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十六章:东厂督主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南越双龙,徐传雄、寇野两兄弟出身市井,于年幼时误入密林得炎黄古国道门先辈遗藏,机缘巧合修成一身超绝的武功。

    现今这两人虽然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依然驻颜不老,对于传奇武者而言正是鼎盛年华。

    这两兄弟是七皇子赵敬民手中最为重要的两张王牌,他们长年为其驻守边境,屡立战功,七皇子赵敬民的军事答卷可以交得非常体面,几可说全是拜这二人所赐的。

    今时今日,禁宫之内,朝堂诸公之中,龙虎二人持刀而对立。

    “久闻独孤兄弟的修罗血刀诡秘霸道,为兄早就想领教一二,今日倒是得偿夙愿了。”寇野先把身躯压低,双目睁得滚圆,神光电射得凝望着自己面前的对手。

    紧接着他又把眼睛眯成只剩一线隙缝,就像天上浮云忽然遮去阳光,给人一种伺机而动之感。

    此时,双方正处于“气机交锋,心灵暗斗”的阶段。

    寇野是在以话术,打压着石应虎的心神斗志,意在告诉对方我对你已了然于心。

    “来南越以后,见到过诸多奇功秘法,修罗血刀新增添数种变化,若寇兄弟想见识与原来一模一样的修罗血刀,恐怕是要失望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伴随着低语,石应虎周身扩散开一股诡异强盛犹如无形有质燃烧般,火焰般的气势。

    几乎同一时间,寇野脊挺肩张,上身微往前俯,登时生出一股凛冽的气势,这股气势化为一柄柄半透明的长刀越过近三丈的空间,朝气势扩张中的石应虎迫涌过去。刹那间,石应虎周身黑袍立即应劲拂动,使人晓得他正在承担寇野气势惊人的压力,宛如人在暴风当中一般。

    高手相争,尚不用刀来剑往,就足使人看得透不过气来,更猜不到下着如何,谁会先出手。

    答案却是寇野先一步。

    “锵”然拔刀,这个男人犹如一头捕食的猛兽一般率先出手了。

    因为自身刀势冲入对手那犹如烈火燃烧般的强盛气势当中,虽然令其稍稍一窒,但在下一刻,独孤长卿的气势却恍若烈火浇油般疯狂膨胀并扩散起来了。

    高手气机对冲,心意搏杀,拼的就是信心之坚定,阅历之丰足,尤其石应虎刀术通神,经历丰富,在气势的方面,他当然不可能会输给寇野。

    而寇野的实战经验也非常丰富,他根本不肯给对手气势无限提升的机会,压制失败,直接出手狂袭。

    “杀!!”

    寇野仰头长啸一声,身躯疾速旋转起来,手中长刀与他整个人合而为一,再分不清人在那里,刀在那里,恍若疾旋刀轮一般向“血修罗“独孤长卿急旋斩去。

    气势是气势,刀术是刀术,气势固然会影响刀术的施展发挥,但若是长刀吻喉了,那即便气势再如何无限拔涨,也都没有意义了。

    “八卦玄虚步,九音奇功!”

    “梯云提纵步,修罗七绝!”

    寇野身形疾旋犹如刀轮般冲入自己的场域当中,石应虎并没有针尖对麦芒的选择与其硬撼,而是任由对手冲入自身气势场域,身形疾退,再下一刻一分为七,七名长发黑袍的男子手执火熔大刀于七个方向围攻向寇野,竟以一人成阵,一刀之间便将诡秘、霸道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本来寇野旋身至适当距离,手中长刀可从任何角度劈出,凌厉霸道,角度奇诡,岂是易挡?

    然而石应虎一人成阵,身形一化为七,反向包围住寇野,七人七刀一齐斩出,却是凭借梯云提纵之能将八卦玄虚步的“玄虚”效果施展到了最极致,配合九音奇功,四周观战的人若是闭上眼睛,就真的能听到七个人奔跑的脚步声,就真的能听到七柄长刀撕裂空气的破空声,更遑论被包围在刀阵当中的寇野。

    “如幻如魔,修罗血刀,果然不负其名啊!”

    “中土武学,果然较我们南越武学更加深奥可怕,寇将军危险了。”一名南越老将的低语,引来晚宴中不少人的点头应是,底层的人民会被民族情绪裹挟,然而越是高层头脑往往就越是清醒若是炎黄武道强者不强的话,我国又何必大力的招揽?

    南越武学固然有南越武学自身的优势,但人才数量与质量远远没有炎黄的高度,因此武道体系的更新与精进就没有那么快,这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呼呼呼……

    在四周观点者的窃窃私语当中,寇野的身形越转越疾,最后居然真的像风眼一般形成旋转气流并四面扩散。

    “蓬“一声的劲气交击爆响,寇野手中长刀的刀柄与石应虎劈过来的长刀对攻一记,下一刻,刀身借力夹带着更加可怕的劲力啸风斩去。

    “哈哈,独孤先生技止此耳?”

    (感风辨位?好本事!)迎着那劲斩而来的一刀,石应虎心中感叹。

    他深知自己这一刀的声、色、光、气、神、力都已经完美的配合在了一起,寇野只要辨别不出真假,便有七分之六的可能性迎向错误,然后被自己一刀斩破护体真气,下一刀则枭首斩杀。

    然而既看不出,耳朵听不出,寇野干脆就闭上眼睛、遗忘听觉,身卷旋风,仅仅只凭皮肤感知刀势走向,把握心底的灵机一瞬,成功接下石应虎如幻如魔般的一刀。

    他以刀柄接下石应虎的刀势,接续刀身反打猛攻,反在一招之间硬生生将对手逼到下风。

    这样的刀术,这样的应变,这样的心理素质,的确是第一等一的出众。

    (可惜,你是南越的英杰,否则我们真的可以成为朋友。)石应虎的刀势先被寇野以刀柄“击飞”了,紧接着寇野刀身借力反打劲斩,正常来说这种情况下石应虎被“击飞”的火熔刀怎么也拉不回来,挡不住对手的刀斩。

    石应虎本来也并没有想挡,他左手五指成爪,斜斜一拉,划破了虚空,青金交杂扩散着

    润滑,闪耀光华,细腻,没有体毛,但却充满着无边力量感的手臂皮肤,给人的感觉根本不似人类,甚至于会让人产生一种直面神之血脉的感觉。

    石应虎本就打算以他左手的爪势,食指中指一前一后,暗扣住对手刀锋两侧,如此一来,既能锁扣长刀又可以防止锋刃的伤害。

    然而,就在石应虎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危险感觉却在心底里升起。

    下一刻,寇野的嘴角绽放出一抹得意至极的冷笑,他的刀劲、刀速、刀力骤然拔升数倍,金色长刀光辉大炽,恍若骄阳斜落般,轰击向石应虎。

    像这种刀势,石应虎若是以手臂去接挡,护体真气会被直接斩爆,甚至于整条手臂都会被一瞬间斩切下来,刀光顺势而下,甚至能够将他整个斜分重创。

    这一刀,绝不应该是一名传奇初阶就可以斩出的!

    “当”

    那金色的辉煌刀光,猛烈斜斩冲击在石应虎陡然回援斜防的火熔刀上,砰得一声,星火爆散,火熔刀刀身上面的刀甲大片大片龟裂破碎,刀身中央现出一道深而长的刀痕。

    而石应虎整个人,则被巨大攻击力道冲击,他双足踏地斜滑而退,尽管脚下地面因劲力扩散而大片大片的龟裂,但石应虎依然几乎被这股巨大的攻击力道冲出到殿外去。

    “啊!?”

    不仅仅是赵钩与赵英而已,宴会四周的很多人都按捺不住惊讶立身而起,寇野刚刚那一刀,绝不是传奇初阶可以斩出来的。

    “先天中阶!”很快,便有人给了众人答案。

    石应虎从火熔刀的后侧现身,他侧身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长刀,以手抚着那龟裂而斑驳的刀身,眉头轻挑,虽是疑问,但却是无比肯定的语气。

    “哈哈哈,独孤兄好见识,好刀法,我是真的没想到你能接得下我这一刀。”

    “那么……你也是吧?”并没有理会面前的寇野,石应虎望向一旁的徐传雄,这对南越双龙施展诈术,把在场所有人都给骗过了,先天中阶vs金刚中阶,在绝对爆发力上同阶金刚境是拼不过同阶先天境的,刚刚石应虎若是以手掌抓刀,哪怕他的金刚境更超越于本世界的金刚境许多,但即便不被斩下手臂,也要被斩入手掌,负伤不轻。

    先天境之强大,在于借力天地,回气无双,攻防两极。

    金刚境之强大,在于肉身进化,诸般异能,生命强大。若是石应虎可以使用紫瞳金睛的话,寇野根本就无法在他面前隐藏内功实力,然而在此时此刻这种特殊情境下,却几乎被对手成功阴到了。

    若不是丹师的死亡直觉,若不是修习不死印法,石应虎渐渐掌握了阴阳生死逆转,刹那间改变真气运动方向的绝技,这一刀石应虎真的挡不下来。

    在寇野点头承认之后,全场都为之哗然,南越双龙双双晋升传奇中阶境界,这是了不得的幸事啊,要知道,绝大部分的传奇高手,一辈子都在初阶境界晃荡。

    因此晋升传奇中阶后,以一对数名传奇,甚至以一对十数名传奇也可自如游走,全身而退。

    对于进化到传奇境界的武者而言,每一步小阶位的提升,都是自身武道修行的一大步精进。

    …………

    禁宫当中,众人之间。

    “怎样?独孤先生还有继续比试下去的兴趣吗?”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在寇野的眼中,石应虎/刀术精奇,底蕴深湛,但毕竟初入传奇先天境界不久,能挡下自己刚刚那一刀,已然是不可思议之事了,他怎么也不可能再同自己比试下去。

    毕竟,传奇初阶面对传奇中阶时,选择退却,这是自然而然的选择,并不会丢人。

    也因此,作为七皇子赵敬民的座下大将,徐传雄与寇野方才演了刚刚那一出大戏,甚至于徐传雄故意弄险,击溃梅洵,事实上却是似险实不险,徐传雄既不会被梅洵击败,梅洵也肯定不会死在徐传雄剑下,哪怕他未能躲闪,徐传雄的剑也会避开要害其身躯要害,他也并不想在郑祖面前故意杀戮本国传奇武者。

    然而,石应虎他想,而且是很想。彼之英雄,我之仇寇,彼之英杰,我是宿敌。

    以手掌缓缓抚过火熔刀的刀身,长身而立的黑袍黑发男子笑了一下

    “这柄刀陪我战西疆,斩赤泽,历经腥风血雨无数,都未有伤损断裂,想不到今日却折在了这里……若是不同寇兄继续打下去,打服你,火熔刀会哀泣的。”

    “独孤先生,本王定为你再选名刀!”赵钩一听石应虎这话,顿时急了,他站起来急声言道。

    而四周的人,也知道这是真的上头了。

    许多武者,视自身随身佩戴的兵器如自己的第二生命,是一生声名所系,因此,此时此刻独孤长卿的表现自然而然,合乎情理,并且南越接收的炎黄武者,多是魔道中人,他们性情偏激,你瞪我一眼,我杀你全家的不在少数,半是性情本身就扭曲,半是魔功激化。

    “哈!?好啊,那本将军倒要看一看,你到底拿什么打服我。”南越本地的武学本身就倾向于偏激激进的魔功风格,寇野与徐传雄当年在密林中的奇遇,虽然是高档次的道门功法,但这些年在南越修行,人不断影响功法,功法本身早就异化了,因此寇野与徐传雄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场中的两人斗得起火了,赵钩的阻止也再无效果,更何况一旁有赵敬民拉着他,不肯让他下去阻止两人之间的比斗。

    在赵敬民而言,独孤长卿斗得越疯也就越好,一个先天境初阶拿什么同寇野斗?

    然而,场中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形势与大家心里预估的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急转直下,真是太t刺激了。

    “锵,锵,锵,锵,锵……”

    禁宫殿堂之内,接连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响起,火花爆散,空气间都充斥着恍若钢铁燃烧般的铁腥气息。

    火熔刀虽说已然半毁了,但仅仅还是半毁而已,能用却还是能用的,只是无法再发挥最大威力了,并且继续用在这种超高强度的战斗中,很快就会用不下去。

    然而,石应虎此时此刻不再更多的使用真气变化,而是更多的使用力量与速度的技法,不败不破的太极杀刀术施展开来,刀刀封挡,刀刀暴击,攻守兼备,完美无瑕。

    太极杀剑术在石应虎学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高级剑法了,现在被融入不死之意后,已然晋升顶级刀法品阶,而登峰造极境界的顶级刀法,其威力与玄奥几乎超出了寇野的认知上限了。

    事实上,一直以来为掩饰武功,石应虎都是未曾全力出手的,因此在面对“传奇初阶”的寇野时还要比拼刀术,而不是直接碾过去,踩爆对手。

    但此时此刻石应虎除未将自身进化异能拿出来用以外,金刚境中阶的体魄,通神入化境的刀术,却都拿出来全数使用了。

    这一刻双方基础数值对拼平手,而寇野的刀术逊色石应虎一筹,刀刀封挡,刀刀暴击的太极杀刀术,轰杀得寇野有力难施,他自身武学风格也受到南越本土武学风格影响,隐隐走入邪魔道路线,而太极杀武学,不知为何,克制邪魔道克制得特别凶残。

    或者,那个创造这套武功的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踏入魔道,他只是悲哀,因此选择以魔降魔,以恶噬恶!

    面对太极杀刀术,寇野有力难施,只觉得自己难受得都快要吐血了,对手的刀术杀伐炽烈,然而自身若是以攻对攻,对方刀术反而会挟带着自己的攻击之力反击而回,让刀气刀势本身更加凌厉壮大。

    对于此,寇野唯一的应对方法便是疯狂挥霍自身内功真气,此时此刻,只见道道凌厉无比的金色刀芒以寇野为中心疯狂扩散着,此时此刻,在宴会的四周已然出现四名神色冰冷的太监。

    这四名红衣太监联手,他们以双手扬展,硬生制造出四面缓缓回旋的真气壁垒,让宴会众人既可以近距离欣赏传奇强者搏杀的精彩,又不用担心自身被气劲余波所伤害波及。

    “喝啊!”

    厉啸一声,消耗大量内功真气将对手强行迫开的寇野以双手执刀,形成数丈刀气高举并劈斩而下。

    轰隆降。

    四象护壁并没有保护禁宫棚顶,因此在刀气波及之下,恍若天裂一般,赤金色的刀芒挟带着无比凶狠之势,向石应虎劈杀而急落,这,是寇野最后的反击。

    刀术刀招,他承认自己是拼不过对手了,那么,就最后拼一拼绝对爆发力,一力,降十会!

    (等的就是你这一招!)

    “金刚护体!”

    “万川归海!”

    石应虎之所以肯冒着暴露自己的风险,火拼寇野,当然不是单纯为了赵钩,而是为了将自己一身武功施展给郑念看,勾起他的兴趣,尤其是这门天罡童子功。

    南越国真正的核心,只在郑念,也唯在郑念,至于什么大皇子、七皇子、十二皇子,他们继承帝位的最大因素,恐怕并不在于他们出不出色,而在于炎黄古国会不会动乱!

    炎黄自己不动乱,郑念恐怕也很清楚,像南越这种边陲小国永远没有机会入主中原,不过他掌握着不老不死的秘法,拖得起,慢慢静待时期也就是了。

    中原强盛,不灭皇朝则偏安一隅,若中原动乱,自身则尽起大军席卷天下,只有在那个时候,南越帝王才会继位,才能继位。

    石应虎隐隐约约间把握到这一点,因此他想以天罡童子功作为自身进身之阶,更进一步的进入南越的权力上层,而不是继续跟着十二皇子赵钩同赵德言、赵敬民死磕,无休无止,没完没了。

    在赤金色刀气长虹的斩击之下,石应虎周身金色气罩扩散,而后其身躯急速飞旋,以刹那间改变真气运动方向的绝技与高明身法偏移了寇野的气机锁定。

    同时上斩刀气击于赤金色刀气长虹侧面,提前引爆刀气。

    轰!

    因为失去目标与提前引爆,寇野的金色刀气长虹被分裂开来,四面冲撞。

    只是由四名红袍太监所完成的四象阵壁也实在是坚韧得近乎坚不可摧,砰砰砰砰砰砰砰,如重锤击鼓,最后刀气弥散渐消。

    而在这一刻,凭借太极杀刀势牵引,凭借金刚护体硬扛,凭借万川归海大量吞噬走寇野刀气的石应虎,他旋身逆斩出一刀,这一刀的刀势远远比不上寇野刀势的大气磅礴,然而寇野直面这一刀的神色却凝重得可怕。

    因为这一刀,层层刀浪推动,劲道却在刀气的不断彼此冲撞中不断提升,每一次刀气的冲撞,都让刀气变的更加凝聚,杀伤破坏力更加可怖。

    轰!

    就如同刚刚那一幕的重放,只是角色变化了,寇野也是如石应虎一般斜刀为盾,横在身前,下一刻,他整个人便被不断膨胀的刀气狂滔冲击得身形向后跌退。

    砰得一声,寇野高大的身躯重重地撞击在四象护壁之上,已退远可退,但他也周身浴血得硬生生消受了石应虎这道刀气。

    “呼呼呼……”

    不同于石应虎横刀封挡,而刀身破碎,寇野手中的厚刃金刀依然光洁如新,毫无受损,只是此时此刻他整个人的身躯上,密布着道道刀痕,纵横交错,鲜血喷涌,几乎恍若凌迟。

    “让开!”

    四象护壁之外,徐传雄直接拔剑破壁,而那四名大内高手在得到郑祖的示意之后,也放开护壁并没有阻止他的进入。

    “怎么样了?”

    “放心,死不了。”

    “可恶!”徐传雄刚要挺剑冲向石应虎,却被寇野一把按住肩膀。

    “输就输了,我寇野并非是输不起的人,这场子不需要你帮我讨回来,总有一天,我会自己讨回来的。”话虽然是对徐传雄说的,然而寇野的目光却死死凝视着石应虎,咬牙切齿,不肯放松。

    (南越武风偏激,近于魔道,本来想压他一压,给他种下再难精进的心障,现在看来,效果并不大啊。)石应虎并没有理会寇野,而是略一调转手中长刀,向上座处的郑祖深深施礼,然后方才向赵钩施礼道“王爷,在下幸不辱命。”

    “好,好,独孤先生神勇无敌,不负众望,来,与我同坐,与我同坐。”一边言说着,一边几乎压抑不住狂喜与得意的赵钩,他走下来拉着石应虎的手腕走回座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独孤长卿依然能反制压服赵敬民手中的王牌,当然让赵钩欣喜若狂。

    接下来,虽说各有封赏,但胜利者的封赏当然是同失败者不同的,只是,无论石应虎还是寇野,对此都表现得不甚在意。

    …………

    “哈哈哈!”

    寿宴之后,禁宫向外的长巷中,充斥赵钩无比快意的大笑声。

    “长卿,你有没有看到,你有没有看到老七当时的脸色有多奇怪,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晚,十二皇子赵钩喝得稍稍多了一些,在宴会上的时候他还能压得住,然而在寿宴结束,众人折返之时,赵钩就再也压不住了。

    今夜,的确是让他觉得最为扬眉吐气、最为快意的一夜。

    同七皇子赵敬民争斗这么多年,唯有今晚,赢得的是这样的痛快,这样的毋庸置疑,这样的毫无悬念。

    不仅仅是赵钩快意而已,一旁的赵英注视着眼前男子的目光,几乎已压不住难抑的柔情,在功力不如的情况下,以超绝刀术击败南越双龙之一的寇野,这般的修为,这般的风采,当然很容易让人心生崇拜。

    “王爷,出宫之后,我们应该先去看一看梅先生,而后王爷要尽快收拢力量,保持守势,否则大皇子与七皇子的弹压恐怕很快就会到来了。”与赵钩同乘一车,站在其身旁处,石应虎这样言道。

    对于今夜之施为,石应虎知道自己是在行险,但想要跳出局去,尽快进入到南越核心层,这一着棋却又不得不下。

    就在十二皇子赵钩的车驾马上就要驶离禁宫之时,突然有一队人马奔腾拦在了车驾之前。

    “老祖宗令,命独孤先生、赵英姑娘,即刻随杂家入宫。”

    “啊,还有我?”听到那名策骑而来大内公公的尖声而语,赵英也是一愣,独孤先生在今日夜宴上的表现得风采无双,老祖宗想见一见是正常的,但怎么还有自己呢?

    “没错,两位请吧,不要让老祖宗等待太久。”

    “呃,公公,请问是何等事啊?”赵钩走下车驾上前两步,他挽住红袍太监的手掌,石应虎可以隐隐看到红袍太监的衣袖略一沉重,而在那之后,这个一直都公事公办姿态的家伙,脸上生出笑意。

    “放心吧殿下,当然是好事,只是您不能再多问了,您即便是问了,杂家也不敢乱说不是。”

    一小袋明珠就换来这样一句话,赵钩的心中是不快的,只是他也并不敢得罪这些大内太监,锦衣卫、东西两厂不参与皇子之间的争斗,但直接由郑祖管辖,地位超然,尤其眼前这个红袍太监还是西厂汪忠直的亲信,那就更加不能得罪了。

    东西两厂势力原本均衡,只是上一任东厂督主万喻楼身死之后,新的东厂督主一直都没有被委派,这些年来东西两厂的势力逐渐失衡,渐渐呈现出西厂独大之局。

    总而言之,汪忠直不会畏惧赵德言、赵敬民、赵钩这几位最强皇子的,然而赵钩他们却很畏惧汪忠直,这家伙毕竟是郑祖的近人外加忠犬。

    石应虎击败寇野,施展天罡童子功,为求的就是引起郑念的注意,因此他对于眼前的情况倒是早有预料,只是他也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赵英会被叫着一起过去。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要再想了。郑念可怕无比,我不能在他面前露出丝毫的破绽,否则几乎是必死无疑。)在心中将种种可能的情况一一推衍,石应虎跟随着那名大内公公与赵英一起策马进入了禁宫。

    魔道之祖郑念的居所,也是一处宫殿,非常宽敞、非常奢华,只是莫名间,给人一种“不是人住的地方”的感觉,就好像一座装饰奢华的古墓,哪怕是灯火光亮,也丝毫不能给人安心的感觉。

    “老祖宗,您叫的人已经来了。”那名红袍太监上前施礼后尖声言道,姿态恭敬至极。

    闻声之后,翻过身来,然后缓缓坐起,自然有侍女将软绵的垫子铺到白袍老怪物的身后。

    “嗯,你们都下去吧。”

    “是。”

    随着郑念一挥手,四周的侍卫、侍女、太监尽皆在施礼之后退下了。诺大宫殿当中,就仅仅只剩下石应虎与他身后的赵英。

    “这么多年了,炎黄古国还是不停不休的往我身边派探子,不过他们这一次有进步,金刚中境,后天内功大圆满境界,镇江光荣虎王石应虎,今天才二十八岁吧?习武也才二十年,这等资质堪称天纵英才了,中原那些人也真的是舍得贴血本。”

    锵然之间,赵英就已然拔刀出鞘,将刀架在石应虎的脖子上了,她的手都在抖,然而这动作却没有丝毫犹豫。

    “…………”石应虎想张口说什么,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口干舌燥,一句话都说不出。

    “你是不是纳闷我怎么会知道的?不是因为你的武功,也不是因为你的风头太劲,更不是因为我在炎黄那边插了眼线,你的保密级别很高,我安插的那些眼线根本就探不到你。”

    “那,总得是为点什么吧?”石应虎脚步分踏,他苦笑问道。

    “嗯?你还想反抗?真是有胆色,多少人见到老祖之后,连站的都站不稳,真的是没几个人敢像你这样,气血催动,真气暗运。看在你这份胆量的份上,我告诉你是为什么。”说着,郑念拍了拍手掌,紧接着,一名身披红袍教书先生一般的清瘦中年男子,转进而入。

    “九音奇功,就是我教他的,你在我面前施展我创造的武功,还想让我认不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