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俯览之姿,破胆破敌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擂台上,虎翼狂刀与奇门吴钩争锋相斗!

    石应虎领悟五虎断门刀法的虎魄刀意之后,低级武功五虎断门刀法的威力就已经不逊色绝大部分修到很高境界、但尚未领悟奥义神髓的中级武功了,这让石应虎的武学高度都整个拔升了一重。

    但,之所以在刚刚握刀的那一刻,气势扩散,倒不是石应虎想要压制对手,而是他对于刀势的掌握本身就没有达到可以收发由心的境界,在侯军出手的前中期,石应虎以八卦步法、八卦刀法进行招架应对,他深知自身与同龄人交手的次数较少,因此觉得侯军的实力与打法适宜,也就没有爆发全力。

    这却是让侯军误会了,更加疯狂的施展一身所擅的驳杂武功,想要把石应虎逼退下擂台,然而他却没能发现石应虎以八卦步配八卦刀,滑着擂台的边缘走,看似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但在实际情况上却尽在掌握之中。

    “也差不多了,他大概也就会这些武功。”在石应虎思索之际,侯军驾驭双钩使用出一个颇为机巧的小连招,锁扣住石应虎的虎翼刀,低喝一声“撒手!”

    左手吴钩紧扣,右手吴钩顺着刀身上溯,削砍石应虎的手腕。只要成功卸掉对手的兵器,二阶打一阶,有武器打无武器,自己就胜券在握了。

    吴钩上溯削砍手腕,石应虎别说还没练过什么横练,即便是练过他也不敢让高自己一阶的武者,拿利刃劈砍。

    弃刀,近身,虎魄发动。

    虎魄真气爆发力提升、劲力提升、刀速提升,附加摧破敌胆效果,摧破敌胆几率提升。

    石应虎弃刀,侯军心中狂喜,之前久攻不下的心理压力顿时一扫而空,然而他抬头就对视上了石应虎的双眼,那双眼睛……目露凶光!

    恍若间,侯军只觉得一头暴虎向自己猛扑过来。摧破敌胆效果判定,摧破敌胆效果生效,心神被夺。

    这个时间可能仅仅只有一到两秒钟,但近身之下石应虎横肘为刀,一臂砍斩在对方的脖颈上,侯军整个人都被打飞出去了,本来就在擂台的边缘,这一下直接就砸落入场外了,并且石应虎这一招手法不轻,砍斩在脖颈动脉上虽然用的是钝刀劲,但侯军还是昏迷过去了,被冲上来的医护人员救护,猛掐人中,过了好一会才醒。

    “虽然我的真气修为还未足以晋升二阶,但有虎魄刀意在身,几近大成的暗劲加持,一般的二阶武者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若是在我领悟虎魄刀意前,这个诸多武学涉猎极广的侯军真的是我的强敌,可惜在我领悟虎魄刀意后,对他绝大部分的武功招式都可以俯览看破,反倒变成我克他克制得很凶了。”在擂台上负手看着侯军被救醒过来,石应虎转身跃下擂台离去了,这个时候四周的观众才从发愣的状态反应过来,并没有人觉得侯军是打假赛,三十二进十六强有什么好打假的。

    观众们反而欢呼雀跃,只觉得这场比斗精彩激烈,结局反转,实在是值回了票价。就连一侧的大屏幕上,都重放了两次这一战的过程。

    …………

    回到特别观众席上,四周有一些观众甚至涌上来向石应虎要签名,石应虎签了几个也就没人了,毕竟仅仅只是一个一阶下位武者(按真气量评估)而已,虽然前途无量,但一点都不罕见。

    “那个侯军会得武功真是多啊,可惜不及应虎你刀术精纯,最后那招弃刀反打,你的应变实在是快到了极处,也实在精彩到了极处。”回到座位上,罗动这样言说道,他以为最后那一招是石应虎实战出色的应激性反应,却没想到石应虎此刻的真实实力已经盖压过侯军了,可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什么时候打赢就可以什么时候打赢,根本就是随心所欲。

    “那个使刀青年的身上,已经隐隐有了少年宗师的风范,他打赢侯军凭的不是侥幸,而是再扎实不过的实力,基本功扎实得一塌糊涂,已经领悟到了一些刀道要义,虽然限于出身与年纪真气积累不足,但你若是小看了他,恐怕会败得很惨啊。”

    “知道了师父,这小子我在见他的第一面,就知道他不是善茬子了。我在面对他的时候,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另一侧特别观众席上,一名老武师与一名高大强壮的大汉正在彼此低语,如果石应虎看到这名大汉,就会认出他正是死亡城镇第一日,与自己换酒的那名拳套武者,他也成功闯入第二轮擂台赛了,同时还暗中盯上了自己。

    三十二晋十六强后,次日打十六晋八强赛。

    前十六强的每位武者都有五千块炎黄币入账了,不过没谁在乎这种事的,大家在死亡城镇内的猎杀收获都不止这些,像石应虎被狮王集团购买了肖像、姓名权,除了那柄虎翼一号型血浪不收回以外,石应虎还额外收到了五万块钱的分润。

    只能说大集团不小气,处理事务让人觉得很舒服。当然,前提是你让他觉得,有让你舒服的必要。

    在乘坐狮王集团所提供的,一辆加长型轿车返回卡帝斯商务宾馆的路途当中,石应虎侧头看到街道上有人举着横幅在叫喊着什么。

    而为首者,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白鹤拳馆之主白飞虹。

    “外面是怎么回事啊?”

    “啊?嗨,第一轮兽笼淘汰赛,不是死人了吗,死者家属都在闹呢。其实闹又能怎么样呢,事先都签下生死契了,自负盈亏,生死莫怨。”生死二字,在狮王集团的这名司机口中,说得是那样的轻松,与车窗外那些举着横幅哭闹的老人孩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狮王集团在生死契的合同上是做了手脚的,按理说死亡城镇内不应该有三阶精英的变异兽存在,但就是出现了,狮王集团集团违约在先,要负极大的刑事、民事赔偿责任。

    但,武者们之前签的生死契约上写的是“狮王集团将最大限度保障武者的生命安全。”

    那厚厚的一打合同,有几个武者有耐心逐页翻找,逐字推敲,即便是有那个耐心与时间,恐怕也没有足够法律知识积累看出问题来。

    现在狮王集团拿着死者签下的合同,与告上门来的死者家属对簿公堂,都不需要打赢这场官司,只要这么拖着,没有几个普通人家拖得起,最后少少赔一笔钱也就了事了。

    “我也相信了狮王集团的承诺,我也签了那份合同……如果我也死在了赛场上,眼前的这些人里,会有我的父母和妹妹吧?”在心中这样思索着,石应虎却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在庆幸,而是看得清楚了。

    无论在哪里,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武者都是这样的命运。

    在享受高额收入,社会特权同时,也失去了很多的保护,唯一可以倚仗保全性命的,就仅仅只有这一身的武功而已。

    “冻子,给我杯酒。”

    “……好。”罗动将目光从车窗外收回来,他的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动手取出小冰箱中被冰块覆盖着的一瓶红酒。

    罗动给石应虎、孙倩倩以及自己各倒一杯,然后三人一撞杯,轻笑着品啜饮用。

    罗动是真心喜欢孙倩倩,对人家极好,奢华的长裙,红宝石项链挂在那雪白纤长的脖颈上,此时此刻这位美人儿摇晃着红酒杯,神色天真好奇,她闻了一下轻尝一口,明媚的大眼睛中透出分外喜欢的神色。

    罗动看孙倩倩笑了,他也因此笑了。

    石应虎坐在两人对面,同样闻嗅,同样举杯品尝,只是他莫名觉得,杯中那殷红色的液体,犹如鲜红色的人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