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25章

作者:凤倾ZZZ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本来心情就不佳,现在更是糟糕,他叽叽喳喳的,还压在她肩上,影响她娇小的身体继续成长,更加没好气了!

    韩少承听着心情也不好了,生气的嘟哝,“真没良心,女人都没良心,我想好了,明天我就去当和尚算了!”

    陈薇薇心神恍惚,眼光时不时的瞟向北堂冰,没给韩少承好话,“我看你还是去做太监好了。”

    韩少承气结。

    还想反驳,好好和她讨论一下和尚跟太监的本质性差异,陈薇薇不想理他,径直往另一边角落走去,韩少承还跟着去,她被他整的烦躁的很,立定生气的瞪着他,“你要是还跟着我,你就是小狗。”

    韩少承被气的无语,用手指去戳她脑门,没戳到,被她一手捏住,下一刻,听到他猪叫般大喊:“不要,痛痛痛!你轻点!”

    北堂冰扯开他,搂过陈薇薇,带她回到原位。

    包厢里溢满音乐,将陈薇薇放在一侧,北堂冰坐在旁边,两人挨的很近,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暖暖的气息。

    “乔曼一会就过来,她来跟你解释。”

    陈薇薇一怔,乔曼要来?

    解释他们之间的那些事?解释为何打那么多钱给她?

    语毕,她当即欲起身出去,她想逃跑,北堂冰好像知道她的反应一样,落在她身后的修长手臂,立即搂紧她,按下,于是她被动的坐回座位。

    他冷着脸低低在她耳边说:“不许逃跑!”

    “我没……”

    她想说她没想逃,她就是不想听到任何不好的答案,可是她刚想说出她的想法,包厢门开了,她看向门口。

    进来的正是乔曼。

    北堂冰抬手示意,音乐没了,瞬间鸦雀无声。

    韩少承也不在那里蹦哒了,招手让陪他的几个女人出去,他撇着嘴巴,浓眉挑了挑,“接下来怎么说?”

    “你也出去!”

    北堂冰冷冷的说,韩少承扭头瞟了一眼乔曼,满眼的鄙夷和不屑。

    他算是答应,撇了撇嘴,转身出门。

    此时,包厢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了。

    乔曼很是心神不安,“学长好,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

    她看了看北堂冰身旁的陈薇薇,眼眸凝重。

    她速来很聪明,看下情形就能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当心里某个角落串过某个可能时,她的十指紧紧捏着。

    浑身的骄傲,让她此时此刻感觉自己不一般的尴尬。

    北堂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点了一支烟,修长的手指将烟含在嘴里的动作都是慵懒冷傲,“那件事,你给她解释清楚。”

    解释?

    乔曼咬紧牙关,强行让自己镇定,她没想解释。

    声音低低的发出,几乎在喉间,“之前我所说的那都是事实,学长,你知道的,我早就喜欢你,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你……”

    她刚要往下说,感受到北堂冰射来的冰冷眼眸,硬是活生生的强咽了下去。

    顿时感觉到无比巨大的委屈,她低吟着,“我要解释什么?”

    北堂冰双眼微眯,口中吐出袅袅白雾,瞟了瞟陈薇薇,他起身,怕白烟呛到她。

    优雅如他,站在那里仿佛就是一道极美的风景,特别是当他文雅迷人的走向自己时,乔曼感觉此生别无所求,只求得此男人,余生足矣。

    “全部都解释一遍。”他经过她身边时,停顿了一下。

    说出的话冷的人发抖,气场骇人。

    乔曼唇角扯了扯,笑自己妄想,当年在学校时他也是这般,无论她如何跟随追逐,跟他好像永远都走不到一处,隔着万水千山。

    他的眼里从来就没有她,哪怕片刻的停留。

    从来没有留下片刻身影给她。

    片刻间,失落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淹没的她几乎断了呼吸。

    她听见一声巨响,是他关门出去的杰作,她心下一惊!

    心里某个地方被狠狠的刺痛,这一刻,伤的很彻底。

    于是,包厢里面,就只剩下她跟陈薇薇两人。

    陈薇薇也是不知道乔曼会过来,此刻她心里也是无措的,之前被乔曼那样的挑衅,她的心就好像河里的浮萍,起伏不定。

    “陈薇薇。”乔曼突的冷笑出声,亦是笑自己。

    陈薇薇起身,乔曼正慢慢向自己走来,她看着她靠近,在她两步左右的面前停下。

    乔曼冰冷着一张脸,眼眸似能乏出冰,陈薇薇看着这样的乔曼,好陌生,她很是怀疑,这是那个曾经的好朋友吗?或许他们应该从不认识。

    乔曼笑的很无奈,“解释是吧,行,我解释给你听。”

    她双眸无神的望着陈薇薇,缓缓开口:“你以为就只有你一直在苦苦等待他吗?七年,七年时间我也在等,我第一次看见他就喜欢上了他,我也曾苦苦追随,想尽一切办法希望引起他的关注,你做过的我也做了,除了没有为他不要自己的性命,陈薇薇,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做了,甚至比你更努力更用心,他在国外五年,我呆在你身边陪你一起等了她五年,我其实心知肚明,我苦苦等待的结果并不会如我所愿,最后只会是他和你双宿双飞,但是我还是愿意等,七年的青春等来的却是银行卡上多出的几个零!”

    陈薇薇顿时哑口无言,眼睛惊讶的瞪的圆圆,她竟从不知道,乔曼也喜欢北堂冰。

    是她太无知,反应太慢,还是她是在隐藏的太好?

    “是的。”乔曼冷笑,表情绝然,“我骗了你,钱是他给的,不过,那是我痴傻为了所谓的爱情甘愿浪费光阴和美好年华,陪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人玩耍的报酬。”

    乔曼说着说着激动了起来,在印象中一直文静儒雅的乔曼,和眼前的女人,简直判若两人。

    她完全不文静了,言语中字字见血,不给陈薇薇一丝情面。

    “现在你满意了?”乔曼得情绪激动到,随即又是一声冷笑,冷冷的,安静的,可是却静的有些吓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都解释给你听。”

    陈薇薇看着眼前的昔日好友,心疼的想伸手去安慰她,立即又收了回来,“……也就是说,你们之间的来往交易,就是让你陪着我,呆在我身边,随时照顾我保护我?”

    “是。”她两眼无神。

    “那么,他跟你,你们没有发生任何别的事情,是吗?”

    陈薇薇紧紧盯着她,等待她给出肯定的答案,乔曼听到她的问话,双眸凝重的看着她,片刻,讽刺的讥笑,“是,我们之间没发生过任何别的事情。”

    她想要的只是这句而已,这就足够了。

    陈薇薇低头,咬了咬嘴唇,还是问出了口,“乔曼,你以前那么对我好,跟我成为朋友,全都是因为他的关系吗?”

    乔曼遁住,而后冷冷一笑,“你以为呢,要不是因为学长,你觉得我会跟你这种人成为朋友吗?我干嘛要自己犯贱的搅和到你和夏雨里面,成为你们友情里的插足者?”

    “乔曼!”她听她这样说心里不舒服了,“你为何要说的如此不堪?我和夏夏难道对你不好吗?没把你当朋友吗?”

    “很好。”乔曼很肯定的回答了她的三连问,她却又是一声冷笑,也笑自己,“但是你俩要更好,无论你们对我如何好,在你俩内心,对方无疑是最好那个,若遇到危险时刻,你们彼此最先想到的就是对方,不会想到我。”

    乔曼眼眸乏红,垂在双腿两侧的双手紧紧捏紧拳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竟然她这样说,陈薇薇真的无语了,她轻笑点头,“好吧,就这样吧,既然你这么说,这是你的选择,我也无话可说。”

    一直以来,无论她对她多失望,多生气,其实内心里,她都还是把她当成朋友,不希望失去这个朋友。

    起码,曾经她每次束手无策的时候,都是乔曼给她出谋划策,支持鼓励她的。

    知己难求,有首歌不是说,朋友一生一起走吗?

    既然她选择离开那就散吧。

    散就散了吧,有什么舍不得似的。

    陈薇薇绕开她,直接走向门口,在门口她停下,“不过,我和夏夏以前聊天聊起过你,我们都说,要是你乔曼有难,我们绝对为你赴汤蹈火两肋插刀。”

    身后的乔曼,身体狠狠一怔,乔曼的眼泪突的就奔了出来,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她努力压抑着,睁大眼睛阻止眼泪继续流出,脸颊抽动着,搞得……搞得好像就只有他们这样想一样。

    她紧紧的抿着双唇,听到身后拉门出去的声音。

    她突然开口,“薇薇。”

    乔曼一把擦掉眼泪,转过身,看着门口的身影,“你难道不想知道,学长为什么不要小孩吗?”

    身体一怔,睁大双眸,陈薇薇转过身。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呀?什么叫学长为什么不跟我要小孩?

    陈薇薇还在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乔曼刚要说话,北堂冰抽完烟进来了,推门进来就看到陈薇薇站在门口,伸手搂了搂她的腰,“说完了?”

    陈薇薇修眉紧皱着,抬头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乔曼,乔曼没有接着说,也没再看着她。

    “说完了就回家吧。”北堂冰不想再待在这里,揽着她的肩膀一起出去,陈薇薇没有配合,挣了挣,眼眶乏红的盯着乔曼,“你说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北堂冰浓眉拎紧,也扭头看着乔曼。

    乔曼被他的眼神怔住,自控的收紧了喉间,她硬生生的回答,“没什么,就是说学长很疼你,对你很好,不舍得你受伤。”

    回答的很奇怪,完全无法解答陈薇薇心中的疑惑。

    旁边,北堂冰收回凌厉的视线,搂着她的肩膀硬是将她强拉出去,陈薇薇半推半就的,有些磕绊,可她姣小的身材怎么挣的过他,被他全身包着,任他带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陈薇薇还在想乔曼那话的意思,加上自那次聊天以后内心的疑惑,叠加在一起,她的心里就像乱麻,理不清。

    或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她也只能这样说服自己,让自己舒服一点。

    “老公。”

    “嗯?”

    北堂冰答着,随时听她接下来的话语,浓眉微挑,睨她一眼,陈薇薇偏头将脑袋靠在她肩上,“我们要个宝宝吧。”

    感觉到他身体的轻微振动,她紧紧咬着下唇,“你不想?”

    她都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了,放下了自己的一切,他还是不愿意,这让她原本就疑惑的内心更加凝重,好似两块大石头重重压的她喘不过气。

    没好气的推开他,重坐回自己的位置,脑袋离开他的肩膀靠向车窗,那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回家这一路上都黑着个脸,到家了也没有等他一起,自己独自就先走了,直接坐电梯上楼,这明摆着就是在摆脸色给他看,在生气,北堂冰尾后追上来,打开门就看见她正气呼呼的上楼,他被磨的没了耐心了。

    长腿大步迈过去。

    走进卧室,陈薇薇随手要关门反锁。

    突然,门被推开,她没防备被撞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站稳,看着来人,北堂冰眸低乏着冷光,脸色铁青,她被吓到了,“老……老公。”

    “你还知道叫老公?”北堂冰进来反手锁上门,大手拖着她后脑勺,往大床带,“陈薇薇,我不说话你当我没脾气是么?”

    语气里充满怒火,陈薇薇撇着小嘴,低头不语,被他推到床上,她双手紧紧捏着床边。

    “谁叫你背地里跟乔曼串通的?”

    嗯?变聪明了,知道转移目标兴师问罪了?

    北堂冰冷冷低哼,低头蔑视她,“我心疼老婆还犯错了?”

    “哼,就是!”她愤怒的仰着小脸。

    看她那仰着的小脸,理直气壮的模样,北堂冰浓眉微皱,大掌推她额头,陈薇薇经不住倒在床上,哼,还在战斗呢,可不能先倒下,于是,立马一咕噜的爬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绝不能输了气势。

    看她那模样,他又是一巴掌推着她脑门,向后倒去。

    他力气好大,她被推到床上还反弹了一下。

    怒!

    非得跟他倔,于是她又立马爬起来,继续瞪……

    刚爬起来,不及妨又被他按倒!

    “北堂冰!”一而再再而三,生气,她炸毛了,睡在床上双脚乱蹬。

    北堂冰俯视着她,低眸中韵满了喜悦,看着她生气调皮捣蛋的样子,甚是可爱,心情无理由的轻松愉快。

    ……

    另天中午,陈薇薇趴在办公桌上,胃隐隐作痛,午饭也没吃一直趴在那里。

    顾思轩处理好了事情回到办公室,一推开门就看见角落某人毫无生气的趴在桌上,他轻挑眉眼,跨步过去。

    “陈薇薇?”

    她轻嗯了一声,手紧紧按着胃部,抬眸,“顾总。”

    “怎么了?”

    “没事……我去趟卫生间。”

    还没说出多的话,她突感难受,起身越过他就急忙跑了出去。

    一奔进卫生间就趴在一马桶边,她想狂吐好舒服点,可是却一点都吐不出来,可却很是反胃,恶心的想吐。

    只能在那里干呕。

    卫生间里有人进来又出去,出去又有人进来。

    她起码呆了近一个钟头,难受的要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