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560章 红了眼

作者:两岸鸳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流年的话,连城翊遥愣了愣,随即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我,我还没听够呢,不过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连城翊遥怎么会看不出此刻的流年有些累了呢?

    况且,他一直拉着流年,差不多讲了一个多小时的话呢。

    流年一直都在说,中间都没有怎么停过,所以今天可以讲到这里了。

    虽然他真的还想再听下去,但是这也不能影响流年休息,或者让流年累到啊。

    再说了,要是让司律痕知道了,他今天这么的缠着流年讲关于凌清的事情的话,而且还缠了这么长的时间。

    司律痕一定会找他算账的,到时候……不用想,连城翊遥就知道一定会特别的惨无人道。

    光是这样想想,都能够让连城翊遥觉得浑身打颤呢。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流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缓一缓了。

    不过,在看到连城翊遥此刻一脸怪异的表情的时候,流年突然笑了。

    虽然她不知道此刻的连城翊遥又到底在想些什么事情,但是流年觉得此刻连城翊遥的表情真的很有喜感呢。

    自然是看到流年的偷笑,连城翊遥立刻回过了神,急忙收敛起了自己的表情。

    “流年,你在笑什么啊?”

    怎么就好端端的笑起来了呢?难道是在笑他吗?

    “没什么啊,就是觉得你刚刚的表情很有趣啊,害怕中又透着不服气。”

    没错,就是这样的表情。

    听到流年的话,连城翊遥再次愣住了,他刚刚的表情是这样的吗?

    “我刚刚有这样的表情吗?”

    这样想着,连城翊遥便也直接问出了口。

    闻言,流年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看到流年的点头,连城翊遥此刻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了。

    “好了,我们进去吧。”

    外面开始起风了呢,所以还是早点进去吧。

    而且,连城嫣然和羽羡她们应该已经走了吧。

    “好啊,我们进去吧。”

    进去就进去吧,这段时间,连城翊遥也没有什么任务,所以过的自然是有些轻松自在的。

    不过再过个几天,他就要回去了,一想到自己马上要回去了,连城翊遥就满是不舍。

    连城翊遥不舍的当然不是这个宅子,不是司律痕,不是流年,而是凌清了。

    他这次回去,恐怕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呢,所以连城翊遥真的很舍不得凌清的。

    所以,这几天,连城翊遥比之前还要黏凌清,可是凌清最近出去,或者做其他的事情,都会独自一个人去。

    每每他说会跟她一起去的时候,凌清便非常的不同意。

    而且他非要跟去的时候,凌清就会和他生气。

    所以没办法,为了不让凌清生气,更为了不让凌清不理自己,连城翊遥只能不跟着去了。

    他也不是没有试过,偷偷的跟着凌清,可是到最后,总是会被凌清给发现。

    要知道,他跟踪人的水平可是一流的,可是纵使能被凌清给迅速的识破。

    所以到最后,他只能一个人回来了,而且凌清还为此真的和他生气了呢。

    连城翊遥最怕的便是凌清真的会跟他生气,而且还会不理他呢。

    所以,现在连城翊遥也就只有默默叹息的份儿了。

    一边走在流年的右手边,连城翊遥一边无奈的叹息着。

    连城翊遥若有若无的叹息声自然是传进了流年的耳朵里。

    流年不由得转头,看向了连城翊遥,不明白怎么突然连城翊遥就叹气了呢?

    虽然有疑问,但是流年却并没有问出口。

    很快,流年和连城翊遥便再次来到了大厅。

    可是迈入大厅之后,流年便愣住了,就连连城翊遥也愣住了。

    没想到,他们都离开都这么长时间了,连城嫣然和羽羡还没有离开。

    不过两人也迅速的回过神来了,随即便看向了凌清。

    “流年,翊遥,你们回来了啊。”

    显然连城嫣然也注意到了流年和连城翊遥,随即便起身,轻柔的问道。

    “你们怎么还没有走?”

    还不等流年说什么,连城翊遥便直接这样说道。

    “是啊,我们还没有走呢。”

    听到连城嫣然的这句话,,连城翊遥不由得轻嗤一声。

    “流年,你不是累了吗?那就先上楼去休息一会儿吧。”

    没有再回应连城嫣然的话,随即连城翊遥便这样说道。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随即流年便点了点头,“好,那我上去啦。

    流年此刻也没有心思再和连城嫣然和羽羡来搭话,总之他们的八字都很不合。

    流年刚说完,抬起脚,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流年的一只脚还没有迈出去,便听到了连城嫣然的话。

    “嫂子,我们能不能谈一谈啊?”

    是连城嫣然的声音,此刻连城嫣然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坚定。

    转身,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凌清,随即流年便开口了。

    “跟我谈?要谈什么?”

    看吧,她就猜想,连城嫣然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谈什么?”

    看来连城嫣然的耐心还真的会是十分的好呢,不然也不会在这里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啊。“我们可以单独的谈一谈吗?”

    这一次,讲连城嫣然后面半句话,听得清清楚楚的连城翊遥,内心却是极为的不满。

    而且这一次仍然赶在流年开口之前,便已经开口,拒绝了她们。

    怎么可能会放流年和连城嫣然单独在一起呢,万一到时候,让流年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

    所以光凭这一点,流年今天也不能和连城嫣然单独的一起出去,单独的在一起了。

    连城翊遥太了解连城嫣然了,虽然面目看上去非常的无害,但是害人的时候,能够不知不觉。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显然连城嫣然愣了愣,这算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我约的是流年,你恐怕没有那个权利来命令我吧。”

    想了想,随即连城嫣然便直接这样开口说道。

    听到了连城嫣然的话,连城翊遥便不由得嗤笑了一下连城翊遥,看了一眼,流年。

    而流年也看向了连城翊遥,却并没有说话。

    “不好意思,我不习惯和别人单独谈论什么事情。”

    就算连城翊遥不替她拒绝连城嫣然,她也会自己拒绝的。

    听到流年的话,连城嫣然便愣住了,显然没有想到流年会这样拒绝她。

    一瞬间,连城嫣然的脸色便变得有几分的难看。

    自然是看到了连城嫣然神色的变化,羽羡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怒色。

    随即羽羡便站了出来。

    “还真的把自己当做司少奶奶了是吧,嫣然单独找你说话,是完全给你面子,你倒好,想都不想的拒绝,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自己不知道吗?”

    羽羡是最见不得连城嫣然受委屈的,对于羽羡来说,连城嫣然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她是真的不想看到连城嫣然受委屈。

    更见不得,流年这样的女人给连城嫣然难堪。

    其实,打心底里,羽羡就是瞧不上流年的。

    听到羽羡的话,连城翊遥怒了,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却被流年阻止了。

    听到羽羡的那些话,流年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羽羡,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本来就是司少奶奶啊,而且,我也很清楚我的身份,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能让你们进来,自然也能够让你们出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流年自始至终都是带着笑意的。

    听到流年这样的话,羽羡的脸色也瞬间变的难看极了。

    “流年,你说什么?你……”

    “羽羡,请你搞清楚一点,你还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叫我少奶奶。”

    还不等羽羡的话说完,流年便直接这样开口了,虽然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可是一开口,无形中就好像带着十足的霸气。

    看着流年,再听到流年的这些话,站在流年身边的连城翊遥,就差给流年鼓掌了。

    简直太霸气了,他刚刚开始还担心流年会被这两个女人给欺负了呢,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啊。

    “流年,你这是狗仗……”

    人势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只见,羽羡的脸上倏地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而这一巴掌,就是流年打的。

    “流年,你敢……”

    羽羡真的是气疯了,这个女人怎么敢这样的对她呢,她居然敢动手打她,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

    看到流年毫不犹豫的对着羽羡的那张脸呼出了一巴掌,一旁的连城翊遥再次愣住了。

    啊啊啊,怎么办,流年简直太帅了啊,太酷了。

    而一直没有再开口说话的连城嫣然也愣住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没有想到,流年居然会动手打人,而且打的人还是羽羡。

    流年,她怎么敢,她到底凭什么?

    “流年,你怎么能够……”

    此刻的连城嫣然自然不是心疼羽羡,更不是替羽羡打抱不平。

    在连城嫣然的心里,一直都将羽羡当做自己的下属,从来没有平等过。

    现在看到流年打了羽羡,自然是想到了大狗也要看主人啊,流年居然这样就当着她的面打了羽羡,这简直就是不给她面子。

    在连城嫣然看来,此刻的流年打的不是羽羡的脸,而是在打她的脸。

    所以此刻的连城嫣然真的很生气。

    而在羽羡看来,连城嫣然此刻的生气,完全是为了她在打抱不平。

    所以心里对于连城嫣然更加的感激了。

    而对于流年,羽羡的心里,则更加的恨得咬牙切齿了。

    “我怎么了?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很好说话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刚刚可就只是说了一句而已啊。”

    说到这里,流年便倏地看向了,还站在一边的羽羡。

    “我并没有说什么不客气的话不是吗?而这位羽羡小姐可好,一上来,披头盖脸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我骂了一通,我是看着很好欺负,还是你们压根就不懂得尊重别人啊。”

    对于流年来说,她是不轻易生气的,可是今天羽羡的行为和话语,是真的让她很是上火。

    而且她也懒得动口了,直接动手岂不是更好吗?

    听到流年的这些话,连城嫣然突然感觉到语塞了,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

    “流年,你竟敢动手打我?”

    这一次,是羽羡先开口了,对于流年刚刚的那些话,她怎么可能会听进去。

    此刻的羽羡只知道,自己被这个下作的女人给打了。

    被这个,她永远也瞧不上的女人给打了。

    所以此刻的羽羡有的就只是怒火和恨意。

    “你是脑子有病吗?我就是打你了啊?这个还要我再重复一下?”

    流年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便这样说道。

    “而且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都敢说欠揍的话了,我为什么不打你。”

    流年说的一派轻松自在,语气里更加带着嘲讽。

    “流年,你别忘了,如果没有司少,你什么都不是,等到哪天司少玩腻了你,到时候,我会很期待那一天的。”

    此刻的羽羡很是愤怒,但是同时羽羡又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

    因为现在流年还是司律痕的女人,不忌惮别的,对于司律痕,羽羡还是十分忌惮的。

    而且羽羡也相当清楚司律痕的能力和手段。

    听到羽羡的话,流年的脸色骤然一冷,就连连城翊遥的脸色也变得寒冷至极。

    “羽羡,不会说话就闭嘴,你知不知道,就你今天这样的话,被司律痕知道了,你会死的很惨。”

    连城翊遥冷冷的看着羽羡。

    并不是他好心的提醒羽羡,只是在告诉羽羡一个事实。

    而这个时候,流年倏地笑了。

    “羽羡,这个还真的不劳你操心了,我和司律痕的感情,外人也就只有羡慕的份儿了,至于你,恐怕,自己把自己送到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别人也不会去玩儿你吧。”

    流年自然知道羽羡的痛处是什么,既然她敢这样侮辱她,那么她就不介意,让她现在就痛。

    有时候心里的痛,要比身体的痛,更加的让人难受呢。

    果然,在听到流年的这句话后,羽羡便瞬间猩红了双眼。

    “流年,我要杀了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