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第二轮,争霸擂台赛启动,飞雪剑法,寒天雁回!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狮王争霸赛的第一轮,兽笼淘汰赛,这个项目也许惹出了许许多多的麻烦,这些麻烦会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爆出来,给整个狮王集团带来不小的困扰。

    但其核心目的造势,却真的是完美达成了。

    这个武者击杀变异兽的实境模拟类节目,一经播出,就爆红地方电视台,爆红网络,观众的支持度相当之高,因此狮王争霸赛第二轮的门票也卖得相当之火爆。

    从打响赛事品牌的这个目的上考虑,狮王集团的投资成功达到战略目的了。

    平阳市武道馆。

    会场内,石应虎与罗动以及他带过来的那个女孩孙倩倩,坐在特别席位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着手中的海报

    海报正面,是一名手持血色大刀的青年男子,他站立在绳索上,于百米高空当中迎战向尸群的画面,下方的汽车缩小得就像玩具一样,整个场景极具视觉冲击力。

    “应虎,狮王集团找你签合同,要捧你当明星,你为什么不答应啊?当个武打明星,以后唱歌、跳舞、拍电影,不比当猎人打生打死的强多了。”

    “……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要是点头应下这件事了,我此生的成就恐怕就止步于强三阶了,更何况歌我不会唱,舞我不会跳,演技更是无从谈起,你觉得学唱歌、跳舞、演戏会很容易吗?”

    “再者说我脾气倔强,进了娱乐圈一时没忍住,得罪了谁,被公司雪藏个十几年,我就废了。杀变异兽,打拳赛,拿奖金,活着不容易,但这口饭我吃得硬朗,活得太容易,骨头就容易变软了,到时候再想硬起来可就千难万难了。”石应虎一边回罗动的话语,他一边翻看着海报。

    强三阶与传奇先天境武者半步之差,但实力与地位上却是天渊之别,强三阶武得还是有一些神异的普通武者,而传奇先天境武者生命层次进化,却可寿逾数百。

    眼前这份海报正面是自己的被抓拍到的一幕战斗画面,而背面却是大赛入围三十二名选手的资料信息

    “姓名石应虎。”

    “职业变异兽猎人。”

    “年龄十八。”

    “就读学校zj市第二高中。”

    “武道品阶一阶下位。”

    “特注成功考上金陵大学,但为支付哥哥的医疗费用放弃学业成为职业猎人。天赋卓绝,实战能力极强,基本功极为扎实,纯阳宗赵志诚道长记名弟子,疑修有横练、刀法刚猛!”

    纯阳宗是道门大派,外门弟子,内门弟子这两个等级,是没有特定师父的,只能说是师从纯阳派,上的全是公共课而没有专业课,只有表现出众,被某位师叔、长老看中了,叫到身边,这才算是真正入了门庭。

    不然,就跟东禅寺俗家弟子一个意思,很难得到真传的,好处是你要退出门派,手续也并不繁琐。

    而在成为记名弟子后,就算是真正有了师承了,比如说石应虎可以说“我是纯阳宗赵真人门下弟子。”

    赵志诚要是在外面人缘极好或者凶名在外的话,别人想要踩的时候就得掂量掂量会不会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踩了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纯阳派管不管是说不准的事,大几率不会管,踩了记名弟子,纯阳派不管,人家师尊的老脸可没地方放了,大几率会把老家伙给招出来。

    像这样的大门派长老,一生积累真气,三阶、强三阶,这些都是很常见的,即便体能消退,杀气不足了,一个个依然是很难缠的。

    赵志诚在高考的时候,隐约偏帮了故交的嫡孙女白九樱,后来又了解到石应虎的家庭情况,起了愧疚与惜才之心,就过来结个善缘,若没有心中的这份愧疚,纯阳宗长老记名弟子这个名份、护身符,不是那么容易到手的。

    真传弟子与嫡传弟子又是两个等级,也是门派最核心,大部分都是孤儿出身纯阳宗从小培养起来的,还要捡天资、禀赋优异的,这部分是真传弟子。

    或者干脆就是纯阳二代、三代,这部分是嫡传弟子,对于宗门往往也是最为忠心耿耿。

    划分弟子等级虽然有一定的不利影响,但就像划分武者阶位一样,总体而言利大于弊,可以督促门人弟子努力精进,苦心艺业,曾经大门派有一位掌门之子,被自己父亲(特注亲爹)一路从嫡传弟子贬到真传、记名、内门、外门,最后逐出门派。

    吓得整个门派都悚然而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兢兢业业……这老家伙对自己亲生儿子都这么狠,难道会对我们轻饶?而这,也正是弟子等级考评与划分的意义。

    石应虎在翻看着海报,阅读着参赛选手信息的时候,平阳市政府与狮王集团都下了血本、大力气创办的第一届青年杯狮王争霸赛正式开始了。

    今天三十二晋十六强,要打上十六场,平均一场半个小时也要打满八个小时,当然,很多时候是不用打那么久的,中低阶武者势均力敌打满半个小时的情况,非常非常的少见。

    第一场,薛严vs李涛。

    “姓名薛严。”

    “职业学生。”

    “年龄十八。”

    “就读学校燕京商学院。”

    “武道品阶一阶中位。”

    “特注剑术精湛,曾受寒螭剑派剑术大师指导。”

    薛严/薛妍实际上只有十六,但她使用假身份谎报了年纪,不然她参加这种大型比赛都不够参赛年龄。

    不过在石应虎看来,她爹这心脏也是够大的,擂台厮杀,刀剑无眼,即便是有高明的裁判也并不敢保证绝对安全。

    “姓名李涛。”

    “职业拳师、教练。”

    “年龄二十五。”

    “师承门派斗拳馆。”

    “武道品阶二阶下位。”

    “特注斗拳馆冯尊奉老先生的门下弟子,拳术精湛,沉稳精悍。”

    薛妍与李涛两人,各自一身武道服跃上擂台,在两人中间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头,这是裁判,很多武者、猎人退役后都会来当裁判,他们体能消退,渐渐不能打了,但爆发一两下的力量还是有的,再加上眼光毒而准,因此能活着手脚健全退下来的武者,在各地都是很抢手的裁判人选。

    他们会在比武双方决出胜负时,出手拦截,能让武者比斗的致残致死率大幅降低。

    不过,传奇先天境,就没有裁判了,一方面是没谁能挡得住,另一方面也是传奇先天境的武者生命力强大,分输赢容易,擂台上见生死,的确挺难的。

    “李师傅,晚辈曾经还在斗拳馆听过您的课,今天您顺便指点指点我剑术吧,让我得些长进。”薛妍上台之后弯腰先一行礼,这样言道。

    “……妍小姐,当年可是叫我李师兄的,这次见面怎么降辈了?我还是指点指点您拳术吧,只不过拳脚无眼,万一失了手,您可以千万别见怪。”李涛明显是认识薛妍的,只是武夫架子硬朗,却也并不畏惧薛家财雄势大,话里话外威胁薛妍,未必真的要下狠手,但却是想狠狠得打压薛妍的心气。

    两人一个要比拳脚,一个要械斗拼兵器,谈不拢。最后比赛场馆一旁的大屏幕上字幕闪烁,随机锁定。

    最后,大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了两个字上面,这两个字是“兵器”。

    看到这一幕,李涛隐隐皱眉,兵器搏杀虽然凶险,但远远没有拳脚那么吃功夫,更麻烦的是眼前这位薛家大小姐受过寒螭剑派剑术大师的指导,而自己用兵器却并不敢往这小姑娘身上下死手招呼。

    只是,事情已经到这了,终究是不能不打的。

    李涛倒是没想过用谎报年龄一类的理由,直接把薛妍清场,一方面这场比赛都是他们薛家搞出来的,另一方面这样清退对手,斗拳馆的名声要不要了?好说不好听。

    薛妍向擂台下边的工作人员要了一柄长剑,规格重量上都有很严谨的要求。李涛则向擂台下边的工作人员要了一柄青龙偃月刀,裁判也向下面要了一根白蜡杆子,一会擂台上这两人拼到狠处,裁判也不可能空手去硬接啊。

    “妍小姐,我这柄春秋大刀,是平常练功的时候用的,有时候也控制不住,您加点小心。”最后吓唬了薛妍一句,在这个时候比赛的铃声响了,李涛持刀陡然前扑!

    二阶武者,真气积蓄渐厚行动敏捷,力量强大,精悍过人,此时此刻李涛持着巨大偃月刀低吼斩杀向一名女子,那种在古战场上纵马提刀杀百人犹如剪草的威势铺天盖地的扩散开来了,令观众席上的观众一片的惊呼连连。

    “石头,你看谁能赢?”特别观众席上,孙倩倩紧张起来,罗动紧握着身旁妹子的手,也嘴发干,问向一旁的石应虎。

    他也是看过视频节目,知道石应虎曾与这个薛妍一起呆过一段时间,有过合作关系。

    “薛妍。”淡淡的回了一句,石应虎的双眼也紧紧盯视着擂台,他这样判断的依据是李涛功力虽深,但毕竟是拳师出身,狠辣二字未免浮于表面,而薛妍这姑娘,一个狠字透入骨里。

    擂台很大,薛妍手持轻巧的剑器闪躲规避,并不敢硬招硬架,长剑硬刚偃月刀,除非修为差距巨大,否则也根本招架不住。

    然而闪躲退避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同更强于自己对手的挥砍斩杀速度相媲美?

    十数刀连斩之后,李涛估摸着相对速度优势已经积累的差不多了,陡然真气爆发伏身猛烈得一记斜斩,自下而上,极难抵挡,不过他也不敢直接把薛妍斜劈成两截,因此这一刀挥出时李涛手腕一转,以刀面拍砸向对手,打算直接把她砸出擂台外就算是完事了。

    然而,在李涛一气呵成的斜击终斩发动前,薛妍却突然间闭着眼睛发出一声清喝。

    紧接着,她整个人陡然向后飞跃,而在李涛那全力一刀掠过后,整个人后跃于半空中猛烈地挥剑。

    在全部真气的作用下,薛妍她整个人居然真的违反物理法则的加速斜落下坠,其人随剑势降下一剑斩向李涛。

    这是寒螭剑派飞雪剑法的杀招寒天雁回式!

    因为气的出现,许多人类武者渐渐可以做到一些违反物理法则、违反人体力学的动作,比如说石应虎可以斩出刀芒甚至微弱冲击波来,而薛妍这一式“寒天雁回”固然精彩绝伦,但更加精彩的却是她对李涛心态、战术的准确估算与把握。

    她暗中料定了李涛必然不敢杀伤自己,因此一直等待着李涛刀术当中本不应该存在的那一瞬间迟缓转腕,将刀锋转为刀面。

    这转腕的一个简单动作,快到普通人根本就无从把握,更别说薛妍的武道境界还比对手低一阶,但如果她一直都在等待着一瞬间的不正常迟缓,那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在有心算无心之下,李涛一式斜击终斩发动,薛妍闭着眼睛接寒天雁回式寒天雁回,置之死地而后生!

    薛妍身随剑走,斜斩而落,人影与李涛刹那交错,这一式奇变剑招连裁判都来不及挡。

    不过,李涛也并没有死。

    这位斗拳馆的拳师全身大汗淋漓得站在擂台上面,脸颊上出现一道斜斜的剑面抽击痕印,若非薛妍用的也是剑面,这一刻李涛的半边脑袋都应该被削下去了。

    只是,剑影笼罩之下,那一刻的死亡恐惧却一点没剩下的涌入到斗拳馆李拳师的心中,他全身大汗淋漓得半跪在擂台,紧接着向前扑倒,直到被现场医护人员迅速得抬下擂台。

    青年杯狮王争霸赛第二轮,首战,薛严vs李涛,薛严/薛妍,首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