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35章 我们玩一个游戏吧

作者:不摇铃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已经死了?!

    如果是别人对企鹅说这样的话,企鹅一定会嗤之以鼻,然后用他的催眠术让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但这句话却是刀锋说的,那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企鹅心底一紧,瞬间变了脸色。

    嗡!只见一道无形的斩击横扫而至,就在快要让企鹅身首异处之时,乳白色的光晕瞬间将企鹅笼罩,形成透明的薄膜横栏在两者之间。

    嗯?!

    刀锋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他将目光从企鹅身上移开,看向出手的沈默。

    “你的能力有些意思,怪不得企鹅胆敢带你来杀我。”

    刀锋收敛心神,摆出一刀斩的架势,犹如傲视苍穹的王者,俯视着沈默与企鹅。

    “像企鹅这种卑鄙小人,根本就不配称之为六指,事到如今,我就代格瑞尔家族斩断这一指。”

    刀锋周身微微震颤,仿佛空气都开始变得凝重,形成震动地波纹。

    嗡!波纹辐射,再次与乳白色薄膜撞击在一起,后者就像崩溃的气泡分崩离析,化作虚无。

    刀锋手中的鬼泣发出低沉的呻吟,像是无数鬼物冤魂在刀刃中呐喊咆哮,又是一道斩击砍出,直奔企鹅而来。

    “主人,救我!”

    企鹅不敢直面刀锋的攻击,他在乳白色薄膜破碎的瞬间向沈默发出求救信号。

    刀锋眉头微皱,爆喝一声。

    “挡我者,死!”

    轰!只见刀锋瞬间消失在原地,等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在距离企鹅一米范围,鬼泣没有割破企鹅的喉咙,却是与灾厄·八岐大蛇·战斧交击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

    刀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神色,他手腕微抖,巧妙的借助灾厄战斧的强大冲击力,令自己与沈默拉开距离。

    “好斧!这把战斧并非无名之物,他的名字是?”

    “灾厄·八岐大蛇·战斧!”

    刀锋赞叹道,“霸气的名字,他配得上这样的名字。”

    嗡!刀锋手中的鬼泣嗡鸣,跃跃欲试,极度渴望着与灾厄战斧一较高下。

    “我手中的刀名为鬼泣,她喜欢跟名刀名器交锋,你手中的战斧,有资格跟她一较高下。”

    沈默嘴角扬起,刀锋不愧是一名刀痴,他对于手中武器的痴恋程度,甚至超过男人对女人的痴恋程度。

    不,确切地来说。鬼泣就是刀锋的女人。他一生的挚爱。

    持挚爱之手,斩尽天下。

    这便是刀锋的执念。

    虽然刀锋是沈默的敌人,但沈默尊敬这样的人,他会让这样的人走的安详一些。

    “来吧!就让我们畅快的战一场吧!”

    沈默战意盎然,手中灾厄战斧也是蓄势待发,相比于刀锋的锐不可当,锋芒毕露,沈默显得宝光暗含,底蕴深藏。

    剑道馆内,沈默与刀锋遥遥相对,众人皆是退避三舍,注视着这一场即将爆发的旷世之战。

    在企鹅等人看来,刀锋便是六指,乃至曼哈顿最强的能力者,沈默又胆量与胆识敢直面刀锋,就已经在勇气上胜过同龄人百倍千倍。

    在加上沈默那临危不乱的气场,以及难以理解的自信心,令众人越发好奇沈默的真正实力,到底有没有能力打败刀锋,成为曼哈顿新的至强者。

    一切的答案就在众人眼前。

    战斗一触即发!

    呼吸!

    只见刀锋凝神敛气,摆出拔刀斩的蓄力架势,随着气势的酝酿,周身居然形成肉眼可见的震荡波纹。

    刀锋已经将自己的震荡能力与刀技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他即将斩出的这一刀,将蕴含他所有的刀意理解,以及毕生所学。

    “一招定胜负,也决生死!”

    这是这场战斗开始前刀锋所说的原话,所以,他所酝酿地这一刀,绝对非同凡响。

    反观沈默,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似稳的一比,实则更是稳如老狗。

    为什么?难道刀锋不够强么?

    不!刀锋很强,在沈默所遇到的人中,刀锋不论是刀技,还是能力都是极强者。

    但对于沈默来说,他的强大就显得不那么不可打败了。

    沈默可是见识过阿甘左这类强大剑士的人,他的眼界与见识岂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存在。

    刀锋虽强,但跟来自阿拉德大陆的阿甘左相比,刀锋简直就是一个弟弟,还是那种弟中弟。

    他的刀意与能力在阿甘左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而沈默之所以如此稳健,也是有着对付刀锋的方法。

    嗡!灾厄战斧瞬间加持上净化之力,万金油般的净化之力,令刀锋身上溢散出来的震荡波纹轰然一滞,他的能力是引起物质震荡,这对于物质本身来说,属于一种另类的状态,所以净化之力能够将这种状态恢复。

    这正是沈默能够直面刀锋的原因之一。

    刀锋眉头紧皱,他察觉到了灾厄战斧上的乳白色光晕有着抑制他能力的作用。

    所以,他不能再拖延下去,他必须趁着沈默没有将乳白色光晕发挥到极致,瞬间将沈默斩杀当场。

    他的优势就在于他的鬼泣足够快,足够锋利···只要斩中沈默,后者必定身首异处。

    嗡!瞬息间,仿若天地为之变色,刀锋的手终于动了。

    鬼泣的嗡鸣声如奔雷炸响般响彻整个剑道馆。

    沈默只感觉眼前的刀锋变得虚幻起来,好似一道残影浮现眼前,下一刻,锋利的斩击直达他的脖颈,阴寒之力自背脊犹如蚂蚁攀爬而上,令人头皮发麻,脑海空白,思维戛然而止。

    “你已经死了!”

    刀锋收刀而立,背对着沈默,脸色扬起极度自信的冷笑。

    他这一刀斩地实在是太完美了,极致的快,极致的杀伤力,极致的技巧···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与极致。

    在刀锋看来,沈默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死在他的刀下。

    甚至于沈默的脑海还没有反应过来,它已经与他的身体分离开来。

    沈默败了么?

    贝优妮塔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惊慌失措的奔向刀锋,脸色写满了慌乱与不安,她极力的施展自己的能力,让刀锋四周的时间流速变得更慢一些。

    但即便贝优妮塔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刀锋的脖颈处喷涌而出的鲜血。

    后者只感觉自己脖颈一热,惊愕地眼眸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掌正紧握着鬼泣的刀柄,鬼泣似乎在那里颤栗,似乎在那里悲鸣···

    他败了?!他刀锋居然败了?!

    刀锋用最后的一丝意志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他根本不知道沈默做了什么,居然能够将他的头颅斩断。

    沈默明明连战斧都没有扬起,甚至于他压根就没有动,为什么败的是刀锋,而不是沈默。

    “为什么!?”

    刀锋想要一个答案,一个令自己瞑目的答案。

    沈默缓缓转过身去,他的脖颈处仅有一丝血线,并且这丝血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看情况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能恢复如初。

    “你想要知道自己为什么失败么?”

    沈默没有等待刀锋的回答,因为后者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脆皮在近战方面是永远打不过战士的。”

    刀锋:“???”

    他是一名刀痴,他从没有玩过任何游戏,所以,他根本不解何为脆皮,但他能够理解近战与战士的定义。

    他盯着沈默的脖颈,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说。

    其实,他并没有输,他只是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那斩断脖颈的一刀,不就是他酝酿许久的一刀斩么?

    沈默似乎拥有者反弹伤害的能力,他将自己的致命一击反弹给自己。

    刀锋有些释然了,他并没有败,因为他败给了自己。

    被自己打败或者就是他最合适的归宿,只是刀锋远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贝优妮塔,这一战是我输了,今后的你自由了。”

    沈默看着刀锋缓缓闭上的眼眸,向着对方的尸体深深的鞠上一躬,这样的对手值得尊敬。

    这一战,沈默确实有些胜之不武,他利用龙神逆鳞甲的反伤之鳞,再加上满级缓慢愈合的强大自愈能力,未动一斧,令刀锋死在他自己的鬼泣下。

    沈默在看到刀锋斩杀企鹅的第一刀,就看出了刀锋的致命弱点。

    刀锋有着极为强大的杀伤力,但他弱就弱在他只是一个凡人,他的肉身不够强大,他的防御远不及他的攻击。

    正巧沈默有着龙神逆鳞甲如此神器,只要站着让刀锋砍,最后死的绝对会是刀锋,而不是沈默。

    因为沈默能抗下刀锋的攻击,而刀锋却是抗不下自己的攻击。

    所以沈默才会说出脆皮在近战方面永远都打不过战士。

    你不够肉啊!

    “刀锋···你就这么死了么?你应该死在我的手上,为什么就这么死了!”贝优妮塔情绪崩溃地抱着刀锋的头颅,她哭泣地样子与她所说的话形成鲜明的对比。

    沈默眉头微蹙,瞬间知晓刀锋与贝优妮塔之间有故事,而且还是一段极为曲折的故事。

    要不要了解一下?!毕竟,能够操控时间的能力者实在是太稀有了,说不定还能收为手下,像刀锋一样,借用贝优妮塔的能力呢?

    贝优妮塔抱着刀锋的头颅缓缓走向后者的尸身,将刀锋的头颅归于原位后,贝优妮塔轰然转身,抽出别在腰间的猩红手枪,黑洞洞地枪口直指沈默的眉心。

    “刀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仇人,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他应该死在我的手上。”

    沈默嘿嘿一笑,“我帮你杀了仇人,难道还有错了么?”

    一旁知晓实情的企鹅站了出来,连声解释道。

    “主人,您有所不知,贝优妮塔的家人全部被刀锋所杀,仅有她一人活下来,成为刀锋的养女。他们之间的恩怨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所以,您杀了刀锋,虽然是帮她报了仇,却也是杀了她的养父,斩断了她这辈子活下去的意义。”

    所以,然后呢?

    这才是沈默关心的问题,贝优妮塔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我要杀了你。”贝优妮塔杀气逼人地喝道。

    “你应该知道,你杀不死我。”

    沈默直视着贝优妮塔的眼睛,他并没有躲闪对方的目光。

    贝优妮塔看着手中的猩红手枪,她知道自己这把枪打不死沈默,因为这把枪的威力比不上刀锋的攻击,沈默连刀锋的斩击都能抵挡,这把手枪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玩的玩具。

    但她并没有因此放下手枪,反而握的更紧,好似这是她最后的依托一般。

    嘭!

    猩红色的手枪喷吐出炽热地火舌,灼热地子弹划破虚空,却是没有射向沈默的眉心,而是冲向贝优妮塔的太阳穴。

    她要自杀!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的沈默都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贝优妮塔已经倒在血泊当中。

    沈默默然无语,眉头紧蹙。

    企鹅眉宇间露出一丝敬佩,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

    瑟琳娜不忍再看下去,她将目光躲避,装作什么也不入心扉。

    贝优妮塔就这么死了?!她就这么随便的选择死亡?

    不,确切地来说,真正的贝优妮塔早就死了,活在沈默眼前的是徘徊在复仇与亲情之间的可怜女孩,在沈默击败刀锋之后,女孩活在世上的唯一寄托也因此崩溃。

    死,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合适的归宿。

    沈默疾步来到贝优妮塔的身边,看着血泊中抽搐的女孩,心中多少有些不忍。

    他蹲下身子,并没有什么趁热之类的龌龊想法。

    而是将手袭向贝优妮塔,轻轻地放在她的胸口。

    生命源泉!发动!

    生之可贵,命之本源。

    生命如此可贵,岂有轻生之理。

    沈默利用生命源泉的能力,激活贝优妮塔体内的生命源泉效果,在她生命即将终结的最后一刻,让她重获新生。

    贝优妮塔错愕地盯着沈默,她并不在意沈默的手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胸口,她在意的是她为什么还活着?

    “我应该死了,可我为什么还活着。”

    “你确实已经死了,只不过,我将你救活了。”

    贝优妮塔:“····”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这是在羞辱我么?

    沈默靠近贝优妮塔的耳边,细语道,“你现在的命是我给你的,不如我们玩一场游戏吧!”

    “游戏?”

    “是啊!一场以杀死我为目标的游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