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29章

作者:凤倾ZZZ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慢慢的声音就变小了,那委屈的劲头儿一层被子也盖不住,北堂冰字他旁边躺下,手一勾,连同被子一起将她搂在怀里,陈薇薇感觉到他的怀抱,下一刻,被褥里传出低低的抽泣声。

    很是委屈,好像被人遗弃一样。

    他微微叹出一口气,“不要哭了。”

    可是哭泣声反而越来越大,他低眉轻笑,“哭吧,放声哭,不把心肝宝贝哭出来,都不要停的。”

    抽泣声当即停下。

    他挑眉,很是满意,扯开她的被角,陈薇薇流着眼泪的小脸我见犹怜,忽闪这一对大眼睛,眼里蓄满的泪珠好像随时都会滚落出来,她紧紧咬着嘴唇。

    哼,叫她哭她偏不哭,不如人家的意。

    凭什么?为何他去跟他的发小去潇洒,她却傻傻的在这里哭泣?

    不要,绝不要!

    北堂冰望着她,心情甚好的低低微笑,伸手,轻柔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珠,擦干脸颊上的泪痕,她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他薄唇微翘,“谁告诉你我要和诗梦去约会了?”

    她撇开视线,不想理他。

    “只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明天去一趟城办点事,办完就回来。”

    生气的看过来,“那么就是真的,你是真的要跟她去趟城罗?那你干嘛不告诉我?”

    为何要她从楚诗梦嘴里得知?

    这感觉太不好了,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北堂冰皱了皱眉,“当天就能解决,当天就可以回来了,我本是没想告诉你。”

    真是难以相信,陈薇薇咬紧嘴唇,温怒,“是什么工作非得要她一起去?”

    他一笔带过,“只是工作上的一次合作。”

    “……”是吗?

    他不想告诉她实情。

    事实上她心里很介意,可是既然他不想说,那就算了,她淡淡的说:“我懂了,反正工作上的事我也不懂,问了也是白问。”

    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翻转身,弯着身子,屁股将他顶的老远,盖着被子闷头睡觉。

    这小脾气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北堂冰很是深沉郁闷的沉着黑眸,许久之后,起身去洗澡。

    天明,陈薇薇老早就起了床,北堂冰想来时床上已经没有了陈薇薇,他迅速起身下楼,看见她小小身影在那里来回忙碌着。

    有些惊讶,昨天晚上不是还在耍小脾气的么,这会怎么看着这么开心?

    陈薇薇见他下楼,笑眯眯的呲呲的笑,“老公,起床啦?”

    他踱步过去,审视般盯着她看,陈薇薇笑得更灿烂,搂着他的胳膊涌到桌边,跑去厨房端出一大碗什么东西,正腾腾冒着热气呢……

    什么东西啊?

    陈薇薇很是期待的,手捧着笑脸热情款款望着他,“老公,这是我一大早起来煮的虾仁粥,你尝尝看。”

    北堂冰面无表情的看着这碗……

    咽了咽口水,抿着薄唇,没说话也没动。

    “老公?”陈薇薇见他不动,有些伤心的皱着小眉头,“我知道这看起来是不怎么好看,不过这好歹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你就不能表示表示?”

    嗯嗯。

    北堂冰站起来,很是正经的说:“咳咳,我还没洗漱呢,我洗洗等下过来吃。”

    “噢,那好啊!”陈薇薇开心的点着头,表示理解,看着他上楼去了。

    她一个人坐在桌边看着,好像生怕别人抢了她的食物一样,两只下手握在碗侧,感受了一下温度,还可以,等了半天,见北堂冰还没下来。

    她嘟了嘟小嘴,抬头看了看楼上,良久,北堂冰穿好了衣服下楼,黑色衬衫黑西装,英气逼人而神秘。

    “老公。”

    她开心的叫他,北堂冰走过来,看她还在那里守着,非要喝下去了,他深呼吸,豁出去了。

    坐下,她立马殷勤的将粥推过去,他拿着勺子勺了两下,看到里面夹杂的东西,很是又咽了口口水。

    看了看她,他下定了决心,还是开口问了她,“这黑黑的东西是什么?”

    “哦,是酱油。”她很认真的解答,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呵呵干笑了两声,“手抖了一下,不小心给放多了写些。”

    “……”他无语,半响,“……这粥……你自己研究出来的?”

    “嗯嗯,是啊。”

    “……”一头黑线啊。

    陈薇薇坐过去,异常开心的坐在那里等待他的赞扬,北堂冰不看碗里,就差闭着眼睛了,勺了一半勺子,放进嘴里。

    “……”

    “感觉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男人强行咽下,点头,“……嗯。”

    开心,非常开心雀跃。

    陈薇薇捧着笑脸一脸幸福,期待,“这么说,我还是蛮有做饭天赋的,老公,以后我每天都做给你吃。!”

    “咳咳……”

    “怎么了?你怎么这样不小心啊?”她担心的问他,伸手帮他顺着后背,“就算再好吃,也不要这么激动嘛!”

    艰难的吃完早餐,北堂冰准备出门,陈薇薇将他送到门口,很是不舍。

    “老公,你要几点才回来?”

    北堂冰看着她,想了下,“顺利的话,晚上八点之前应该就能回来了。”

    陈薇薇抱着他的腰身,脑袋贴在他胸前,温柔如水,“老公,你要早点回来噢,我会想你的。”

    “……”早上起床到现在,她一直这样,表示很不正常。

    “陈薇薇。”他低头,大掌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你不会是昨晚气糊涂了吧?”

    昨晚上还离得远远的,不愿理他,还叫他滚,今天早上怎么如此反常,从没见她如此温柔贤惠过。

    陈薇薇又抱紧他,“哪有?人家好的很。”

    北堂冰一早上的压抑情绪,终于要爆发的节奏,他皱着眉头,“陈薇薇,你给我恢复正常模式。”

    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她撒娇,“人家很正常好不。”

    语毕,她抬头,大眼睛乖巧的眨巴眨巴,“老公,老婆是不是特别温柔贤惠?”

    他满眼笑意,这是在表现现自己?

    “老公,你要记住,外面的女子再好看能干,也比不上自家的小妖精勾人心魄。”她唇角勾起,阳光明媚的笑,尾后来一句,。

    “我就是你的小妖精。”

    北堂冰眼眸深深一沉,嘴角上扬,乏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对,小妖精。

    勾人心魄的小妖精。

    陈薇薇终于要放他去了,还是补充一句当是提醒他,“忙完就快点回来噢,老婆在家里等着你。”

    “好。”他低声应着,眉开眼笑的盯着她,“你今天要做什么事?”

    “我今天要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她开心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老公,你等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好消息。”

    北堂冰的笑意顿时僵住,发冷,好一会儿,扯了扯唇角。

    ……

    陈薇薇昨晚仔细想了很久。

    她想明白了,她努力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如愿以偿成为了北堂冰的妻子,和他同床共枕。

    难道就这样轻易放弃他,把他让给别人?

    就因为楚诗梦的挑衅?她就要把自己努力得到的幸福让给别人?把心爱的老公推到别人身边?

    不,怎么可能?她有不是傻子。

    于是,今天才早早起来,做一个贤惠的妻子,才有了刚才的那段。

    北堂冰一离开,她就回屋收拾了一下,直接去了医院。

    陈薇薇到医院的时候,司莫云正在做一个大手术,她无聊的呆在办公室等他,良久,还没见到司莫云,她习惯了一来医院就找司莫云,似乎只有他才是最权威的,因为是她最信赖的,所以,她宁愿等他。

    可是这次不同,她等了很久司莫云也没回来,最后问了医院里面的工作人员才知道,这次手术危险系数很高,难度很大,大概最低也要个两三个小时才能完成。

    已经下午了,再不去做检查,今天就拿不到结果了。。

    于是,她自己去别的医生那里做了检查。

    快傍晚时分,检查结果出来了。

    “医生,这结果显示是什么意思?”她愣愣的拿着结果报告单问医生。

    那人瞟了她一眼,“意思是你没有怀孕。”

    没有?没怀孕?

    怎么会呢?不可能啊!

    “可是我用了验孕棒测试过的,显示的是两条杠,不就是说怀孕的意思吗?”

    连莫莫都是那么认为的,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没有怀孕呢?

    好像被电击中一样,让她完全无力招架,全身瞬间冰冷一片。

    那人没什么耐心了,“小姐,验孕棒也不是百分百准确的,有时候可能是身体或者别的外在元素,都是有可能出现错误的。”

    脚底轻飘飘的,她只感觉自己没了重心,视线模糊,好像什么也看不真切了,瞬间医院里只剩下一片苍白,无数的强光迎面射来,她被刺的睁不开眼睛,脑海空白一片,没了主见。

    “小姐?”

    后面排队的人催她快点了,她晃神过来,呆呆的拖着步伐走开,步履艰难,好像在刀尖上行走,又好像此时身负千斤,步履沉重。

    突然肚子好痛,痛的额头只冒冷汗,感觉到身体不一样的变化,她赶紧跑进卫生间。

    有红色血迹,这一刻,天旋地转般,让她彻底被击垮。

    大姨妈来了,就彻底说明自己真的没有怀孕,这个雷人的消息让她不得不相信。

    她呆呆的坐在马桶上,足足半小时有余。

    过来很久,她拿出手机,想发个短信给北堂冰,手指在短信编辑区点了一串文字,想想不妥,又删掉,这样写写删掉写写删掉,秀眉紧皱,她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他,早上还信誓旦旦的要他等自己的好消息呢。

    告诉他她其实没有怀孕,她真的说不出口。

    好难受啊,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她只感觉自己的心此刻痛的无法呼吸。

    她还没编辑好,叮咚,进来了一条短信。

    她点开,是北堂冰的。

    “晚上我会晚点回来,乖乖早点睡,不用特意等我。”

    什么嘛,什么叫特意等他?

    她泪眼朦胧,狠狠忍着不让它掉下来,咬着嘴唇,手心紧紧捏着,一瞬间所有的委屈和埋怨一下子都来向她报到。

    她没有回复,小手一把粗鲁的擦掉泪珠,刚想起身想起包里没有准备卫生巾。

    手指在手机上点了两下,拨电话给司莫云。

    司莫云刚做完手术,把东西都收拾好出来,听说陈薇薇在他办公室等了他很久,想想她来找自己的原因,说实话他还没想好怎么解决这件事,不用想也能知道她的感受。

    一想想这些,头痛,唉,她重重的输出一口气。

    做好了心里准备,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正要看看人在哪里,电话响了。

    是陈薇薇的,立马接起,“喂,你现在哪里……”

    “莫莫。”那边带着点抽泣声冰冷的开口,“我大姨妈来了,我没带姨妈巾,你去帮我买了送来,我在一楼女卫生间。”

    司莫云无语,超级没想到会接到这么一出电话。

    ……

    在医院这种人多的地方,如此大摇大摆的近女卫生间,他司莫云以后还有什么颜面见人啊!

    唉!

    见没什么人的时候速速将那东西从隔板下面递进去,“快点拿好。”

    送完立即闪人,半响,陈薇薇出来,眼睛有些红肿,司莫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哭了?”

    不理,自顾自的洗手,脸色难看。

    “陈薇薇,你倒是说句话啊。”

    她急冲冲的在前面走着,什么话都不说,也不理他,司莫云急了,在后面紧紧跟着。

    她这样子肯定有问题。

    “你不要问,自己玩去。”陈薇薇继续在前面走着,说说话的语气要有多冲就有多冲。

    陈薇薇直接出了医院大门,司莫云一见她要走,上前立马拉住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副模样肯定有事,我肯定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

    陈薇薇很是委屈,一把扔开他,看都不看他一眼,“我已经决定不再跟你说话了,你也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什么跟什么呀?

    她狠狠瞪他一眼,“你已经进入了我的黑名单,而且永不能恢复,从今以后你在我陈薇薇的字典里已经消失了。好了,不要再跟着我了。”

    什么?

    司莫云真是服了她了,对她这种小孩子个性,真实彻底无语,败给她了。

    “陈薇薇,睡惹你了?你是哪根筋又搭错了?”

    瞟他一个白眼,陈薇薇阴着脸掉头就走。

    司莫云嘿黑了两声,没折,还是一把抓住她,“好,黑名单是吧?好啊,那还钱,姨妈巾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