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龙蛇起陆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太乙真人在朝歌

作者:俩菜一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姜子牙作为改革先锋,彻底的背离了原本的人生轨迹,并在这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阐教十二金仙,自然早早的发现了这一变化,若是及时出手干扰,或许能够扭转过来,走上正确的人生轨迹。但修行人一般哪里管人间之事,一味清修,不染红尘,加上南极仙翁将当日元始天尊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这种疑虑便都打消了。

    “无论他做出如何决定,都无法逃过宿命。命数如此,岂非人力所能扭转?”

    圣人之语,自然无错。

    既然宿命不可扭转,自己多加干扰,沾染红尘,多此一举又干什么?

    还是修行重要。

    所以,便任由姜子牙为之。

    不知不觉,姜子牙彻底的陷入到了泥潭之中,走到了诸侯国的对立面,也是西伯侯姬昌的对立面。

    作为大商改革的一面旗帜,勇往直前,一往无前。

    彻底贯彻元始天尊的重要思想,阐教处世理念,为建设新大商而抛头颅洒热血。

    等南极仙翁越看越不正常,将消息报告于元始天尊之后,这位阐教圣人数十万年来,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这……老头,究竟要干什么?

    “南极,你安排人去一趟朝歌,不可再让他继续这劳什子的改革了,让他去西岐。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不可再继续辅佐大商,点醒他!”

    “是,师父!”

    南极仙翁躬身离去,心中不由回想起当日姜子牙下山的那一天,师尊所说的那番话。

    这都是干嘛呢!

    或许,是对姜师弟的历练吧!

    南极仙翁脑补了一番,说服了自己。

    “唉!听说师弟太乙的弟子出现了问题,他应该在朝歌,顺带就将这件事给办了吧!”

    一念及此,便唤来白鹤,将元始天尊说的吩咐交代清楚。

    白鹤东去,朝着朝歌方向飞来。

    ……

    太乙真人。

    称号阐教十二金仙

    道场乾元山金光洞

    修为金仙

    弟子哪吒、金霞童子

    法宝乾坤圈、混天绫、风火二轮、九龙神火罩、两根火尖枪、金砖、阴阳双剑、火枣仙酒、宝锉、佩剑、隐身符、豹皮囊、八卦龙须帕。

    法术起死回生术(莲花化身)、三头八臂、灵符秘诀、可隐可现之法等。

    性格颇有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比如让弟子强制成圣的手法近乎于妖,纯粹用修道人渡劫数的手段来了断人间因果。

    斩断因果的手段有两种其一为以果还因、以杀平杀,以哪吒自杀为例;其二就是灭因断果、以杀止杀,直接把与起因有关一切存在尽数毁灭,自然便无任何后果,以太乙杀石矶为例。

    相关战绩方面乾元山杀石矶,用九龙神火罩把石矶烧回原形;破化血阵杀孙天君,个人法力、悟性、根行也是极高,机智聪慧,先下手意识好。

    封神之中,只在三霄娘娘手中败过一阵。

    太乙真人到了朝歌,去了哪吒庙,看过了他的弟子哪吒功德身。

    心绪犹如被堵上了,有一口郁结之气,难以发泄。

    哪吒,今后可是要成为西岐伐商的大将,现在竟然用商朝的气运凝聚出了功德之身,这今后如何伐商?

    此事,因果颇多。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座庙让他父亲李靖来砸毁,最好不过。

    现在这座庙远在朝歌,乃是天子感其孝心以及拯救陈塘关所立,名正言顺,得了朝歌数十万百姓的认可,祭祀不断,给李靖十个胆子,也砸不了这座庙。

    “难倒……要我亲自出手?”

    “出手的话……就直接插手商朝的气运,如若处理不好,可就深陷大劫之中!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太乙真人纠结了,阐教十二金仙身犯杀劫,这等因果,能不亲自沾惹还是不要沾为好。

    但要沾,就要彻底的斩断,不能影响了自己成道。

    即便再怎么疼爱弟子,也不可能使自己陷入大劫。

    而且,哪吒乃灵珠子转世,女娲娘娘应该不会置之不理。毕竟,这天子可真的是恶了娘娘。

    就在他盘算如何下手之际,一只白鹤自西飞来。

    “咦,南极仙翁师兄的白鹤?找我何事?”

    将信息读完,太乙真人便皱起了眉头。

    封神大劫,阐教各弟子皆有任务,他的任务便是培养哪吒,为西岐培养出一员大将,顺便策反了陈塘关李靖。

    “姜子牙也出了问题?还真是麻烦呢!这封神大劫,比我想象得到还要恐怖啊!连姜师弟都出了问题……”

    就在他继续纠结之际,一个身穿盔甲的将军大步走来。

    “猴妖?商朝将军?”太乙真人掐指以推算,没有多少结果,但能发现他的踪迹,想来也不凡。

    “大商镇西将军袁洪,见过真人。”袁洪一拱手,说道“大王仰慕仙道,建立摘星楼,不知真人可愿摘星楼一行?为大王讲解道法,必有重谢!”

    “摘星楼?”

    太乙真人看向那座朝歌新建立出来得到地标性建筑,九宫八卦,各类阵法,天地大势,龙脉气运,设计建设那摘星楼之人,绝非等闲之辈。

    一座宫楼,将大商国运都融入了进去。

    源天师的力量与阵法的结合,配合大商国运,倒是别有妙处。

    “将军请引路。”

    摘星楼上,高仁看着随着袁洪登楼而来的太乙真人。

    他是个中老年形象,发型上方高挺、头型是向上竖起的束发,戴有发冠,额眉细长、长须飘飘、眉间突出,耳后的鬓角两绺和侧脸两边的边角处有较短的头发下垂到胸前,佩戴赐福配饰,右手拿着一把拂尘,身穿一件太极图道服。

    周身弥漫着仙气,头后光环亮丽凌人,鸿运当头圣光护体,有着仙气逼人、崇高神圣般的面孔,得道仙人的气质,声音浑厚和蔼。

    “阐教乾元山金光洞太乙,见过人间天子!”

    “原来是阐教高人,寡人有礼了。前年云中子道长前来朝歌,送寡人一口巨阙木剑,用以斩除妖魔,可惜被一道天雷给毁了,实在可惜……来,真人请上座!”

    面对高仁的热情,太乙真人没有丝毫触动,淡淡的道“天子唤贫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寡人仰慕仙道,有高人前来朝歌,自然要见上一面。如今上大夫姜尚以大毅力推动改革,着实让寡人佩服,听闻姜大夫亦是阐教门人,在昆仑上修行数十年。陈塘关李靖,亦是阐教门人,教出哪吒这样的大孝子……阐教,实乃成汤文臣武将的摇篮啊!”

    太乙真人露出一丝虚假的笑容。

    你实在想的太多了,我们致力于推翻成汤基业,通过王朝更迭,来渡过天地大劫……

    两人谈了一个时辰,夜色渐深。

    太乙真人告辞而去。

    高仁见他远去,对着束手立于阶下的飞廉道“明天,寡人祭祀哪吒庙,忠孝二字,哪吒这个少年都能舍生取义,以己之躯拯救陈塘关十万百姓,当向天下诸侯国推广……”

    “是,大王!”

    第二日,太乙真人看到哪吒庙的情形,嘴角抽搐。

    “不能再让哪吒深陷下去了……忠孝,忠孝,好歹毒,这是真正的阳谋啊!必须尽早将哪吒亡魂带离朝歌……唉,若是当日就用莲花将他复活,哪有这一劫?还有姜尚……”

    太乙真人拂袖而去,找到了上大夫姜子牙的府邸。

    直到夜色降临,他这才看到忙碌了一天的姜子牙回到了家。

    “师弟请留步!”

    姜子牙回头一看,高兴道“原来是太乙师兄,快快请进!”

    几碟小菜,一壶好酒。

    “不知太乙师兄入红尘来,所为何事?”

    太乙真人心中满是哪吒的因果,也没有多废话,开门见山说道“这次前来,倒是有件事说于师弟,乃是师尊亲自吩咐。”

    姜子牙朝着西方拜了三拜,这才说道“师兄请说,姜尚洗耳恭听。”

    “师尊言让你去西岐,辅佐西伯侯。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不可再继续辅佐大商,你当为西岐臣……”

    “什么?”姜子牙目瞪口呆,良久这才道“师兄,是不是你听错了师尊的话?”

    “姜尚,你留恋这权势地位,荣华富贵?”

    姜子牙咬牙,脸色憋得通红“师兄,自然不是什么荣华富贵……我……我……成汤为何气数已尽?大王英明如三皇五帝,大商日益强大,国民安居乐业,何以周室将兴?我观那西伯侯,虽有贤明,但如何能与大王相比……”

    姜子牙有些激动,站起身来,声音也不由高了起来。

    他那七十岁的娇妻被惊动,远远朝着这里打量。

    “师弟,天道若此,你要违背师命吗?”

    姜子牙无力的坐了下来,连续喝了三杯酒。

    “忠孝!”

    “忠孝不能两全……西岐……西岐……西岐还是奴隶制吧!西岐……真的贤明吗?”

    喝着闷酒,喃喃自语。

    太乙真人静静的看着。

    这时候,一道黑影从远处大步跑来“老不死的,你要去什么西岐?你要背叛大王?大王给了你高官厚禄,对你有知遇之恩,可有半点对不起你个老不死的……老娘跟你拼了,你个老牛鼻子,就是你在蛊惑我家相公……老娘跟你拼了!!!”

    泼辣至极。

    七十岁的娇妻,杀过来的时候,姜子牙不由颤抖了一下。

    太乙真人淡淡看着,一介凡人……

    恩?

    你拿的是什么?

    粪……粪瓢!

    “小心,快……”姜子牙惊骇的大叫,后面的话是快逃,天子安排人在我府上设了禁制,压制道法,这秽物,小心污了师兄道躯。

    这时急,那时快。

    姜马氏这一两年常年进补,高仁赏赐给姜子牙的仙家大补之物大半进了她的肚子,体壮如牛,焕发了第二春。

    一挥之下,黑色的秽物泼洒而来。

    太乙真人掐了道法诀,眼角剧烈抽搐。

    咦!

    法诀,怎么……失灵了?

    不好!

    我……咳咳咳……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忍住将整个姜府化为灰烬的冲动,太乙真人摇身一晃,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天人五衰!

    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

    虽然将身体洗了又洗,衣服更是换了,那换下来的道袍更是一把三昧真火烧了个干净。

    但太乙真人还是感觉身体有些发臭。

    甚至他隐隐感觉这是自己天人五衰的开始。

    “难倒我斩杀石矶,并没有消弭去杀劫?不可能啊!我杀劫应该是渡过去了!”

    太乙真人掐指推算再推算,但却一无所获。

    “红尘大劫,南极师兄,你可害苦我了……”太乙真人仰天长叹。

    姜子牙处的一举一动,自然是瞒不了高仁。

    这些年对姜子牙的赏赐,对姜马氏的厚待,终于有了一些回报。

    这般因果,想来姜马氏也能在封神时候,谋个神位了,不知道还是不是原本的扫帚星。

    不过,还需自己用点小手段。

    依旧是袁洪。

    “太乙真人,天子新得了一卷天书,不知真人可有时间前往!”袁洪找了太乙真人,恭敬有礼。

    不过,还是微微耸了耸鼻子,然后又闭住了呼吸。

    太乙真人心中咯噔一下。

    趁他不注意,微嗅了一下衣袍。

    然后拒绝了邀请,匆匆朝着昆仑山遁去,连弟子哪吒都管不上了。

    摘星楼上。

    姜子牙闷闷的站在高仁面前。

    “爱卿为何如此模样?”

    “大王,臣……臣来请辞……”姜子牙跪了下去,热泪盈眶。

    高仁双手将他托起,沉重道“可是寡人犯下大错,连姜卿这样的能臣都要离寡人而去了吗?”

    “是臣之错,忠孝难以两全,恩师让我前往西岐,我不能违背,大王知遇之恩,我亦不能背叛。臣思考一夜,还是入山修行,再不问世事……”

    “姜卿一身才学,如何能够荒废于深山之中,这天下……还需要姜卿来治理!便是去那西岐,在西伯侯麾下为臣,也是为天下黎民谋福,寡人……不怪姜卿!”高仁演帝上身,感情饱满,说的姜子牙再次跪在了地上,落泪不止。

    “大王……臣,永不背叛成汤!臣……臣……”

    姜子牙心中矛盾至极。

    我,难,啊!

    高仁心中倒是带着一丝喜悦。

    你,终于被我忽悠瘸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