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十四章:自创突破,斩绝情!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郁郁葱葱的原始雨林,一头庞大彪悍恍若地行龙一般的丛林巨蜥,正慌忙地奔逃着。

    它那昏黄色的兽瞳当中闪烁着如人类一般的灵性与狡诈,进化到它这个地步的生命,智慧甚至还要超过绝大多数普通人类,只是没有人类文明的知识积累而已。

    因此这头丛林巨晰看不到,在天空当中有一只神骏的巨鹰在震翼飞翔,并将自身所看到的传递给自己的主人。

    它更加看不到,虚空当中石应虎凭空而立,他不时暂停、放缓这个世界,仔细观察厉血小队每个人的实战表现。

    “它在那里,不要让它跑掉了,追!”

    随着这老迈而苍厉的话语声,有坦克之称的李磊全身肌肉鼓胀,这一刻他提着两柄短剑在前方迅速开路,无论土石亦或者林木,在他的双剑之下尽皆土崩瓦解,在李磊身后跟随的则是提着一支纤长狙击枪的鹰眼,左边是克雷亚右边是罗拉。

    通过天空当中苍鹰的指引,在抵达一片相对开阔的区域后,鹰眼陡然一竖手。

    他没说一句,话但刚刚还在疾冲状态的小队一下子静止了,显示四人间惊人的配合默契。

    “猎空告诉我,我们的目标就藏在这附近角落,罗拉,看你的了。”鹰眼这样低声言道。

    而罗拉则直接单膝跪下,由身旁的鹰眼、坦克、核女三人将她包围保护住。

    鹰眼最为机敏老辣,坦克最为坚厚、精于防守,而核女克雷亚她年纪最小,身上的装备最好,白发雪肤黄铜色的甲衣,双手都握着盾牌,却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科技战甲,造价不菲同时性能惊人。

    “我的朋友们,告诉我,那头巨蜥跑到哪里去了。”随着罗拉的异能发动,一股诡异的氛围降临到这片林区,奇妙的力量扩散万物都似乎拥有了生命。

    这一刻,石应虎按下了暂停,他刹那之间出现在罗拉身旁,感受异能发动后那种奇异的感觉,有点像自身战斗状态拔升至巅峰时勾连四周环境的感觉,但又有着明显的差异与不同。

    “异能,真的是很奇妙的体系啊。”在人体进化领域,炎黄古国已经走在诸国前列,但对于异能体系依然有着许多认知不足之处,石应虎很少遇到拥有异能的对手,因为这样的人才基本上都被国家给收拢走了。

    异能人才经过科学的训练与未来规划,成才率非常高,但即便强横如炎黄政府也不可能收拢走所有人才。

    一些人才被邪魔九道先一步吞噬了,还有一些非炎黄一脉的异族人才,比如说克雷亚、罗拉、李磊,他们可能是怕被炎黄抓去当小白鼠或者是因为其它理由,总之这些人都是不肯加入炎黄古国的,宁可在荒野区的聚居点流浪,即便想过城市生活,以他们的水准段位想潜入到城市内也不困难,当黑户就是了。

    石应虎停止暂停,四周的战斗继续。

    在罗拉沟通自然环境之时,那头丛林巨蜥陡然自一片草丛阴影当中急速扑出,它似乎也非常清楚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是藏不住的,因此根本就不管自己面前手执双剑的李磊,反而跃空扑杀,势要彻底杀死三人包围保护中的罗拉。

    砰!

    毫不犹豫,甩狙。

    鹰眼一枪出手,银光一闪便正镶在那头丛林巨晰的眉心上,巨晰砸翻在地上,嘶吼着晃动头颅,头破血流。

    “停,退回去,放慢七倍速。”整个世界的光阴倒流,退回到丛林巨蜥从草丛中进行突袭扑出的那一刻。

    这一次,所有人都是慢动作,鹰眼毫不犹豫地开枪甩狙,然而同时动作的还有李磊与克雷亚,李磊当然是执握双剑摆出架势,只是他摆出的并不是防守架势而是攻击架势。

    克雷亚侧过身,她手臂上的圆盾是镶嵌卡挂住,因此并不影响手掌动作,在放慢七倍速的情况下,石应虎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随着克雷亚虚空按压,有大量的银辉一瞬间便汇聚过来,并在狙击子弹穿过那片虚空时大量吸附在子弹上,最后子弹轰在丛林蜥蜴的眉心,对方坠地,银芒依然在它眉心处扩散着,持续造成着伤害。

    “虽然不是,但真的很像核能啊,强辐射,强侵蚀,极大削弱受术者状态。”石应虎瞬移到那头丛林巨蜥一旁,他俯下身仔细注视着那银芒的扩散与侵蚀,伤口处,丛林巨蜥的血肉急速出现异化坏死的象征。

    “李磊,坦克,强化系异能者,擅使双剑,异能催动后铜皮铁骨,力大无穷,有近乎伪金刚境的水准。缺点是,一旦被偷袭,很可能什么能力都施展不出就被放倒,异能有一定时间限制,对他来说就好像极度绷紧自己的肌肉。”

    “鹰眼,斥侯,老牌资深猎人,擅长狙击、枪斗、机械改造,为人机敏警觉应该,还精于爆破。”

    行走于几人之间,扫视一眼鹰眼腰上悬挂着的那些手雷与高爆炸药,石应虎心中加上这样一句评语。能当变异兽猎人当到老,只能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

    “罗拉,斥侯,感知控制系异能者,可以同植物交谈获得常人不可能获得的情报,同时,拥有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动植物的能力,是个一森林女王。”

    “克雷亚,辅助,能量系异能者,可以通过靠近、注视将自身能量不断叠加到对手身上,达到使对手状态下滑,攻防削弱的效果,甚至可以将自身能量附加到攻击上,形成一种“能量剧毒”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队友。”

    “冻子在哪里搜罗到这些奇人异士的?这样的组合很多的时候真的可以去暗杀传奇了。”取消暂停,四周的人与兽又动了起来,剧情继续。

    “吼吼”

    伴随着李磊的扑击斩杀,丛林巨蜥一边哀嚎一边后退,事实上少部分原因是因为李磊的干扰,更多的原因在石应虎看来是因为“核能”不断侵蚀所造成的伤害。

    然而就在这一刻,异变突生。

    那头巨蜥的身躯突然急剧膨胀,它的背部破裂,有一双怪异而小的双翼伸展,同时巨蜥的身躯上有大量骨刺在延伸生长,虽然那双怪翼太小了,根本就无法带起它飞行,但眼下这头丛林巨蜥的战斗力却是无可置疑的急剧增强着。

    它变得怪力无穷,甩手一掌将李磊拍到一旁砸撞在树干上,这小子就像泄气的皮球,从肌肉巨汉迅速恢复成干瘪枯瘦的年轻人状态,无论是克雷亚的核能银辉,鹰眼的枪还是罗拉的藤蔓都无法再阻挡这头发狂异兽的扑杀。

    罗拉步伐较缓,心境也不够沉稳,因为脚下地面的剧烈震荡失足跌倒了,下一刻,巨大的黑影就将之笼罩,异化龙兽俯首扑咬。

    “姐姐!”克雷亚想扑上去阻挡,却被她爷爷在身后一把拽住,然而就在这一刻,数道黑色丝线自后绕出,将异化龙兽的身躯缠绕。

    那一刻,黄白腥臭的兽齿距离罗拉的脸颊就只有几厘米,然而这几厘米却变成均可逾越的天堑,令异化龙兽难以越雷池一步。

    “还真是主角只在最后一刻上场啊。”石应虎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罗动自后暗算变异龙兽,下一刻他身法如电般甩荡而下,穿隙而过将罗拉拽入怀抱,两人成功脱离险境。

    在众人面前现身的男人,周身覆盖着一身质感奇异的紧身皮衣,周身肌肉线条饱满浮凸,此时此刻他或者说它半蹲伏在变异龙兽的面前,显出一股隐隐的兽性意味。

    “罗动,厉血小队队长,未知系异能者强化系异能者吧,在异能加持之后,力量敏捷大幅提升,抗打击能力大幅提升,虽然路子不一样,但看效果这物理防御力不会逊色于寻常金刚境,甚至还要更强一些。”

    “能力是黑色丝线,可刚可柔,坚韧度远远超过钢丝。似乎有兽性直觉加持效果,在异能加持之后,冻子的战斗意识有明显提高。”

    石应虎注视着黑液加持之下,罗动对于周身肌肉的自如操控,那些肌肉犹如流水一般律动着,只是这种异能似乎同源能真气无法共存,石应虎注意到罗动在攻击丛林巨蜥时,他施展出一套极尽阳刚正大的佛门高级拳法,但招式施展过程中,却丝毫的真气加持都未出现。

    砰,砰,砰

    拳影一幻四,四幻八,八幻无穷,接连轰击在丛林巨蜥越发庞大的身躯上,而丛林巨蜥的反击却难以落在罗动的身上,他控制黑液牵引弹射四面飙飞,灵活的一塌糊涂。

    “冻子修炼的内功,应该是被他身上的黑液吞噬光了。有意识的修炼各种佛门功法,是因为那些黑液会影响一个人的理智吗?”石应虎虽然相信罗动,但他当然不可能忘记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第一次与这个状态的罗动碰面的,那一次自己差点就死在罗动癫狂的兽性下。

    现在看来,罗动也被自己身上的异能折腾的不清,否则以他跳脱的性子也不至于会去精修佛门武功。

    石应虎太了解罗动了,他唯一可能感兴趣的佛门武功,就只有:爱经,恒河欢喜禅,藏密卷这些了。

    就在这个时候,咚咚咚,一阵清晰的敲打声传来。石应虎见战况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少部分就没继续看下去。

    随着他虚空一点,整个世界崩塌溃散开。

    房间里,石应虎摘下眼镜,从机身一侧的功能槽里拔出盘,厉血小队的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轻便的录像装备,尽量每次做任务都留底,这样有各个方面的好处。

    当然,这些资料也是厉血小队的绝密,只是对石应虎来说当然不难拿到手。

    罗动把厉血小队的资料主动交给石应虎,让他尽快熟悉队伍里所有人的技战术打法,为接下来的剿灭任务做准备。

    “谁啊?”将盘拔出后放到抽屉里,石应虎走到房门处打开反锁,拉开门,只见妹妹石小凤正站在门外。

    “老哥,喝不喝果汁,我刚刚榨好的。”举着两大杯加了冰块的鲜橙汁,石小凤这样言道。

    “嗯,谢谢,还是老妹贴心。”接过玻璃杯,品啜一口,冰爽酸甜,的确满可口的。

    “呜,姑姑和姑父今天又来了,前段时间爸不是提教育局主任了吗,姑姑那个时候就总过来说,让爸把表妹调到一中去,问题悠悠的成绩老哥你也是知道的,强行调到一中去简直就是打爸的脸可这家伙不依不饶的,好像咱们家欠他们似的。”石小凤这段时间似乎憋了一肚子的气,她对着石应虎半跪在沙发上面,一边喝饮料一边气鼓鼓的。

    “自从家里搬到赤阳湖小区后,我就发现我的长辈,咱们家的亲戚朋友突然变多了,尤其是老哥你成名后,我活了十几年才知道,原来爸妈他们有这么多亲戚。其实还不都是过来占便宜的,相比他们,我倒宁可爸帮助悠悠,毕竟悠悠真是咱们家表亲,是实在亲戚。”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也是人之常情,为这种事生气不值得。”红尘喧嚣,因缠果绕,犹如火宅,犹如苦海,因此佛道大宗都愿意建立在远离人烟的深山,保持心灵清明。

    有些人能兼顾事业与家庭,然而绝大部分人却是做不到的,石应虎便是如此,他一离家在外就是论年计算,在逐渐扬名声望日隆之后,无数中小势力都向石应虎伸递橄榄枝。

    甚至在东安市时,蜀山问剑斋的流水老道甚至邀请石应虎去蜀山作宗门长老门派客卿,石应虎自然是拒绝的,他也很清楚这是世间对传奇强者的寻常姿态。

    然而,家里的人是不知情的,或者说他们的感触不可能像石应虎自身那样清晰敏感,而早就同石家有交集,甚至早就在期待石应虎潜力的白师我,他就敏感多了,安排在石应龙身边的白嘉琪立刻就启动,石应虎还没回东安,石应龙与白嘉琪这边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在这种情况下,石应虎即便厌烦白家人又怎么样?砸自己亲哥的锅?

    石应龙瘫痪数年,无论再怎么心性坚韧,毫无疑问是心气受损的,并且在他的视角里,白家已然是庞然大物了,白英罗在镇江有白半城之称,真实情况就算没那么夸张,一个财雄势大的评价总是毋庸置疑的。

    石应龙当年给白家当保镖,曾经见识过白家的财势力量,对于曾经女神一般的大小姐白嘉琪,他心中未必就没倾慕过。

    现在他瘫痪多年,昔日的女神居然还倒贴,再加上白家与石家的差距,各个方面也实在由不得石应龙拒绝,将自己代入到大哥的状态,石应虎不觉得换成自己就能拒绝。

    白半城,白嘉琪,对大哥而言,白家就是他视野范围内最好的选择了,而在石应虎的视野里,白家这个选择顶多算是中等偏下,只是白师我实在老奸,他走一步望三步,抢占先机几乎步步无错。

    同妹妹聊了一会天,石应虎将手中的冰橙喝光,然后石小凤就拿着两个空杯子出去了,对她而言,自己就是单纯过来给二哥送饮料,躲清净,顺便陪二哥聊聊天而已。

    但对石应虎而言,这番闲聊却让他更加清晰的感受到,这世事人情都似乎变成了一张绵密无比、坚韧无比的大网,紧紧得束缚住自身的身心,让石应虎有一种手脚不灵,心意都被紧紧困缚的感觉。

    “世事如网因缠果绕,千丈红尘裹身。到底要怎么才能摆脱得掉,还一身轻松?”细细思索着,琢磨着,心中有无名火起,似是要焚烧一切,证已清净与逍遥。

    “有意思,有意思,原来这就是我的真实心境吗?原来我已经这样不耐烦了,父亲、母亲,大哥、小妹,甚至是罗动想要挣去,想要摆脱这就是我心灵的破绽吗?原来我也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啊!”

    “面对这种程度,我就已经想要逃了?”脸膛渐渐变得晕红,心火燃炽,然而石应虎的神情却平静无比,他闭着双眼反反复复地体味着这一刻浓烈的心绪。

    终于,我终于找到比之鬼刀怅鬼十八啸以心印心术,更进一步的进阶刀意了。

    “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命之制在气。死者生之根,生者死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睁开双眼,恍若有明锐的刀光斩过去,这一刻石应虎拍出一掌,虚按在一旁刀架横放着的天命刀上。

    呛!

    天命刀脱鞘半尺,刀意森森,而后收回,只是在刀架之后的墙壁上,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刀痕。

    仅仅以精纯无比的刀意,居然引动天地源能,造成了物质的破坏!

    “虽未明悟,但已经开始了,不乱于心,不困于情既然如此,这套刀法就将之命名为斩绝情吧。”长久的积累,一瞬间的灵感爆发,令石应虎终于领悟出更在鬼刀之上的斩绝情刀法意境。

    只是这刀法的意境虽然脱胎于灭情绝意道的冰心诀,但内部却加入石应虎大量的个人演绎,甚至纯阳宗许多理念心法。

    因为,石应虎觉得灭情绝意道的路子从一开始的根脚处就走错了。

    太上忘情固然是极高境界,但灭情绝意道把太上忘情理解成太上灭情了,若未有情,又何来忘记?

    就像佛门的那段心学公案一样,到底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更值得尊敬,境界更高,还是未执屠刀,清净自修境界更高?

    普通人肯定会觉得后者更值得尊敬,但在很大一部分修行者看来,拿得起,放得下,则更见功力境界。

    许多佛徒,不入红尘,不历苦海,不背戒律,未执屠刀,他们真的知晓清规真意?世事虚幻?真空妙有?

    放下屠刀,境界更高,还是未执屠刀境界更高?

    太上忘情,是灭情绝心境界更高,还是“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境界更高?

    忘情、灭情,执刀、清修,有选择、没选择,到底哪种心意,更加坚定强大?

    “若无魔高一丈,又何来道高一尺?红尘炼心,果然有趣,经过这番领悟,未来在实战中我会更加的镇定,无畏无怖。”普通人偶有感悟,大部分都是一时间的,过段时间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获益不大。

    然而石应虎是知行合一的强大修者,他有了深切的体悟便会落到自己身上,便会不断修正自身,使之越发强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的说话声音越来越大了,姑姑孙文秀那尖厉的声音甚至透过隔音墙壁,传递过来。

    当年,石家处境落魄生活艰难的时候,姑姑孙文秀与姑夫林文轩的确是帮衬过石家,但也就是有借有还的几次帮衬,顶多没算石家利息。

    但这些,现在在孙文秀的眼中这却变成了了不得的天大恩情,好像没这几次借钱,石应虎就上不了高中,他就没有今天,就会在工地里抬杠搬砖作苦力一辈子。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人,总会自觉不自觉的高估自己付出的那一部分。

    石应虎觉得越闹越不像话了,他推门径直走出去,迅速来到一楼客厅。

    在这个时候石卫国与林文轩都还坐着,不时开口安抚着各自的妻子,而老妈与姑姑却已经吵起来了,表妹林悠悠坐在一旁沙发上抹着眼泪。

    “好了,别吵了,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姑姑、妈,你们没必要这样争吵。”斩绝情的效果,是让石应虎心意更加平静敏锐强壮,更加直面问题而不是回避,这也是纯阳宗一贯的理念,灭情,将自己变成一块石头,真的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应虎啊,你可来了,你可得给姑姑做主啊,你小时候姑姑可是最疼你的。”

    “你疼什么了?不就给应虎买过几次衣服买过几块糖,小时候应虎蛀牙没准就是因为你塞的那些糖。”

    “你”

    “好了,好了,姑姑,冷静,妈,你也冷静。”

    “不就是悠悠上学的问题吗?姑姑,我们难道不希望悠悠学习成绩提高,以后有一份好前途吗?”情绪是会传染的,并且是由坚定强大的那一方传递给软弱浮动的那一方。

    因为石应虎的到来,莫名之间,石妈孙红秀与姑姑孙文秀原本激荡的情绪,都渐渐平缓下来了。

    “现在是假期,还有半个月开学,这个半个月,找最好的各科老师给悠悠单独辅导,半个月后,只要悠悠的应试成绩能达到一中最低分数线,我就给一中校长打电话,让悠悠进一中。”

    “但若是成绩还是差很多的话,说明悠悠并不适合在学业上发展,体育、绘画、商业、艺术鉴赏,成才的路径很多,不一定非要死扑在学业这一个选项上。学习,仅仅只是相对性价比最高的一个选项,投入低,产出无上限,但对于咱们家来说,这条路能走通最好,即便走不通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石应虎微笑低语,他的意态,他的话语,让在场的人自然而然平静下来了,情绪本身并无助于解决问题。

    “好,我就不信我家悠悠真的不行。”补半个月的课,还是高一补初中的课程,孙文秀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