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十一章:绝学任务,独战玄冥二老(求订阅,求打赏)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念苍老将军的自我牺牲,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震撼巨大的。

    科技与武道结合,以大核能寂灭圣胎计划突破五阶的成功几率极低,这一点叶老将军心里是很清楚的,然而,他依然选择去冲锋,去搏命。

    尽管,作为炎黄古国的四阶天人,他完全不需要这么做,也没有人可以逼他这么做,但他依然选择为这个国家,燃尽自己的生命。

    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主动放弃了永恒无尽的生命。

    地球上的四阶天人武者,本身就寿命极悠长,若是愿意的话,无论是异域封神,还是成为某位神灵的圣者,都并不困难。

    因此,在告别仪式后。

    所有各自返回驻守地的四阶天人武者,只要还有一点良心的,几乎都开始反思,都开始寻求突破。

    而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石应虎。

    斜月三星洞实验研究基地,幽深的闭关密室。

    七天日夜相继的打磨,在经过焚香、沐浴、静坐、辟谷,等等方法调整自己的心理、生理,到达一定极限状态并服用了状态强化药剂之后,石应虎将一点潜能点消耗,选修武当派最高绝学纯阳无极功。

    “消耗一点潜能点,将纯阳无极功提升至初窥门径状态。”

    随着石应虎这一步操作,海量的信息流涌入他的脑海当中,尽管前一刻他已经尽可能放空大脑,这一刻石应虎还是有些头晕。

    因为,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不同于修炼低中阶的武功,武功晋升初窥门径境界之后,基本上就可以一用了,高级、顶级、乃至于绝学武功,信息量巨大,仅仅只是将之背熟记熟既可称之为初窥门径的境界。

    纯阳无极功:

    道家功法之精华,由武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所创,此功法是武当派最高级别内功心法,同时也是天下第一剑宗武当派的最强神功。

    少林拳,武当剑。少林外家,武当内家。

    张三丰以一已之力,横压拥有近千年积累的佛门名寺,他在世之时,横扫世间百年,被视为道家之神。而纯阳无极功,则是其武道的最高杰作。

    注1:需要保持童身,纯阳无漏之人,方可修炼。

    注2:通过潜能点只能提升至初窥门径之境界,要获得全本绝学需要进入心象世界,接受绝学任务。

    绝学注1方面,石应虎并无任何问题,虽然他有两个老婆,但石应虎气血系武道修炼至丹道人仙境界,童子功修炼到突破大成境界,体魄纯阳,再怎么样也不会漏出,这是道家气功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一种成就,就恍若当年的八仙之首吕洞宾,号称纯阳仙人,但事实上人家是不忌女色的。

    道家气功修炼到石应虎、吕洞宾这个境界地步,纯阳永固,堪称为无漏仙人。

    神武系统提示:

    “已接受绝学任务:请宿主以武当武功,击败玄冥二老。战败,则任务失败,使用非武当武学,则任务失败。”

    随着神武系统的提示,石应虎身前出现空洞般的空间扭曲,下一刻他整个人便被吞摄进去。

    当石应虎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然成为一名身穿道袍,容颜相貌平平无奇的青年男子。

    而在这个时候,道殿之内,挤满了彪悍的士兵,一名女扮男装的明艳女公子,端坐在所有人面前,虽是女子,但却威压无限。

    “张真人,我父亲想封你为护国大法师,只要你现在点一下头,不仅仅可以免去一场刀兵之祸,并且你武当派上上下下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的五个徒弟,一律封为大将军……张真人,以你一贯的作为,朝廷对你可谓是不薄了。”

    “结剑阵,保护师祖!”

    大殿之内,张三丰都没有说话,他身后的武当弟子自然便涌出来,结成大型剑阵抗衡蒙元军阵。

    这些年来,张三丰虽然名为元臣,但却一意保护武当一域,听诏不听封,世人虽然对其多有误解,但武当弟子却是非常清楚自己师祖是什么样的人的,之所以没摆明立场的反元,是当年蒙元无比强盛,实在是反不过。

    而蒙元那一边也需要张三丰巨大的声望,来强化自身统治,因此双方虽然貌合但却神离。

    到现而今,蒙元统治残暴,激起天下汉民的反抗,动荡之势已成,蒙元王朝不再甘心于只借用张三丰的声望,急切需要张三丰更进一步的臣服,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基础。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张三丰却不可能同意了。

    武当弟子受真人教化多年,再清楚不过自家师祖的心意了,因此蒙元郡主赵敏话音刚落,武当弟子就已经涌了出来,很清楚,今日便是血溅武当山的时候了。

    蒙元狼兵人多势众,战力强横。然而武当弟子习武多年,剑阵精妙,双方若是绞杀,未必就抵挡不住,武当山的山势地形不适合大规模军阵布置,并且,百年时间,蒙元狼兵的战力事实上也已经大幅下降了。

    真正要命的,是蒙元郡主赵敏身后的神箭八雄以及玄冥二老,神箭八雄是武功高强的箭手,杀伤效率惊人,玄冥二老更加可怕,是天下独步的顶尖魔道高手,当年他们的师尊百损道人甚至是张三丰的前辈,横行天下无人能制,后来为恶太甚,被张三丰搏杀,那一役是张三丰武功大成以来少有的硬仗,而击败搏杀百损道人,也成为奠定张三丰天下第一人名号的战役。

    因此,玄冥二老事实上是与张三丰同辈分的人,他们两人的功力俱已达到当年百损道人的近八成,尤其师兄弟两人联手多年,心意相通,实际战力比当年的百损道人还要更加可怕。

    这里有个题外话值得一说,事实上,若不是张三丰搏杀了百损道人,玄冥二老两人艺成之后,也不至于秤不离砣、砣不离秤的一起混了大半辈子,各拥有师尊的八成功力,这已经足够他们二人各自横行天下了。

    就是因为张三丰搏杀了被二人敬若神明的百损道人,因此才让玄冥二老深觉危险,师兄师弟两人因此一起混了大半辈子。甚至于,若不是张三丰的可怕,他们二人未必有那个意志苦功,修炼出百损道人的八成功力。

    现在,这两人联手,可怕程度犹超过当年的百损道人,若张三丰没有被暗算,没有身受重伤,出手解决他们两个并无问题,可惜,眼前这位女扮男装的赵敏郡主堪称是算无遗策,先是以假刚相吸引张三丰的注意力,又暗中收买宋青书,捅了张三丰一刀。

    此时此刻,张三丰已经没有强行搏杀玄冥二老的战力了,毕竟已经一百多岁了,哪怕功力再怎么精纯深厚,体能上终究已经不复自身之最巅峰。

    (这个世界的源能强度,远远不及真实世界,气系武学的威力下降严重,否则的话,以张真人的修为……根本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即便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一样可以干掉玄冥二老。)混迹在武道众弟子当中,石应虎一边观察着形式,一边体悟着这个世界。

    在暗中观察,他已经隐隐窥视出玄冥二老俱是传奇巅峰境界,而张三丰则是深不见底的感觉,只是这个世界的源能强度较低,境界上即便有差距,也拉不开绝对实力的差距。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当年,得到消息不及时,未能救文丞相脱困,是我毕生之憾事,今日行文丞相之旧事,倒也得偿所愿,足可以快慰平生。”言说到这里时,张三丰的话语停顿了一下,下一刻,他眼角一抬,目露凶光!

    “只是,我张三丰的命就在这里,不知道你们要填进来多少人,才可以拿得走!”说着,缓缓开合双臂,太极之势,扩散而生成。

    “太极拳,只重其意,不重其招。动静之机,阴阳之母,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阶及神明,心诚身正,意气运行,开合虚实,内外合一,运柔成刚,运刚成柔,刚柔并用,太极阴阳,有柔有刚,有刚有柔,刚柔并济,劲发自如。”

    张三丰一边施展拳势,一边念诵着口诀,虽然身负重伤,血涌不止,然而依然声震四野,令所有的武当弟子都可以听见。

    在这个时候,张三丰已经有了决死之意了,因此他将自己的武学精要和盘托出,希望这一役后,可以有幸存的武当弟子有所领悟,不至于让自己一身所创,尽数失传。

    至于玄冥二老、神箭八雄以及赵敏他们?

    没有武当派的武学基础,要是仅仅只凭这些高屋建瓴的太极理论,就能研究出什么厉害的绝学,那张三丰也算他们牛X。

    “什么阴不阴,阳不阳的,老家伙给我去死!”陡然之间,玄冥二老中的鹿杖客与鹤笔翁扑身而出。

    一扑之间,他们两人周身有极可怕的阴寒之气四溢扩散着,掌势所及,范围内内功积累不够深湛的武当弟子,只觉得极阴彻骨,遍体生寒。

    滋滋滋滋滋滋………

    几名护师心切,冲得太快的武当弟子,直接便被玄冥神掌的掌势波及撞倒,周身浮现冰霜,刹那就被冻杀了。

    张三丰虽然看得心痛,但身经百战的他却很清楚这是玄冥二老在逼自己自乱阵脚,今日,自己若是能搏杀玄冥二老,武当上下还会有活人,若是不能,恐怕,武当一脉,就要在今时今日被满门诛绝了。

    因此虽然心痛,却更加不能稍乱。

    …………

    就在鹿杖客与鹤笔翁化身的两道灰影,凌空扑冲到张三丰面前的时候,张三丰即将举掌迎战的前一刻。

    石应虎陡然脚步一踏,斜扑而出。

    “想伤我师尊,先过我这一关!”石应虎一身所学,近有泰半是拜张三丰所赐,因此他这一嗓子喊得心诚意正,一丝半点的问题都没有。

    当然,这里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张三丰的人品实在是过硬的狠,否则的话,石应虎基本上就只记神武系统的好,而不会记他张三丰的好了。

    以武当派梯云纵斜扑而上,石应虎双掌一迎,正正接住玄冥二老的全力之一掌。

    玄冥神掌!

    无上太极功!

    双方三人,功力俱是运行到了最极致境界,玄冥二老鹿杖客与鹤笔翁的脸色青白一片,真气浮荡。

    四掌相击,玄冥二老是单掌打出,因为玄冥真气阴寒霸道无比,一旦掌力不足以压制对手,将玄冥真气打进去,自身反而会受其所害,因为这一原理,因此玄冥二老平生甚少双手出掌,除非是对手武功弱过自己太多,随意屠杀的时候。

    然而,面对一代武林神话张三丰,让他们双掌打出,却又怎么敢?

    砰砰,掌力对冲。

    玄冥二老的脸色青白一片,真气浮荡,而半空当中,石应虎的脸膛上却是一半纯青,一半赤红,体内太极神功真气被运转到了最极致的境界,令玄冥二老只觉得对方掌中,有一股自身熟悉无比的阴冷寒潮席卷冲来。

    “喝啊!”

    “喝啊!”

    齐齐低喝一声,玄冥二老飞身而暴退。

    相形之下,石应虎稳稳落地,站立横挡在张三丰的面前,脸膛光色,迅速由青红对抗,转为一片赤红之色,同时周身有隐隐白烟升腾起来。

    (如此年纪,如此武功?武当什么时候又跳出这么一位青年高手?)

    (武当一脉,这一代最出色的弟子不是那个已经投靠郡主的宋青书吗?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他的武功,比宋青书高出太多了!)鹿杖客与鹤笔翁对视一眼,心中惊疑。

    在来武当之前,作为老江湖,鹿杖客与鹤笔翁就已经做过预案推衍了,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只要张三丰受重伤,剩下的武当弟子乃至于什么武当七侠,全部都不足为虑。

    武当七侠虽然得到张三丰的倾囊相授,但受限于自身根基资质,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练满顶级太极神功的,如此,当然也就没有一个修炼武当内功绝学纯阳无极功的。

    而鹿杖客与鹤笔翁已经试过了,顶级太极神功固然威力无比,根基扎实,但却并不足以同玄冥神掌相对抗。

    直到,碰到了眼前这个小子。虽然,他修炼的明显也是顶级太极神功,但那一身真气之深雄浩瀚,恍若江海澎湃,汪洋无尽,运用时犹如惊涛骇浪,磅礴难当。

    已经,完全可以用来对抗玄冥神掌了。

    (玄冥神掌?我以前也刷出过这门武学,只是并没有兑换过,想不到,居然如此的厉害!)在另一边,石应虎同样为眼前玄冥二老的实力而惊讶。

    玄冥神掌,道门绝学武功,威力强悍、性质阴损的寒属性掌法武学。

    玄冥神掌是一种阴毒无比的掌法,一旦修炼大成,掌力运转之时犹如排山倒海般刚猛,并且附有寒毒。

    交手过程中,对手一旦中掌甚至受掌力波及,霎时间就会因极阴寒的真气冲击而全身寒冷透骨。

    中掌者身现绿色五指掌印,寒毒初入体,触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块寒冰。通常而言,身受玄冥神掌者往往当时立毙,若是当时侥幸不死,寒毒深入,中掌处渐渐会变得宛似炭炙火烧,而其四周却是寒冷彻骨,寒毒深入,发作时痛苦难当,九死一生。

    注1:通过潜能点只能提升至初窥门径之境界,要获得全本绝学需要进入心象世界,接受绝学任务。

    注2:玄冥真气掌力霸道阴寒,施掌之时往往要掌出全力,否则掌力不及对手,一身玄冥真气反噬,修炼者亦要反受其害,死相惨不堪言。

    脑海中自然浮出有关于玄冥神掌的相关记忆,这也是石应虎每次刷新出神武武学,无论自己学不学,都要详细看一看,增长见闻的原因,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了,自身却可以通过神武系统,获得一些本来不可能掌握知晓的秘辛。

    (可惜,我若主修的是九阳神功,今日对抗玄冥神掌,可有事半功倍之效。玄冥神掌掌力阴冷缠绵,就连我与之对抗,也要以内功消化掉寒劲残留,否则便会身受其害。)刚刚,石应虎以有心算无心得明为救人,实为偷袭,成功调转鹿杖客与鹤笔翁的掌力,令他们真气互攻。

    正常情况之下,石应虎落地时,功力消耗应该并不严重,因此击退鹿杖客与鹤笔翁的,是他们师兄弟自己的掌力,这样石应虎就应该有更快数筹的回气,可以乘隙扑击,把握优势,击溃眼前的二老。

    然而,石应虎落地的那一刻,却觉得周身冷彻,遍体生寒,自身仅仅只是转化真气的载体,玄冥神掌残余的寒劲还是差点冻住自己,这样一来,石应虎不得不运功消化去寒劲,任由乘隙扑杀的时机从自己面前溜走了。

    “呃,这位少侠,请问你是?”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张三丰的话语声,胖老头的声音当中,满是疑惑。

    缓缓回身,看着眼前这位与自己神交已久的武道大宗师……当年张三丰很帅的,虽不是十分俊美,但却是英气十足的那一类型,而眼前这年过百岁的老神仙,却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胖子……岁月,果然是一柄残酷无比的杀猪刀。

    石应虎在观察张三丰的同时,张三丰也在看他,虽然越看越是心生喜欢,但满满的疑惑之情却也涌上心头。

    因为张三丰很确定,自己的徒孙当中,没有这么出色的年轻人,虽然自己闭关修炼,已经放手门派很久了,门中大小事务都由自己的大弟子宋远桥来管理。

    但是,再不管,门中出现如此天纵奇才的弟子,自己也不可能不知道的。张三丰眼光毒辣,完全可以看出,石应虎修炼的虽然是顶级太极神功,但其修为深度,已经不逊色于自己了,甚至隐隐之间,还有一些独辟蹊径、自成一派的意思。

    “真人,我虽然并非在武当派修炼,但我一身所学,的确是武当传承的,今日听闻武当派遭逢大难,特意千里赶来,驰援张真人。”一边说着,石应虎一边深深行礼。

    “无需如此,小友无需如此。”

    石应虎与张三丰这边还想再水一水呢,石应虎身后的玄冥二老不干了,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出掌,虚空当中冰霜凝结,寒煞大盛。

    而石应虎虽然在同张三丰对话,然而他大部分心神却都放在玄冥二老的身上,事实上,又怎么可能被他们成功突袭暗算到。身后阴寒掌力袭至,石应虎陡然弹身飞起,身后高跃到玄冥二老身后,虚空弹跳位移,一拳轰出!

    梯云提纵,虽然除了低级梯云纵以外,石应虎并未兑换更高级的梯云提纵,然而这些年下来,通过张君宝日记,通过自身对于太极的研究,通过见识的轻功绝学增多,石应虎已经把梯云提纵推衍到顶级的境界了。

    武当基础轻功步法,是二十一步,仅仅只是一套步法,还不涉及到提纵。

    低级梯云提纵,可以令人虚空借力,二段跳跃。

    中级梯云提纵,可以令人虚空借力,三段跳跃。

    高级梯云提纵,可以令人虚空借力,四段跳跃。

    顶级梯云提纵,可以令人虚空借力,五段跳跃。

    武当顶级轻功,梯云提纵修炼到极限境界,真的可以令人像梯云而飞一样。

    当然,受限于这个世界的源能浓度,即便把梯云提纵修到顶阶,事实上也不可能自己的初始起跳高度提升五倍。但虚空横移借力,却已经足够了。

    石应虎弹跳到玄冥二老身后,左右边踏四步,最后一步踩踏一拳轰出,烈烈真气在其周身盘旋激荡,形成一钻头般的拳势。

    这一幕画面看得那张三丰双眼微眯,因为自己五名弟子,无一人将梯云纵修炼到这种地步。

    只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练得有些偏了,梯云纵在他手中不但毫无道门出尘之气,反而显得如幻如魔,如鬼似魅。好在,依然还在武当武学的范围之内,并不是跨入邪道了。

    …………

    在武当道殿当中,一名道袍青年以奇诡极霸的一拳,轰击向鹤笔翁,这一幕画面引来所有人的注视。

    因为,武当之存亡已经寄托在这名道袍青年身上了,若他战败,局势便又要恢复为刚刚那般危若悬卵。

    (玄冥掌力掌力阴寒霸道,内功上难以占得优势,我就拼武功招式变化!无上太极拳虽然重守逾攻,但实战太极拳一样是武当派武学,我就不信张真人会不认。)

    砰砰砰砰,啪啪啪啪。

    刹那之间,石应虎与玄冥二老的灰袍身形,便极尽激烈得纠缠在了一起,石应虎拳法精湛,技战打法骁勇凶暴,而玄冥二老两人掌法奇绝,并且这两人心意相通,犹擅合击术,两人联手的威力远远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玄冥二老联手,甚至可以击败三到五名与自身功力相若的武道强者。

    因此,双方真的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好一番大杀特杀。

    (此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玄冥二老随便一人已经是江湖顶尖的高手,两人联手几乎天下无敌,几乎被我府中高手奉为神明,现在,居然被一个突然冒出的小子,逼得以一敌二!?)道殿当中,坐在一檀香木椅之上,赵敏虽然手拂折扇,意态悠闲,但那是她的养气功夫无比深厚所致,事实上,注视着场中那以一敌二立战玄冥二老的年轻高手,这位女公子的眼中异彩连连。

    元蒙女子,本就崇拜勇士,若此时此刻以一敌二的是张三丰或者某一位德高望重的江湖老前辈也就罢了,可此时此刻以一敌二的,却明显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若的年轻人。

    年轻人……天下第一高手!

    (这样的人,若是可以收伏于我手下,倒也不是不可以给他几分甜头。)赵敏之雄心霸意,更胜于这世间大多数男子,而这样的女子,却也必然以征服最强大的男人为乐事。

    “喝啊!”

    虽然只能施展武当太极一脉的武学,略有一些束手束脚,然而玄冥二老这样的当世强者,依然令石应虎打得极为过瘾,觉得极为快意,战到酣畅之处,他周身气血鼓荡澎湃,气血双重加速运行,拳头虚握,好像一个空心的锤,下一刻,双挥双抡,手臂破空挥去,轻盈地划破空气,却带出轰隆隆,沉重若雷霆行空一般的闷响之声:太极五捶,搬拦捶!撇身捶!肘底捶!指裆捶!栽捶!

    不仅仅只是手上双锤霸烈而已,石应虎脚下脚步践踏,打得整个道殿内劲风呼啸刮起,恍若旋风凭空生成,吹得在握所有人的衣衫猎猎做响,甚至于有功力不够,力量不够者,被这劲风吹得向后退移。

    砰砰砰砰砰,脚步践踏大地,力量反震,汹涌波纹自然扩散,一时之间,玄冥二老只觉得自身如在惊涛骇浪的江河中,脚下根基居然隐隐的不稳了。

    “小辈,你找死!”

    鹿杖客与鹤笔翁这两人,因为师尊百损道人的死,被吓破了心胆,躲藏在深山当中修炼多年,几近七十岁方才自觉功力大成,敢于出山逍遥。凭借这一身修为,两人在汝阳王府当中享尽了锦衣玉食,娇媚美人,因此更加热衷功名利禄。

    两人在汝阳王府当中几乎以天下第一高手自居……严格意义上讲,考虑到张三丰不出山的时代背景,这几乎就不算错的。

    现而今,师兄弟两人却被武当派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后辈小子给纠缠,甚至给压制住了,这让玄冥二老的脸面如何挂得住。

    “乌云蔽日!”

    “燮云无定!”

    心中一怒,杀招顿出。

    在玄冥二老的暴喝声当中,伴随着其掌势,滚滚寒毒黑雾化为实质碾压而来,顺带碾碎了四周的一切物体,汇成一股深邃漆黑,令人绝望窒息的掌力洪流朝石应虎汹汹而来。

    那冰冷阴寒、粘稠浓郁,挥之不去的寒掌掌势已如铁桶般团团包裹住四面八方,要让其中的石应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必死无疑。

    (好家伙,以这个世界的源能强度催动这样的掌力声势?玩命啊!)一边这样思索着,石应虎一边身形虚浮,陡然陀螺一般向后虚弹而倒飞,然而那身法之迅捷,又怎么可能及得到掌力之疾速。

    因此,仅仅只是稍稍拉开距离,下一刻便被重新追上了,然而在稍稍拉开距离这个间隙,石应虎周身太极气场扩散开,双手在转瞬间连划九圈,掌心过处,顿时带起十八重不断颤动的圆形波光,宛如一个由光影所组成的涟漪那般,一圈一圈地罩向玄冥二老乃至澎湃而来的寒掌掌力。

    玄冥二老顿觉自身两人雷霆万钧般的双掌掌势仿佛击向无尽深渊,完全虚不着力,同时,只见铺天盖地的黑云寒气尽被一股股旋转之力牵引带动,被眼前的道袍青年以双手拳掌绞入。

    (借力打力?好,我们倒看看你到底借不借得起!)暴戾之气涌上心头,玄冥二老对视一眼,不仅仅不收掌力,反而催动全力玄冥真气更加的发力猛攻。

    极限的吞噬之下,石应虎的上半身身躯甚至都在真气的鼓荡下膨胀变大了。

    “喝啊!”

    然而再下一刻,石应虎厉吼一声,运转自身全部的顶级太极神功真气,挟带着吞噬借力而来的全部玄冥真气轰打而出,若是此时此刻可以使用降龙十八掌,石应虎此时此刻打出得便是十八条真气巨龙,噬咬毁灭一切。

    而石应虎此时此刻使用的是无上太极拳,因此,最后轰击打出的那一拳,太极阴阳真气纠缠封印着极度缩小的玄冥真气,打出的拳劲便恍若凝实无比的炸弹一般,轰然击出。

    其疾如飞,其霸若雷!凶机暗藏,无限恐怖!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