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十三章:冰心冰魄,新的任务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下这种情况下,若真让白师我老爷子直接平沙落雁砸地面上,事情就闹大了,老妈会抓狂的。

    化形疾影飞身而扑,石应虎刹那跃到白师我上方处提正了一下,让老头精准无比的稳稳落回到轮椅上。

    “呼差的太远了,哪怕应虎你把实力压到三阶,我在方方面面还是差得太远了。”有些狼狈地落回轮椅上,白师我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过了半晌,他这样叹息言道,话语中充斥着无尽的落寞意味。

    石应虎站在相对远处,他等待一会视野才恢复正常,刚刚,在他的眼中白师我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能量体,绝大部分是一种冰蓝色的寒属性真气能量,少部分其它各色能量,其中比较鲜明的还有他刚刚喝下去的纯阳法酒。

    源能视觉中,石应虎发现白师我真气能量的精纯与强度远远比寻常武道宗师更强,只是他的能量体系明显是紊乱的,有相当一部分是不受控制的。

    “您,应该是练功走岔,还是强练秘籍您的气机看似强烈,但其实有很多地方没有条理性,给人的感觉”思索一会,然后才继续言道:

    “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幅绝世名画,被小孩子随手涂鸦了很大一部分一样。”说到这里时,石应虎自己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这明显是白师我强练不完整的冰魄神功,自己强行补全功法残缺不全部分,最后的结果就是,白师我真气的量与质远远强过普通的武道宗师境高手,但他没能疏导控制好冰魄真气,硬生生把自己的双腿练残了。

    “哈哈,应虎你这个比喻也真的是精准,绝学本是绝世名画,凭我的水准见识妄想补全,可不就是熊孩子在在绝世名画上胡乱涂鸦,无论倾尽多少心力,无论自觉补全的多么好,在内行人眼中一眼就能看出不谐之处,害人害已,害人害已啊。”以手抚额而狂笑,只是狂笑若哭,一时间,石应虎也能多少体会到白师我心中的悲凉哀伤。

    武道世家中人,立志想要补全自家残缺不全的武道绝学才是正常,才是有雄心的表现。

    而像白英罗、白诚那样干脆弃武从商的,只能算是不孝子,当然,事实上他们也的确避过了一个天坑。

    “其实,您的整体思路应该是没错的,只是真气操作方面应该是有问题,导致寒属真气溢散冻伤了双腿。”

    “应虎,你怎么知道我的补全思路没错?”眸光一闪,白师我似是不经意的这样道。

    “玄冰斩霸道,应该是冰属刀气的一种,您能直接修成玄冰劲也真的是天赋异禀,先天资质极高,然而冰魄神功高深浩瀚,您当年恐怕还是以修炼玄冰劲玄冰斩的思路去修炼冰魄神功的,最后真气沸腾完全无法收束控制,导致今日之局,若是您可以控制收束真气的话,这么多年了,我觉得您已经储备好了可以冲击传奇境界的资粮。”一边推着白师我往回走,石应虎一边这样说道。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白师我受害于冰魄神功,但他同冰魄神功斗争了这么多年,事实上也收获了大量资粮,对于冰魄神功的领悟,天下恐怕无出其右者。

    “个人觉得,您最好加强对心系功法的领悟。”石应虎手上事实上是有一本冰心诀,正合白师我的路数的,白师我这些年也正在往这条道路上走,但仅仅只凭他自身钻研的话,恐怕钻研到死也就那么一回事。

    一套高级武功一般武道宗师都难以创造出来,更何况顶级心诀,白师我要是真能凭自己的本事创造出一套收束真气的顶级心诀,那套心诀对白师我来说就是绝学级的,绝对足够他直接冲上传奇先天境了,哪怕他已经身体衰老气血衰败。

    “应虎,你若是能助我冲击传奇先天境界不,只要你能帮我重新站起来,我就将冰魄神功传授给你,虽然你有纯阳道宗的师承,但相信我,绝学武功的高深奥妙绝对会让你受益匪浅的。”这些年来,为保住冰魄神功,白师我不知道躲过防过多少明枪暗箭,因此,哪怕明明知道身后的石应虎很可能可以帮到自己,心境动荡,但决断如白师我,也没能说出直接把冰魄神功交给石应虎的话。

    这多年以来,冰魄神功对于白师我的重要性,已经可以说是比他自己的性命都更加重要了。

    晚宴过去,白家的司机来接,白家人尽兴而归。

    白嘉琪的女儿欢欢留了下来,那是一个穿着公主裙、胆子很小、眼睛大大,看上去很乖巧的小女孩,对于她的到来石家人都是很欢迎的,宅子太大了,住的人太少就少了人气。

    深夜时分,石家大多数人都睡去了。

    就着夜色,石应虎提着一坛纯阳法酒一个人坐在天台顶石凳上,饮酒赏月。

    就在这个时候,门扉突然响了,紧接着大哥石应龙推动着轮椅也来到了天台,因为医疗条件越来越好,大哥石应龙的恢复也越来越好,现在已经可以独立去一些他想去的地方。

    “诶,大哥,你想上来看月亮,跟我说啊,或者跟小凤说也行。”

    “这么点小事,我不愿意麻烦别人我是看应虎你似乎有些不开心,于是过来看一看。”

    “没什么不开心的事,思索武功上的问题而已。”走上前去,将大哥推到石桌旁,石应虎笑言道。

    “不是因为白家?”

    这句虽然是疑问,但大哥石应龙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一世两兄弟,他太过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

    “只是觉得,当初恨了那么久,眼下突然间就变成亲戚关系了,白师我那个老家伙还总是算计我们,心里多少有些不快。”若是真的认可白家,石应虎就已经把冰心诀送出去了,白师我却反倒猜忌石应虎窥视白家的冰魄神功。既然你不信我,那我也不信你,大家就按生意买卖来喽,莫亏莫欠。

    “应虎,你还记得美利坚合众国有个很著名的外交策略吗?”侧身看着月亮,石应龙突然这样道。

    “是不是那个如果我打不过你,我就加入你,谁再敢欺负我,他就是欺负我们俩?”结合大哥的语境与家中现状,石应虎想了想,这样言道。

    “哈哈哈哈,对,就是这个策略,现在想一想都还是觉得这条外交策略很有意思啊,在白家看来也是一样的,搞不定你石应虎,就把你的家人都搞定,我打不过你,就加入你。但,这其实是上流社会的普遍玩法啊,不然你以为联姻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应虎,你性子比较刚强傲慢,因此你会觉得不舒服但,同白家结成亲家对石家是有利的,对你也是有利的,你是提刀作战的武人,你可以在前线忘却生死的作战,那么,石家变得越来越强盛,难道不是在为你减少后顾之忧吗?”

    “随着应虎你越来越强,我们的家庭不可避免的会进入一个新的社会阶层,我这个当哥哥的当然希望应虎你可以无上限的强大下去,但就像一款战略游戏一样,当应虎你无法纯凭武力打穿一切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政治外交合纵、连横,难道不是最优选项吗?”

    天台上,半晌的沉默。

    “对,老哥你说的有道理,若有一天我在外面战死沙场,相对白家反而是石家高攀了,那个时候白师我也会给石家基本庇护,上流社会的联姻,本就是为维护家族稳固而出现的。”

    “不过,老哥,你是真心喜欢嫂子白嘉琪的吧?”石应虎本来以为石应龙是真心喜欢白嘉琪,然而听了大哥刚刚那番话语,这一刻他却有些不确定了。

    “当然。我的确很喜欢嘉琪,她是一个好女人。”

    “呼那就好。我在外面忘命搏杀,就是希望你们能过得幸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希望大哥或者小凤去联姻什么的,我只希望你们能找到自己喜爱的人。”长长呼出一口气,石应虎喝了口酒,这样道。

    “”

    “老弟,你明明这么感性,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对象啊?可把老妈愁坏了,要不是有个白九樱在这里顶着,你信不信,老妈都给你准备好一百个相亲对象了?”

    “唉唉,我的事,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是纯阳宗的,纯阳宗的武功要保持童身修炼,才能迅猛精进,短时间内我是没什么找对象的心思的”自己的天罡童子功刚刚才入门,离大成乃至于突破功法上限还早着呢,因此石应虎短时间内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两日之后,白师我终究还是想通了,他亲自提着一个手提保险箱将冰魄神功的秘籍送到石家。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联姻的好处了,若与石家没有实实在在的姻亲关系,以白师我的性子铁定宁可抱着冰魄神功的秘籍老死,也绝不可能会把秘籍拿出来,哪怕他明明知道石应虎是他最后,最靠得住的机会了。

    姻亲关系,说它不稳固,没有这个前提,信任基础就无法建立,很多交易根本就无法进行,没有开始的机会,说它稳固,现代社会离婚率都快达到百分之五十了。当然,姻亲关系依然是现代社会合作关系的主流。

    “应虎,这是玄冰劲、冰魄神功的秘籍,你拿去参悟,若是能帮我想到化解自损补全功法的方法,最好不过,若是实在没办法,这两本秘籍能够增益你的实力也是好的。”将功法秘籍一推,白师我明显想明白了,或者说这老头决断一下,就再无犹豫。

    石应虎打开箱子,只见里面放着密密麻麻的一箱子古卷,很多绝学武功都是这个样子的,若仅仅只是单薄的一本,那可就有意思了,里面一定充满古代文言文的缩略句,一个句子能涉猎好几本书,现代人去看,真的会有一种想死的感觉。

    很多人练武的时候连猜带蒙,真的不是没文化,而是能创造顶级、绝学武功的人往往都涉猎极广,随便哪一个知识底蕴都不会太差。

    当然,也并不是没有知识底蕴差的强者,只是这些强者的武功都比较难以传下来,语言表达能力差武功越精深教起徒弟当然越费劲。

    自己是高手,未必能教出高明的弟子,传奇武者的徒弟被武道宗师的徒弟打得满地找牙这种事,很常见,练武这种事,相比师承,其实更看个人。

    高明的师父,高明的武功,只能把弟子带到一个相对高度,但没有人能手拉手把弟子拉入相对终点,从古至今,从来没有,未来恐怕也不会有。高手,能把自己的弟子也教成高手,这已经很厉害了,天下第一高手能把自己的弟子教到天下前十的水准,已经是手段惊人!

    “您老放心,我一定细细领悟仔细参研,给您一个交代。”接收白家压箱底的秘籍后,石应虎含笑这样言道。

    其实冰心诀秘籍就在石应虎手上,但现在就这样直接交给白师我,岂不是明说“我就等着你给我送秘籍”呢。

    当然要拖上一段时间,宁要人知莫要人见,哪怕白师我与石应虎心中明知是怎么一回事,也要心照不宣,在利益交换的基础上以感情为装饰。

    比如说这次交换秘籍,就变成了石应虎为解决白师我的多年病症,苦心钻研后从宗门那为白师我求取到了合适的辅修秘籍,白师我若是因此有所精进的话,还要记石应虎一份好大人情。

    石应虎不喜欢白师我,但他也不否认,白师我若是有所突破,对于石家也是有益处的,便如自己突破对于白家也是有益处的一样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无论自己愿不愿意,石家的未来都会变得枝繁叶茂、根深蒂固,除非自己倒下。

    因为冰魄神功与玄冰劲的功法,石应虎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都没再去镇江市武道图书馆。

    在家中翻阅典籍的时候,石应虎方才发现,原来不仅仅冰魄神功缺失大半,就连玄冰劲都少了将近五分之一,冰魄神功是完全不能练了,玄冰劲虽然还勉强能练,但也因此修炼凶险度剧增,从秘籍价值上算,这就是两本高级功法,也难怪白家守的住,恐怕镇江武道界的老一辈对此是心知肚明的。

    当然,石应虎又不是主修,仅仅只是借鉴参悟,因此玄冰劲与冰魄神功缺失多少,对他来说反而影响并不大。

    “只是,这笔账,我里外里算,是不是有点赔了?白师我拿两本高级功法秘籍,换我一本顶级心诀的手抄本,要不我少给他抄两页”石应虎可以说是用了相当大的自制力,方才把这个诱人的念头压下去,白师我老头练了一辈子的残缺功法,临了临了,就让他缓口气吧,别再用残缺功法去折腾人家了。

    玄冰劲中附带着一套刀法,极为凌厉,刚猛,杀伤凶暴。

    石应虎参悟典籍,将其行刀脉络加入自身的刀术体系中,受益不浅,至于那份冰魄神功卷轴,石应虎直接没看直接没看直接没看,平生第一套绝学,对于一个武者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石应虎担心自己若是看了,甚至会让自己对武学的认知都出现扭曲偏移,因此暂时封存。

    镇江,石应虎返回的二月中旬。旧城区,一处破烂邋遢的集会地点。

    “这小子叫李磊,异能者,我们都管他叫坦克,是队伍里的火力手。”随着罗动的介绍,一个矮壮的年轻小伙子站起身来,有些腼腆有些谦卑,虽然他也是黑头发黄皮肤,但头发略有些卷。

    “这位大爷叫鹰眼,狙击手,高级枪斗师,在没加入小队之前就是级猎人了,一条身经百战的老狼。”高瘦并且左眼是机械眼,这位老伯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老鹰,令人侧目的是,那只鹰的羽毛覆盖之外,显露出来的都是金属,这是一头经过机械改造的苍鹰。

    “这个是核女克雷亚,鹰眼的孙女。这个是藤女罗拉,她们都是异能者,实力强劲。”随着罗动的介绍,白色头发少女与一位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站起,向石应虎点头以示意。

    “最后,我来向大家隆重介绍厉血小队的新成员,我最好的兄弟,镇江五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武者光荣虎王石应虎,传奇金刚境,死在他手上的传奇武者不少于一只手了。”

    “也是这次任务的战术核心,在这个队伍里,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我不希望任何人不去遵行。”

    “那么,如果他的命令与老大你的命令相违背呢?我们听谁的?”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身材火辣的女郎罗拉突然这样言道,她金发白肤蓝眼,是一个在炎黄国度少见的白人。

    “谁的命令是后发出的,听谁的。如果,我们两个同时下达命令,并且命令相违背你们听他的,我兄弟从来都没有坑过我,过去没有,未来,也不会有。”环视四周众人,罗动正色言道。

    “我并没有那么多指令下达,这次会来厉血小队也是因为你们队长说有一个大任务,拉我过来帮忙的,完成这次任务后我们大几率会分道扬镳,我毕竟和各位不同我不是专职猎人。”石应虎看了看那个罗拉又看了看身旁的罗动,这样道。

    “好了。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叫你们认一认人,接下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调整状态,马上就要开新任务了。应虎,我们到楼上去喝酒。”拍了拍手,然后罗动示意散会。

    没过一会,罗动与石应虎出现在旧楼的顶层,两人坐在楼层的边沿,中间放着冰啤酒、毛豆、以及一些下酒的肉类熟食。

    “当年上学的时候,谁又能想到几年之后,是咱们兄弟混的最好?当年我被徐海峰欺负还要应虎你帮我出头,谁能想到,几年之后,我是镇江最强的猎人,执掌着镇江最强的猎人小队。嗯,暂时来说,还只是最强的之一。”站起身来,罗动挥拳怒吼,壮怀激烈。

    “军叔呢?现在已经退休了?”石应虎扔起一粒花生米,然后仰头吞下,一边喝酒一边嚼着玩。

    “练九宵雷动内功走岔,现在二叔偶尔还接一接活,帮我管管后勤,但已经不怎么出任务了。”

    “你这次的任务最好把军叔拉上,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尤其是对干咱们这行的人来说,军叔脑袋挂裤腰上晃荡了一辈子还能安然退休,这份前辈的经验不可不学。”一边说着,石应虎又将一粒花生扔起,仰头想接。

    然而这个时候,他一旁的罗动手指一甩,一道黑色的泥状细线被甩过来,想要中途截胡,石应虎侧目一扫同时一吐气,那粒花生米因此高高飞起,连接着罗动手指的那根泥线顺势调头追击扑咬,灵动若蛇。

    然而在其如箭一般追至时,花生米自中两分,黑线自中一穿而过,花生落到了石应虎手上。

    “传奇了?”一边说着,石应虎一边把被刀气中分的花生米送到罗动面前。

    “还是没法跟你比,我这是异能,你是自己练上去的,我以后没逆天际遇机缘这辈子都止步于此了,你步步稳扎稳打,还有大把的晋升空间。”接过花生吃下去,然后罗动这样道。

    “我一路练到今天,几经生死,费尽心血,至于大把的晋升空间,已经到传奇这一步了,未来没有大的际遇机缘,也谈不上大把的晋升空间。”

    “我这边融合异能,也不比你练武舒坦,你这是光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我被身上这玩意折腾的生不如死的时候,你是没看见啊。”

    吃着零食,喝着啤酒,石应虎与罗动说着这几年各自的生活与经历,注视着天边的火烧云彩与夕阳西落,明日,又是充满新奇、刺激、挑战与冒险的征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