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1703章 季采的算计

作者:半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703章  季采的算计

    季贝自认为还挺有耐心的,  但是耳边挺久了苍蝇的声音也会烦。

    “是我不想读书。”

    季采装作很可惜很同情的样子,看了季望一眼,意味深长的说;“贝贝姐姐,怎么能不读书呢,女孩子读点书还是有点用的,  至少能明白一些道理,不会轻易被人哄骗。”

    季贝哦了一声,然后拿出手机刷

    季望看她根本不看自己,眼中不屑的冷笑,一个学都没上的女人,还想和她来抢季家小公主的位置,这女人还真是敢想呀!

    季望得知她没有读书,也有点生气,质问韩靖,“怎么不送贝贝去读书呢?”

    韩靖望着他,“因为我不是他的亲哥哥呀。”

    “……”季望哑然  。

    按常理来说,他们收养小花,谁规定他们就要送小花去上学?

    韩靖看他脸色难看,又说了一句;“们季家有钱,送别人上学,我的韩家比不上的。”

    这是暗讽季望,自己的亲妹妹是季贝,因为被几句挑拨离间,就对自己妹妹质疑,他还真是好哥哥。

    季采听韩靖已有所致的说她是别人,非常不客气的丢下菜单,一脸气愤。

    “韩先生,什么叫送别人上学,们韩家经济条件也可以,既然收养了贝贝姐姐,怎么能不送她上学呢。

    还让贝贝姐姐去学厨艺,是不是故意只让她在家乖乖的做的妻子,每天在家只守着,想一个保姆佣人一样!”

    季贝听着这女人现在挑拨她和韩靖的关系,这就不能忍了。

    “我愿意在家做我老公任何一位角色,这是我们私事,季采小姐。”

    季采委屈,“贝贝姐姐,我这是帮,怎么凶我,我是妹妹,我也是希望能的有点自己的生活。”

    季贝淡笑,“我自己的生活?”

    “对呀,做自己呀,有自己的思想,不是整天在厨房,闻着油烟味,邋里邋遢的成为别人奴隶。”季采想到厨师这个角色,似乎非常嫌弃。

    季贝对季望挑眉,“哥哥,觉得我应该有自己的思想?”

    季望点头,“我当然希望我妹妹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被某个人操控。

    这个时候季望是跟着季采的思路走,觉得季贝学厨艺是遇见很低贱的事。

    季贝又笑了一声,“哦,这样呀,那我不想玩了,我想回去。”

    “……”

    季望愕然的望着她。

    季采勾起冷笑,这女人还真是笨,想和她斗,她一定会众叛亲离,滚得远远地,直到永远消失!

    “贝贝,是累了吗?”季贝点头,是心累。

    韩靖牵起她的手,不想在听他们的话,转身离开。

    季采看他们离开,有几分埋怨,“哥哥呀,这位韩先生好过分哦,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娶了贝贝姐姐,怎么说也该叫一声哥哥呢,对却没有一点恭敬。”

    季望不蠢,他看韩靖的脸色,也反应过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合适。

    季贝没上学,最应该责怪的是他们,因为他们把她弄丢了,还没有找回来。

    而季贝学厨艺,是因为她想做那件事,他作为哥哥,从来没有照顾她,对于她做的是没有选择尊重她,是他的不对。

    “哥哥,贝贝姐姐的脾气好奇怪,挺不好相处,我想讨好她,她都不搭理我,我好伤心哦。”

    季采小声抱怨着,看季望没说话,她说得更起劲,就是让季望觉得季贝的性格不好,不应该对她好,是她自己不识好歹。

    到了王宫,韩靖回卧室,走到门外,季贝推门进去,却被他拦住。

    “怎么了?”季贝不解。

    “有人进过我们的房间。”

    王宫里的门是不上锁的,但韩靖谨慎,韩靖提醒过佣人他们不在,不用打扫,走的时候还是在门缝上放了一张小便签,可现在便签落到地上了。

    韩靖让季贝站在他身后,他缓缓提推开门,走进房间,并没有任何异常。

    他站在房间中间转了一圈,转身走到床上,“有人碰过我们的床。”

    季贝好奇,“韩靖,是怎么发现的?”

    韩靖教她,“褶皱,我和起床都习惯站在床头,而床尾的被子有点下沉,还有枕头,我习惯会把边缘叠起来,但是现在边缘有点出来,这说明什么?”

    季贝佩服他细致的观察力,“有人碰过我们的枕头?”

    “不会平白无故的碰我们的枕头,肯定是找东西,但要是找东西应该是找行李箱,在枕头上留下的会是什么?”韩靖又问。

    “头皮屑,头发,还有口水?”季贝不好意思,她有时候睡觉会流口水呀。

    韩靖笑出声,“口水,他们找的吗?”

    “那就是头发!”季贝赶紧说。

    “头发,应该是做化验,在季家,有人找的头发,那应该是做dna检测,想要验证是否是他们的女儿。”韩靖已经找到了答案。

    季贝郁闷,“是有人不相信我是季贝,会是季采吗?”

    “不否定这种可能,韩太太,看来有好戏。”

    季贝看他一脸期待的表情,伸手戳他,“好像很高兴。”

    “我当然高兴,嫁给我,就是我的,我可不想那什么姓季的人来分走的注意力,以后就乖乖的给我做饭,做我孩子的母亲,照顾孩子和我,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季贝听着他故意用季采说的话调侃,哭笑不得。

    “我觉得,看大哥哥照顾小雪花的样子,将来说不定也是孩子奴呢。”季贝调侃他。

    韩靖扬起嘴角,抱着她倒在床上,“我不仅要做孩子奴,还要做妻奴,韩太太,我乐意为服务。”

    季贝笑着拍开他的肩膀,“哪有这样的,把自己是妻奴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再说,我们结婚,是想好好在一起,我才不要做什么妻奴呢,听着怪别扭。”

    韩靖刚要亲她,视线中却发现一个红点,虽然那点红光很微弱,但他经常和机器打交道,还是敏锐的发现了。

    他撑起手臂,低声在她耳边说;“韩太太,我们可能被人监视了,有人在我们房间里放了监视器。”

    “哪里?”

    季贝不安,转头查看,却被他掰着脸别动。

    “我知道在哪,我们就当不知道,像平常一样。”

    季贝抿唇,趴在他怀里,也低声问他,“说是谁?”

    “就那几个人。”

    季度,季望,季采。

    不管是谁,把他惹毛了,他还真想和他们玩玩!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