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643章 虚虚实实的麒麟玉佩消息 王爷我们该设法找偷时间的人

作者:盛达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君琰这话一出,寂痕眉心狠狠一拧,表情也跟着变得古怪起来,一看他这样,某王心里也有些没底了,正当苏君琰打算再跟寂痕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了寂痕那略显尴尬的结巴嗓音。

    “额,那个,我跟褚玉墨之间,其实他可能,应该算是主导吧,历来都是他主动跟我联络。”

    越往后说,某侍卫的声音越发低沉,也越发小,连带着脑袋也跟着垂得低低的,耳根还带着一抹不正常的红。不知道究竟是臊得慌,抑或单纯不敢面对他家主子。

    苏君琰没想到自己会从寂痕口中听到这么一番糟心话,某王俊脸抽搐个不停,眸光很是惆怅地看着某个还知道不好意思的二货侍卫。

    苏君琰怒极反笑,性感的薄唇扯出了一抹淡淡的幅度,笑意却未曾抵达眸底,他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那恨不得动手揍人的冲动,语调带着明显的嘲讽之意,各种咬牙切齿道,”所以你这算只能等待褚玉墨单方面的召唤了是吧?他不找你,你就无从得知他的消息。”

    “我若再追问你他的动向,呵,怕是难为你了吧?你这原地待命倒是做得挺好,挺好,挺好。“

    尊逸王一连说了三个挺好,但观其神情,却跟好扯不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寂痕被苏君琰说得无地自容。

    但他也没办法反驳,毕竟这就是而今的状况。

    看着寂痕那低眉垂眼n沉默寡言的样子,苏君琰只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

    他深呼吸了两三次,闭上双眸,待再度睁开的时候,眼内已经没有什么隐晦莫名的情绪了。

    “算了,褚玉墨的行踪暂且不提,你就告诉我,你为何非要将孑禹是不是也在褚玉墨手里?”

    说到这里,苏君琰停顿了一下,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而后再度轻飘飘地补充了一句,“你可别告诉我,你连这个也搞不清楚。”

    尊逸王已经想好了,如果寂痕敢摇头,他就当场把某人的头拧下来当脚凳。别说什么他残暴,摊上这么一个奇葩属下,搁谁谁都不好受,不崩溃才怪。

    许是苏君琰表情太过于凶神恶煞,寂痕也不敢继续磨磨唧唧,这个问题倒不是很难回答。

    寂痕稍微捋了捋思路,而后如此跟苏君琰解释道,“王爷,我之所以会前往七星崖,是因为紫宸郡主告诉我,上月轮到她守皇陵的时候,曾无意间在正南方的墓室里看到了麒麟玉佩,玉佩当时就悬浮在明隶大帝那个只放有他穿过的龙袍的棺椁上方。”

    寂痕突然提到了苏君琰的堂妹,也就是靠山王苏慕的亲闺女苏紫宸来。而且一并说起了出现在皇陵,跟苏秉宸的墓室扯上关系的麒麟玉佩来。

    寂痕这话一出,就轮到苏君琰惊愕莫名了。

    苏君琰太阳穴狠狠一跳,俊脸表情带着明显狐疑,如此跟寂痕说道,“你确定你没记错?紫宸也没看错?麒麟玉佩怎么会出现在皇陵?明明璇玑王朝早就”

    苏君琰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未尽之意,寂痕当下就秒懂了。

    苏君琰所提的问题其实同样也困扰着寂痕,寂痕琢磨了好久,始终毫无头绪。

    但事关麒麟玉佩,他也没办法掉以轻心,在联络不上苏君琰的情况下,寂痕只好转变身份,几经波折才利用仓桀的面貌出现在拱北市。

    “对了,你一来就去了七星崖,难道是有线索指向七星崖?麒麟玉佩会在哪里?”

    当寂痕心思微动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苏君琰的清冷嗓音。

    此刻,尊逸王脑海里也充斥了多问题。

    结合他所掌握的线索,加上方才寂痕主动透露的情况,一一比对,分析之后,苏君琰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麒麟玉佩极有可能跟七星崖有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苏君琰也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毕竟先前自己也从孑禹那里得到消息,按孑禹的情报网来看,麒麟玉佩应该是在简灵平岑坳的老宅,而且就被隐蔽地内置于院中那颗老槐树的树干之中才对啊。

    平岑坳跟七星崖完全就是南辕北辙,相隔甚远,怎么大家所搜集到的情报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呢?

    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寂痕的出神,寂痕先是拧了拧眉心,而后如此跟苏君琰说道,“影n团反复追踪调查,线索都指向了七星崖,如果情报无误,应该是在那里才对,但我派人对七星崖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接到了褚玉墨的电话,我对他也并非全然不设防,所以并没有将麒麟玉佩的消息透露给他,反倒是他主动跟我提及了麒麟玉佩一事,褚玉墨在电话里面语气也很是笃定,他说他近期都在追踪麒麟玉佩,是到七星崖附近才彻底感应不到麒麟玉佩的气息。所以他也怀疑麒麟玉佩极有可能就在七星崖。”

    寂痕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都事无巨细地汇报给苏君琰,说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声,伸手按捺了一下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后再度补充道,“因褚玉墨跟我们影团所打探的情报不谋而合,所以我才会重点关注七星崖,之所以联络你,也是因为进入津南地界之后,我跟你之间的讯号又再次恢复正常了,麒麟玉佩事关重大,我自然需要跟你当面谈。”

    “至于后来改变主意,约孑禹在七星崖见面也是因为影n团跟我汇报,说丰子睿私下动作频频,而且三日内就会抵达钦州,麒麟玉佩的事情就算调查也没那么快尘埃落定,相比之下,围堵丰子睿反倒显得更加紧迫,所以我才会擅作主张,让你先行前往钦州,而我打算见过孑禹之后再跟你汇合。”

    说到这里,寂痕停顿了一下,黑眸依旧带着明显的忧色,在寂痕看来,丰子睿才是最大,最大的变数。

    而且丰子睿鲜少会离开他那堪比铜墙铁壁的夕照国,这次突然一反常态地出现在钦州地界,究竟是为了什么。

    事到如今,寂痕也没有搞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随着寂痕的解释,某些困扰着苏君琰的问题也算是迎刃而解了。

    当苏君琰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寂痕的清冷嗓音。

    “至于孑禹,我来紫郡花园见你,而褚玉墨想必也还在七星崖附近追踪麒麟玉佩的事,所以”

    说到这里,寂痕停顿了一下。

    闻言,苏君琰眉心狠狠一拧,他接着寂痕的话补充道,“所以孑禹十有**还是会落入褚玉墨的手中,既然褚玉墨策划了绑苏秉宸的事情,这一次同样不会轻易放孑禹离开。”

    “先前孑禹还跟我说,他在去见苏秉宸的途中曾遇到过一拨不明人士的攻击,但他们似乎只是想拖延他罢了,并没有对他下死手,如今看来,或许那帮人也是褚玉墨提前安排好的吧?其目的就是为了便于褚玉墨先搞定苏秉宸。”

    寂寥的话让苏君琰思绪开阔起来,他一下子就联想到先前孑禹半途遇袭的事情来。

    虽然寂痕没有点头附和什么,但从他的表情之中,苏君琰已经知道了答案。

    “褚玉墨接连抓了苏秉宸跟孑禹,到底有何目的?”

    苏君琰问得很是直接,黑眸幽幽地看着表情越发严肃的寂痕。

    这一次,寂痕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见状,苏君琰当即就轻扯薄唇,笑了,笑容带着某些慵懒,更带着某些怀疑。

    “你是真不知?还是装无知?”

    面对苏君琰的质问,寂痕皱了皱眉,刚打算解释些什么,却看到苏君琰冲他抬了抬手,很快,苏君琰再度开口道,“无所谓,虽然我不怎么认同褚玉墨的做法,但眼看着天启十六年的线索出现,若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苏秉宸跟孑禹出来瞎捣乱的话,对我们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好事。”

    说这话的时候,苏君琰黑眸精光乍现,很显然他内心也在盘算,只要局势对他有利,他也不是不能对褚玉墨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

    毕竟他也是一个追求利益至上的俗人。

    听完了苏君琰这番话,寂痕黑眸滴溜溜地转着,略微思索了一下,他如此跟苏君琰说道,“王爷,褚玉墨知道他真正的死对头是皇上。对你,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敌意,在某种程度上,褚玉墨甚至觉得你跟他同病相怜,不管他背地里究竟打着什么算盘,只要不影响基本架构,我们还是可以选择跟他合作。”

    “当然该有的戒备心还是不能省略,属下只是觉得,跟其他几方相比,褚玉墨尚算厚道,至少他不会无下限狂甩节操。”

    从寂痕这番话里面可以看出寂痕对褚玉墨印象还算不错。

    不过,寂痕有些膈应的是,他居然又再度照搬了死鬼影后简灵的话。

    寂痕暗搓搓地想着,看来潜移默化的东西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啊。

    寂痕这话一出,苏君琰只是眸光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家侍卫,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在寂痕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触碰到某王逆鳞的时候,苏君琰总算面色如常了。

    苏君琰转身,径直朝着那个还在高速倒流的挂钟走去。

    寂痕视线始终都追随着自家王爷,表情也越发深沉了,无人知道此刻,寂痕到底在想什么。

    苏君琰重复了好几次闭眼睁眼的动作,显然是在重新测试挂钟的运转机制究竟有没有任何差异。

    寂痕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后来还是抬步朝着自家王爷走去。

    寂痕并没有跟苏君琰并肩而立,而是选择稍微落后苏君琰一步,也学着苏君琰,表情专注地看着挂钟。

    在这个静谧得让人不安的诡异氛围中,两人似乎只听到挂钟跟自己的心跳声。

    半晌的沉默过后,还是苏君琰率先打破了沉默。

    苏君琰并没有回头,眉眼之间也笼罩在阴霾之中,他轻扯薄唇笑了笑,表情有些苦涩道,“寂痕,你说我们难道就真的没别的法子可想了吗?而今所走的这条路太难,太难了,还耗费了我们太多的时间。”

    说起时间二字时,苏君琰脸色变幻得如同调色盘似的。

    他低低笑了起来。

    寂痕也知道这会儿,苏君琰心情很压抑,他虽有心想要安慰自己主子,可问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毕竟横亘在他们眼前的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寂痕也轻叹了一声,将临到嘴边那些毫无用处的废话咽了下去,只是安安静静地陪在苏君琰身边。

    当寂痕心情复杂的时候,苏君琰已经再度开口了。

    “我发现时间真是一个玄妙的东西,不单会模糊世人的记忆,甚至可以恣意妄为地抹杀别人的存在,让人连虚实,真假都搞不清楚。”

    “有时候,我都在想,我到底是要让自己忽略时间带给我们这帮人的影响,抑或应该马不停蹄地追在时间后面,想方设法将正确的顺序拼凑完整,可已经十二世了,寂痕,足足十二次,我们没有一次成功过,我也有些心灰意冷呢?你说这一次天启十六年真的会正常递进吗?还是说”

    苏君琰没有再加那不过就是幻觉七个字说出来,但寂痕是何等聪明的人,他早已经秒懂了。

    寂痕不想让自家主子沉浸在悲观情绪之中,他突然对着那个诡异的挂钟发出了一掌,挂钟当即就四分五裂了。

    做完这一切,寂痕只是表情高深道,“王爷,其实我们只需找出那个偷时间的幕后黑手就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