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十七章:精神秘法,分魂裂魄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注视身旁的饕餮老魔一眼,石应虎不得不苦笑,不能不苦笑。

    虽然也知道邪魔九道彼此提防相互渗透,但谁能想到这么巧合,地府鬼窟七大长老当中的饕餮老魔,居然是魔道之祖郑念打入地府鬼窟的暗手。

    苦笑,而后摇头,石应虎似乎是认命了一般,双手抱拳,向魔祖郑念深深得大礼下拜。

    他体内的气血、真气,在这一刻都静止了,这令魔祖郑念高高得挑起眉头,轻轻“噫”了一声,以为这小子明知必死,以秘术自禁了。

    想要这个小子还有大用,郑念身躯前倾下意识得就想救人。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

    “开!”

    石应虎猛然身躯膨胀,极速前扑。

    他的这一招变化是如此的迅快,如此的突兀,周身气血聚于丹田之内,下一刻再混合着全部真气喷薄爆发,这一刻的发劲之猛烈,甚至令石应虎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并且膨胀成两米多高的血色金刚。

    “吼!”

    前抱的双拳,在这一刻交错叠力,一拳轰出。拳风鼓荡之下,纯金色的虎形之影伴随着主人同步扑向郑念。

    石应虎周身这一刻爆开的罡风劲气,直接就刮飞了赵英,甚至一旁的饕餮老魔在这一刻都不敢硬挡锋芒,宫殿内隐藏的四名大内高手身化血影扑来,然而相比石应虎的近距离疯狂扑杀,却还是慢了一步。

    (这世上只有战死的石应虎,没有俯首臣服的石应虎,老子跟你拼个同归于尽!)抱着这样的决绝,石应虎几乎是以自杀的姿态在运行自己根本就没理解想通的真武开天劲。

    而这套太极拳至高秘技,也的确是一瞬间给他带来巨大的力量,至少在燃烧气血体能爆发这一瞬间,石应虎几乎拥有传奇高阶的攻击破坏力,他打出那恍若燃烧生命的一拳,亦堪称是自身出道以来的最强一拳:遇敌必杀、遇战必胜、受拳者必死无疑!

    即便是传奇高阶的武者,也有可能被这一拳打成血雾,刹那秒杀。

    然而,白袍白发的郑念身形闪动,石应虎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猛烈打出,恍若钢铁巨柱般的拳锋四周飞速击点,逆血截脉,封闭劲力。

    郑念的动作明明是快到极点的动作,然而郑念的一切施为却似缓实疾到极点,就好像不是他的动作快,而是在这一瞬间他长出好几条手臂一般,这种眼前的现实与理性上的不可能,令石应虎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难受得几欲死去了。

    “啪!”

    空气波纹扩散,拳指交击,石应虎打出的,是名副其实沙锅一样大的拳头,而郑念在逆血截脉后以一指横拦,轻轻击点,按住了那沙锅一样大的拳锋。

    下一刻,被封闭劲力打回原型的石应虎,直接就被凌空传递来的掌劲击飞了,这倒并不是郑念出的手,而是四周四名大内高手愤怒无比,彼此联手,直接将石应虎像一颗皮球一样,打得漫天纷飞无法落地。

    “好了,别真把他打死了。刚刚那一拳,真有几分彗星袭月,白虹贯日,苍鹰击于殿上的意思,只可惜,功力上略差了一点。”随着郑念的这句话语,石应虎扑通一声砸在地面上,这一刻,他周身骨骼碎裂,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郑念贴身的四大高手,全部都是传奇高阶境界,四人联手成阵,即便是传奇巅峰境/半步天人的高手,也大可杀得,至少也拥有一战之力。

    “呼呼……”勉强蠕动,石应虎勉力支撑着想要再次站起来,然而他刚刚以手臂支撑起半边身躯,就被郑念甩手间以一道针形劲气打翻,如此重复数次。

    一旁的赵英一咬白牙,下一刻,她猛然抬手一刀疾斩向石应虎。

    然而,一旁的饕餮老魔在这一刻却动了,他闪电般来到赵英身侧处,弹开长刀,反手一巴掌将赵英抽倒在地面上,这一巴掌反而把赵英打倔了,她挣扎着想要爬向被弹飞的长刀,给石应虎一个痛快。

    “小贱人,你……”

    “唉,饕餮,人家小姑娘有情有义的,反倒是你小子,看着真是让人很心烦啊。”

    “呃,老祖,可是这个丫头她……”

    “英儿,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七岁,那时候一个小胖丫头亦趋亦步的跟在赵钩那混小子身旁,没想到一转眼已经长这么大了,也到了应该嫁人的年纪了。”郑念背负双手,悠然行走着,此时此刻他身边的四大高手又消失了,如鬼似魅。

    “老祖宗,英儿,英儿求您给独孤先生一个痛快吧!看在他为您斩杀赤泽,立过大功的份上。”一边流淌眼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一边给郑念磕头,她极为用力,很快的,地面砖上殷红沾染。

    “唉,别伤到自己……傻孩子,老祖宗这是在帮你呢,你觉得炎黄古国的天纵英才,前途无量的光荣虎王石应虎,会喜欢你个乡下小丫头吗?不会,只有魔道弃徒独孤长卿才有可能喜欢你。”来到赵英身边,将其扶起,郑念心疼地吹了吹赵英额头上的伤口,看着她脸颊上的红肿,眼神一厉,反手之间呼得一下。

    啪,一声脆响。

    不远处站着的饕餮老魔护体真气宛如不存在般,整个人被郑念的掌风抽打得三百六十度旋转,然后一脸懵的坐在地上,满嘴鲜血。

    “老祖宗,您的话……英儿听不懂。”

    “傻孩子,你很快就懂了。”温柔轻抚着赵英的脸颊,白发白袍的老妖魔笑得温柔。

    在这个时候,身受酷刑折磨的石应虎凭借高卓的身体素质又一次清醒过来,只是这一次,郑念猛然回身,他一掌开张,整个人下身不动犹如平移一般一掌按下。

    以手掌按住了石应虎前额:分魂,裂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目对目,以掌按额,恐怖的劲力与磅礴的精神力冲击入石应虎的脑海当中,无数的记忆碎片恍若狂流一般涌入:

    我是石应虎,镇江人,我父亲是石卫国、母亲是孙红秀,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

    我是独孤长卿,孤儿,自幼时起在铁血社的铁血报国团修行,优胜劣汰,弱肉强食……

    我是赵禀忠,炎黄人,出身江北赵家,为长房次子……

    我是阮明修,南越人,父母皆是农民……

    我是郑念,炎黄人……

    当白发白袍的老妖魔松开自己的手掌之时,石应虎白眼一翻,直接砸在地面上,这一次是彻底昏厥过去了。

    “如此英才,老祖宗也非常欣赏,既然炎黄送过来,那为什么不收为已用呢?从今天开始,他不再是石应虎,而是我南越东厂督主独孤长卿。英儿,你也不必再回赵钩那里去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独孤督主的对食夫妻,这些资料你拿回去细细研读,待他清醒之后每天背给他听,但记住,每篇只背一遍,背过之后立刻烧掉。”说着,郑念一抬手,血影闪烁,一名大内高手将一份文件夹与一个瓷瓶,奉给郑念。

    “这是文件,这是给独孤督主疗伤定神的丹药。英儿,记住,如果你想他能活命的话,就按本座的吩咐去做。”在将文件夹与瓷瓶亲手交给赵英时,郑念注视着赵英的眼睛,这样言道。

    “英儿谢老祖宗,英儿一定一丝不差的按老祖宗的要求去做,请老祖宗放心。”赵英接过文件夹与神药,一脸喜色的下拜,在她看来,在这种情况下独孤先生能够保命就已经是万幸。

    “嗯,老祖宗信得过英儿,来人啊,带独孤督主与赵英去东厂静养。”很快的,外面自然而然有神色淡然的太监跑进来,处理这里的一切事务。

    “圣祖……您既然要用那石应虎,那为何不种他一记‘化阳劫’让他彻底无法回头啊?”饕餮深恨石应虎,因此此时凑上来建议言道,也不顾自己满嘴是血。

    若是身中郑念的化阳劫指禁制,除非武功超过郑念,否则一辈子都做不成男人了,哪怕传奇武者断肢重生的能力再强也没有用。

    “本座怎么做事,何时需要你来教了?”

    “呃,属下不敢,属下绝不敢有这个意思。”老妖魔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饕餮恐惧得满头冷汗,隐隐颤抖。

    魔道之祖,此等名号听着霸气,事实上却是用血腥、恐怖、乃至于累累的尸骨所堆积起来的。

    …………

    何为铁血?

    对敌残忍,对已同样残忍,方为铁血。

    不管这句话到底对不对,至少炎黄古国邪魔九道之一的铁血社,就是这样认知的。

    《司马法?仁本》有云:“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人都是贪婪于安逸享乐的,这是自然天性,因此短时间的军事统治尚且可以维持,而一旦稍稍占据上风,各种奢侈糜烂之后果就会自然而然的再次衍生出来。

    便比如今日之地球,内有变异兽文明虎视眈眈,外有血月神灵贪婪血魂,但环球之娱乐产业并未热度消退,恰恰相反,反而更进一步升温了。

    稍稍了解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在经济下行、在社会动荡、甚至是在战争爆发时期,许多娱乐产业会因此畸形的膨胀。

    一滴蜜糖、小确幸、最后的疯狂,这些并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民族的习性,而是人类的某种共性。

    曾经有东瀛人出书,鄙夷炎黄在被侵略时期,红楼满园,宾客不绝,并由此认为这个民族是劣等的,是没有前途的。

    后来,炎黄自血泊当中缓过一口气,重新站起来了,红楼楚馆一扫而灭,不说全部都消失了,至少明面上的的确确是没有了,反观东瀛在被美利坚合众国占领之后,以世界第一风月产业享誉环球。

    也不知道那位著书立说的东瀛先生在看到这一幕后,心中是做何感想。

    其实也很好理解,现实生活中活的憋屈,人就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因此在经济下行、社会动荡、甚至战争时期,娱乐产业就会热度高起,畸形发展,民众需要一个逃避残酷现实的心灵净土。

    炎黄古国的问题在于,他在绝大多数历史时期都太过强盛了,以至于就会渐渐培养出一些过于文弱过于温柔的民众。

    当肌肉不再受到崇拜,当表演舞台上的人甚至都无法准确分清其性别时,建国之初的气血,筚路蓝缕历练出来的武风,自然而然就会逐渐淡化。

    许多从军伍当中退下来的老兵,战士,对这种社会现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同于以往时代的老兵,这个时代的精英老兵,没准就是一位寿数数百的传奇,他们心里难受,可不仅仅是难受而已,其行动力与执行力都强得夸张。

    邪魔九道之一的铁血社,就是以此为根基逐渐壮大成长起来的,初时仅仅只是一个小组织,目的也仅仅只是维持民族血性,男儿血勇,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铁血社这个组织的宗旨就越来越偏激了。

    这主要与其构成有关系,铁血社的组成者少部分是退役老兵的子嗣,更多的则是孤儿,社会福利院的少年,这样一群人由一群老兵成天教导他们武道,教导他们血性厮杀,等这群人成长起来后,这个组织最后想不走偏,那就实在太难了,几率太低了。

    好在,铁血社的根基,终究是一群爱国爱军的老兵,在忠诚度上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内有变异兽文明,外有血月诸神,这柄过于锐利的尖刀,方才能始终对准正确的敌人。

    若是在完全的和平时期,想都不用想,铁血社这群人就是邪魔黑道,非法集会。

    南越,郑京。

    在一处典雅舒适的楼宇内,一名男子脸色青白,满额汗水,他似乎梦到了什么极为恐怖可怕的画面,骤然之间翻身而起。

    “呼呼呼……”

    “长卿?你又做噩梦啦?满头都是汗。”

    男子有些茫然地转过头,看到的却是一位英气而秀丽的女子,她眉宇间有英武之气,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满眼温柔,正在以温热的毛巾轻轻擦拭着自己前额。

    “你……你是谁?”一把抓住女子的手腕,男子急声问道。

    “我是……你妻子,我是小英啊!你连我都忘记了吗?老祖宗出手真的是太重了。”皱着眉头,这个女孩站起来轻抱着男子,让他再次躺下。

    “你是独孤长卿,炎黄铁血社弃徒,这里是南越的郑京,你现在是东厂督主,我则是你的对食妻子。”

    “对食妻子?!”男子陡然一惊,伸手摸向自己的弟弟……呼,还在,依然庞大雄伟如昔。

    人都失忆了,对于这件事却还是很在乎。因为他虽然记不清自己是谁了,但对一些名词概念,这家伙还是很清楚的。

    好在,这个时候赵英转身去清洗毛巾去了,当她回来时,男子已然把手掌抽出来,正在努力整理思路。

    “我是独孤长卿,铁血社弃徒,南越东厂督主……那,我怎么会受伤呢?”

    “你自以为是啊,打败寇将军之后,受到老祖宗的喜爱与封赏,结果你居然向老祖宗讨教武功,老祖宗多年没出手了,这一次出手一时没拿捏好火候,然后你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现在都还傻呼呼的。”说到这里时,身材高挑儿的英气女孩伏下身来,在男子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她笑着道:

    “还好傻呼呼的也很可爱,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男子隐隐间,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然而,身旁的妻子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许多似是而非的故事,那些故事自己好像经历过,又好像没经历过,最重要的是,男子可以清晰感受到,身旁的妻子是多么的深爱自己,那种眼底里的温柔与爱慕是伪装不了的……这样深爱自己的人,又怎么会欺骗自己呢?

    (我是独孤长卿,铁血社弃徒,东厂督主,英儿的丈夫……)一个错误的概念,重复上一千万遍,就会被误认为是正确的,尤其当扭曲的技法还非常之高明时,就更加令人真幻难辨。

    寿宴之后。

    损失最大的人恐怕就是在寿宴上风光无限的十二皇子赵钩了,他的两大亲信:客卿独孤长卿与侍卫长赵英,直接被老祖宗截胡,安排在东厂彻底脱离了与自己的关系。

    对于此,赵钩的内心是崩溃的,好在,郑念也算是甚为体恤,特意为他又安排补充上一些人手,即便不及损失的,但总算帮赵钩重新撑起了架子。

    同时也让旁人都知晓,赵钩在这段时间圣眷正浓,不容攻讦,以至于这段时间大皇子赵德言与七皇子赵敬民都躲着赵钩走。

    然而,无论这些皇子怎么玩,事实上他们都是在郑念的手心里蹦跶着,跳不出去,甚至于本身也并没有真正跳出去的。

    …………

    南越一国,由于魔祖郑念的存在,多少存在一些宦官弄权,残害忠良之事。

    郑念照搬炎黄古代的东西两厂与锦衣卫设置,用于监视百官,风闻奏事。

    然而,东西两厂虽然忠心于郑念,但太监身体残缺往往导致心理疾病,易偏激、易敏感、贪婪无度。

    尤其是西厂督主汪忠直,因为曾服侍魔祖多年,深受信重,后外放执掌西厂后,勒索官员,大收孝敬钱,几达肆无忌惮的地步,好在敛财这种事,在官场而言也算常态现象,因此一直以来,都并没有闹出什么太大的麻烦。

    然而,偏门捞多了,总是会夹到手的。

    这一次,血月文明的恐怖袭击,有拜剑山庄的势力参与进来,腐化南越官员,瓦解地方防务,勾结变异兽势力,最后一举出手,直接血祭掉南越一座大型城市,几十万人灰飞烟灭,繁华之都化为鬼城。

    南越安息市,这一次真的彻底安息了。

    事情报到郑京,圣祖震怒,下令彻查,然而稍稍一查不要紧,东厂发现出事的几个最关键环节,都是平日里给自己塞礼送钱最厚的那几个,汪忠直差点没因此气出个脑溢血来。

    然而,事情总是要兜着的。

    这一日,西厂十数名大太监聚于一座佛寺当中,商量着应对的办法。

    “这件事不能让圣祖知道啊,若是让圣祖知道了,即便督主可以安然无恙全身而退,我们几个也死定了。”

    “要不,按下来不报吧?”

    “这么大的事,能按下不报吗?”

    “不是全都不报,而是有选择的不报。”

    “没错,即便避重就轻不报此事又怎么样?谁能越过我们直奏御前?”安息市的事情,肯定是没办法不报的,但却可以把西厂摘出去,只要没有人在圣祖面前多嘴多舌。

    “咬一咬牙,这件事没得选的,谁敢在这件事上与我们作对,就是与西厂作对……谁敢开口,就灭了他的口!”

    “哦?灭口,你们要灭谁的口啊?”就在这个时候,寺庙之外,突然有人的低语声传至,距离这样的远,声音如此低缓从容,然而声音入耳后却又如此的字字清晰,显露出来人高深莫测的内功修为与惊人的真气控制能力。

    “谁!?”

    “谁在外面偷听?”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年轻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跑入进来:“禀副督主,东厂督主驾到了。”

    话音刚一落,一名威风凛凛一身华袍的俊美男子就已然大踏步地走入这大雄宝殿。

    “汪忠直装病,拖延时间,让你们几个蠢货尽快擦屁股。本督对你们那些肮脏事不感兴趣,不过这次的事东厂要管,并且我要你们西厂全力配合,否则的话……你们就可以尝试在这里灭本督的口了。”独孤长卿一边说着,一边接过身后侍从递上来的香烟,他拜了一拜之后,将香插入到佛前铜鼎当中。

    “独孤长卿,你不要欺人太甚!”

    “愿不愿意做吧,不愿意做我们换个地方谈,比如说大内禁宫,比如说圣祖的御驾之前。”独孤长卿的心里非常清楚,东厂这些年来积弱久矣,即便自己做为督主,一时半刻间也不可能变出大批得力手下。

    那么,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一是需要培养提拔、打磨人才,二是需要吸血,比如说,吸眼前西厂这些人的血。

    面对着一个人威压已方一群人的独孤长卿,西厂一众人是面面相觑却毫无办法的,随着御前刀败传奇中阶的寇野,血修罗之名已然名扬南越,虽然其后被圣祖调入东厂,直接与外界绝缘了,然而对于宫中诸人的压迫力却还是真实存在着的。

    当日,独孤长卿带着自己的东厂部署,同西厂诸位大太监好好的谈了一谈,形势逼迫之下,却也由不得西厂诸公不肯低头。

    深夜,郑京禁宫,东缉事厂司。

    “长卿,我煮了你喜欢喝的鱼汤,觉得累了的时候就喝一些,我给你放在桌上了。”

    “另外,千万千万不要忘记吃药,你之前受的伤还没有好,若是忘记吃的话又会很头痛了。”

    “知道了,知道了,多谢夫人。”独孤长卿闻言放下手中的卷宗,站立起身走向客厅中自己美丽的妻子。

    虽然自己记不得与她之间的故事了,但有人关心有人心疼的感觉,依然是很美好的。

    自后轻轻拦住英儿的纤细的腰肢,独孤长卿与赵英都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这一刻的宁静温存。

    “你呀,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们在宫中呆的不是好好的吗?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和西厂那些人争权夺利呢?”轻轻拍了拍独孤长卿的手掌,赵英略有一些小怨气得言道。

    “并不是我想争,而是不争不行,诺大东厂几千人指望着我呢,我若是窝囊,这几千人就要十倍的难熬……区区一个汪忠直,根本就不被我放在眼里,对付他,没什么压力。”

    “你啊,好强入骨,好斗成性,这辈子怕是都改不掉了。”轻轻拍打着丈夫的手背,赵英的眼中有着喜悦,却也有着哀伤。

    (这一辈子,只有,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你才会爱我吧?)

    亲昵一番后,独孤长卿喝过鱼汤,然后返回案前继续翻阅并记录卷宗,此时此刻的东厂,稍稍可堪一用的人,不用问,一定是被谁插的钉子,因此,独孤长卿拿着西厂的卷宗划了一大片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拥有才华却在西厂不受重视的家伙。

    在这次安息市事件当中,自己要压服并驾驭他们,在处理过安息市事件之后,这些人就会成为自己强盛东厂的班底。

    这一夜,挑灯夜战,忙到很晚,独孤长卿在合上那厚厚的卷宗时,下意识得签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唰唰唰,写完之后他刚刚站起,自己却愣住了:石应虎。

    (石应虎是谁?我?我怎么会下意识得写下他的名字呢?)略一思索,隐隐之间,独孤长卿身躯摇晃,只觉得又开始头疼,脑海当中闪过许多许多的记忆碎片,然而,片刻之后,这翻滚的浪潮却又消退了下去。

    (忘记吃药了,果然像小英说的一样,头开始疼。)顶过这一波痛楚,独孤长卿跌跌撞撞的来到桌前,拿起桌上的瓷瓶倒出丹药,一口吞入口中。

    在奇异药力的作用下,独孤长卿只觉得头疼症状逐渐缓解,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房间外的远处,有一名窥视者正在远望,直到眼睁睁看到被观察目标将药吞下后,他的身形方才闪烁退去了。

    在这个时候,禁宫深处,白发白袍的郑念正在同饕餮老魔下棋,虽然在身份地位上饕餮挺不配的,但达到郑念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后,够资格陪他下棋的人本就不多了,若是因为没有配同自己下棋而放弃下棋这项爱好,那么,到底是在惩罚它人还是在惩罚自己?

    在这个时候,有小太监飞身而上,将一份便条递送给郑念,而郑念在看过纸条之后,展颜一笑,似是非常满意。

    “圣祖,您……好像非常在意这个石应虎?”

    “怎么,不可以吗?”

    “不,那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天下英杰众多,圣祖您又何必把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一个炎黄人身上?”

    “天下英杰众多,也没见你换一个目标,饕餮,我告诉你,石应虎的命力精元你是不用想了,怎么也轮不到你。”郑念一句话,就瞬间扯掉了饕餮所有的遮羞布,揭开他的底。

    “不过,若是事情顺利的话,在这一次天人转生之后,我就把我的遗蜕给你,对你来说,比吞噬石应虎的命力精元补多了。”郑念在轻描淡写间,一个棒子一个甜枣,刹那间就将饕餮老魔的所有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这一次的安息市事件,背后有拜剑山庄的影子搞鬼,只凭现在的独孤长卿的话,未必能搞得定,因此,饕餮,你也去安息市吧,以独孤长卿下属的身份。”

    “是,魔祖,在下遵命。”饕餮老魔移离开棋盘,施礼而应命。

    拜剑山庄,当世邪魔九道之一,信奉神剑有灵,崇尚血祭,并且,也不知道是因为异能还是因为其它什么关系,拜剑山庄世代供奉的几柄魔剑,有一些居然真的渐渐生出灵异。

    但是,不管拜剑山庄有关于“神剑有灵”的研究到底对不对/正不正确,拿人血祭以提升剑之灵性这种做法,肯定是会被国家封杀到死的,然而一来拜剑山庄组织严密诡秘,二来只要有铸剑师这个职业存在,这个流派恐怕就永远不会消亡,因此,多年封杀以来,拜剑山庄虽然东躲西藏但却依然存在着,并且,在近些年同血月诸神搭上了关系,双方在活人血祭这一点的观点上,却是立场一致的。

    然而,无论是让血月世界的神灵晋升,还是拜剑山庄再制造出几柄嗜血魔剑,这些都是需要阻止的,并且是环球诸国无分各自立场的阻止。

    <sript>();</sript>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