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白面毒手

作者:三九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半晌,茶馆中人渐渐多了起来。

    一个中年文士,脸色发白,身体瘦弱,一副气虚体弱的模样,路过茶馆瞧见牌子上的两段话。

    “有些意思。”他喃喃自语,脸上露出些微笑意,走进茶馆。

    进了茶馆,直上二楼,走到楼梯处。

    只见一个精壮身影,被众人围在中间。

    他瞧见李丘相貌,眉头一皱,转身下了楼。

    在一楼要了一壶茶,自顾自喝起来,时不时转头看向二楼方向,脸色不大好看,眼神惊疑不定。

    “怎么会?真就那么巧?”

    “麻烦!”

    喝完茶,原地扔下一句,中年文士走出茶馆。

    黄昏,李丘打马回到家,给几只活物又上了药。

    药方上讲药力一刻钟就会被吸收殆尽。

    一天只能上药两次,否则过犹不及。

    上完药后,李丘在院里打了一通拳,才歇息睡觉。

    第二天打马进城,依旧是茶馆二楼。

    半响工夫,中年文士一如昨天,走进茶馆,直上二楼。

    看见李丘还在,脸色难看,转身下楼。

    一连四天,皆是李丘先到,中年文士后至。

    他也不上楼与李丘说话,只在楼梯口看一眼,接着便转身下楼。

    有时直接走,有时坐在一楼要上一壶茶。

    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难看,眼神一天比一天狰狞凶恶!

    第四天黄昏。

    李丘站起身,走出茶馆,抬头看了看天色,牵马出城。

    出城后,骑上龙雀驹,一路纵马如风,回到家里。

    这一天李丘没再给几只活物上药,因为他觉得药试得差不多了。

    清凉膏药方基本确定为真,从明天开始就可以试着用清凉膏提升目力。

    李丘站在院中长出一口气。

    清凉膏没问题,打听到的疑似异兽的传闻也差不多够了,再过一两天,便动身出发吧!

    心中打定念头,刚要练武,忽然听闻一阵急匆匆略显急躁的脚步声。

    李丘眉头微皱,侧耳聆听,神情一下变得警惕。

    来人脚步声非同一般的稳健有力,应该练过武。

    至于是何境界,倒是听不出来。

    他想了想,也不管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转身回屋取了弓箭。

    弓箭在手,李丘心中稍安。

    他认识的人中只有赵全一个人会武功,若来人是赵全。

    他拿着弓箭可以装作在练箭,两人也不会生出尴尬。

    若来者不善,弓箭就能派上用场。

    危急时刻,消耗源力提升赶月步,保持住两人之间距离,内劲第五境的武者也别想能在他手下讨到好!

    砰!

    院门被一掌轰开,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文士迈步走了进来,大声质问道

    “你怎么还没死!我千里迢迢来杀你……”

    话到半截,中年文士猛然反应过来李丘正张弓搭箭指着他!

    他心神大警,脸色剧变,急忙闪身躲出院子。

    咻!

    一箭射出,却是落空。

    中年文士身手敏捷远超常人,外加李丘听来人说话在判断敌友,以至晚了一些。

    这已经是李丘心狠果断,换做其他人未必话未听完,就敢下死手。

    说不定等对方话说完,还要磨磨唧唧问他是谁,两人见过吗,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当然这些疑惑,李丘心中该有的一样不少。

    但就冲来人的态度,他怎么也得付出代价!

    要是错杀了,他会在对方坟前诚恳地说抱歉!

    门外,中年文士因自己刚刚的狼狈而恼怒,面目狰狞!

    同时,他心中亦有些疑惑和惊诧

    不是说这个猎户只和开碑手赵全学了一个月的武?

    刚才那箭射空如电,直达数百步外,哪像练武一个月的人能射出来的!

    换他来都有些难,难不成此人是天生神力?

    中年文士似乎认定事实是这样,脸色阴沉难看。

    如此重要的一点消息上怎么能没有写!该死的听风楼……

    他眼神阴毒,从后腰摸出一根铁钉模样的暗器,一跃而出。

    趁着身体从门这一边到另一边短暂过程中,对准李丘将手中暗器掷了出去!

    李丘见院门间,一道身影跃纵而过,弓箭紧随,亦是射出一箭!

    中年文士站稳,摸了摸衣服背后被箭擦开的口子,额头上冷汗直冒。

    只差一点,他便没命了!这猎户箭术太过厉害!

    李丘闪身侧躲,让过袭来的暗器,暗器射在院中树上没入大半。

    龙头钉身,通体雪亮,还淬着幽蓝之色的毒药。

    白面毒手于满!

    李丘眉头微皱,从独门暗器认出了来人身份。

    他虽未涉足过江湖,但赵全曾跟他说过一些江湖上不好惹的人物。

    其中有武功高强的,也有手段阴毒的

    于满属于后者,他武功并不算多强,不过内劲第四境。

    但他手段阴毒,栽在他手里的人数不胜数。

    此人性格敏感古怪,乖戾偏激,睚眦必报,常常因为一些小事出手杀人。

    有些人至死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江湖上,于满比一些内劲第五境的强者还遭人忌惮,让人畏惧!

    因为他除了是一个暗器高手外还是一个用毒大家!

    这两者一结合,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甚至曾有人评说,若论天下用毒者,于满必排前三!怎么排都绕不过他!

    认出来人后,李丘眉头紧皱,拧成一团,很是疑惑。

    他记得自己都没见过对方,是怎么和他交恶的?

    咻!

    于满再次跃过院门,发出一记龙头钉!

    李丘几乎同时射出一箭,接着很轻易再次地躲过毒龙钉

    他发现对方太过忌惮他的箭术,一手暗器十成功夫有八成发挥不出来。

    也主要是对方暗器没他弓箭厉害,不然就该轮到他忌惮对方。

    于满看着小腿上的伤口,额头冷汗直冒,脸色焦急中夹杂着几分畏惧。

    这一箭没有再擦到他衣服,而是直接擦到了他小腿。

    虽然伤势不重,但已到能影响到他跃身的程度。

    他现在陷入了骑虎难下的两难境地。

    李丘箭术比他暗器功夫更厉害,他腿又受了伤,再一次攻击很可能就是他殒命之时。

    若是逃走,没了院墙的遮挡,又会直接沦为李丘的活靶子!

    怎么办!怎么会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