,“今天想走可没上次那么容易了,我们老大找你有事儿!”说完他往“小光头”的方向一指。

    猴三儿喊的大声,“小光头”听得真切,这句话把“小光头”气的心里直骂娘,心想:妈的这个猴三儿刚还说让他擎好,结果戏一开锣就把他给搬了出来。“小光头”原本可没打算这么早就抛头露面,气氛还没做足,气势还没上去,出场音乐还没响起呢,现在出去像什么话,再说不是你猴三儿的事儿么,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我有事儿?“小光头”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又被猴三儿摆了一道,他感觉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坑,可心里骂归骂,人还是要走出来的。

    那边东南也没闲着,对猴三儿撇嘴轻蔑一笑,“闹了半天你就是个小喽啰啊,我还以为你是大哥呢。”说罢望向猴三儿手指的方向,一脸不屑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位老大找我有事儿!?”“小光头”徐徐而出,面上似笑非笑,口中不冷不热,“东南,好久不见,还认得我么!?”虽然是临时被架上火烤,但“小光头”这几步路,几句话,派头还是足的。

    东南定睛细看,来的人有些眼熟,一时却想不起来,这正是“小光头”所担心的,面对着自己这么多手下,一出场别人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这人丢大发了。尽管开局不利,但“小光头”还稳得住阵脚,他爽朗的笑道:“看来我不问江湖事太久了,给你个善意的提醒吧,免得你日后怪我不念旧情!”东南越听越懵,心想从哪冒出来这么个干巴小萝卜头,还大言不惭冒充自己旧情人,他正搜肠刮肚呢,“小光头”话音又起:“白康记得吧,他旁边的军······”“小光头”话说一半,东南突然一拍脑袋打断他,“哦···哦哦哦···哦哦,想起来了,你不就是整天追着‘康康饼’屁股后面跑的那个跟屁虫‘小光头’么,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小光头”本来想提醒东南自己是当年白康身边那个鼎鼎大名,以睿智著称的军师,没想到东南不仅没给他这个机会,还换了个角度直接把他底裤都给扒光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