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晋升四阶,天人境界(求订阅,求打赏)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纯阳山脉,漫漫苍穹,尽皆被满满的乌黑云海填充。

    在云与云的缝隙之间,隐隐幽紫色流淌着的电光闪烁,而每一道电光划过,天地间磅礴的源能便发出嘶哑般的轰鸣巨响,以千百万计的气机彼此连结,它们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无穷无尽的变化。

    像这样的天象,无论战机、直升飞机、飞翔异兽亦或者是传奇强者,都不敢御空飞过,因为稍有一个不慎,便有可能引动天雷下击,危险至极!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这样的天象,刚刚天还是亮的啊要!”

    “苍天啊,难道真的要世界末日了吗?”

    “混蛋,你在胡说什么?我们这里是纯阳宗啊!”巨大的压抑当中,一名师兄挥手打了自己的师弟。

    纯阳道宗辈分严谨、门规森然,小辈一旦犯错,长辈是有权管教的,通常情况之下,小辈不敢反抗。

    然而,此时此刻此景,却并非是“通常”情况。

    “我……我说错了吗?世界要末日了,跑了,所有人都跑了,世界要末日了啊!”

    “你欺负我,你们这群人都欺负我,我平常怕你们,现在都要世界末日了……我日你祖宗!”

    被漫天黑云,无穷压力勾引起心中的怨愤,这名纯阳道宗的弟子心中蓦地回忆起许多平日里毫不留意的琐碎怨情,骤然爆发,一时,在他眼中平日里和自己情谊甚好的师兄弟,一个人人简直面目可憎,甚于仇人。

    不仅仅是他而已,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人被苍穹异象吸引,进而推人及己,渐渐也感受到自己同样饱受无数不公平待遇,心中有着无穷的幽怨怒气,淤积于心,愤懑难言。

    然而,在那名弟子拔剑出手的那一刻,他手中的长剑递到自己师兄胸前时,却蓦然递不上去了。

    不仅仅是他而已,事实上整个纯阳山脉上,一切被天地异象引动的杀意,在这一刻都被吞噬剥离,他们心中的情绪就像是被强行剥离了一样,因此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真气体能消耗巨大。

    “白日飞升,鸡犬升天!”

    在这个时候,依然在纯阳道宗内镇守的传奇道人纷纷出现,作为先天境武者,他们更能清晰感受到天地源能的流动走向,因此,目光自然而然的被山顶上的纯阳秘库吸引。

    纯阳秘库,仅仅只建立在稍逊于纯阳祖师道殿的次一级高峰之上,此时此刻,源能流转嘶鸣,而以纯阳秘库为中心,许多较小一些的砖石甚至人物、都隐隐脱离重力作用,莫名飞腾了起来。

    “哎哎!”

    那片范围内的许多弟子,不具备飞行能力甚至高明的武功,此时此刻抱着身旁的大树枝干惨叫连连。

    这样的晋升异象,旁人不认识,底蕴深厚见识丰富的纯阳道宗高手却不可能不认识。

    “是副宗主,他晋升四阶天人境界,激发了‘白日飞升,鸡犬升天’两大异象!”一名纯阳宗的先天道人振奋无比得如是言道,这些时日以来,宗门士气低迷,的确是需要巨大的成功,好好得振奋一下士气了。

    武道强者,生命进化升华,会有种种晋升异象衍生,不过这种情况普遍发生在武道强者打破天人界限之时,只有极少数底蕴潜能无比深厚的武者,才可以在传奇境界时激发天人交感异象。

    比如蜀山剑宗的女剑侯李紫媛,晋升传奇先天境界时,激发万剑朝拜的晋升异象。

    比如石应虎,晋升传奇先天境界时,因为肉身强大、真气雄浑,激发白日飞升、气冲霄汉两大晋升异象。只不过他当时身在外国,荒郊野外,因此除极少数人以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今时今日,他打破天人界限,突破第四阶,因为其肉身强度更进一步,激发了白日飞升、鸡犬升天的双重肉身强大异象,以纯阳秘库为中心,数百米范围内,出现反重力失重情境。

    “不,不仅仅只是‘白日飞升,鸡犬升天’而已。”在这个时候,一名道骨仙风、极有风采的老者漫步而出,正是这些年已经退居权力二线的纯阳大长老谢天宇。

    “大长老!”

    “大长老!”

    谢天宇积威多年,哪怕这些年他已经退居权力二线,但四周这些纯阳宗的高手见到他时,依然极为恭谨的施礼。

    “白日飞升、鸡犬升天、气冲霄汉、呼风唤雨……不,恐怕还有更多的晋升异象,但这是好事啊,本来吗,以副宗主的修为底蕴之强,他老人家在晋升之时,异象繁多是必然的啊!”虽然并不是说晋升异象越多,潜力就同比越强,但晋升异象总代表了许多东西,前两者异象代表着体魄修炼之强,后两者异象代表着内功修为之深。

    当年纯阳祖师临死之时,有白日飞升、气冲霄汉、元气共鸣、天地微声,九日凌空五大异象,可以说纯阳祖师当年是被寿元与积累的重伤限制住了,否则他必可以打破天人界限,存世至今。

    当然,自纯阳祖师之后,数百年以来,纯阳宗就再也没有人有机会跨出那一步了,当代纯阳宗主吕放虽然晋升四阶,但他是以神道法门晋升的,与其说是天人,不如说是半神,晋升时似有一个晋升异象,或者一个也没有,当时他在血月位面隐秘晋升,也没有人观礼。

    然而今时今日,此时此刻,石应虎的天人晋升,却是在纯阳道宗近十万门人弟子的面前。

    “不……这不是气冲霄汉、呼风唤雨,而是……千里天倾,血雨滂沱,杀道极尊,魔日东升!”如踏实地,飞行到相对高空处,俯览四视,纯阳大长老谢天宇脸色凝重的这样言道。

    而伴随着他的话语,石应虎的多重晋升异象完全展开了,天云千里形成一巨大的旋转漩涡,似是要将苍穹都撕裂开一道窟窿,乌云与乌云之间的雷霆,由幽紫转变为血色,紧接着,天降深红血色之磅礴大雨,似苍天受损,因此腥风呼啸、血雨淋漓,仿佛已然整个人间,化为惨不忍睹的阿鼻地狱。

    在这血雨之下,整个被笼罩的纯阳山脉内,近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无由得生起一股股怨愤杀意,从普通杂役到纯阳弟子再到宗门长老,甚至于纯阳大长老谢天宇,无人能逃。

    他们原本各异的情绪当中,骤然生出疯狂杀意,下一瞬间杀意完全弥散,转化为无形能量投注到宗门中央,那已经开始崩解的秘库当中。

    甚至即便是谢天宇,他也自身情绪无法把持的处于疯狂想杀人的状态,下一瞬间又疲倦之极恢复如常,如此高速变化,不片刻已是满头汗水,大脑疲惫之极。

    正道武者晋升,晋升异象是气冲霄汉、呼风唤雨,而魔道四阶天人武者晋升,甚至晋升异象却是千里天倾,血雨滂沱,而在血雨滂沱的笼罩范围内,所有人都会心生杀意,陷入疯狂。

    然而,偏偏除血雨滂沱以外,石应虎叠加的晋升异象还有杀道极尊,可以将范围内心性修为远不如自己之人的杀念转化,转化为自身的力量,这是石应虎心性修为极端强大,同时又极端暴虐嗜杀,带来的两大晋升异象。

    千里天倾、魔日东升,代表着其气道修为的强横,前者让晋升异象的影响波及范围极度扩张,后者,则是对天地源能的极限控制,谢天宇见识深厚,以至于判断极准,然而,此时此刻他宁可自己判断得不要那么精准无错。

    (为什么?为什么应虎会坠落魔道!?应虎一生虽然好战嗜杀犯下不少的杀劫,但在他刀下丧命的,往往尽皆是死不足惜的邪魔妖人,平生又积功德无数,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坠落魔道?怎么可以坠落魔道?苍天啊,你好不公平!)心绪激荡之下,多重晋升异象牵引之下,谢天宇心中又生起巨大的杀意,然而下一刻却又被转化抽取干净了。

    也幸亏石应虎心性修为足够高,在领悟“血雨滂沱”的同时,叠加领悟了“杀道极尊”,否则的话,等他晋升完成,清醒过来的时候,恐怕只会见纯阳山脉满地死尸,已经没有活人,全部都自相残杀死干净了。

    当然,杀道极尊转化意念夺取心力,这却是魔道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法门,倒并不是心存仁慈,有意减少杀戮。

    ……

    “哈哈哈哈哈哈哈……杀杀杀杀杀杀杀杀!长刀在手,世间何人不可杀!”

    轰隆,伴随着天地源能的极度凝聚,一轮紫色大日终于撑破已经被带到半空中纯阳秘库,蓦然跳到这世间,向四面八方辐射着无穷无尽的魔能与光热。

    石应虎以十年时间逆推纯阳无极功,解析九死邪功,最终创造出脱胎于九死邪功,但恐怖与威力恐怕更甚于九死邪功的九死神邪功!

    龙虎门十年之后,他返回现实世界,以地球第一邪兵大邪王,倒插入自己胸膛心口之内,以生死之机吞噬此神兵的无限灵能,无穷印记。

    从古至今,有关于大邪王的一切能量与武学积累领悟,尽被石应虎所夺取。

    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在大邪王的记忆洪流之下,石应虎开启了无上的武学智慧,当然,是魔道武学智慧。

    大邪王历代兵主、兵奴的记忆尽数归其所有,凭借于此,石应虎不单单完美完成了纯阳无极功的逆转法门,纯阴戮神法,更获得无数刀道精义,直接就将自己一身修为,升华为最匹配纯阴戮神法的绝世刀诀,魔刀无尽式!

    大邪王历代兵主、兵奴的武学记忆,恐怕比石应虎的武学积累还要更加深厚上一些。

    因此,在此时此刻,许多过去难以领悟的疑难之处,对于此时此刻的石应虎而言,可谓是迎刃而解。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血魔,我完成了,原来,并没有那么困难,只是之前我未跳脱出道家武学的藩篱,因此无法领悟。)地球的武学时代,开启的时间都并不长,因此大邪王的诞生与出现,其实时间也并不长,石应虎之所以掌握大邪王,接受到无数兵主兵奴的记忆,事实上却大邪王被封于纯阳秘库当中这么多年,吞噬秘库当中其它名刀之力,获得来的。

    而在这众多的记忆当中,便有当年“拜剑山庄”第三代庄主修炼饮血刀法的记忆。

    那饮血魔刀以异域奇铁铸成,自身似具生命,饮血而强,灵性惊人,拜剑山庄第三代庄主为其弃剑用刀,并创造出一门威力绝伦的饮血魔功,虽然仅仅只是顶级武学,但配合饮血魔刀在那个人手中,便是近乎于当世无敌的绝学。

    石应虎此时此刻尽得其记忆,尽得饮血魔功精髓传承,因此,瞬间便结合补完了迟迟未能完成血魔,完成了系统任务。

    “蚀肉,蚀骨,蚀经,蚀魂,吸纳对手的血肉、骨骼、经脉、精元、真气甚至魂魄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恢复青,延长寿元……如此魔功,称之为血魔都已经不够恰当,便称之为天魔四蚀吧!”这样低语着,思索着,而后石应虎便把这新创出来的天魔四蚀魔功丢给神武系统,不再去管了,哪怕兑换绝学,也要一会再做,此时此刻,自身正在晋升四阶天人境界,刚刚之所以会分心去完成任务,仅仅只是因为那真的已经是顺手之劳,对自身心力之消耗微乎其微。

    在苍穹千里乌云漩涡,血雨磅礴之下,石应虎赤着上身,四周紫色炎火盘旋往复,托举着他不断升空,在四周远处来看,真的是“魔日东升”之象,当然,这事实上仅仅只是天地源能的极度凝聚效果,千里天倾代表着其气博大雄浑,魔日东升代表着其气精纯且强控。

    心血雨滂沱,杀道极尊!

    体白日飞升,鸡犬升天!

    气千里天倾,魔日东升!

    在心体气这三个方面,石应虎几乎修炼到传奇境界的完美极致,而这三者也构成近乎完美的支撑,推动石应虎打破天人界限,晋升四阶天人境界。并且,不仅仅只是如此而已……随着千里之内,天地源能的极限涌动与汇聚,石应虎额头眉心处,有深紫色的焰光凝聚并且最终爆绽出极为显赫的暗金色光芒。

    第四异能昊天法目,成型。

    这法目本身就已经孕育多年,今时今日,风云际会,天地源能极限汇聚,终于令其完全展开。

    在这一刻,石应虎的前额尽心祖窍处,便好似生出一枚深紫暗金色色的瞳孔,不仅仅光照四周,令石应虎的脑海中流转过大量的信息流,并且,极大降低石应虎的心神负荷,换而言之,就是令石应虎的大脑处理能力极大提升了,甚至就连对内功真气的控制力也极大的提升。

    当然,这颗眼睛一开,石应虎只觉得自己的一身真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下降着,同时体能的消耗也明显加大了。

    (威力真的是大,但负荷也真的是夸张啊,好在现在这种状态下,没有人同我抢天地源能的控制权,因此还可以支撑,若是在与同阶高手甚至更强高手的战斗当中,仅仅只凭自身功力来补充,我都支撑不了它多久。)昊天法目刚刚激发,目前石应虎所了解的,都仅仅只是其最基本的效果威能,然而仅仅只是其最基本的效果威能,便已经很夸张了。

    似乎对于天地间的光线有着极强的控制力,昊天发目在开启状态,自然而然的为石应虎周身布置上了一层光之铠甲,甚至就连头上,都在头盔之外布满了银白色的光丝,令石应虎便好似满身光甲,一头银白长发,远远望去,威严无比,神武无比。

    由三阶先天境界,晋升四阶天人境界,整个过程可谓是练髓换血,脱胎换骨,生命之跨越性进化,于短短时间内便完成了。

    感受着自身精神、肉身甚至于体内血液中每一颗细胞的升华进化,石应虎于天空当中舒展身躯,以双手握住了自己右手上的狰狞凶暴大刀,大邪王!

    此时此刻,在石应虎的胸膛心口处,还有着一恐怖的刀口伤痕残留,尽管先天晋升天人,天地庇佑,石应虎脱胎换骨,之前一身积蓄的伤势,都被清除了,但唯有这道刀口,未被清除,也不会清除,因为这是九死神邪功的根基所在。

    “魔魁,出来!”

    伴随着嘶吼声,石应虎将磅礴巨量的真气源能灌注入此刀当中,下一刻,在他的背后,一巨大无匹,恍若由无数柄或断或全的狰狞大刀所组成的长尾铁兽,出现。

    原本,大邪王的刀灵魔魁,是周身破烂、双臂残断的状态,这其实隐隐喻示着大邪王永无兵主,不可降伏之意。

    然而,此时此刻,它的双臂却已齐全,周身狰狞大刀逐渐恢复昔日锐利。石应虎夺大邪王之神兵灵气,大邪王同样也在石应虎这里获得了心血裨益,九死神邪功方才完成第一重,到底石应虎降伏当世神兵大邪王,还是大邪王压服石应虎化身刀奴,事实上,这还是犹未可知之事。

    只是,至少在此时此刻,石应虎已经先下一城,大邪王的刀灵魔魁也为其所御。

    只见石应虎身后的魔刀之灵,它周身皆为长刀组成,只有脸上只有一双极邪的眼睛与一张血盆大口,但却没有鼻子,光塌塌的一片,在它双瞳之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恐怖、狰狞、凶暴、毁灭、恶毒、狡诈、扭曲、阴险等等负面情绪。仿佛是这天地之间,一切丑恶的具体化身。

    “我的天!法天相地?这,这已经是第几重异象叠加了?”另一边,随着石应虎四阶晋升的渐入尾声,被其威势扩散所镇服纯阳长老们,终于缓过来一口气,虽然有几个白眼一翻,昏死过去了,但大多数却还是站得住的,纯阳武道首重根基,这并非是妄言。

    “已经……这已经是第七重天人异象了!比纯阳祖师还要……”还要超过两重,这句话有不敬祖师之嫌,因此那名长老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四周的人,却都明白的。

    所有人当中,就仅仅只有谢天宇隐隐看出一些不对,但他也不敢确定。事实上,魔魁化身,并非是石应虎的法天相地,那仅仅只是刀灵具现,并不算是天人交感异象。

    只不过以后大邪王,便是自身的主要武器,因此石应虎有意识得在晋升状态下,熟悉此刀,这是心灵与肉身尽皆敏锐的契机,此时此刻熟悉刀性,事半功倍,甚至是机不可失。

    到了此时此刻,在经过千里天倾、血雨滂沱,白日飞升、鸡犬升天,杀道极尊、魔日东升,六重异象之后,石应虎的天人晋升已到尾声了。周身洗礼完毕,脱胎换骨,寿逾数千年。

    然而就在这一刻,石应虎身上有一道道异彩扩散飞出,落入四周,虚空震动。

    再下一刻之时,四周世界,暗雾浮现,一重又一重,紧接着,一个满是荒芜与死寂的诡异世界,由四面八方,朦朦胧胧,倾靠而来!

    综合异象九幽降临!

    ………

    纯阳道宗副宗主、光荣虎王石应虎,闭关半年之后,破关而出,连历千里天倾、血雨滂沱,白日飞升、鸡犬升天,杀道极尊、魔日东升,法天相地、九幽降临,八重天人异象,突然四阶天人境界,成为炎黄古国最顶级的强者,甚至是地球第一强者宝座的有力角逐者。

    这个消息,就是暴风一样四面扩散开来。

    然而,紧接着,纯阳道宗等到的,却并非是派遣支援,迎战邪神的指令,而是命令石应虎带领纯阳道宗门人,通过空间隧道,退入血月世界,保留炎黄古国文明火种的指令。

    因为,这半年时光过去之后,整个国家形势,已经是一片糜烂了举世皆敌。

    现在的整个地球文明,已经被血月文明联手异兽文明彻底打爆了,西方世界完全陷入死陷,东方世界除炎黄古国以外,已经连一个国家都没有了,四面八方攻过来的邪神、妖神,数达百计!

    最为恐怖的是,末日之龙终于展开了自己的双翼,就在石应虎破关而出的前夕,三眼的火龙之王康特罗西斯菲迪让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自己双翼的阴影之下。

    面对四面八方攻过来的上百甚至数百名血月邪神,哪怕对方是一盘散沙,炎黄古国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挡不住了,因此破釜沉舟,汇聚残余的所有力量,汇聚所有可以控制的核弹,在康特罗西斯菲迪出现的那一日,进行了搏浪一击。

    若是能够击杀它,必然可以极大震慑血月邪神,必然可以极大提升已方士气,也许,一切的一切就都还有挽回的机会。

    然而,尽管炎黄古国这边已经尽出全力了,尽管炎黄智库这边已经机关算尽,可是,终究还是功亏一篑,在“搏浪一击”小队出发之后,还未与康特罗西斯菲迪遭遇交手前,血月精灵神系精准无比的奇袭帝都……这个时候帝都汇聚着近两亿的人口,也堪称是炎黄古国国运所系了。

    在这种情况下,“搏浪一击”小队只能分裂,一半回援,一半继续执行任务,因为核弹再不放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放了,炎黄古国这一边也已经没得选了。

    结果,只有一半力量的“搏浪一击”小队近乎理所当然的全员战死,另一半回援的天人武者,在精灵神系的强攻之下损失惨重,但总算将精灵神系暂时击退。

    在这个时候,国家已经全面启动了火种计划,通过科技手段在帝都附近撕裂空间隧道,让近两亿国人尽可能的退逃入血月位面新大陆,但近处,精灵神系依然不依不饶的不断纠缠着,而康特罗西斯菲迪则在振翼而来,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彻底血祭掉剩余的地球人类,完成自身向灭世毁灭之神的进阶,同时也彻底打掉这个世界的科技文明残留。

    若是让它成功了,现今的地球人,就会是未来血月世界的地精一族,在无限的悲鸣中,回忆记忆深处祖先曾拥有过的荣耀。

    在这样的形势下,炎黄国家领导人,做出了一项堪称疯狂的决定,他居然把炎黄古国目前残余的百万军队,放置在横拦灭世之龙的路线上,这个疯狂的决定,堪比用半支“搏浪一击”小队去继续狙击三眼的火龙王。

    很多人都觉得,既然出现精灵神系这个变量,您把队伍拉回来啊,何必去搏这一把呢?

    就像现在,八百万解放军,已经被打散得就剩下不到两百万了,其中还有许多是新兵,像现在这种情况下,军队远远比平民更重要,平民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那就是难民,不但无法为国家提供任何的助力,反而会成为国家巨大的负担。

    但军队并不是这样,军队是国家文明复兴的战力与助力,同时与本地土著相结合,也可以化兵为民,转化成一个国家重新建立起来的根基。

    然而,这两次,炎黄古国那向来英明睿智的国家领导人,都选择了理性上最不应该选择的决策。

    他牺牲了半支天人小队,试图让他们像屠神小队一样,阻挡三眼的火龙之王康特罗西斯菲迪,失败之后,又抛出自己手中最后一枚砝码,让残余的两百万解放军,去抵挡飞掠而来的康特罗西斯菲迪,为两亿平民的大退逃争取时间。

    “未来,如果炎黄文明还存续着,恐怕会有许多史学家考证,说我是被邪神控制了,或者,说我暗中已经投降……否则,怎么会接连做出像这样昏庸愚蠢的决策。”

    办公室内,白发苍苍的三军总司念,以钢笔签下了最后的军事指令。在这间办公室里,除了这位老人以外,在场的尽皆是一身绿色戎装的军区将领,他们注视着老人缓缓站直,而后立定、行军礼。

    在下一刻,房间内,所有的军区将领都站了起来,回以军礼。

    “诸位,这是一次愚蠢的选择,但也是我们解放军人最后的荣耀。国破家亡,山河破碎,是军人最大的耻辱,现在强敌来袭,我们打不过……挡不住……”

    “……但,我希望大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名字。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他们不受欺凌!如果我们今日聪明的选择了退却,我们……就再也不是解放军了。”在军礼当中,一名接一名将领,接受指令,走出了房间。

    也许有很多人会说,怎么会有这样?这怎么可能呢?

    人都是自私,尤其是那些当官的,蛇鼠一窝,吃得脑满肠肥,十个当官的,拉出九个枪毙都不冤枉,国难当头时,他们早就跑光了。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为民赴死、为国赴死的人呢?

    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可是。

    在那重重夜幕里有发光的星,在那茫茫尘世中有不屈的人,总有人愿意拼尽一切去坚守自己的德行与梦想,并一以贯之的度过他那英雄的一生。

    当然,在这烈火与鲜血染红苍天的背景之下,总会有阴沟里的蛆虫与苍蝇在嗤笑,它们说那怎么可能?

    以黄河流域为拦截点,翱翔于蓝天的战机,驰骋于大地的重坦,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组成一条条密布纠缠的防线,他们甚至很清楚自己抵挡不住,挡在这里的意义,就是为了后方平民的大退逃争取时间。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前来赴死。

    “当年斯大林格勒战役,苏联红军战死两百万人,依然不溃不败,今日,轮到我们了。兄弟们,故国虽大,但我们却已经无路可退,下辈子,我们再在一起做战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