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465、地下金库【万更求订阅】

作者:李氏唐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翌日清晨。

    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大家像往常一样来上班。

    今天就是圣诞夜,也是大家全员上岗的第二天。

    由于适应了昨天的工作强度,大家对于今日的工作,似乎有些得心应手了。

    卢薇薇依旧用零食打发着短暂的空闲时间。

    何俊超顿时又从楼下小货车内搬来新的宣传海报。

    而王警官和丁警官,两人则带着一名小偷来到审讯室,公交车上临时遇见的,也就顺手抓了回来。

    而顾晨依旧整理着文案……

    不过对于拥有专精级记忆力的顾晨来说,加上超快的手速,完全是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的。

    可就在上班时间刚过去五分钟,办公室里的座机电话便响了起来。

    顾晨舒展了下身体,直接走过去接通来电:“您好,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什么?好,我知道了,我们立马派人过去。”

    挂断电话,卢薇薇黛眉微蹙的问顾晨:“怎么了顾师弟?看你一脸紧张的。”

    “就在昨天发生煤气管道泄露的那条街,有个珠宝公司的地下金库被人劫了,丢失的珠宝财物可能数额巨大。”顾晨说。

    “什么?珠宝公司的地下金库被人劫了?”卢薇薇整个人呆了一下,弱弱的问道:“地下金库,一听名字就很高大上啊,那安全系数应该挺高才是啊,怎么会被人洗劫呢?”

    “昨天不是整条街道都断电了吗?”顾晨忽然想起了什么。

    卢薇薇打上一记响指:“对啊,难道是因为那次爆炸?”

    “现在还不好说。”顾晨看了下时间,赶紧又道:“咱们得赶紧过去看看,另外我得通知丁亮和黄尊龙他们,让他们去现场增援一下,维持下秩序。”

    卢薇薇道:“我来通知吧,你去叫老王。”

    “叫我做什么?”也是在卢薇薇话音刚落时,王警官正好从门外走进来,就听见卢薇薇在召唤自己。

    “玫瑰街道路口那边,有家珠宝公司的地下金库被人洗劫,指挥中心让我们立刻前去处置。”顾晨也来不及多说,直接将王警官的装备丢给他。

    王警官一听也愣住了,他赶紧脱下便装道:“那行,你们先去开车,我换身衣服就来。”

    ……

    ……

    没过多久,三人便开车来到玫瑰街道路口,一家名为吉祥珠宝公司的门口。

    此时此刻,正在附近巡逻的丁亮和黄尊龙,以及部分辅警都已经赶到现场。

    大家在外围拉出一道警戒线,让所有围观群众往后退。

    也是见顾晨下车来到现场,丁亮赶紧上前道:“顾晨,你们总算来了?”

    “现场情况怎么样?”顾晨也是边走边问,脚步快如风。

    丁亮也加快脚步尾随道:“损失有点惨重啊,地下金库一百多个保险柜,被撬开了四十多个,价值目前还在统计。”

    “怎么会这样?”顾晨也是皱了皱眉眉,直接走到一名穿着吉祥珠宝公司制服男子的面前。

    他看了眼男子的工牌,问道:“你是这里的经理?”

    “没错,我是吉祥珠宝公司的经理,我叫刘平。”

    中年经理也是一脸惶恐,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阴影中缓过神来。

    “怎么回事?”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问他。

    “我们的金库被人撬开了,我……我们完蛋了,这次肯定损失惨重啊。”经理说道这里时,整个人都懊恼不已,直接蹲在了地上,似乎都快哭出声来。

    “刘经理,请你站起来说话好吗?”王警官也是皱了皱眉。

    刘平顿时哭丧着脸站起身道:“警察同志,你们可得帮帮我们,这些丢失的珠宝,可都是这条街道上许多商户寄存的,这要是找不回来,我们公司可就完蛋了。”

    “你先别急。”顾晨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随后用牙咬开笔盖,问他:“把你这边发生的情况说清楚,你们公司到底什么情况?还有,其他珠宝商的东西,怎么会寄存在你们公司?”

    “是这样的。”也是见顾晨对自己的公司不是太了解,于是刘平解释说:“我们是一家珠宝交易公司,而玫瑰街道附近,也都是许多珠宝商户。”

    “我们在这一条街经营了几十年,逐渐才形成了这条产业链。”

    “由于我们公司除了平时做一些珠宝交易外,早在十年前,老板就在自己买来的店面地下,设计了一个地下金库,安保系数也是极高的。”

    “平时除了存放本公司的一些重要珠宝外,还同时接纳其他商户的寄存业务。”

    “等等。”顾晨抬头看了刘平一眼,有些疑惑的问他:“其他珠宝商就那么信任你们?会选择把自己贵重的珠宝存在你们的地下金库?”

    “没错。”刘平点点头,解释说道:“因为我们的金库,是号称不可能攻破的地方,安保系数也是极高。”

    “因为之前不少商户都有被人盗窃珠宝的事情发生,而唯独我们吉祥珠宝公司的金库固若金汤,所以就开始有些商户找到我们的老板,希望能把较为贵重的珠宝,暂时寄存在我们吉祥珠宝公司的地下金库。”

    “而当时我们的地下金库完全有许多多余的空位,于是老板便答应了,接纳了这项业务。”

    “之后选择寄存在我们公司地下金库的珠宝商就越来越多,直到发展到现在,基本上整个玫瑰街道的贵重珠宝都寄存在这里。”

    顾晨点点头,继续问他:“那你们公司的地下金库被洗劫,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可……可能是昨晚吧。”刘平说。

    顾晨皱皱眉:“难道你们没人值夜班?”

    刘平顿时更慌了:“昨天不是出现煤气管道泄露而引发的爆炸吗?周围的电路全部中断,我们这栋大楼也同样如此,不过好在我们有自己的供电系统。”

    “但是由于昨天整个大白天都在停电,因此这条街道的商户,许多都选择关门歇业。”

    “我们一直坚持到下午六点,眼看玫瑰街道的供电系统还没恢复,而整条街道的商户都已经歇业回家了,员工们有抱怨,所以我就临时同意,让大家都放假回家。”

    “不会这么巧吧?”卢薇薇忽然感觉有些疑虑,于是又赶紧问他:“按你这么说,你们在这种特殊时期,竟然让全公司的人都放假回家?你们就对公司的保安这么放心?”

    也是被卢薇薇问的有些不知所措,刘平整个人都不好了,弱弱的回道:“这……这谁能想到,有人会选择在这一天盗窃地下金库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毕竟整条街道都放假,我不给他们放假也说不过去啊。”

    “再说了,我们这个地下金库,从来就没有失窃过,即使在十年前,其他珠宝店有被盗的情况下,我们吉祥珠宝公司的地下金库也依然没事。”

    “也真是因为这点,所以其他商户都愿意把贵重珠宝寄存在我们吉祥公司,可万万没想到,我只是稍微松懈了一晚上,我们整个地下金库就被人洗劫了。”

    刘平此刻掩饰不住自己的恐慌,战战兢兢的道:“你们要是抓不到这帮窃贼,那我可能就要倒霉了。”

    “你们地下金库有自动报警系统吗?”顾晨忽然又问。

    刘平呆了一下,立马点头:“有的。”

    “那昨天有没有响过?”顾晨说。

    此时此刻,刘平却是有些慌张,原本话到嘴边,却又突然停滞。

    卢薇薇见状,也不痛苦,直接问他:“问你昨天报警系统有没有响过?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有……有。”刘平说话声音很小,甚至不敢抬头。

    王警官也是气得不行:“报警系统有响,那怎么还会被盗?就这样做安保工作的?”

    刘平不做声,依旧低着头。

    而身边一名穿着制服的女工作人员却道:“我们这个报警系统有点老旧,之前就经常会出现一些异常情况,经常会发生误报。”

    “所以你做为经理,你昨晚没有去核实?”顾晨说。

    刘平一听,赶紧摆摆手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昨晚确实收到远程警报提示,可当时我就跟我同事所说的一样,以为又是误报。”

    “所以我就叫了我们公司楼层的一个保安去看看,结果他跟我说,金库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他还用视频给我看了看现场,当时的确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我也没当回事,可是……谁能知道呢?这帮窃贼就恰恰在昨晚进行洗劫,我……我也是防不胜防啊。”

    刘平跟着顾晨一起来到大厅,顾晨随后又问:“把昨天那名值夜班的保安给我叫过来。”

    “他今天不上班。”刘平看了看顾晨微变的脸色,于是又道:“不过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他,让他赶紧过来,估计现在应该在路上吧。”

    “刘经理。”也正是在刘平话音刚落时,一名穿着便装中年男子,这才快步走进了大厅。

    刘平赶紧跟顾晨介绍道:“这就是昨晚值班的保安老张,昨晚是他在值夜班,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

    也是被突然而来的情况弄得搞不清状况,保安老张也是愣了一下,这才走到刘平身边,小声的问他:“刘经理,咱的地下金库……真的被人撬开了?”

    “那还有假?”刘平看着他也是有些来气,直接怒道:“你昨晚不是说没事吗?可现在怎么回事?待会要是那些存放珠宝的商户来兴师问罪,你让我怎么办?”

    “可……可昨晚确实没事啊,你刘经理说话也得凭良心啊。”保安老张也是慌了,赶紧辩解道:

    “咱们的报警系统不是经常出问题吗?经常误报,我昨天也是根据你的要求,去检查过地下金库,可确实没问题啊。”

    “而且我还给你看现场视频,你当时都说是误报,现在出了问题,你可不能把问题全抛在我身上啊。”

    也是怕引火烧身,保安老张整个人也是吓得脸色苍白,赶紧将自己与地下金库失窃撇清关系。

    “都别吵了。”顾晨也是看两人开始相互推诿,于是对着保安老张说道:“你既然是昨晚值夜班的保安,地下金库失窃,你也有莫大的责任。”

    “冤枉啊。”保安老张一听,整个人都急坏了,赶紧又道:“昨天不是有意外事故吗?所有人都放假了,我当然也放假了。”

    “可是到了深夜,刘经理又打电话给我说,说地下金库的报警系统又响了,让我去看看。”

    “你们要知道,这大晚上的,冷的很,又要从被窝里爬出来,还要穿着衣服骑着电瓶车去公司看看,我已经很不容易了。”

    “再说了,我也检查过金库啊,也没问题啊,没问题我当然得回去睡觉了,毕竟我昨晚也不上班的。”

    “你昨晚不上班?”王警官皱皱眉,随后看着刘平道:“那就是说,昨晚你们这栋楼,根本就没有人对吗?”

    刘平此刻已经彻底慌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愣愣的点头。

    “简直是胡闹。”王警官也是摇了摇头,指着地下金库墙壁上的大窟窿,怒道:“这墙得有一米多厚吧?要钻出这种大窟窿,没有大型工具根本不可能。”

    “可就算要使用大型工具,也难免会制造出巨大的动静,可你们是猪啊?明知道玫瑰街道白天出现这种情况,你们晚上竟然无人值守?”

    “警察同志,您先消消气。”也是见王警官对吉祥珠宝公司内部的管理漏洞无力吐槽,保安老张也是安慰道:“这也不能全怪咱啊,毕竟晚上七点多才通电,大家都不加班。”

    “我们怎么会知道,这帮窃贼会选择当晚来盗窃呢?要是知道有这种事,我们肯定会安排人值班的。”

    “算了算了。”王警官也是摆摆手,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现在是没有什么如果,如果有用吗?如果能把失窃的珠宝找回来吗?”

    “是是是。”几名吉祥珠宝的工作人员,也是见到王警官发怒,顿时也是一个劲的点头说是。

    而顾晨在地下金库观察一阵后,也来到了王警官身边。

    “怎么样?顾晨。”王警官问。

    “和我想象的差不多。”顾晨也是有些无奈道:“整个作案过程,必须得用上重型工具,一般的小钻子可钻不通这道墙,动静肯定不小。”

    “是呀。”卢薇薇也赶紧接话道:“平时楼上装修什么的,只要小钻子一响,那整个单元都听得清清楚楚。”

    “就昨天晚上,这么大动静,竟然没有人注意吗?明显不可能。”

    “有可能。”卢薇薇话音刚落,顾晨就直接反驳道。

    卢薇薇一呆:“有……有可能?”

    “是啊。”顾晨向外走上两步,指着外头说道:“昨晚夜里,路边一直在施工,许多施工队都在,我想这帮窃贼一定是利用外头施工所制造出来的噪音频率,掩盖了直接的钻墙动静。”

    “诶?”也是被顾晨一说,王警官顿时恍然大悟:“按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啊,外头的机器一响,里面的工具也开始工作,外头的机器一停,里边的机器也停,这样就可以掩盖直接的噪音。”

    顾晨点点头,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淡淡道:“果真如此的话,那这帮窃贼可不简单,很明显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妥当,地下金库,似乎是他们早已准备窃取的目标。”

    “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很难从这么段时间内,完成如此系列的大工程,我想这一定是有预谋的。”

    “那这么说,路边那条煤气管道的泄露,以及后面的爆炸,都跟这帮窃贼有关?”卢薇薇也是听到顾晨一说,整个人心中有了些新的看法。

    顾晨摇头:“这个不好说,但如果只是偶然事件,那至少也能说明,这帮窃贼抓住了机会,因为如果我是窃贼的话,而且有着长期周密的计划,我是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那就是说,这帮窃贼可能很早就在计划洗劫吉祥珠宝公司地下金库的事宜,而这次煤气管道事件,恰恰让他们抓住了机会?”王警官也是感觉细思极恐,似乎这就是一场预谋。

    顾晨点头:“是的,因为作案手法非常老道,根本不像是新手,或者一些经验不足的盗贼,因为要完成这项工程,并且将大型工具带进楼层,光靠一两个人是难以完成的。”

    “这必定是团伙作案,而且这帮人对吉祥珠宝公司的内部结构,似乎也非常熟悉。”

    也是听见顾晨的解说,先前有些慌张的工作人员,此刻更加慌张了。

    大家相互看着彼此,似乎感觉对方都有可能是地下金库盗窃案的成员似的,平常不显山不漏水,关键时刻,仅仅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就洗劫了金库。

    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

    也是看大家过度紧张,顾晨也是笑了笑说道:“大家不用这样,我也并没有说这件事情跟你们有关。”

    也是见大家有些心情缓和,顾晨平复下心情又道:“但是,这帮窃贼一定进行过很长时间的周密部署,或许是几个月,或许是一年,又或者是几年,因为像昨天那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这帮人不会不知道。”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