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23章

作者:凤倾ZZZ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来到以前常去的咖啡馆,面对面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

    乔曼右嘴角上扬,嘲讽道:“总经理特助的待遇可好?”

    陈薇薇不屑她说话的阴阳怪气。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她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乔曼没有立即开口,思索了一下,手臂抱在胸前,来回摩擦了一下,她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手指推到陈薇薇面前。

    陈薇薇面露疑惑,什么东西?看了一眼乔曼,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是一份入账明细记录表,每月几乎都有上十万的入账。

    “这是什么东西?”她疑虑。

    乔曼唇角冷冷的一扯,“这些都是北堂冰转给我的。”

    陈薇薇拿着账单的手指紧紧用力,抿紧唇角,面无表情镇定自若,“他为何转钱给你?”

    乔曼将掉落的长发撇入耳后,“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钱,你以为还能是因为什么?”

    你这话是指什么?

    “听不懂吗?”乔曼唇一扯,笑的阴冷不屑,瞥她一眼,“早在认识你之前,我就已经认识学长了,而且我早就喜欢学长,一直以来,眼睁睁的看着他对你呵护有加,你知道对我来说有多难受吗?我以为我可以放下,但是我做不到,现在我不想这样下去了,我都岁了,我也不能让你成为我事业的绊脚石,我要过我自己想过得生活。”

    陈薇薇全身僵硬,她忍住,“那,这是北堂冰给你的钱?”

    乔曼抬起脑袋,不可一世的模样,生冷的回答:“对。”

    “你和他……”陈薇薇感觉心口堵得慌,她深呼吸,干咳了一声,强作镇定,音色有些发颤,“你们是不是……”

    那些话她无力启齿,再多问一个字,感觉就要奔溃。

    站起来,抓起包包就冲出了咖啡馆。

    ……

    北堂冰来到停车场,老远就看到韩少承跟顾思雨在那里纠缠不清。

    反正现在有时间,他靠在一旁悠闲的看好戏。

    韩少承拉着顾思雨的手不放,顾思雨表情冷漠不屑,“对一个性伴侣不断纠缠,这不应该是韩少的风格。”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韩少承烦闷极了,连着好几天都这样,不接电话,见面当陌生人看待,现在倒好,冷语相向,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

    “今天才知道我不会好好说话?”顾思雨冷眼瞟他,傲气十足,“现在还来得及,会好好说话的女人,我想韩少身边一大把,只要勾个手指,不知你能不能应付的过来。”

    卧槽。

    韩少承快被气爆了,“顾思雨你要是再这样说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不说话?”

    “切。”顾思雨瞟眼,“你要是再这样骚扰我,你信不信我让警察叔叔请你去坐坐?”

    “你敢报警,你报啊,看谁敢来抓我。”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顾思雨掏出手机按,拨出,韩少承没想到她真拨,一把抢过她的手机,按断,“顾思雨,我说你这女人真的……”

    真的是铁石心肠。

    软的硬的都不吃,真他妈难搞。

    顾思雨伸手,“我的手机。”

    “不。”韩少承厚脸皮。

    “给不给?”顾思雨秀眉皱了皱。

    韩少承脑袋摇了摇,紧紧抱着,哼,我就不给,手机在我这里,你人就得是我的。

    顾思雨唇角一样,冷冷的一笑,围着他的车转了一圈,兰博基里,最新限量版。

    “你……你干嘛?”

    韩少承顿感不妙,可已经为时晚矣,只见顾思雨十厘米的高跟鞋抬起就是一脚,车子立马红灯报警,那声音响遍整个停车场,异常大声。

    没消气,顾思雨抬腿又是一脚,这次更用力。

    韩少承吓的立马上前去阻止,一把抱住她往后退,顾思雨好像更加来气了,一脚一脚的不停的踢。

    “好啦,好啦!我的姑奶奶!”韩少承一个用力把她按在身后的墙上,两人都气踹嘘嘘。

    顾思雨冷冷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两眼红猩,透着狠厉,停下来捋了捋秀气的长发,仍旧恢复一派冰冷美人的模样。

    高傲的伸出手掌,“拿来!”

    韩少承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机交到她的手中,顾思雨一把夺过来,眼球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绕过。

    “小美人,你究竟要怎样啊?”韩少承心里很不甘,不死心的追问,“都是我的错好了吧?不是,小爷我知道错了!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笑也我给你道歉好了吧?”

    顾思雨烦他,不想理他,推开他欲上车,没想到韩少承厚脸皮的拦着不让关门,“那女人真的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扑上来的,我……我就是刚好顺手,就扶了她一下下,我说的都是真的!”

    顾思雨脸色立变,很是温柔的扯唇一笑,转眼,一脚踢出,韩少承眉头紧皱,手捂某处很是痛苦。

    “嘭!”车门关闭,顾思雨坐上驾驶座,降下车窗,抿唇一笑,笑容甜腻温和,“哦?那既然是顺手扶了一下,那你就把顺的那只手剁下来,我再想想以后我让不让你扶!”

    “哼!”冷冷出声,红色宝马嗖的一声,扬长而去,不留一丝情感。

    尼玛,真狠啊,着什么女人。

    每个月她就凭心情找他,心情好就打电话给他,随叫随到,还不允许他找别的女人,哎,就只是顺手扶了一下而已,扶了一下下嘛。

    还隔着衣服的好不?

    他都要快愁死了,心情都不好啦,可是那边掌声响起,“啪啪啪!”

    他两眼冒火,瞅过去,北堂冰一脸悠闲自在,面带微笑的走过去,“看上这个女人,你不就是在自虐吗?”

    韩少承喷怒的起身,满脸的无辜憋屈,想想,他说的也对,于是走过去,长臂一伸搭在北堂冰的肩膀上,“哎,仔细想来,还是你家陈薇薇那小白兔最好了,呆萌的不要不要的!”

    呆萌?

    北堂冰冷哼一声,“那次差点被她气的想跳楼,你这么快就忘了?”

    “……”韩少承一脸高傲,“不管怎么说她是比顾思雨这个麻辣女人好多了。”

    此时心灵极其受伤的韩公子央求北堂大少。“我的心现在都快痛死了,扑通扑通的,真的好痛,我们一起去喝酒。”

    北堂冰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眉头微挑,“该回家了,突然特别想马上见到我老婆。”

    “唉!”

    这算兄弟吗!

    “嗯,和你那女人一比较,我发现我家小妞的确呆萌可爱,现在就想立马回家揉捏她,不啰嗦了,你自己去玩吧!”

    北堂冰心情愉悦的走向悍马,韩少承一看立马赖过去,不让他顺利开门上车,“不然你叫你家小呆萌二货一起,你想啊,到时候把她灌的醉意朦脓,你想怎样就怎样,那感觉肯定新奇。”

    浓眉微翘,似乎很合理。

    韩少承麻利的自告奋勇,掏出手机拨电话,额?

    “挂了?”他皱眉,很是不信,“呜呜,这二货咋就不呆萌了,我们可是义结金兰的铁哥们,怎么能在我如此伤心绝望的时候拒接我电话呢?”

    伤心!陈薇薇你太让我伤心了,难道真逼得我在你面前跳楼不可!

    北堂冰幸灾乐祸,瞟他一眼讥笑出声,掏出手机,拨陈薇薇的电话,刚要接听,还没到耳边,就听到对面传来嘟嘟嘟声,电话被挂断了。

    挂了?

    他不相信,又拨过去。

    这次更快,刚拨出去就被挂断了。

    北堂大少眸心冰冷,阴沉着一张脸,韩少承一看他这表情,别提多高兴了,在那里是一阵嘲笑,“哈哈哈,看看你,还不如我呢,哈哈,这下我心里舒服了,看来小二货心里还是对我好的……”

    他两眼惊恐,笑不出来了,一步一步往后退。

    北堂冰已经开门走下车来,眼睛看着袖子,一手解着纽扣,声音冷漠道:“退什么?”

    这边心情愉悦的出完气,韩少承狼狈不堪气若游丝的爬上车,北堂冰又拨陈薇薇的电话,还连拨了好几次,每次都很快就被挂断,最后再打,竟是关机了。

    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一般这种时候都是她不想见任何人,或者受了什么委屈想自己一个人呆着。

    一想到这里,他当即加速前行。

    路上,手指在手机上不停的拨电话,好几个电话下来都没有结果,他跟上次一样,没有回家,也没有去找夏雨。

    他黑眸乏着冷光,点了乔曼的电话,拨出去。

    今天她去公司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乔曼肯定能知道一些。

    乔曼吞吞吐吐的,言辞闪烁,良久总算是把事情说明白了。

    她没那个胆,敢骗北堂冰。

    “对不起,学长。”

    北堂冰语气不留一丝情面,“道歉的话应该在她面前说。”

    通完电话,韩少承觉得气氛不对,开口询问:“怎么了?”

    北堂冰眼睛在道路两旁搜索,“陈薇薇受了委屈,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哭去了。”

    随意的说着事情,握着方向盘的手因为紧紧捏着,关节分明,可以想象他是有多担心她。

    ……

    陈薇薇打车回家,跟以往一样,在公寓附近下车,还要步行一段路才能到,她下了车,漫不经心的走着,完全没有留意到后面有人跟着,看到韩少承的来电,现在不想跟别人说话,就直接挂掉了。

    没想到接着北堂冰也打来电话,她几乎是第一时间想也没想就直接挂了。

    接连打来,这样两三次,她就更觉得烦了。

    她真的不愿意相信乔曼说的话,可是,事实摆在面前,账单记得清清楚楚,让她无力反驳,如果没有那些事,乔曼不可能无中生有。

    莫非北堂冰跟乔曼真的……真背着她有别的不苟行为?

    她一直都不知道?

    她胡思乱想了很多,后来她是如何被人带到了这里,她完全没有印象。

    客厅,不是很大,那边几个人围桌而坐,屋内灯光不是很亮,像是刻意打的很暗,陈薇薇睁开眼睛,动了动,站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听到动静,对方扭头看她,陈薇薇认出来,这不就是死者的家属吗,她这才幡然醒悟,难怪养母之前打电话给她说那些话,心里顿觉不妙。

    然而令她惊慌的还不止这些,只见另一个房间被推出一个人,这人不是王总还有谁!

    房子三室一厅,家具简陋,大厅里加上刚推出来的王总,总共五人。

    她没有被五花大绑,也没有挨打,但是目前的氛围让她心里很不安。

    “王总,你没事吧?”她好心询问,眼睛瞥了瞥他的某个部位。

    要被人推出来,不会是严重到下身不遂的地步了吧?

    王总不想理她,抬手暗示了下,屋里其他几个人就上来强行压陈薇薇过去坐。

    陈薇薇左右看了看,这实际上就跟软禁差不多了。

    “小陈。”

    王总开口了,她沉默,睁着双眼看着他。

    王总想发飙,可是,看着她那软软弱弱的模样,火气一时又发不出来,手指一挥,暗示旁人说话。

    一人走过来,“妹子,现在我大哥被关进了警察局,警局不放人,你说该怎么解决吧?”

    陈薇薇秀眉微皱,“这事与我有关?”

    “你敢说跟你没关系?”一人显然脾气不好,当即爆跳起来,“事先警告你,如果你不将我大哥放出来,今天我铁定一巴掌扇你!”

    真凶!

    陈薇薇抿嘴不说话了,那人又没好气的补充的说:“我们家人都死了,你们在官司上咄咄逼人,你们那女律师简直是想要逼死我们!我大哥现在还在牢里不让放出来,他妈的,我们就这么倒霉遇到了你!”

    说话这人脾气真的不好,眼珠子瞪的老大,生气的真想要打她,被旁边两人给拦住了,“先消消气,不是动手的时候,先把事情解决!解决事情!”

    王总动了动身子,下半身都疼的厉害,“小陈,今天你要不把这事解决了,他们肯定不会放了你,我也没办法救你!”

    “你们,想怎么做?”

    “很简单,打电话叫他们放人,然后一百万一分不少的赔给我们!”

    陈薇薇扯唇,冷笑,她这次听明白了,官司讨不到便宜,肯定是输的了,那么也就是说责任不完全在养父,现在他们是狗急跳墙,逼她给他们钱!

    “你们这是绑架?”

    那人一听,脾气又上来了,“我们,绑你了吗?不算绑架!”

    “……”陈薇薇起身,“好吧,那我就先走了,我尽量帮你们说说情,让他们放人,至于钱……”

    她给自己留了一些余地,“我想想!”

    那人一把拦住她,“今天你人必须放,钱也必须要给!”

    陈薇薇看着那人,一脸横肉凶巴巴的表情,心下一怵,可是,一百万呢,要她现在答应,真的……

    “我不是说了嘛,我考虑一下!”

    “不可以!”那人递给她她的手机,“现在你就打电话,放人,然后,把钱打过来!”

    陈薇薇瞪着大眼睛,来回思索一会,接过手机,开机,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拨了北堂冰的电话……

    这边,北堂冰正愁如何找到她,一看是她的电话,立马接听,语气不悦,夹杂着怒火!

    听到北堂冰的声音,她心里微微颤动,之前的委屈感觉又浮现出来!

    “说话!”

    陈薇薇眼角撇了撇旁边几人,“他们要求放人,还有钱!”

    一旁,飙汗男人示意她不准胡乱说话,她不敢多说,一想起乔曼说的事情,她顿时觉得很难受,这样的情况她其实心里是害怕的,她的声音在发颤,“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会过来救我吗?”

    男人一听她说的,不对劲了,立马一把夺了她的手机,生气愤怒的顺手就推了一把,陈薇薇被推的踉跄几步,直接撞到了墙上,额头被撞的生疼生疼的。

    莫名的,眼泪竟流了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