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乱雨【五】

作者:康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山风来的突兀,去的迅速,风息时雨也稀疏了许多。

    登上城楼的马道上,三个高矮不同的小娘,手举着伞拾阶而上。

    作为皇家胆子最大,最被皇后娘娘宠爱的小公主,豫章一只小手举着张小巧的油纸伞,另只手拎着两双木屐走在最后面。

    一路上想要和前面抱着两身男式半袖夹袍的媚娘姐姐说话,眼前晃动头前一身红色衣裙高挑身影,豫章憋屈的忍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城楼口,百骑大统领杜君卓一身民间黑色箭袖武士打扮,瞧见马道上冒出的三个小娘,含笑让在路边,即便如此,面色微黑的瑶娘毫不掩饰厌恶情绪,眉角挑起瞪过来一眼。

    杜君卓无奈的往后再退了一步,侧脸迁怒随来的侍卫,一眼瞪视,站成一排的侍卫忙齐步向后退避。

    “小主母到!”

    立在楼梯口的太极宫大太监头子刘和尖利高亢的通报声,随着瑶娘鼻孔重重的一声不满的“嗯!”声,惯常拖着的长尾音噶然休止。

    紧跟在瑶娘身后的武媚娘好胜羡慕!

    三十出头的杜将军那也是玄武十人里的一个,一等一的扶龙功臣,官位爵位都不在自己父亲之下,瑶娘姐姐一瞪眼就乖乖退避。啊呦!楼梯口青衣小帽的半百老仆可不是普通仆人,皇帝陛下最亲信的内宫大总管,刘大伴!姐姐你就鼻孔说话,真就懒得开口搭理?

    低着头盯着红色裙角摇曳着登上楼梯,刘和笑眯眯抬起头来,比起恶女红衣瑶娘,刘和更欣赏一身灵气的应国公次女武媚娘。

    走近的武家小娘子精致的脸上挂着和曦的甜笑,肩背后露出豫章公主鼓着腮帮的小脸,啊呀!造孽哟,天潢贵胄的公主殿下哟,怎就干起了粗使丫鬟的活。

    刘和忙不迭上手要接过小公主手里拎着的半新不旧木屐。

    豫章下意识躲着刘和的手,冲着一脸媚笑的刘和向上猛抬头示意,瞅着刘和偷瞥了眼已登上一半楼梯的红色背影,怏怏的垂手立在楼梯口,豫章呲着八颗朱贝似的白牙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紧跟在武媚娘身后向楼上走去。

    楼上陷入沉静已有盏茶时候。

    过程付出多少,道门不在意,袁天罡更不在乎。只要达到了目的----道门为皇家看护气运龙金丹,当然,这是不能外传的秘密;明面上道观建在皇太子禁卫森严的农庄,不用多言解释,皇家看重道教大家自然明白。

    将道门和皇家气运捆绑在一起,正是袁天罡苦思冥想出来昌大道门的良策,为此,整个道门都站在后面勉力支撑着袁天罡的计划。

    九十九步都走完了,只需陛下金口一开,赐下一小块地方。

    比起自己师徒表露的耿耿忠心,这样的请求实在微不足道,可是……可是太上皇和皇帝陛下你看我,我看你眼神古怪,已经足足盏茶时间。

    袁天罡的计划确实精细,最后提出要在太子农庄建道观,就近借助气运龙金丹仙气修习仙法,透露出暗藏的私心,立时打消了李家父子的怀疑。

    有个半仙来农庄作伴,李渊是持支持的态度。道门多建一座庙观在皇帝陛下李世民心里就不是个事,哪怕皇家出资都行。

    只是,在太子农庄建道观就不是自己说了算。

    被农庄上下鄙视,李世民也想不通,问过曾主事农庄的皇后长孙娘娘才明白。

    庄户本就白天各干各活,遇到自己远远绕路,实在躲不过,也是一问三不知,赶紧闪人,那可不是敬畏皇帝陛下。傲气的庄户生气了,来了自己庄子还要带着三五十个侍卫,贴身大太监内家高手刘和一刻也不离身,真就没把庄户当自家人!

    和男人们比起来,农庄的妇人一点都不含蓄,鄙视的眼光随时随地都往李世民身上丢。说起缘由也挺可笑,竟然是嫌弃李世民这个庄主好吃懒做是个大懒汉。

    李世民想不通,据说儿子李承乾在庄子就喜欢躺在摇椅里晒着太阳和李纲、颜思鲁两个老夫子聊天,间或陪着皇爷爷下下棋。

    无所事事的儿子被庄里的妇人快夸上了天,自己咋就落了个懒汉的名声?

    最可气是庄子里的小郎、小娘;屁大点的孩子也不愿搭理自己,一问为什么,回答倒是童言无忌。太笨!不会折纸,不会给小娘画绣样,不会讲好听的故事,不会…………无数个不会;李世民想想还真一样都不会。

    李世民很清楚,在庄内建座道观自己说了不算,真要一道旨意由着道门建好道观,不用儿子开口,杀才的庄户都已经把道观给拆了,这满庄子的庄户都是儿子从已是十二卫大将军的秦王府老家将那里要来的凶兵悍卒,杀个把人就象割韭菜一样随手就干了。

    李世民望向父皇李渊的目光是在求援,好赖在庄子生活了将近四年,小辈们开口闭口爷爷叫着,好吃好喝供着,比起自己,哎!自打“当家小主母”瑶娘一声,庄主老爷叫出口,这生分的称呼算是定下来了,既然是庄主便不算客人,虚套的礼貌自然也省了,吃饭可以不叫,喝茶全靠自己倒;在庄子里搞不清自己是个主人还是客人,有一点却很清楚,庄子里大小事都轮不到自己操心,当然这是自己客气的说法。

    李渊有心替儿子应承下袁天罡的请求,转念想到孙子被儿子坑了,孤零零一个人守着朝堂,眼瞅着都快一个月了,等不会当家人,小瑶娘的小黑脸先是看儿子李世民发黑,这几天连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善,非常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爷爷!”瑶娘的叫声透着怒气。

    “爷爷!”媚娘的声音最好听,两个爷字不同的腔调叫出来,婉转柔和。

    “爷爷!”豫章带着鼻音拖着长腔,显然是在撒娇。

    三人站了一排,对着李世民行了蹲礼,齐声道;“庄主老爷。”

    李世民翻着眼狠狠剐了豫章一眼,亲闺女这也是傻了!跟亲爹叫‘庄主老爷!’

    冷不防瑶娘抬头瞪着眼瞧过来,李世民一激灵,自己今天犯错惹祸了?没有呀!袁天罡的请求自己还没答应呢。

    关于自己这个九五至尊皇帝陛下,有没有人敢不敢是不是惹得起,错了又能如何,竟是一点念头都没有。

    也不是今天才有这种情况,一进到农庄范围,好像是农庄粘稠的奇妙氛围就把人给改造了,由不得自己变了性子。

    夜里和皇后长孙说起,还当着农庄家的长孙皇后也没解释,只是问,这样的庄子不好吗?

    好吗?不好吗?李世民也说不清,总之,在农庄待着说不出的惬意。

    没有繁琐的了礼仪,也没有人带着笑脸假面等你猜测面具下的脸是在欢笑还是露着一嘴獠牙,简单从容的日子过了轻松舒心。

    “庄主老爷,您也操点心呀,爷爷多大的岁数了,看着变天要下雨还不赶紧回院子!

    您正值壮年受得起寒,爷爷能和您比吗?”

    李世民揉着额角低着头,暗暗生气,瑶娘你也看看呀!除了咱自己家人还有俩外人呢。

    武媚娘偷偷曳着瑶娘的衣角,用眼光示意着袁天罡师徒。

    瑶娘顺着武媚娘目光看向袁天罡师徒,小黑脸沉的更黑,冷冷的说道;“李先生,枉费少庄主夸你有学问,明事理。这城门楼里连杯热茶都没有,你也坐得住?

    爷爷要是着凉受寒,您这客人以后还是少来我家庄子走动。”

    李渊一面往身上套着半袖夹袍,一面笑着劝道;“小瑶娘,怪爷爷了,贪看雨中景色,让大家都留了下来。”

    剜了明显言不由衷在说谎的李渊一眼,张瑶一手放下搭在手臂上的蓑衣竹笠,露出下面的蓝布小包袱,跪坐在李渊近前,打开包袱取出白瓷的酒瓶和四个白瓷酒盏。

    倒好了一盏酒,双手恭递给李渊,柔声说道;“爷爷先喝口酒去去寒,厨房已经煮好姜汤,回了院子您就带着姜汤去泡个热水澡。”

    下面的三杯酒,瑶娘一一倒好,却不送,眼睛冲豫章看去,小公主慌忙端起一盏递给了父皇。

    武媚娘不用招呼也乖巧的给袁天罡师徒递上酒盏。

    酒一入口,精通医道的袁天罡脱口叫道“皇家密制除寒祛湿药酒!”。

    李淳风才被瑶娘顶着脸怼过,骚红的脸才恢复本色,师父这一叫,腾的一下又红到了脖颈。

    哎!师父呀师父,您也是一教的领袖,咋就沉不住气呢?来前您可是再三打听过,清清楚楚来的这地方是太子的皇庄,才喝了杯酒您一惊一乍,不知道丢身份呀!虽说这酒在外面价比黄金还千金难买,终归还是这个庄子里出产的一种特产。

    见袁天罡喝干了酒盏,眼瞅着白瓷酒瓶,瑶娘拿起瓶子递给武媚娘,示意给大家倒酒。

    李渊慌着一口也喝完了酒盏里剩的半盏酒,才把杯子递到武媚娘面前,被张瑶从旁伸手一把夺过了酒盏。

    “爷爷!”这声叫,瑶娘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大公子咋说的?这是药!

    您一次顶多喝一杯,您这下雨天跑来这四面透风的城楼,不爱惜身体,再贪喝药酒,万一身子不舒服了,隔两天大公子回来,您还让不让瑶娘活了!”

    紧挨着李世民,豫章暗暗喊着大哥,大哥快回来啦!有大哥在小黑娘就不这么可怕了。嗯!大哥回来了也不行,大哥懒,不爱出院门,小黑娘可是整日在庄子里转悠。哎!大哥呀,豫章的亲亲好大哥,你咋不把瑶娘丢在西域呢!

    袁天罡出门一张嘴,说天时将地理,五行阴阳说出来都是一套一套。既然是凭嘴讨生活,必然善于察言观色。

    一小会功夫就看出来,除过武媚娘,屋里的人都因红衣女瑶娘神色不自然。

    嗯!道门资料这个稍显英武的女子父亲是个低品级御医,往上的家世更加不堪,当上八品御医的父亲都算的上是光耀门楣。

    两代大唐的帝王被一个小女子压制,如不是亲眼所见说与谁听都没人相信。

    可这女子的气质?

    袁天罡凝目仔细看着瑶娘,越看越有种旧识的感觉,脑子里不住地回忆曾经遇到过的身份显贵的女子,眉头渐渐皱紧,在脑海一个个比对,不是,还是不是……

    李渊瞅着别人喝酒,馋呀!嘴轻轻地吧嗒,对面袁真人瞪着眼一眨不眨,哦!是在盯着瑶娘呢!

    “袁真人,袁真人!袁真人!”李渊一声比一声高。叫了三声,袁天罡才惊醒,“啊!老庄主有何吩咐?”

    李渊指着瑶娘,笑言;“袁真人看相之术闻名遐迩,今日给老夫这些小辈看看,呵呵!若是说得好了,刚刚所求之事,说不得瑶娘就一口应了你。”

    张瑶看了眼放下酒盏,习惯的拇指扣着中指捏起子午诀盘膝而坐的袁天罡,突然心生警惕,“要看相让两个妹子看,瑶娘生来凄苦的命,就不劳老道士你费心思编排。”

    停了一停,想起李渊话里有话,张口问道;“爷爷跟老道人许了什么好处?”

    李渊夸张的“哈哈!”一笑,哄孩子似的有商有量轻声说“袁真人看上咱家新建的八卦庄,想在庄子正中留的空地上建个道观,建道观的钱,袁真人自己出……”

    不等李渊说完,瑶娘一瞪眼,厉声说道;“爷爷,咱家的庄子住的都是自己家人,招揽外人干嘛!

    再说了,大公子设计的八卦庄就没有一点空地。

    不行,庄子里不能建道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