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想象的共同体,纯阳的护道人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纯阳道宗宗主吕放的到来,颇为突兀,但却也合情合理,蜀山会议“圆满”结束。

    虽然炎黄政府那边一头包,但同江湖门派却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关系了,政府需要重新梳理与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甚至多少做出一些象征意义的补偿,而江湖门派已经确定下来的座次却并不需要再重新排序。

    因为,蜀山剑宗与纯阳道宗联手,镇得住场子。

    这就好像一个酒馆里,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纯阳道宗喝高了,嚷嚷着:“谁敢打我?谁敢打我?”

    嚷嚷的次数多了,一名身高八尺腰围也接近八尺的壮汉蜀山剑宗站起来,说:“我敢打你!”

    然后那个年轻人纯阳道宗上前,一搂那个壮汉蜀山剑宗的脖子,继续问:“现在,谁敢打我们两个?”

    蜀山剑宗加纯阳道宗,即便不是整个江湖上最能打的,也差不多了,尤其酒馆老板炎黄政府还站在他们一边,因此,一次蜀山议会的成果用个十年,基本没问题,没异议的,在炎黄政府同周边国家重新梳理好关系后,按照蜀山剑宗提供的门派座次排名,往各个国家派支援就可以了,只要不是差得太离谱,基本不会有宗门有异议,蜀山剑宗也不会允许它有异议。

    “宗主,您坐,小云,去给宗主泡壶好茶。”

    “嗯。”华云见到大人物,怂,此时此刻听到丈夫的吩咐如释重负,出门去泡茶了。

    华云磨蹭,做事不麻利,让她泡壶茶她能泡小半个小时,这个时间足够吕放与石应虎说许多许多事了。

    “应虎很宠小云啊,志诚收了两个极好的徒弟,一个有本事,一个有福分。”

    “小云是很好的女孩,对我一心一意,温柔体贴,愿意花心思哄我,等着我空闲的时候逗我开心,她真的很好很好,我觉得我也很有福气。”

    “夫妻之间相处,一强一弱不是坏事,重要的是两人情投意合。”吕放对于这方面的事,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虽然大长老谢天宇有意给石应虎做媒,但人家小两口感情甜蜜,提这种事无疑是不合适的。

    “学无先后,唯达者为师,道门虽然远比魔门更加重视礼法,但应虎你今后不需要再以三代弟子的身份执礼了,过不了多久,副宗主的任命就会交到你的手上。”

    “谢宗主。”石应虎对此,倒并不是感到很意外。就像国家授予自己上将殊荣一样,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救驾有功,更是因为自己在面对逆天七妖时拼死伤残,证明了自己的立场与忠诚,这样一来,整个南越的可操控系数就直接提升了。

    给一个执掌南越的嫡系,一个上将殊荣,半点都不过分,甚至并不仅仅是殊荣而已,过段时间,还会有一些部队开进南越,归入石应虎的统御指挥,哪怕在这个时候,多出一大片战略回旋区,那也是好的。

    炎黄古国出钱,出物资,出各方面支持,南越出人,这笔买卖对于炎黄古国来说是小赚,对于南越来说也绝对谈不上是赔,有炎黄古国的强大工业体系支持,南越国的国民生活水平与安全系数都会提高许多,只是这样一来就是举国往纯军事化方向转变了,一旦炎黄古国断了供给,国家崩溃都是转眼之间的。

    正常来说,执掌南越的南越王绝不可能接受这种“双赢”协议,然而石应虎无所谓,他又没把南越当自己家,对他来说那就是个出国工作的地方而已,能有多珍惜。

    什么是国家概念?

    即是每个人想象认可的共同体。

    石应虎认可五千年历史文明,认可自己的血统与身份,而对于他来说,他回国之后,用不了多久也是四阶天人,一座基地城的镇压者,国运的镇压者,若有兴趣的话,权柄之重辐射数省之地,可以动用的资源可以影响的事物,甚至比南越还大。

    南越,说穿了不过炎黄一省之地,经济还不发达,历史还不厚重,人文还相对落后,魔祖郑念之所以要在那里立山头,是因为他的核心思想是要重新建立封建王朝,石应虎又没有这样的政治抱负,他何必非要缩在穷乡僻壤千里毒林的南越?

    也就是国家现在不肯收,也实在没有适合的人过去镇着,否则石应虎打算找个资深间谍换张脸,自己收拾收拾就回国内了,南越连个四阶天人都没有,自己想去拜访前辈,讨教武学都没有机会,而炎黄的非军方天人,是不时开课论道的。

    吕放与石应虎闲谈了两句,他目光扫过桌面,看到一张报纸,随手拿了起来翻阅念读。

    “应虎居然喜欢看报纸?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更愿意刷手机。”

    “手机我也刷,不过报纸总是要看的,我把这件事当作是一件功课,不过小云总喜欢给我买一些娱乐类的小报。”

    “女大学生每月索要4500元生活费:女儿就该富养,总不能让我吃食堂吧?”

    “我那个时候,一个月一百块钱已经很多了,我父亲可是纯阳副宗主,应虎你上学的时候一个月多少生活费?”

    “500一个月,我记得食堂的鸡屁股特别好吃,又肥又嫩,去的晚了都抢不到。那个时候,学校的食堂外包,最贵的菜是鸡骨架子,然后食堂那些大妈就把原本应该扔掉的鸡屁股洗好了,烤串,几个人偷偷卖然后私下分了,因为能私下分钱,大妈们把鸡屁股洗得特别干净,做得特别好吃,生怕吃坏了学生断了财路。”石应虎回想起自己高中时的情境,笑了笑。

    “唉,现在有许多年轻人啊,不知足,他们不知道,很多国家都已经打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美利坚、炎黄、欧联盟国内还可以勉强保持的和平安宁是何等的珍贵。”

    “古人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从建国到现在还没有五世吧?就算古人的寿命断,三十年为一世,那到现在也没有一百五十年啊,为什么就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已经不再感念国家政府带来的和平、安宁、富庶了呢?”吕放言说的时候,显得略有些哀伤,他是老一辈的人,见过艰难困苦,见过这个国家筚路蓝缕得一路前行,知道今日这一切的到来有多么不容易,因此,他那一辈的人是很少有骂国家,骂政府的。

    反倒越是生活在富庶年代的人,心中的戾气怨恨,反而越加沉重,越加不得安宁。

    “因为在您那个时代,人人以为国尽忠,为长辈尽孝,为朋友尽义为荣。而在现代这个时代,精致利己主义大行于世,人人都认为自己的重要性高于一切,因此出现这种思潮,是非常正常的。”

    “精致利己主义应虎,你认同吗?你觉得它是正确的吗?”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其中的许多观点,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可能是因为我父亲是语文老师吧,我的想法偏向于传统主义。”看似闲谈,可在这个过程当中,吕放观察着石应虎,石应虎也在感受着纯阳宗主吕放的心与意。

    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地步,心灵交锋,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手最本质的性情,就像一个懦弱的人,无法将降龙十八掌修炼到极致一样,就像一个阴柔的人,修炼纯阳武学会事倍功半一样,修炼到吕放与石应虎这个境界地步,人都是“真人”了,许多的性情本质,是很难藏得住的。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再愿意生孩子了,恐怕就是这种精致利己主义的思潮在作怪,我曾经在网络上偶然看到这样一句话:既然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为什么要生我?短短一句话,读之印象极深刻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给予你最宝贵的生命,反而成欠你的了?对此应虎有什么感觉啊?”

    “嗯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生命的权力,为自身选择负责的责任。父母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这的确不是孩子本身的意愿与选择,因此父母在孩子十八岁成年之前,有责任与义务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并抚养这个孩子,如果做不到,自然是为人父母的失职。”

    “一个未成年人,缺乏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许多事情,父母越俎代庖为你决策,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无可厚非。十八岁之后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生命的权力,为自身选择负责的责任。”原生家庭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基本上截止到一个人生命纬度的三十岁,三十岁之前你的失败可以说是原生家庭带给你的,三十岁之后,若你的人生依然灰暗失败,那再赖原生家庭,就未免太没出息了,再往前一点,你恨不能怨到秦始皇头上去呗。

    “关于精致利己主义思潮,他们很典型的一个特征,就是重要性排序:1自己、2伴侣、3孩子、4父母,自己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在这种思想引导下,他们当然不会想要生孩子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美其名曰:不生韭菜,不受剥削,法国人也都是这么想的,法国马上就要被黑人占领了。呼”谈到这里时,石应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他苦笑一下,摇摇头继续言道:

    “其实有很多时候,在这种社会思潮面前,我也会受到影响,觉得他们很有道理,但至少我始终记得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念诵的诗:古时繁华我未生,旧时危难我未经。现时荣安,当许深情!”这首小诗,是石卫国很喜爱的,或许都谈不上是诗,但,石应虎也很喜欢。

    “嗯。”注视着石应虎,吕放缓缓点了点头。

    “为老人家的这一首诗,来,应虎,我们以茶带酒,共饮一杯。”在吕放话音刚的时候,华云提着茶壶走入进来了,她见到自己的丈夫与宗主都已然举起了手中杯,连忙上去给两人倒茶。

    茶水滚烫焚沸,香气四溢,然而吕放与石应虎却是不在意的,两人彼此一敬,共同饮下。

    “血月那边,出了一些事情,因此我今天才仓促来访,接下来还要离去,可惜不能与应虎尽情畅谈,交流对世事人情的看法。应虎,这个东西送你,你是我见过的,纯阳宗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弟子,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纯阳宗失望。”说着,吕放站起,拍了拍同样站起来,石应虎的肩膀,然后他趁着握手,将一轮光碟似的圆形石片,隐秘得塞入了石应虎手中,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应虎,你身上有伤,就不要出来送我了。记住我的话,比起你送我千里,还要让我欣慰。”站在病房门前,这位一身道袍,极为帅气的中年道人这样言道,而后大步离去,他还要去为他的梦想拼杀,他还要去重塑,道门的东方天庭。

    夜晚的时候,小云已经去另一个房间熟睡。

    石应虎方才取出宗主隐秘塞给自己的圆形石片,在夜色下,那小巧的圆形玉石片在黑暗当中散放着微光,其表面似有符篆,又似什么都没有。

    石应虎将自身真气注入其中,玉石缓缓明亮,下一刻,大量的讯息通过真气连接,涌入到石应虎脑海中:

    布满金色文字的空间,有一道道虚幻的人形在提纵挥掌,衍化武功之精义。

    纯阳先天功,炽阳气盾,天外飞仙步,纯阳金乌剑法,纯阳金乌掌法,仙人醉,分江破海指,血魂飞爪,紫阳霸刀此为纯阳玉册以外,唯一记载着纯阳九绝的隐秘传承,纯阳秘匙。

    纯阳玉册镇压于纯阳宗道宫之中,而这纯阳秘匙则所知者极少,只有历代宗主与纯阳宗的护道人,可以知晓,在纯阳道宗宗主吕放,将纯阳秘匙交给石应虎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选定石应虎作为纯阳道宗的护道人了。这样,即便宗门在血月世界满盘皆输,纯阳道宗的传承,却依然不会断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