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五章:一世英名,付诸东流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这方面真气系武学体系的确是比气血系武学体系更优异些,气血系武学体系出功夫快,巅峰就是二三十岁,如果在气血旺盛的巅峰期不修练到一定境界的话,不但不延年益寿甚至会早衰早亡……这么一形容,感觉更像魔道武功的特征了。

    “做什么?没办法,你姓华的吃独食,自己吃肉也就算了,连口汤都不肯分弟兄们喝,我今天说白了,就是过来踩你的!”孙家武馆的孙烈拎着一条纯钢三截棍也是眼睛都红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老孙家从父祖辈起就是开武馆的,有盛有衰,但到自己这一代被华家武馆挤得快要揭不开锅了,孙烈也下狠心了,今天打死华家几个人,出一口恶气,然后就当变异兽猎人去,什么都没了,总有这一身武功可以倚仗。

    “孙烈,焦长河,你们想清楚了,今日之事若是真的闹大了,无论你们能不能踩了华家,你们自己家的武馆可都开不成了,今天清平市市长都在席宴上看着呢,收敛点,有点武术家的作派。”方聚贤这个时候越众而出,想要把眼前这件事凭自己的颜面压下来。

    事实上也是如此,一旦双方冲突激烈上演全武行,必然有死有伤有残,波及人数众多,到时候孙烈、焦长河还罩不下这样的事情,孙家武馆、破军武馆全部都要被封门。

    “我管你”孙烈上前一步,刚想要发飙,他身后一名独眼戴着眼罩的男人却按住了他的肩膀。

    “方馆主说的是,大家都是清平市面上讨口饭吃,在父母官面前把事情闹得太难看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事实上我们今天是来给华老英雄演武祝寿的,进来的时候粗暴了点,武人吗,粗手大脚的有时候难免会这样。”

    “破军武馆焦长河,今日向华家武馆当代馆主讨教武艺,我心慕老英雄一身武功久矣,今日还请不吝赐教。”独眼的焦长河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一倾翻的酒桌前,他单手一把那桌面,下一刻整个人旋身发力,那桌面陡然间就如一柄战刀般被甩掷出去,高速旋转着斩向中央的华应雄。

    这疾旋的长桌也许有人能接得下来,但没有人愿意莫明其妙的驾这个梁子,因此众人自然纷纷避让,赵志诚手掌伸展原本打算出手,然而他身旁的华应雄却更快他一步,长身而起以双掌迎向那飞斩来的长桌。

    化横为竖,华应雄双掌向上一抬,那飞旋斩来的长桌呼呼呼得翻飞之后,准确落到厅堂中央处另一张长桌上,形成一个小型的擂台。

    “这,应该是我平生最后一次出手了,我想体体面面的走下去……志诚,以后帮我照顾华家。”回头看了赵志诚一眼,然后华应雄飞踏一跃,跳上了那由两张圆桌搭起来的小型擂台。老头周身天蓝色的真气隐隐扩散,三阶武者,内气外放。

    “父亲,由我来代您出手吧?”华礼冲到下面这样言道。

    “人家挑战的是华家武馆的馆主,你现在是华家武馆的馆主吗?金盆洗手,嘿嘿,其实我也一直都期待着,自己人生最后的一战。”后面的话,华应雄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并且更多是在说给自己听的,没有武人,会不向往辉煌一战。

    “老英雄的确豪气干云,若不是您儿子做事太绝,实在是不给我们留活路,这些同道也不至于在今日过来给您找不痛快,对不住了老爷子。”焦长河飞跃上圆桌擂台,先是这样一句然后抱拳施礼。

    对此华应雄并没有回应什么,而是同样抱拳,深深施礼。

    下一刻,那极结实的圆桌直接就被踩炸了。在漫天碎木纷飞间,华应雄与焦定河对拳交手。

    华应雄的真气量积累到三阶了,虽然没达到强三阶的地步,但也称得上气量雄浑,只是他衰老,肉身已经无法完全负荷住真气运转迫发了,哪怕有十层的真气量也只能打出六七层甚至更低。

    长发独目的焦长河则刚好反过来,他的真气积累量只有二阶巅峰,但身强体健正值壮年,实战丰富,打法凶悍,在面对年老体衰的华应雄时,更是毫不犹豫得选择压迫性打法,身体前冲,一肘环抱,猛烈撞击而出!

    而这记撞肘,脚步践踏焦长河整个人就如巨型火炮、投石机般,在自身真气加持下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速度,冲撞向华应雄。

    两人在上面打,下方四周的众人当然议论纷纷,有人称赞华应雄功力深湛,有人说焦长河打法凶猛。

    而司徒鹤妹妹司徒静的视角比较奇怪,她问:“哥,为什么华老英雄不让自己儿子代自己出手啊?”

    武者悉心培养一个嫡传弟子,等到自己年老体衰再也不能打时,由这名嫡传弟子来撑门面,保持声威不坠这是很正常的,毕竟绝大部分武者都不可能突破到传奇先天境,达到“年龄越老,实力越强”这个层次。

    更遑论华礼对华应雄来说不仅是徒弟,更是嫡长子,华礼代华应雄出手于华家武馆的威望是丝毫无损的。

    “华老英雄未尝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代自己出手,可是华礼上去也得打得过才行啊。这个华礼的真气积累不过二阶,长年忙于经营武馆,恐怕武功也是远不如焦定河精湛,华应雄疯了,他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才会让华礼上,他自己上还有三分胜算,华礼上去就是一个被打死的命。”司徒鹤行走江湖、开阔眼界,其眼光也渐渐得毒辣。

    石应虎一时间都没能想明白过来的事,经他这一说,便明白过来了。

    而事实上,这就是世家弟子游历天下的好处,先把眼光见识撑起来,武功方面,若是有资质,耽误这一两年也并不算被耽误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双方的近身缠斗当中,华应雄的体能反应也终于跟不上了,哗啦,脚下的木桌再次崩碎。

    脚下无根,双方发力一瞬延迟,焦长河以近身擒拿的手法硬生生扭断华应雄一条手臂,咔嚓,这种骨节碎断的声音,在场的武人全部都听得清清楚楚,再下一刻,华应雄被焦长河飞起一脚踹得倒飞出去,重重得砸翻在地,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昏厥过去了。

    华应雄本来已经抱了死志的,但双方的实力差距远远比他想象的更大,华应雄想要豁上性命,在焦长河面前居然都没有机会。

    这就是武术界成名武者战败的时刻,声势、名誉尽失,再无一丝颜面可言,一败涂地。

    清平市的市长与在场的几名官员,在这个时候起来,转身离场了。

    在他们的角度讲,他们是在给华家武馆保留最后的颜面,但在华家武馆而言,他们这是盖棺定论,不肯给华家扳回来的机会。

    “爷爷!”见爷爷吐血砸落到地上,华应雄的孙女华云哭着跑过去,抱住自己的重伤的爷爷,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陡然飞出,一脚踢向焦定河。

    “恶贼!”

    霍天行对于相貌娇美、嫁妆丰厚的华云极有好感,再见自己的恩师赵志诚的脸色已经气得都发青了,顿时心领神会,飞身而起抢攻向焦定河。

    这一役若是能胜,霍天行可以说是踩着华应雄与焦定河两人的名声上位,并且华家还要对他感恩戴德,还能刷一波恩师的好感度,在霍天行的角度讲,实在是没有不出手的理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