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五十六章:话术心战,熔炉炎龙(求订阅、求打赏!)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万里林海,恶水穷山,异兽出没,邪灵孕育。

    在两界战争之后,国家的城市化进程越发加快了,直到今日,几乎已经没有炎黄人还住在村镇里了,取而代之的全部都是大城市圈,大集群,粮食物资全部都由城市防线包裹,全机械全自动化生产,把单位生产效率提高到了最极致境界。

    当然,空余出来的边缘村镇,要么给异国、异位面平民,要么便被荒废吞没。

    这里,便是如此。

    然而这段时间,在这荒无人烟的万里林海中自由生活与孕育的异兽与邪灵,却受了灭顶之灾。

    两团庞大无比炽热无比的气息穿行而动,恍若人形的移动核电厂一般,扩散着自身恐怖的声威气势。

    在这些异兽邪灵的感知中,感受着这两股气势,便如同感受到两道滔滔无尽的赤色洪流挟带着无穷炽烈光焰与滚滚风雷激荡之音,仿佛自天际奔腾洗荡而下,赤红光辉经天彻地,其激情如火滚荡如雷,仿佛要将天地间一切腐朽事物彻底粉碎焚烧。

    其波澜壮阔铺天盖地,直令山河改颜,乾坤变色!

    若是直视天人,则往往已不是人形,而是一片充斥视野的,炽烈摇曳,澎湃激荡的无边赤红炎海!

    这两股气焰巡视而行,许多孕育中的自然灵直接就消亡了,正所谓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一言可为天下法,便真的不让你成精。

    军方两位天人上将的气势威严,便足可以形成实质的杀伤,泯灭掉一些传奇以下的自然灵。

    而许多的异兽,在这恐怖的气势狂潮当中不吃、不喝、不睡,慌狂得四处奔走,恐惧不安,甚至有许多异兽胎儿直接就变成死胎或者早产被吃掉了,这是异兽面对危险环境的本能反应。

    然而,在这一片不安当中,却有一片安宁祥和之地。

    蛊神唐纳与追随他的弟子,在这段时间甚至已经建造好一片精致的木屋,明摆着是打持久战的意思。

    两大炎黄军方的天人上将,扩散气势,要逼唐纳现身,然而唐纳及其弟子却非常清楚,那两个家伙在这里呆不了太久,炎黄古国一共才多少位天人战力,每天又要处理多少事务?

    根本就不可能把两尊天人战力,放在这里长久的闲置。

    蛊神唐纳这次外逃,带出来的都是自己最精英的弟子,其中的大弟子风镰已经是传奇先天境的强者,而其它弟子,也都是强三阶的宗师,武功高强、意志坚定,再加上有唐纳的气势笼罩庇护,在这片小小的区域范围内,他们还能保持自身心神的安宁清净。

    武功气势,心灵交锋,这一方面从强三阶的宗师境武者开始,就开始触及了。

    而真正要运用到一定境界,则非传奇先天境高手不可,心境完美便可以更大程度的操控天地源能,若是心灵意志被对手压迫了,往往就此消彼长,容易败北。

    而达到了像蛊神唐纳这样的境界地步,则又是另外一番意象了。

    其心灵意境由罚转恕,天人心意平和,则自然向四周扩散大安宁、大清净的心灵气场,可以调动人身的免疫能力、强化细胞、杀死各种病毒,即便是普通人长久在天人身边呆着,也会身体康健益寿延年,而修炼武道的人,则更可以从中获益,增益修为。

    因此,每一位四阶天人强者,哪怕只是宅在哪里什么都不干,都是一座极巨大的宝库。

    便比如此时此刻,两大炎黄军方的天人上以自身气势压迫,若无唐纳的心灵结界,在场所有人包括传奇武者风镰在内,连睡觉都是休想,只不过风镰可以多撑几天,其它宗师武者用不了多久就会精神崩溃而已。

    “修行过程中遭遇的困难,既是劫数也是助益,你们可以适当到我的结界边缘,去感受一下炎黄军方天人上将的武道气势,借以锤炼武功,坚定意志。炎黄军方的五星战世诀、赤色光辉,都是当世之绝学,可惜,其志如火,摧伐命力,几近乎于魔道了。”端坐在高处,唐纳向自己的弟子们阐述武道精义,便犹如佛祖**,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一个又一个醇厚纯净的道理,听得在场众弟子们心神俱迷。

    “哈哈哈哈哈,一个修炼苗疆蛊术,邪灵降头出身的人,居然说别人是魔道?”

    “魔王波旬曾对佛祖说:末法时,我让魔子魔孙混入僧团,披你的袈裟,坏你的佛法!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是虚妄,哈哈哈哈哈哈”即便是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的金色世界,当绝对之力突然降临之时,也会被撕裂,会被崩塌。

    不知何时,一名光头男子负手出现在林荫之后,踏入唐纳的心灵结界当中,随着他的步伐,整个心灵域场的祥和、安宁、大禅定、大清净之感,顿时就破碎掉了。

    一会,同四阶天人境高手交手,恐怕吃奶的劲都得用出来,因此石应虎直接就将假发甩脱,直接进入第二形态,也是自身真真正正的战斗形态。

    有头发固然很帅,但帅和战斗力增幅相比,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早在光头虎王进入自身结界前,唐纳眼底有深红闪过,已然似有所觉得抬起头颅。

    注视着,那闯入自身领域的石虎王。

    “早闻石虎王紫瞳金睛破尽万法,今日一见,却是见面更胜闻名!想不到,两大四阶天人上将也是虚招,炎黄军方,真称得上是机关算尽啊。”一边这样言说着,肉眼不可见却切实存在的无形金光,笼罩石应虎,并且,整个域场更加坚固,更加牢不可破了。

    其实,在见面之最初,石应虎与唐纳之间的交手便已经开始了。

    石应虎以紫瞳金睛成功找到空间不谐之处,这空间不谐,已经不仅仅是武功心灵气场的范畴了,石应虎常年与异域邪神交战,一眼便认出,这里面有着血月邪神神术能力的意思与韵味。

    凭借这种能力,唐纳方才可以在军方雷达以及两名天人上将的搜索下始终藏身,直到遇到石应虎的紫瞳金睛。

    紫瞳金睛,是上乘金刚境体魄与先天境内功相结合产生的产物,效果似乎与佛门天眼通,道门神目劫效果差不太多,但事实上,在品阶上却隐隐要高出一个层次来,一个是先天,一个是后天,已经有些超脱于地球武道文明的体系了。

    因此,石应虎传奇巅峰境的紫瞳金睛,可以洞察到两大炎黄四阶天人都洞察不到空间扭曲,当然,这也有术业有专攻方面的问题,两大炎黄四阶天人上将都是强战类型的,若是那位佛门的四阶天人在这里,唐纳也不会抱着长久隐藏的心思,在四阶天眼通下必然现形。

    唐纳是知道,那名佛门四阶天人不可能离开东禅寺,来这里,因此,方才非常安心得拖延时间的,结果,没想到碰到了同样可以破掉自身结界神术的石应虎。

    另一个方面,石应虎在地毯式搜索,并以紫瞳金睛发现唐纳所在的瞬间,唐纳同样也感受到石应虎的目力了。

    石应虎原本想通知另外两位军方天人的想法,瞬间打消。以弱对强,心灵搏杀,若那一刻自己强行通知两位军方天人,唐纳固然是跑不掉了,自己却要在气势回落的情况下面对唐纳的疯狂扑杀。

    石应虎自负可以保命,但却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自保不伤,一个近死发疯四阶天人不是闹着玩的,眼前这个家伙,比自己平常面对的血月半神,实在强大太多太多了。

    信仰体系下的高阶生命体,战斗力与生命阶位不匹配,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也有匹配的,但少,实战强的,更是少上加少。

    在被唐纳察觉的瞬间,石应虎刹那打灭了自身通知另外两位天人上将的念头,把自身精神提升到饱满无瑕的境界,肆意狂笑着大步走入唐纳的心灵结界。

    这就让唐纳失去了鱼死网破的决绝,并且以心灵意场覆盖住石应虎,免得战斗的气息扩散出去,引来军方天人,这样,石应虎反而成了他的负担,令其战斗力无法发挥到最极限。

    高手搏杀,心灵争斗,微妙无比,甚至于四周以风镰为首的众弟子想要出手合击,都被唐纳扩散开的心灵意场,暂时压制住了战意与慌张。

    “石虎王,你一心许国,万难无悔,唐纳佩服之至。然而我并非是炎黄人,这些年虽受炎黄供养,晋四阶天人境界,但我也为炎黄争杀战斗,立功无数”一边言说着,唐纳一边解开自己的衣衫,只见,他衣袍下的身躯伤痕处处,恐怖无比,这侧面说明着这些年唐纳为炎黄古国立下的赫赫战功。

    “石虎王若肯放过我等师徒,高抬贵手,我愿将毕生修炼心得奉上,并立下重誓,此生不会泄漏有关于炎黄古国的半分秘密,若违此誓,叫我穷尽一生,不得寸进。”

    “石虎王,唐纳想要的,仅仅只是去血月世界,寻找生命进化的奥秘,与地狱鬼府周宗主、与纯阳道门吕宗主,别无二致,您也是修炼之人,我的心情,想来石虎王可以体谅爱国,没有错,但强迫他人爱国,总谈不上是对的吧?更何况,我并非是炎黄人。”哪怕在此时此刻,蛊神唐纳说话依然是慢条斯理,一派温醇。

    然而,他的话语声音却响彻了心灵结界内的整片树林,恍若洪钟大吕震聋发昏,令人身心都有受到洗涤之感,然而奇怪的是,周围树林里树枝上树荫间,停了不少走兽鸟儿。

    它们却丝毫没有受他声音地影响,而是依然在树上树下跳来窜去,十分得活跃。

    给人的感觉,是:“这个人,已经和这片环境融为一体了,天人合一了。”

    因为唐纳的话,以风镰为首的众弟子,纷纷都放松下来,觉得如此道理,如此声威,应该会让石虎王知难而退了,只要他还有一点人性的话。

    人,是自由的,爱国也是一种个人的自由,不应该被强迫,这是放诸四海,无懈可击的道理。

    然而,那腰佩双刀的光头男子,他磨着指甲,盯视着高坐于树端的唐纳,眼神冰冷,脸现狞笑。

    “军管时期,你跟我谈自由!?脑壳坏了吧?”

    爱国是自由的,是不应该被强迫的,这没有错,但,那是指和平时期。

    现在两界战争,环球大战,举**管。

    国家压榨着平民,用以供养战士,供养军需,一切都为了军方让步,给你们最好的装备,最好的物质,甚至最好的女人,举国都在宣传军婚光荣,这个时候你当逃兵,还跟我说自由?

    自由你妈。

    什么是人性?

    打个比方:

    当一群人被困在一个屋子里,屋外一只凶猛的野兽要扑进来吃人,这时所有人都必须齐心协力顶着房门阻止野兽进来,这个时候,大家同生死共患难的过命交情就这样建立下来了。

    这是人性!

    但是,如果猛兽已经冲垮了房门扑进屋子,它的尖牙利爪无可抵挡,此时人们要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跑出屋子,但房门只有一个,为了争夺这一线生机,大家自相践踏,你拉我扯,甚至自相残杀,这个过程,不共戴天的怨仇就如此酿成了。这也是人性!

    两种选择,无可厚非。

    但,当一群人被困在一个屋子里,当大家都在齐心协力顶门的时候,有人却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甚至趁着别人顶门的时候,就要制造生路夺门出逃,以屋里人为诱饵自己逃命这样的人,难道你不想杀?

    唐纳啰里吧嗦说了一大堆看似合理的道理,然而石应虎用一句话就给破得干干净净了。

    军管时期,你跟我谈个人自由,那还是去死吧!

    话术交锋,心灵暗斗,拼的就是以自身之道理坚定自身之道理,动摇对方之道理。哪怕,你的道理并不能被世人接受认可。

    石应虎非常认可自身的道理,因此刹那之间,他就聚集起了足够的杀意气势,在心灵精神之思辨上,石应虎其实是高明过唐纳的,因为他经历过张三丰的人生,已经铸成了唯我意境,因此精神稳定性极高,唐纳打算用话术动摇石应虎,其实就是战略决策错误,他找错人了。

    石应虎双手握刀,周身杀意气势恍若暴风一般磅礴卷起,四周的唐纳弟子受到杀意所激,本能得就爆发潜力,出手围攻石应虎。

    事实上,十几名宗师配上传奇先天境高阶的风镰,正常情况下是有一定能力对传奇巅峰境武者造成一定影响的,尤其这名传奇巅峰境武者还要面对唐纳这尊天人的威压。

    然而,石应虎不是普通的传奇巅峰境界。

    四面八方的攻击,落入石应虎周身卷起的真气风暴当中,犹如泥牛入海一般被消融卷入进去,四面八方的攻击性真气虽然落在护体风暴上,全数侵入石应虎体内。

    但却让他以“吸星道功”的法门吞噬导入自己强韧宽阔得匪夷所思的经脉,在体内绕体一周,逐次融合增强,最后石应虎又以“不死法印”之道,化死为生,骤然汇聚到双手臂肘龙虎绝灭手之上。

    “滚开!”

    石应虎冷冷哼了一声,肺腔发力,宛如惊雷,震得这整片山林树屋都咯吱咯吱响,好像随时都要倒塌。

    下一刻,金红双刀爆发如虹,仅仅只是刀势的余波,就已然将四周的蛊神弟子尽数击溃,除了风镰可以伤而不死以外,其它的蛊神弟子全部都四面飞跌,或死或残,直接失去战斗力了。

    自身道理被动摇,唐纳的反应速度慢了一瞬,再次心神回转过来时,众弟子已败,眼前如虹刀光,充斥眼前。

    因为天人武者的高傲,唐纳因此涨红了脸庞,恼羞成怒,发出喝骂斥责之声:“石应虎,我敬你是一代英豪,因此礼敬三分。你却得寸进尺,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轰隆,石应虎视线所及,眼前大地晃动,群山摇动,烟雾腾起,遮天蔽日,像是末日来临。

    以自身之势包裹石应虎,这样固然消耗更大,但也可以增幅唐纳本身的出手威势。

    若非石应虎本身修炼有唯我冰心,意志坚定不动不摇,他也未必肯直接走入唐纳的领域,吃这闷亏。

    嗡嗡嗡嗡嗡,伴随着阵阵嗡鸣声,唐纳的背后缓缓飞起了一只巨大无比的金色蛊虫法相,法天相地,绽放着灿烂的光芒,似能与高空大日争辉。

    这便是唐纳的本命神蛊,资料上说他甚至可以肉身被毁,借助神蛊夺体重生,神异无比,恐怖绝伦,并且用以增幅各种蛊术,也是威力无俦,好用无比。

    不是四阶天人境,胜假四阶天人境?那便叫我见识一下,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到了这个境界,一个眼神,就可以将自身意志灌入对方脑海里,哪怕双方话语不通都行,当然,这一点唐纳做得到,石应虎若无九音奇功的话,却做不到,因此,这一点优势唐纳当然要利用。

    随着周身金光扩散,蛊神唐纳双手向前一推,那些原本辉煌的金光瞬间扭曲,变成了一只只让人毛骨悚然的虫豸,或毛绒怪异,或丑陋狰狞,便仿佛心底的恶念显化,便如同想象的凝聚物。

    这便是蛊神唐纳赖以成名也最为恐怖的手段之一:蛊毒降头术!

    只要稍有不慎,一旦中招,极受折磨,极难拔除,受术而死者,死相恐怖难言。

    死相恐怖难言这一点也就罢了,极受折磨,极难拔除这两点,实在叫人顾忌,哪怕是与唐纳同阶的强者,也因此不愿招惹他。

    嗡嗡嗡嗡嗡,蛊虫铺天盖地飞向了石应虎,遮蔽虚空不留一点缝隙,相貌各有狰狞,密密麻麻,足以令任何密集恐惧症患者直接因此犯病。

    金红交叠的十字刀光,经过蛊虫潮得层层削弱后,被盅神唐纳单手握鞭,随意砸碎,轻而易举,那原本可以威胁四阶天人的十字刀光,在经过蛊虫潮的削弱侵蚀之后,已经大为弱化了。

    另一边,践踏虚空疾掠飞至的石应虎并未再发刀光,而是动迎向那亿万恶心的毒蛊虫豸。

    即便是真正的四阶天人高手,也很容易被蛊神的蛊术所乘,既然如此,速战速决以我的修为积累,极限压缩之后仅仅只有两招之力,两招,彻底打疼他!

    嗡嗡嗡嗡嗡,无数金色光点汇聚,一只只蛊虫穿透真气防护阻碍,钻入了石应虎的体内。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石应虎不仅仅不阻止,反而全力催动吸星道功,身化人形黑洞,将四面八方那些介于真气与蛊虫之间的存在,尽皆吞噬。

    不过刹那,遮天蔽日的无数虫豸消失殆尽,天空中一片的清明。

    石应虎你疯了字还没有出口,蛊神唐纳便已发现石应虎脚下已经扩散开一圈八卦图形,与此同时,眼前这个家伙体内的气机,正在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阴极阳生,阳极阴成,万法归一,天地熔炉!”伴随着恐怖扩散的低语与气浪,石应虎体内真气先是骤然极阴,寒冰死极真气冻彻万物,令其周身幽蓝光转,其体内无数的蛊虫真气受到封镇,当然,如果仅仅只限于此的话,就仅仅只是暂时压制,蛊虫真气终将破封而出,吞噬受术者。

    核心神蛊不亡,这些蛊虫真气死了又能再生,生者又能繁衍,无穷匮也,极难拔除!

    然而,再下一刻,阴极骤然转为阳极,阴极阳生,自石应虎周身毛孔,五官七窍当中骤然燃烧起熊熊的金炎火焰,高温数万,焚灭一切。

    顶级太极神功功法奥义天地熔炉。

    日常可以大幅锤炼纯化修炼者自身真气,搏杀交战之时,阴极阳生,阳极阴成,可以将自身阴属性真气尽数转化,骤然间几何倍提升修炼者的功力。其威力效能,更在石应虎之前研究的阴阳对冲、修炼的极限冰火七重天之上,当然,石应虎若之前没有这些研究,他可能也无法真正领悟顶级太极神功功法奥义:天地熔炉。

    在激发天地熔炉的状态,石应虎周身金焰包裹,其功力之强度与纯度已经完全孙逊色于四阶天人境高手,再加上转化前置的阴极变化,即便是亿万蛊虫真气,在石应虎这一招面前也灰飞烟灭、半点不留。

    极限的阴极阳极真气转化,对于石应虎的体魄经脉也是负荷极巨大的,但也因此,也真的是治病去根,再加上石应虎中招的时间极短,即便是亿万蛊虫真气入体,也在极短时间内被烧得干干净净了。

    下一刻,双刀脱手,化为两道神龙般的流光劲斩向蛊神唐纳:大石飞斩,石应虎虽然可以以气御刀,但根本就没有御,以飞刀手法脱手后就不管了,将自身全部之精气神,集注在接下来施展的这招上:真降龙十八掌!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天地熔炉,阴极阳生,石应虎周身真气催谷爆发全面沸腾,十八条形态各异的龙形真气延伸而出,或者是六角长须,或者是独角四眼,却俱都是一派狰狞猛恶的形象!

    功法改变人,人同样也反向改变着功法,石应虎心性骄狂暴虐,连带着令功法也受到影响。

    “真降龙十八掌奥义:万龙归宗!”

    “唐纳,能死在我这一掌下,你也称得上是死得光荣了!”降龙十八掌奥妙精深,威力无穷,掌掌都是奥义,然而,这十八掌奥义尽皆练全之后,却会领悟一式十八掌合一的终极掌法,石应虎称其为:万龙归宗!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十八条金红色龙形真气透体而出,漫天飞舞咆哮,最后,随着石应虎掌势的聚合,汇为一股陡然消失。再下一刻,伴随着高空当中,石应虎双掌合一的一掌按下,他双掌中央的虚空中,凝聚出一条纯金颜色,犹如实质般的金色巨龙!

    金色巨龙脱掌而出,咆哮而下,在这个时候,石应虎周身除些微恢复真气以外,一切真气已经燃尽了,蛊神唐纳只要随手一击便可以将之格杀。

    然而,此时此刻蛊神唐纳已经顾不上石应虎了,他抬头注视着那飞冲下的金龙,背后金蛊法相嗡嗡作响,不断告诉他,这一招若是抵挡不下来,真的会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样的爆发力,他真的只是传奇先天境!?

    轰!

    金色的龙形真气扑落于地面,紧接着恍若核爆般的大爆发猛然爆发,中心数百万度的高温,释放出毁灭性的光辐射与摧毁一切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疯狂得推进扩散。

    以风镰为首的蛊神弟子,一瞬间就死干净了,尸骨无存。因为这已经不是传奇高手该有的段位了,这绝对是四阶天人强者死斗交战时,才可能出现的余波。

    轰隆!

    两名炎黄军方的四阶天人上将,本来正在巡视着,然而万里山林间的一处,突然扩散开几乎如小型核弹爆炸般的毁灭之势,并且杀伤能量高度凝聚,实际单位杀伤力甚至更在核弹之上!

    相隔虽远,但这两人互视一眼,刹那间都飞身而起,向那个方向流星般的赶去。

    “我,别是石应虎那小子舍生玩命了,若是因为蛊神唐纳把石应虎赔进去,这笔买卖是实在谈不上赚了!”

    “什么谈不上赚了,唐纳能比得上石应虎的价值?也不知道首长是怎么想的!”孙涛与石应虎意气相投,关系极好,因此此时此刻也是急红眼了。

    事实上,他也知道,蛊神唐纳是绝对不能放他走的,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出卖炎黄换取利益的意思,但那是没逼到要命的时候,随着两界战争的越衍越烈,血月邪神的目光必定会盯向炎黄古国每一处破绽,这个时候,若是蛊神唐纳落在它们的手里,血月邪神客气点说,有一万种方法能让唐纳开口,仅仅只是唐纳知道的那些隐藏空间裂缝,全部透露出来,炎黄就得受不了。

    当两名赤色的流星疾飞而降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已然是一片烈火燃烧的熔岩山湖了。

    地势改易,倾覆百里,如此惨象,彰显着之前那一战的夸张恐怖。

    “应虎?你在哪里?应我一声啊,我是孙涛!”

    “唐纳,你滚出来,你已经逃不掉了,交出石上将,我保证留你一条狗命!”另一名军方天人上将这样吼道,在他的判断中,石应虎恐怕被蛊神唐纳生擒了,传奇天人,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翻盘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半空当中,两人眼前的熔岩湖中央,突然浮起一大串的气泡,再下一刻,一颗铮亮的光头浮现出来,闪烁刺目,令人如见大日。

    “喊什么?喊什么喊?老子还没死呢!”一边往上游着,石应虎一边拖起一只巨大的金蛊往岸上游。此时此刻,石应虎周身光溜干净,不过在场都是男人,他也并没有什么好忌讳的,直接将化成金蛊的唐纳扔上岸,然后自己也跃上岸来。

    “不过还好你们过来了,否则的话,我真的就要跑路了。”看着脚下的唐纳,石应虎眼中闪过一抹惊骇,在自己全力一掌之下,这家伙竟然败而不死,此时此刻自身真气燃尽,若非明知道附近有两名已方天人上将,此时此刻的自己就要裸奔跑路了。

    因为,化身金蛊的唐纳随时可能醒转,而自身没有真气加成,却无法在不惊醒对方的情况下杀掉对方。

    许多四阶生命体已经是纯能量物质化身,没有绝对要害,纯粹物理攻击再强,也绝难致其于死地。

    不过已经结束了。踩着身旁巨大的金蛊,石应虎接过孙涛扔过来外袍,长长吐出一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