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二十章:太极之道,心象之行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啊啊啊啊啊啊!”

    乱发狂舞,双手挥扬,一道刚烈霸道,一道诡秘阴炽的刀气脱手而出,它们纵横交错,经行过处,一切土崩瓦解。

    轰隆隆隆,伴随着崩裂之声,大片大片的碎石断柱坠落砸下,将下方那彻底发狂的狂人压下。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精神崩溃已然如此严重了吗?那为什么圣祖不将他留在身边,反而派他到处执行任务呢?”自阴影当中走出来,饕餮心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浮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饕餮突然心生感应,紧接着他又闪身躲藏起来。

    前方废墟当中,忽见一道气焰强势显赫的人影冲天而起,果然是独孤长卿/石应虎。

    以他一身金刚中阶叠后天气功大圆满的修为,即便再多十倍碎石断柱也埋不住他。

    然而,这一次他疾速奔行出去没有多远,便一头栽倒于地,昏厥过去了。

    饕餮在阴影当中等待许久,确定石应虎真的是昏过去并且没有醒转的迹象后,方移步过去。

    一点点走近,注视着石应虎,老魔头的喉咙吞咽,再也压抑不住想要将之吞噬的心情,相比圣祖那不知是真是假,不知何时可期的遗蜕,现在吞噬了这个家伙,自身立刻就可以免去暴食魔功反噬之苦,将魔功升华至前所未有的完美境界……大不了继续逃命、浪迹天涯。

    抱着这样的想法,饕餮一步步地走向双目紧闭,陷入梦魇当中的石应虎。

    而此时此刻,石应虎与独孤长卿的体内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两人一体,因此两人将太极神功催动到最极致境界时,高级太极神功之运行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最极致境界。

    心、体、气、术、势,心排在第一,最首位位置上,不仅仅是武功如此,人的一生,绝大多数的命运与际遇,也由自身心意、自身性格所决定,既是所谓的性命决定命运。

    独孤长卿的成型,是由魔祖郑念倾入灌注大量精神力形成的,当他与尚未完全恢复过来的石应虎精神同时全力催动太极神功时,高级太极神功的运行,亦是超过石应虎巅峰时期的运行的。

    石应虎原本就修到炉火纯青境界的高级太极神功,在极速的内功真气运转当中,逐渐等级提升,最后在强大阴阳心意的双重催动之下,提到了100级登峰造极境界。

    “神武系统提示高级太极神功晋升100级,登峰造极境。强制下一次武学抽取中出现‘武当派顶级内功心法’,深度领悟高级太极神功,内功等级获得20级额外加成。”

    “神武系统提示高级太极神功晋升120级,武学顿悟境。”

    这两个系统提示并不算什么,而更加要命的,是每一次太极内功精进至顶峰后,出现的张君宝记忆碎片。

    本来正在互相攻击,互相撕咬,无人肯罢手停止的石应虎与独孤长卿意志,被拖入到“大元遗老,张三丰”的记忆当中。

    他们两人在这里不得不罢手休战,因为如虚影一般是无法接触到彼此的,他们两人共同俯览了张三丰的一生。

    也在这位千古未有大宗师的人生体验当中,各自感悟到了“太极”之理。

    完全抛开时代背景,是无法真正解读一个历史人物的,比如王重阳一生抗金,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最强武者,道家第一修士,然而却盛年而死,正常来说这是不合理的,他那些不成器的徒弟一个个都比他活的时间更长。

    然而结合王重阳修炼的先天气功与他一生抗金的历史背景,整个人物就前后贯通了,先天气功至阳至刚,在战场上冲杀固然无往不利,然而反冲自损也大,以一人之力逆改天命,要横拦时代变化,哪怕是道家第一修士,也一样要精血心意耗竭,油尽灯枯。

    相比之下,张三丰更惨,王重阳好歹出身富裕家庭,自幼习武,年轻时还考上过武举人,其后仗剑行天下,一生纵横,开局就比张三丰强出几倍。

    张三丰开局是佛宗的道门天才,没被第一时间弄死,真的是初始幸运值足够高,而后迎战比金国女真更凶残的蒙元铁骑,大半段人生都在被围剿、被追杀当中度过。

    年轻时碰到一个喜欢倒骑驴,眼神灵动的妹子,喜欢人家也不敢说,一是身份地位甚至武功都远远不如,怕给不了人家幸福,二是时局动荡,天下沉沦,大丈夫当提三尺剑纵横天下、横扫群魔。

    本来想着武功有成,击溃蒙元之后,再功成名就的去追求她,然而谁能想到,这一再,就是一世一生,张三丰百年老处男,一百多岁了,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一柱擎天,利刃空挂。

    当然,这对于当事人来说很惨,但对于一位伟大的历史人物来说,这点小事并不重要。

    面对蒙元,如果张三丰走上王重阳的老路,他的人生命运恐怕也是王重阳的复制,一生抗战,一生艰险,最后刚极而折,功散人亡,虽然壮烈,但于时局并无益。

    在得到“崖山投海”的消息之后,张三丰在武当山上注视一晚星夜,然后他选择接受了自己的无力,一身武功/哲学中的刚柔之辨,也在这一刻真正完成了。

    任何学问,修到最后期,都难逃哲学思辨,太极之道也是如此。

    何为太极?

    不断的辩证,不断的接纳总结,不断的包容,承认自身的不足之处并做出修正。相对而言,更加客观,更加理性。

    但,张三丰的大都之行又同全真教长春子丘处机的草原之行根脚不同,丘处机是看自己敬为天人的师尊,一生搏命,最终落得身死道消,而后他是真怂了,察觉蒙元兴起之势无可改易之后,七十高龄奔赴万里去向成吉思汗传道,教授人家保养身体的秘法,换得庇佑万民的权力。

    这也是柔,但却是纯粹的柔,而不是太极之道,柔中带刚。

    张三丰前往大都,教授忽必烈长生拳术,同时引导其西征,这是借势用力,顺水推舟。

    我打不过你,虽然这个事实让我很难接受,但我承认这个客观事实。

    但,我也不觉得你能打下天底下每一寸土地,蒙元铁骑纵横无敌,但人口稀少根基不牢,虽然成功打下中原,但中原绝大部分还是我汉家血裔。

    张三丰这个时候引导忽必烈去西征,一方面是不希望蒙古人停下来,稳固统治基础,组建统治秩序。另一方面,研究太极之变一辈子的老头,他心底里未尝没有借势用力之后,取而代之的心思。

    张三丰太清楚了,无论一个人的内功如何深厚,无论一个人的力量多么强大,一拳打出,无论这一拳是千斤之力还是万斤之力,都必然会有拳劲消竭的那一刻。

    根据太极之理,太极之变有这股力发起的时候,就必然有这股力消除的时候,而无法力道转换的那一刻,便是破绽最大的那一刻。

    有你蒙古人兴起的时候,就必然有你蒙古人衰弱的时候,那么,等你蒙古人衰弱的时候,是由谁来接盘你打下来的这片大大的疆土呢?会不会是这片疆域内实力最雄厚的汉人?

    当然,说忽必烈完全是被张三丰忽悠了,其实也并准确。

    蒙元贵族视狼为图腾,流浪、猎杀与征服,本来就是他们所崇尚的生命模式,当一头狼奔跑不动的时候,那也就是它该死去的时候了,既然是求仁得仁,那么又何复怨怼呢?

    而其后的历史事实,也的确如张三丰推衍的那样,当强盛的蒙元衰弱之后,中原之地,一个强盛的汉血王朝兴盛起来了,而武当剑派,也因为这次政治投资而受到明朝历代皇帝的尊奉与推崇,几乎被拜为国教。

    因为进入到张三丰的人生历程中,石应虎与独孤长卿都无法再相互撕咬,他们被强制平复下来,初时还各自恼怒气闷,互相仇视,然而随着一幕幕画面的流过,两人都沉浸入张三丰那波澜壮阔的一生当中了。

    “历史的意义,根本就与真假无关,只与虚荣有关。”

    “我只是做了我想要做之事,至于后人怎么理解,怎么解读,我并不在意。知我罪我,随他们去吧。”

    历史的意义,在于你能从这段历史当中得到什么,而不在于是否真实,因为“真实”的历史已经永远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当中了。

    翻看过几本地摊文学,亦或在网上偶尔看到只言片语,就以为智珠在握,就以为自己掌握了历史的真实,这其实是一种很蠢的想法。

    真实,早已逝去了。

    读秦桧,识奸恶,读岳飞,识精忠报国,读王重阳,知明不知不可为而为之,读张三丰,知客观辩证,太极阴阳理,这就是历史的意义,这就足够了。

    ………………

    因为俯览了张三丰的人生,石应虎与独孤长卿都心有所悟,难得的平静下来了。

    然而,附着张三丰人生的结束,整个世界渐渐收缩聚敛为一颗巨大的太极球。

    这颗阴阳对立,生死交织的球出现于石应虎与独孤长卿的识海当中,缓缓旋转,本能得绞碎着一切非和谐、非辩证、非统一的异常性存在。

    这种天然特性,也是太极之道为什么有助于治疗精神分裂的原因

    保持客观接受自己的无能/不足/缺陷,并认为并不存在绝对的无能/不足/缺陷,就如同黑中有白,阴中藏阳一样,如果真的能够理解这样的道理,又怎么还会存在无法接受之自我?

    精神分裂,本身就是自我对于自身性情中的某一部分强烈排斥,难以接纳难以共容导致的。

    当然,石应虎与独孤长卿的情况还要更加特殊一些,是有外力强行分裂并强行放大石应虎精神的另一面。

    识海当中,阴阳太极球缓缓旋转着,其四周都笼罩上一圈幽紫色的诡异能量,而石应虎与独孤长卿身不由已的紧紧跟随着,他们也都陷入到这幽紫色的诡异能量当中。

    石应虎与独孤长卿只觉得身形一沉,由虚化实,陡然跌落到一处光怪陆离的狭小房间当中。

    “我切!”

    “你……”

    从视觉俯览的角度,陡然间变得重新拥有了身体,石应虎与独孤长卿两人都是骤然一惊,而后几乎同一时刻,彼此之间出手攻击。

    只是,在经过刚刚的俯览后,两人的精神都已经平复许多,心中杀机怒意大减,对攻之时刀招当中杀意太少,以至于双双在半途中止住了。

    石应虎手中握的是天命长刀,而独孤长卿手中握的则是诡刀豺华,两人手中的刀,双双静止于对方的要害处。

    “之前已经打了那么久了,想来你也很清楚,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光头而劲装的石应虎注视着面前的独孤长卿,他这样言道。

    “……先联手,从这里出去再说。”黑袍长发的独孤长卿双眼微眯,率先撤刀。

    “话说,这里是哪里啊?另外,你我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你有头发我没有?”在狭窄房间的一侧有镜子,石应虎上上下下打量自己一番,只见镜中的自己手执厚背大金刀,光头劲装且凶神恶煞,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这个人不好招惹。

    而另一边的独孤长卿,华袍黑发,脸色俊美而苍白,那画风阴柔而文弱,就如同炙手可热的男明星,当然,是比较偏向唇红齿白的那一类。

    其实,这两个人就是一个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石应虎有时候也会不大喜欢自己周身肌肉膨胀,光头而爆衫的狂猛画风,有时候也会喜欢弱不胜衣一般温柔斯文的画风。

    然而这部分意志一直都被他压制着,这其实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机制,人都会向往自己没有的,本来这并没有什么,甚至是心理健康的一种表现。

    然而却被郑念利用,在极度的痛苦酷刑当中,强行以秘术撕裂石应虎的精神,并向少部分、被压制、虚弱的那一部分注入大量的精神力,令其强大起来,发展到可以与石应虎主意识分庭抗礼的程度,这也就独孤长卿。

    其实,目前的独孤长卿还是虚弱于石应虎的,在这意识海当中,独孤长卿将石应虎杀掉,独孤长卿自己也活不成,然而石应虎若是将独孤长卿杀掉,自身顶多会精神重创,陷入长久的虚弱中,并且很难调和恢复。

    在俯览张三丰的一生之前,两人一察觉对方,就觉得厌恶无比,想杀之而后快,然而在俯览张三丰的一生后,石应虎与独孤长卿都隐隐获得一些领悟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相比老张头一辈子受得那些罪,自己这才哪到哪啊,他都能接受自己面对国破家亡,天下沦丧时的无能为力,石应虎与独孤长卿这才哪到哪啊。

    太极之理,自然而然将郑念设置的矛盾对冲机制给平复了,同时独孤长卿与石应虎,也算是无意中度过了郑念天人转生秘法中最凶险邪恶的一环,独孤长卿本来就是被石应虎主意识压制的部分,他都可以放下杀意,不再对抗,两者的精神统一度自然就大幅提高了。

    “这里,应该是郑念的精神力,那些还没有被你吸收,或者说被你吸收了,但又被太极之理排斥开的那些。”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让我们看一看,在那个老怪物的心中,到底藏着怎样一个世界。”石应虎与独孤长卿环视着四周狭小的房间,这里有点像密室布景,就是一个连着一个,需要解开一个个迷题才能进入另一个房间的那种布景。

    不过现实世界的密室闯关,本质是理性的,是经由人精心设计的游戏,而潜意识/精神世界/心象世界,则是混沌的、混乱的、无规则的一种存在。

    比如说石应虎与独孤长卿此时此刻处在的房间,狭窄、阴暗、布满各种各样破碎的镜子,若是有一位心理学家在这里,他可能会从中解读出郑念心中的许多讯息,然而石应虎与独孤长卿都不是心理学家,对于研究一个变态的心理也并没有任何兴趣。

    石应虎走过去,伸手推开门,整个空间就会被瞬间翻转一样,两人眼前一闪,整个世界就变得不同了。

    石应虎与独孤长卿离开狭窄的玻璃镜子房,来到一处类似于博物馆的空间中,而在这个空间里,则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娃娃,用美丽鲜活的少女制造成的人偶娃娃。

    她们就像蝴蝶标本一样,被装在一个个巨大的玻璃器皿当中,被纤细的红绳亦或黑索,强行勒出美丽的动作。

    “我靠,虽然我知道太监变态,但我没想到郑念那个老太监居然会变态到这种程度。”就在这个时候,石应虎发现独孤长卿缓缓拔出刀来,来到一个玻璃器皿前。

    “不是……你干什么?”

    “救人啊。”

    “救哪门子人啊,这里除了你我之外,哪里还有‘人’啊?”面对独孤长卿的神经病,石应虎觉得自己简直要崩溃了。

    拜托,这里是心象世界/精神领域好吧,除你我之外,哪有人啊!?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只不过我是一直被你用理性强行压制的情感,在看到这些女孩的时候,你敢说自己没想过救人?”注视着身侧的石应虎,独孤长卿嘴角一抿,似笑非笑的这样言道。

    下一刻,他拔刀出鞘,轰然斩出一道幽蓝色的刀芒,将他面前的玻璃器皿整个斩碎。

    紧接着,独孤长卿闪身冲入其中,将一个被吊挂着,娃娃一般的年轻女孩解救下来。

    “想清楚,你现在救的,很有可能是郑念的一个精神侧影。”

    “如果郑念的这个精神侧影是一个好人,那么我就没有救错她。”在独孤长卿的施为之下,那个人偶女孩悠悠醒转。

    只是在这时候,抱刀于怀站立在两人身旁的石应虎察觉到,他眼睁睁看到墙壁膨胀,对的,就是像橡皮泥那样扭曲膨胀,而后自中凝聚走出穿着三角小短裤,且满身都是夸张肌肉腱子的男人。

    石应虎目光下移,那现对方那玩意比自己的都t夸张饱满。

    “我就知道……太监都是死变态!”摇着头,石应虎握天命于手中,甩鞘迎上,虽然天命刀因为外观太过鲜明被留在国内了,但在意识空间当中,只要同步率足够高,什么都有可能被具现出来,郑念应该庆幸被自己拉入心象世界、精神世界的人并不是爱因斯坦,否则他要面对的恐怕就是原子弹了,若是把牛顿拉进来……他要面对的就很可能是上帝了。

    ………

    “嗷!”

    “吼!”

    在这心象世界当中,石应虎当然不用再掩饰武功,可以尽情挥洒全力出手。

    与那三角小短裤的黑肤肌肉男交手不到二十招,石应虎手中的天命刀便脱手而出。

    黑肤肌肉男的武功并不精妙,但力道大得夸张,石应虎本身便具有万斤之力,单位真气输出能力更在传奇先天初阶之上,然而与之交手依然要用太极刀势以柔克刚,以四两拨千斤,否则的话,手中的刀就很难握住。

    然而在第十八招时,黑肤肌肉男古朴层叠的拳劲依然将石应虎手中的天命刀击飞,金色的厚背利刃大刀打着旋冲天而起,黑肤肌肉男以为抓住了机会,身躯膨胀一圈,撞碎空气极尽狂烈的出拳轰击,一时之间,触目所及的尽皆拳影。

    然而,黑肤肌肉男耳朵一动,下一刻本能得侧头一避,躲避开天命刀的逆斩而回,只是避开了这一刀,拳势自然就破掉了,下一刻他便被石应虎以极刚极霸的降龙掌糊了满满一脸。

    对于拥有十八缺三掌与擒龙功的石应虎来说,长刀脱手的他远远比长刀在手的他更加可怕!

    “嗷!”

    “嗷!”

    “嗷!”

    “嗷!”

    伴随着掌势运作,巨龙嘶吼之声不绝,以龙游真气配合十八缺三掌,石应虎的掌势越打越是强盛雄浑。

    同时,石应虎脚步八卦玄虚步,幻化出重重幻影包裹着那名黑肤壮汉,在那名黑肤肌肉男的视角之下,群龙翱翔,即便是十八缺三掌还有不够完美完善之处,在这一刻也被超卓的步法所掩盖了。

    更何况,挟带着第一道龙游真气的天命金刀漫天飞舞着,随着石应虎的掌势不断斜切破坏着黑肤肌肉男的肌体……

    “嗷!”

    随着第二道龙游真气积蓄成型,石应虎双掌前推,被龙游真气推动至目前最极致威力的一道道龙形真气,宛如漩涡般伴随着双掌推出,层层叠叠得轰击到黑肤肌肉男的身躯上。

    “呼……打完收功。”很清楚自己刚刚连击那一套的杀伤效果,因此在将那名黑肤肌肉男轰得倒飞之后,石应虎转身,他头也不回的拔出钉在地面上的天命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被独孤长卿救醒的人偶少女,突然指向自己发出一声尖叫,同一时刻,石应虎感受到身后有巨大的暗影迫近。

    (怎么可能!?刚刚那一套下去,就算是我自己也……)也就在这一刻,石应虎敏锐得感知到,此时此刻正有一双冰冷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双眼紧紧盯着他的眉心,石应虎与独孤长卿的目光对视,在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下一刻,一道厉芒飞刺而出,石应虎身躯后仰猛地一记铁板桥施展出来,凭借后仰带来的相对空间距离拉开,石应虎成功避过独孤长卿投掷过来的豺华刀,同时也精致至极,险恶到极点的避过了黑肤肌肉男自后的一拳横扫,让黑肤肌肉男与独孤长卿全力投掷过来的豺华刀对冲正中。

    以铁板桥姿态调整身形的过程中,石应虎看到了黑肤肌肉男此时此刻的状态他全身上下都冒着淡淡的青烟,坚韧强横的身躯上密布着被巨兽撕咬的痕迹,尤其是胸膛上,此时此刻犹如铁板一般清晰无比的刻印着层层叠叠的密集掌印。

    正常人类,承受这种伤势绝对死得不能再死了,然而,对方并不是正常人类,这里是心象世界,万事皆有可能。

    (真t是日了狗了!)

    身形顺势用力飞旋而起,石应虎踢击对手身躯,同时直接拔出豺华刀,左豺华,右天命,一刚一柔一阴一阳一霸一诡,石应虎双手抄刀一瞬近千击,硬生生以暴风之势强行将那名黑肤肌肉男的头颅斩下,然后一脚踢飞出去。

    可是,即便是这样,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有死,这名黑肤肌肉男失去头颅后,疯狂挥舞双拳,有一拳巧合沾到石应虎,石应虎虽然及时以双刀封挡,但还是犹如炮弹一般被打飞出去了,对方的怪力,竟无丝毫的削弱!

    好在,那名黑肤肌肉男没有了头颅,它挥舞着双手并没有追求石应虎,而是去追它的脑袋。

    “先撤吧,在这里这个家伙恐怕是根本砍不死的!”独孤长卿来到石应虎的身旁,这样言道。

    “呼呼……带着她!?”石应虎双手执刀,扫视独孤长卿身旁的清秀女孩一眼,觉得眼前这个“自己”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没有绝对的阴,也没有绝对的阳,没有绝对的黑暗也没有绝对的光明,这个小姑娘也许就是我们能够活命的关键,想在郑念的主场击败他,你其实也很清楚吧,这几乎是做不到的事情。”

    “……走。”石应虎一侧头,认了。因为,就像独孤长卿所说的一样,郑念就已经足够可怕了,更何况是在对方主场环境,想要赢,除非从对方那里借助到足够的力量。

    在那名黑肤肌肉男寻找自己头颅的时间里,三人找到了这个房间的门户,石应虎伸手刚想去拉门,却被一旁的独孤长卿再次阻止了。

    “秀儿,你来开门。”

    “啊?我吗?”刚刚被救下来的清秀小姑娘一个哆嗦,似乎有些恐惧。

    “嗯,你来开门吧,如果由我们两个来开的话,我们两个恐怕永远永远都无法接近核心。”独孤长卿注视着面前清秀的小姑娘郑秀儿,这样言道。

    (……这家伙,恐怕不是我被压制的感情,而是我的感性脑,他的联想能力明显比我更强,思维比我更活跃……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吞噬掉郑念大量精神力的原因,)感性脑更擅联想思维,理性脑更擅逻辑判断,一直以来,石应虎更多的都是在用理性脑判断事情,处理生活,修炼武功,乃至于,压抑感性。

    很多时候石应虎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每日给自己列下计划,然而坚定完成的话,甚至要求自己对于计划的执行误差低于两分钟,这样的行为与处事方式,的确为石应虎带来了许多许多,甚至让他从一个社会底层,贫民区里的穷小子,一步步成为这个世界统治阶级。

    然而,并不是说感性就低于理性的,事实上,大脑百分之百的力量,左右脑各占一半,石应虎把左边理性脑百分之五十左右的力量,发挥到百分之四十左右的程度,极端情况下甚至能发挥到百分之四十五左右,这已经是很高的数据了。

    可是他右边感性脑百分之五十左右的力量,却仅仅只开发到百分之二十左右的程度,外在表现就是石应虎这个人相对冷漠薄情,除对家人、朋友以外,对于其它万事万物,乃至于其它人类,都是比较淡然冷漠的,这种事本身没什么,但对于一个进化者来说,也就意味着你有将近一半的大脑潜能没有开发出来。

    当然,上述这些感情、理性,大脑潜能这些,仅仅只是石应虎脑海中隐隐约约的一个认识,很可能是错误的……但有一点却基本可以确定,独孤长卿的存在,对于石应虎的心灵补完,有着极巨大的意义。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