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章:金盆洗手大典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已拥有武学

    炎黄第九套炼体术体操85级(登堂入室),八卦形意拳100级(炉火纯青),纯阳童子功100级(登峰造极),太极神功冥神诀82级(异常状态),五虎断门刀法100级(登峰造极),虎鹤双形拳68级(熟极而流),铁翼白鹤拳92级(炉火纯青),忍死术52级,鬼刀怅鬼十八啸62级(熟极而流),八卦刀法62(不完全版/熟极而流)。

    随着石应虎基础属性、武学修养的不断提高,低中级的武功除非是太特别的,否则他修炼起来的提升速度逐渐都比较快了,但反过来讲,中级武学还好,低级武学对于石应虎的提升效果已经越来越低,甚至是微乎其微了。

    “未来的计划第一,获得足以匹敌冥神诀的纯阳宗内功心法。第二,多修炼几套中级武功丰富底蕴,增厚基础。”

    “好在,我的职业猎人等级已经14级了,若没有意外的话,再找上几头变异兽杀上一杀,我就又可以获得一套武学了。”这样思索着,石应虎在宽敞的房间以手作刀,施展起八卦刀法来。

    修炼、使用鬼刀怅鬼十八啸都会进一步增幅冥神诀的阴属性真气,而八卦刀法修炼起来却可以提升石应虎的八卦形意拳、虎鹤双形拳乃至于八卦刀法本身这三门武功。

    另外八卦形意拳明明已经100级了,但它不像基础内功纯阳童子功,低级刀法五虎断门刀法一样,有进阶衔接性武功,相反,石应虎反而觉得它还可以继续修炼下去,这套气血系基础武学,似乎在隐隐约约间,还存在着更进一步挖掘出力量的底蕴。

    …………

    石应虎练武,是入心入神不理杂事的,他没有打开酒店客房内的电视,因此也就不知道今晚的各频道新闻,几乎都在说一件事血月文明。

    在美利坚合众国与炎黄古国联手,对于月球暗面的探索当中,意外发现月球内部存在着一个别有洞天的世界

    那里有无论雌雄都美丽异常得尖耳朵类人生命,有矮壮丑陋但力量惊人的原始蛮族……而在人类发现血月文明的同时,血月文明也已经发现了人类,且双方都惊异于对方的“脆弱”。

    次日,清晨。

    司徒鹤来找石应虎时,却刚巧碰上晨练刚刚结束,跑步回来的石应虎。

    “石兄弟真是勤勉啊,我听侍者说你五点多就出门锻炼去了?”

    “偶尔如此,经过这段时间的苦行锻炼,正在通过这种方法恢复状态。”拿毛巾擦了擦脸,石应虎这样言道。

    “金刀老英雄的金盆洗手大典是在上午十点时,石兄弟等我们兄妹吃过早饭后,一起同行吧。”

    这一次,的确是司徒鹤带石应虎前去的,因为司徒鹤代表的是华南司徒家,并且参加人家的金盆洗手大典也是要带上珍贵礼物的,石应虎跟司徒兄妹一同前往,这些事情也就免去了。

    “金刀老英雄”华应雄华老爷子的金盆洗手大典办在清平市最老字号的饭店四海堂。

    作为清平市的武林名宿,华应雄混了一辈子,凭借为人仗义豪爽在这座城市创下了不小的声名家业。

    其名望之盛至少在清平市这个小地界而言,那真是排得上号的,因此他的金盆洗手大典连本市市长都亲自过来捧场了。

    典礼办得很是热闹,司徒鹤、司徒静乃至于跟着过来的石应虎,他们作为小辈是不会被华应雄亲自接待的,迎接他们的是华应雄的长子华礼,也是颇为热情周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处开过来一辆加长跑车,片刻之后白发苍苍已经七十多快八十的华应雄亲自迎出来。

    车门打开,只见一名穿着白色道袍、鹤发童颜的清俊老者走下车来,在他身后才是赤阳武馆的馆主方聚贤。

    “这是谁啊,这样的气派?”

    “纯阳宗长老‘孤鸿子’赵志诚,清平第一武馆赤阳武馆都是人家的外门分支,当然有气派。”

    人群当中,议论纷纷。

    而石应虎抿了抿嘴,他也没想到这次意外撞上了自己的便宜师傅孤鸿子赵志诚。

    不过石应虎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行礼参拜,因为跑车里跟随赵志诚出来的还有一男一女两名少年。

    男子俊逸挺拔,女孩娇俏美丽,真是好一对金童玉女。

    他们在这样的场合被赵志诚带出来,明显是很受宠爱要介绍给江湖同道的得意弟子。

    而在这种时候自己一个“记名弟子”过去,那就显得很没有眼力了,还指望着赵志诚甩自己一本高明内功,心思清明的石应虎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上去找刺激。

    这就好像幽冥婆婆有意把言可可介绍给自己的老朋友时,阴采霞或魏凌霜主动凑上去一样,哪怕礼节上没有任何问题,却依然会让师尊心中不快的。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

    江湖子弟江湖老,很多人说一旦走入了这江湖,恩怨纠缠之下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脱身了。

    一步入了江湖,一生入此江湖,最好的结局也只能是老死江湖中。

    但在今天,华应雄撑到了金盆洗手大典这一天,只要今日一过,老爷子恩怨两清,无论报恩还是报仇,就都找不到他身上了。

    至少江湖规矩,的确是这样的,金盆洗手大典可以说是一位普通的江湖高手,一生最为体面的收场了。

    但四海堂里面的大典办得热闹,在酒店的四周却有华家武馆的门人在提着刀巡守着。

    没办法,金盆洗手大典这种事,体面归体面,风光归风光,但却也最容易惹麻烦上身,武林名宿这四个字是江湖上绝大多数武者混一辈子后,最后能得到的荣誉。

    但成为武林名宿,第一意味着你未晋升传奇境界,第二意味着你已经年老体衰了。

    这样的目标,对于许多急着想要成名的年轻武者来说,诱惑力巨大。

    不仅风险小,并且一旦挑战成功,等于踩着老一辈高手一辈子积累的名声往上爬。

    练武的人,尤其是成名人物,不管你以前有多大的名气,比武只要失败一次,若是赢不回来,下半辈子都难以抬起头来,比死还难受。

    江湖上是不管你已经多大岁数的,一横一竖,站着的说话,躺下的就什么都不要说了,说得越多越丢人。

    因此,成名的武者爱惜自己的名声,就如同鸟儿爱惜自己的羽毛一样,武林名宿在退隐江湖的最后关头被人打趴下,就是八个字“一世英名,付诸东流”。

    更何况华应雄还是“武林名宿”这个行列中水分比较大的。

    他的绰号是“金刀老英雄”换而言之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没混出什么名气,一直拖到年纪大了,混得年头多了,方才积攒下了些许的薄名。

    华应雄自己练武不行,但他擅长因材施教,为人也很有耐心,给普通武者打基础是顶好的,因此华家武馆在清平市内名声卓著。

    名声卓著,但是华应雄自己却不能打,这样的软柿子若是抛掉节操的话,连石应虎都想捏一捏。

    手上有些功夫的,击败华应雄后立马融资在清平市开武馆,年入三五百万真的是太正常了,就算后期经营不擅,钱毕竟已经赚到手了。

    “这是我的徒弟霍天行、燕飞飞,你们还不过来拜见华老英雄?”因为赵志诚的话语,霍天行、燕飞飞两人上前恭敬行礼,却被华应雄迅速得掺扶了起来。

    “精神饱满,真气充盈,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啊。在我们这些老辈身边你们也不自在,来,小云,你带他们四处逛逛吧。”在华应雄的招呼下,华云领着霍天行、燕飞飞下去了。

    而华应雄目光扫视着宴会,他的眼神中有着怅然与紧张。

    赵志诚看出了这位老哥哥的心思,宽慰道“放心吧,我都已经来了,还有聚贤在这里帮你镇着,保你最后这一步,踏得踏踏实实。”

    “唉,希望如此吧。华礼这孩子是能干的,但就是不知道给人留余地,我已经老了,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日后华礼这孩子还需要你这个当叔叔的多多提携啊,别看着旁人欺负他。”

    “你这是什么话,你我是过命的交情,华礼几乎是我半个儿子。”

    某种意义上讲,怕什么来什么。

    四海饭店这边,华应雄正在与赵志诚叙旧,众人正在饮宴吃酒时,突然有一名华家武馆的弟子,惨叫倒飞着砸进宴会中,哐得一下就砸翻了一桌席面。

    紧接着,又有数名华家武馆的弟子倒飞着砸进来,本来气氛热烈鼎盛的宴会顿时一片混乱。

    “什么人?”华礼、方聚贤纷纷站起,但不用他们叫喊,数名身材高大的武人便穿着甲衣携刀佩剑得大步闯入进来了。

    “哈哈,是破军武馆、孙家武馆的人,果然同行是冤家,今天他们还是来了。”石应虎陪司徒兄妹在宴会较偏的客席上吃着东西,耳边听到司徒鹤这样低语言说。

    “怎么,司徒兄对这件事有所了解?”

    “破军武馆、孙家武馆都是清平市的二流武馆,清平市最大的武馆当然是阳纯宗的外门赤阳武馆,但赤阳武馆择徒严格,基础不好或者资质太差的弟子,根本就不收。”

    “因此才有了这些二流武馆的存活空间,但这些年来华家武馆长于经营日益势大,连开了几家分馆,据我所知已经压得其它武馆喘不过气来了,今天他们这就是过来踩人的,这一脚下去,至少要踩得华家十年恢复不了元气。”金盆洗手大典摆在这里,跟平常不一样,华应雄乃至于华家武馆,根本就没有闪躲挪移的余地。

    武者之间的事情,政府通常放权自理,只要不影响到普通老百姓就行。

    也就是说清平市这几家二流武馆联手,把华应雄金盆洗手大典给砸了,华家武馆若自己摆平不了此事,直接名声扫地,报警都没人理。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时代武者身份的特殊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三阶武者一旦发起疯来,一般警署根本搞不定,只能出动军队来进行镇压了,而到那个时候事情就闹大了。

    “你们在做什么?住手,都给我住手!”

    华应雄的长子华礼,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壮年男子,对于真气系武学的高手来说,五十多岁正值壮年,要六十岁甚至更加年长才会出现不堪负荷战力大幅度衰退的现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