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320章

作者:凤倾ZZZ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知道她搞名堂,但是不知道她想搞什么名堂,当然他万万没想到她搞的名堂出乎他的想象。

    因为好奇害死猫!

    他乖乖的听老婆的话,躺下,闭上眼睛,看着他照做了,她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爬到他身上,当他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手腕被拷住,他睁开眼,看着手上的手铐,用了下力挣了挣,铁铐很牢固。

    身体此时已经有了一些反应,他顿觉不妙,压抑住心里的躁动,“陈薇薇,你好大的胆子?”

    哼!

    “快打开!”

    “不行!”

    她不受威胁,也不害怕,铁了心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理会他黑沉的俊脸,着手开始解他身上的衣服,他没动,她柔软的小手在他胸前一阵乱摸,解开了他的衣服,他极力隐忍着,黑着脸撇开视线。

    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他的脱光光了,然后,陈薇薇迅速解开自己的衣服,也把自己脱光光……

    平日里陈薇薇都是被动的份,而且到最后都是半死不活的,任北堂冰摆弄,今天轮到自己上场,她发现一个问题,她真的太弱了,还没运动几下,她就已经快不行了,满头大汗,都快没力气了……

    趴在他身上休息,大口大口的揣着粗气,白嫩的脸蛋摩擦着他精壮的胸脯,呼吸一起一伏,他清晰的感受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像微风拍打在身上,柔软舒服。

    “打开!”

    卧槽,他可不是一般的男人,面对她,他向来经常把持不住,更别说现在她还主动在她身上点火了这么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好么?

    陈薇薇听到他的黯哑的磁音在耳边响起,又打起精神……可是她真的是太弱了!

    “快点!”他又开口,语气中是深深的压抑。

    “不行!”陈薇薇仍然在坚持,“谁叫你不愿意跟我生孩子?”

    “我要生孩子!”

    哼,这都是被你逼的。

    “我说你动作快点!”他再次黯哑出声。

    啥?陈薇薇惊讶之余,脸咻的红了,可是菜鸟就是菜鸟……

    于是,一个小时后……

    “快打开!”他再次开口。

    要是再不打开,她下场会很惨的,可是,陈薇薇也是个很有恒心的人好么,就是坚持不能放开他,谁叫他不愿意跟她生孩子呢?

    “等下放开你,你又得用避孕套,这样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啊?”

    他心下一颤,拧眉,语气放温柔,“这么想要孩子?”

    她揣着粗气,点头,是的,她就是想要孩子,有了孩子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婆婆和小姑也不会总拿这件事来做文章了,孩子是他们爱的结晶。

    半响,他跟往日一样的淡淡出口,“我不喜欢小孩!”

    为什么不喜欢?

    是真的不喜欢吗?

    “老婆,打开!”他动了动,看着已经汗流浃背的女人。

    她想了想,咬紧下唇,最终还是帮他打开了。

    北堂冰坐起来,把她抱在怀里,神情炙热,“不要再惦记孩子的事了,我没打算要小孩!”

    “但是……”但是我想和你生个我们的小孩。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已经被他吻没,细细点点,一路往下,深情而温柔,陈薇薇只感觉她已经不是她的了,身体的反应已经跟着他的吻燃烧整个身体……

    然后,她也抱着他,任由他把她压在身下,一点点被他侵占,一室涟漪……

    看她整个过程没有什么兴致,不忍心,这次他没有用避孕套……

    第一次昏睡迷糊中,陈薇薇瞬间来了精神,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英俊的男人,简直帅的没朋友……

    翌日,陈薇薇精神大好,嬉笑眉开,第一时间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司莫云,司莫云一点都没有高兴劲,笑都没笑就泼了她一瓢冷水。

    “就一次,机会很少的,几乎为零。”

    “切,那也是有机会的。”陈薇薇不跟他生气,玩着自己的短发,笑嘻嘻的,“你少乌鸦嘴,我有感觉,我相信会中的。”

    司莫云憋了她一眼,女人的感觉向来是没有依据的,自欺欺人而已。

    算了,懒得理她,继续低头看病历,“祝愿你如愿以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慢走,就不送你了。”

    “莫莫,你越来越不关心我了。”陈薇薇不开心了,抓起病例往他头上砸,“祝愿你一辈子单身!哼!”

    咒完拔腿就跑,司莫云抓狂,快被她烦疯了都。

    陈薇薇已经想好了,决定回去上班,哼,心里不甘。

    凭什么?被公司开除了心里不服,在公司工作三年了,没有得到去总公司学习的机会,心里不甘。

    不服输!

    下午,陈薇薇来到总经办。

    顾思轩看到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把各部门的工作安排下去以后,就起身走出去,叫住她,“跟我过来!”

    这么快?马上就开工?

    陈薇薇本来想说今天暂时先报个到,明天再正式上班,可是,看他那无容置疑的态度,她找不到机会,还没等她开口,顾思轩已经走过去,进入电梯,按着按键看着她。

    她不情不愿的踱过去,电梯门关上,“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吃饭!”顾思轩不温不火的开口,余光瞟她。

    “吃饭?”

    “你想吃什么?”他无视她的疑惑,直接问她。

    陈薇薇是百分百吃货一枚,遇到吃的就什么都不想了,不过她也是有原则的,这无缘无故的,她也不会不懂礼貌,而且吃人家的嘴短。

    “你想请我吃什么?”

    顾思轩憋她一眼,依旧不冷不淡的说:“什么都行!”

    “……顾总,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可以了,不用请我吃饭,我是一枚标准的吃货,不过,我也是有原则的。”

    额?顾思轩浓眉轻挑,唇角上扬,微笑。

    “怎么了?笑什么?”

    他轻咳出声,“嗯,我肚子饿了,正好缺个一起吃饭的。”

    就这样?

    疑惑的偏头看着他的侧脸,顾思轩瞟了她一眼,她迅速收回视线。

    那好吧,那就吃吧!

    顾思轩算是开眼了,从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家伙,把龙虾吃的又快又干净,津津有味,他以前真没见过,这还是第一次。

    把盘子里的解决完了,终于停下来,陈薇薇把大拇指放在唇边吸了吸,眼睛瞟了一眼门口,真好吃,还可以再吃下一盘……

    顾思轩带着浅浅的微笑,安静的望着她,陈薇薇感觉到他的视线,有点尴尬,她屁股在椅子上摞了摞,“你那是什么表情?”

    他抿唇,嘴角微微上扬,“看你吃饭,我在想,能吃的如此优雅的女人,我想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这是什么意思,不像是夸奖,讽刺吧?”

    哼,谁会这么夸人?一定是闲我吃多了,一定的。

    “不是。”顾思轩摇了摇头,轻笑,“我是夸奖你,真的!”

    语毕,他摇手叫来服务员,“再上一份!”

    嗯?还有?

    陈薇薇顿时眼睛瞪的大大的,满脸喜色,这个好。

    一会儿功夫,一大盘龙虾端上来,顾思轩依旧一动没动,她又开动,吃的香香的,空隙中问他,“嗯?你不吃?”

    他挑唇看着她吃,摇摇头。

    本来有点饿的,每天都饭点就吃饭只是作为每天要做的一件事而已,现在看她吃的这么香,不知道怎么就没感觉饿了。

    他看着她吃的那么津津有味,从来不知道,原来,看一个人吃饭,也可以如此享受!

    他经常吃不下饭,每日饭点只是工作日常流程,从来都吃不下,没胃口。

    “看你吃的这么香,这么爱吃,是因为小时候也经常吃的很多,然后就形成习惯了?”

    他很想知道,因为他其实也想这样吃的香喷喷的,但是从小就食欲不好。

    陈薇薇一僵,刚喂进了一只龙虾,手慢慢放下来,嘴巴不再那么快的咀嚼,脸色也变了,但是很快,她甩去心中的不悦,唇角一扯,呵呵笑了两声继续吃。

    “也不是吧,那是因为小时候没的吃,不开心的时候就想吃东西,然后,只要看到有吃的,心情就很好,就觉得很开心。”

    她轻描淡写的说着,尽量表现的自然,但是顾思轩还是听出了她话语里的另一种无奈。

    有意思,看不出来这小妮子平时嘻嘻哈哈的那么开心,没想到,骨子里还有很多秘密。

    “顾总!”陈薇薇吃完一个,手还在扯龙虾,抽空问他,“你和楚诗梦是很要好的朋友?”

    很要好么?

    顾思轩顿了一下,想了想,唇角上扬,“嗯,可以这么说吧!”

    “什么叫,可以这么说?”她疑惑,一不小心龙虾的汤汁沾到了衣服上。

    顾思轩修长的手指扯了一张纸巾递过去,她微笑接过,眉心微皱,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顾思轩摆弄了一下筷子,微微笑,目光沉静思索,“自从逃到国外,这么多年了,没什么朋友,她可以说事唯一一个!”

    逃到国外?

    他不会是犯事了才逃去的吧?

    陈薇薇更加疑惑,“那天,你去情趣店,是不是与她有关系?”

    她很好奇,有可能……顾总可能实际上是楚诗梦的男友?

    要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她就没空来抢她老公了,她也就不用那么不安了!

    顾思轩想了想,半响,没有回答。

    不想说就算了,她也不好一直刨根问底,反正龙虾已经下肚,很好吃,而且吃的特别开心,嗯!

    她满身的龙虾味,两人一起出来。

    “明早上九点,按时到公司报道工作。”

    “好的!”

    顾思轩打开车门,意思是要送她回去,她看看附近,天色暗了,街上开始点点灯火,她没有上车,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拦下就坐进去走了。

    看着她上了出租车,顾思轩唇角上扬,这样看来,在她心里他不是一个好人。

    事实上,在陈薇薇心里只有北堂冰,其他男人统称为别的男人。

    到了目的地,她付钱下车,离公寓还有一小段路,她要走路进去,路灯昏昏暗暗如隐若现,只能看清楚路面,把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隐约看到她模糊的轮廓。

    这段路本来路人就少,今天特别少,只是偶尔过去一两个人。

    接下来还有一段路,很空旷,少有行人。

    她本来就怕黑,在这样的空旷地就更加了,寂静无声,脚步声声声入耳,掉一片落叶都似乎有声音,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八点多钟了。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应该离的不远,最多不超过五米,本来在这样的安静地,有个人一起,应该是比较舒坦安心的,可是,她突的心里有些发慌。

    赶紧加快步伐,终于进了公寓,心里放下几分,身后的脚步声没有了。

    她这才壮着胆子,看了一下后面,没有看到人,心下一颤,后背一阵发凉。

    此时手机响了,她看了下屏幕来电,是家里的,按键接起,听到养母魏美燕的声音。

    “薇薇啊,你在家吗?今天没发生什么事吧?”

    她疑惑,“在,怎么了?”

    魏美燕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就是你爸那事,他今天出去跟他那些朋友去喝酒,正好遇到了死者家属,他们现在因为在官司上没捡到便宜,现在可生气了,当时差点就打起来了,被一起去的朋友拦下了,但是那边非常生气,当时就放了狠话,看样子挺凶的,我就是担心你,怕他们找你的麻烦。”

    陈薇薇干笑一声,无奈,“爸又跑出去喝酒了?”

    魏美燕叹了口气,“没办法,一开始因为工地的事担心坐牢,心里害怕,每天都吃不好睡不着,就跑去喝酒,现在官司解决的差不多了,可他还是每天心事重重,吃不好睡不着的,问他烦心什么也不说,哎,所以每天又是出去喝酒。”

    陈薇薇听的有些烦了,就出言阻止,“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少跟我说这些,我都听腻了。”

    挂断电话,走上楼,她站在电梯里,哼笑了一声,仰头看电梯板,哎!

    北堂冰还没到家,她进门走进客厅准备上楼,北堂冰晴正好下楼,身上穿一套少女卡通睡衣,头上扎了个马尾,用好看的发带绑着,到她面前堵着,陈薇薇不想跟她啰嗦,主动让她。

    北堂晴在她身边吸了吸鼻子,一脸嫌弃的问,“什么味道?全身都是!”

    陈薇薇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憋了憋嘴,“吃了龙虾,龙虾味。”

    “难闻死了!”北堂晴摇了摇头,瞟她一眼,下楼,没走几步停下来,回头啰嗦,“别说我没事先告诉你,等下诗梦姐会来家里做客,要是不想丢人,赶紧的去洗洗吧,你那一身味真难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