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10章 流鼻血

作者:半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710章流鼻血

    季望听着季贝的话,愣愣的望着她,有什么在心里萌芽,他再转头看温雪,念头更加明朗。

    温雪也呆愣的望着季贝,她的意思是,望哥哥是喜欢她的吗?

    她赶紧解释照片上的事,“这两张,是我和我们班的几个同学一起去玩,他们拍的,当时有很多人在场的,根本不是那种关系。

    这张,这张是假的,我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那种关系。”

    温雪也怕他不信,咬牙又说“望哥哥,你要是还不信我,我可以去医院做检查,我,我没有和男人做过那种事的。”

    她卑微的语气,真的是低到尘埃里了。

    温家的千金小姐,竟然为了证明清白,可以去医院做检查的那层膜是不是还在。

    季望听着她的话,心里也震动,再低头看她手里的照片,那张照片混在一堆照片中,当是他气愤,扫了两眼就丢到抽屉里了。

    如今自己观察,这才发现这张照片有过的痕迹。

    季采怕自己被发现,立即反驳,“温雪,你别骗人了,照片里只有你和他,谁知道身边没有没其他同学。

    你就是骗我哥哥,想让我哥哥娶你,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配不上我哥哥!”

    “我没有,望哥哥,你要是不信,我带你去找我的同学,她们可以帮我证明的,那天是一个同学过生日,大家一起为他庆祝,就拍了这些照片,但是我和他真的没有那种关系。”

    温雪都快急哭了。

    季采还在说她,“你的那些同学,说不定都被你收买了,替你说话,你,”

    “够了!”季望打断季采的话,季采被吓得肩膀一抖,委屈瘪嘴,眼泪就掉下来,“哥哥,你竟然为了她凶我!”

    “采采,你适可而止!”

    季采愕然的望着他,“哥哥,你竟然护着她,不相信我,我是你妹妹呀!你不疼爱我了吗?”

    季望望着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妹妹,他怎么不疼她,若是不疼爱,就不会如此信任,就不会如此纵容。

    “采采,你太不知分寸。”

    季采抓狂,她哪里不知道分寸,明明是她们,一步步的打破她计划,暗算她的!

    “哥哥,我好伤心。”

    季采大哭,哭的双肩发颤。

    季贝看她的模样像个三四岁女孩,以为大哭大闹,家长就能原谅她犯的错,就能满足他的一切需求。

    季望听着她的哭声就有几分心软,想要去哄她,季贝拉住他。

    “哥哥,她现在快二十岁,很多事不是哭一场就可以解决的。当初我被人绑架的时候,哭泣的时候,没有人心疼我,我还不是照样挺过来了。”

    季望一听她被人绑架的事,心魂一震,立即把对季采的那点同情丢开。

    “贝贝,是哥哥的错,没有找到你,让你受苦了。”

    季贝平静的摇头,“哥哥,现在受委屈的人,不是我,而是被人诬陷的温雪。”

    季望转头望着温雪,舔了舔唇,“温雪,抱歉,之前我,”

    他终于正视自己,温雪激动,伸手抱住他。

    “望哥哥,我喜欢的人只有你,求你,别再赶我了。”

    季望身体一僵,感觉女孩身上好闻的气息,他耳尖发红,不敢直视她,手也不知道该放在那里好,僵硬的,像是木偶的手臂。

    看温雪敢抱季望,季采愤怒,把她扯开,一巴掌就甩在她的脸上。

    “贱人,你怎么能抱他!”

    “季采!”

    季望震惊的望着她,在他眼里,采采妹妹是可爱又单纯,虽然有点小脾气,但不会如此蛮横的伸手打人。

    “哥哥,你不同意她抱你,我也不喜欢她抱你!”季采还在哭,像是自己玩具被人抢了的小女孩。

    季望不理解她的逻辑,“季采,你不能你不喜欢就打人,你这是蛮横无理!”

    季望看着温雪白皙如玉的脸颊此刻有五根指痕,心疼走到她面前,伸手有点不敢碰。

    “我带你去上药。”

    季采哭着拉住他,“哥哥,你不要我了吗?我也爱你呀。”

    季望转头,冷漠的把她的手甩开,“如果你的爱,是让被人受伤,季采,你的这份爱,我可承受不起!”

    季采看季望带着温雪离开,挫败的跌坐在地上,双眼狰狞的瞪着季贝。

    “都是你,是你让哥哥离开我,季贝,我恨你!”

    季贝嗤笑,“正好,我也不喜欢你。”

    季贝转身要离开,季采起身冲过到她身后要拽她头发,韩靖跑过来,抓住她的手腕一转,咔嚓一声,季采痛呼,松了手。

    韩靖冷眼盯着她,“再敢动我的妻子,我扭断你脖子!”

    季采被吓得浑身一抖,怯懦的往后退。

    韩靖问季贝有没有受伤的地上,季贝摇头,握住他的大手离开。

    季望拿了药会温雪上药,可能是第一次靠近她,他睫毛微微发颤。

    “嘶,”

    忽而,温雪痛的低叫,季望吓得手一抖,不敢在碰她。

    “抱歉,是我的疏忽,很疼吗?”

    “有点像火烧的感觉,上了药,感觉好了一些。”温雪也不好意思,耳尖发烫,不敢看他。

    “那我的动作轻点。”季望声音温柔,吹拂她腮边的碎发,她感觉脸颊边有点痒,“哎,别动。”

    季望抓住她的手,一时两人都愣住,目光相触,像是有火光,很快两人移开目光,但他抓住她的手却没有松开。

    “小雪,是我糊涂,误解了你,对不起。”

    温雪低头看着他还握住自己的手,心里高兴,摇了摇头,“我也谢谢你,现在能相信我。”

    季望咳嗽一声,松开她的手准备她抹药,但她却不松,反握他的手,放在她腿上。

    “望哥哥,你喜欢我吗?你要是喜欢我,你就别松开,你要是不想和我在一起,现在松开,我以后就再也不来你们家了。”

    季望一听她不来了,顿时紧张的抱住她。

    “不许不来,我们闹别扭,你也要来找我。”

    温雪感觉到他的体温,扬起嘴角,心里羞涩,却还是抬头,和他对视。

    “望哥哥,你喜欢我,那,那我能亲你一下吗?”

    “”

    季望咽口水,刚想说点什么,她软软的唇就贴了一下他的脸颊,顿时他大脑一片空白,全部的血液往大脑上,脸红发热,还有点晕眩感。

    “望哥哥,你,你怎么?”

    温雪只是想吻他用一下,却看他流了鼻血,吓得脸色发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