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六十六章:东安新变化,当众挑战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家关心的,就是我们关注的,大家好,这里是东安新变化,我是你们的老朋友陆素云。”

    深夜,晚八点档。

    许许多多东安市民开始坐在沙发上挟妻带女一同观看电视节目,在这个时代,因为外部生存压力,因此民众还是很关心时政变化的,尤其自己城市发展变化。

    像东安新变化这样的电视节目,虽然每周只有一期,但因为内容真实并且是实况转播,自然大受热捧,而陆素云女士也是北方最为受欢迎的节目主持人之一。

    “这段时间呢,东安市的变化日新月异,这可不是我在吹捧,是有事实依据的。在今天呢,本台特约邀请到近期以来为我们东安市做出重大杰出贡献的两位嘉宾……并且还都是女嘉宾,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让我们有请东安市猎人公会会长徐秋雅女士,让我们有请东安市天一剑派宗主,何清云女士登台。”

    在四周观众的热烈掌声中,一旁的门扉开启,两位各具风情美貌的女士一同走出,说实话,仅仅只是镜头中的徐秋雅与何清云,便让这一期的“东安新变化”收入率暴增,两位女士都拥有着不逊色于著名影视明星的美貌与气质。

    “大家都很清楚,前段时间随着血月入侵,东安市猎人公会风雨飘摇,出现了极大的动荡,而就是在这样的危难关头,徐秋雅小姐挺身而出女承父业稳定住了局势,并在之后的经营中让东安市猎人公会转危为安再现辉煌,像这样的表现,实在是新时代女性的楷模。”

    “谢谢主持人,但大家千万不要拿我当楷模,我二十四岁了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喜欢的人也不喜欢我,我这样的人要是成为新时代女性的楷模的话,那新时代女性未免也太惨了。”徐秋雅经营猎人公会,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实况转播而已,她接过话筒落落大方,不惜自行爆料,一下子就将现场的气氛带动起来了。

    而这,也让一旁的何清云因此更加放松,她是被徐秋雅反复邀请才来的,本来此时正是五派合并的关键时刻,何清云忙得焦头烂额,毕竟听潮馆底子单薄,以蛇吞象鲸吞四大派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哪怕获得了各方面的支持。

    然而在这个时间段,东安市猎人公会的徐秋雅却突然表现出亲近之意,并建议说参加“东安新变化”这一节目,有助于借助舆论力量加快五派合并进程。

    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神像门、听潮馆、疾风剑宗、水月庵,烈山堂五大门派合并为一,成为新的天一剑派,这已经是势在必行、大势所趋的事情了,然而其它被侵吞的四大派,除何天冲执掌的水月庵表现得相对比较配合以外,其它门派都表现出本能得抗拒,这虽然是正常反应,但毫无疑问也是很让人头疼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徐秋雅出现并不断鼓动何清云借用舆论力量造势,消化五大剑派,何清云与徐秋雅是交往过的,并且都是女强人,多少有些惺惺相惜互生好感,更何况何清云反复推衍过,也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即便舆论造势不成,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更何况,已经是传奇先天境高手的何清云也想不出徐秋雅会害自己的理由,敢害自己的胆气。

    东安猎人公会虽然有些实力了,但想挡住一位发彪的传奇武者,还是拦不住的。

    节目主持人与徐秋雅笑谈一番,紧接着就把话题引导到了何清云的身上,不冷落任何一位采访嘉宾,是很基础的主持人素质,陆素云名声显赫,作主持人的专业素养当然也是极高。

    “无双宗主,神像、听潮、疾风、水月,烈山五大剑派并存于东安百年,现在要合并为统一的天一剑派,有很多网友评论留言,问之前五大剑派的许多传统还会继续保持下去吗?”

    “比如说神像门捐建希望小学,资助贫困儿童,疾风剑宗一向有派遣门人弟子前往敬老院进行义务劳动的传统,水月宗有收养孤儿的传统……”陆素云提出一个问题,虽然听起来似乎尖锐,但却是很正常的套路,何清云做出承诺并好好回答的话,反而是加分项。

    当然,以后能不能落实做得到,就是另说的事了。

    “体量本身就代表着力量,昔日的东安市五大剑派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合并成了一个更加强大团结的整体,我很有信心,相信合并后的天一剑派将会比昔日的五大剑派合起来都更强大,更能为东安市为国家造福。”

    “可是,网上有人评论说,无双宗主毕竟退隐多年,在先宗主仙逝之前,并没有执掌一个门派的经历,现在重出江湖就直接执掌天一剑派这样的超大型宗派,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任何工作在刚刚接手时,都不可能是毫无困难障碍的,但我已继承先夫意志,定要卫护东安,至死不渝。”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何清云白玉似的脸颊上有清泪流淌下来,那画面美好如画,这一段直播一播放出去,直接就将“无双宗主”何夫人的人气拔高好几倍。

    何继业是在上一次兽潮战争当中为保护东安而牺牲的战斗英雄,因此何清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真的是再契合不过了,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质疑她语出真诚。

    “可是,有人向本台实名举报……何夫人您暗中修炼魔道武功,嫁祸自己的弟子何天冲,同时,何继业何宗主就是被您暗施魔功害死的。”注视着何清云,陆素云一脸平静得说出一番几如天崩地裂般的话来,她先前抛出两个话题,都是明贬暗褒的,此时此刻铁骑突出图穷匕见,杀得何清云一瞬间措手不及。

    何清云本能得全身绷起,眼神一厉,然而已暗中收了徐秋雅一大笔钱的陆素云早有准备,同时她吃定何清云不敢在这样的现场直播中对自己出手,虽然被何清云的剑压压迫得手脚冰凉,俏脸惨白,但陆素云却依然端正坐姿,保持着自己的仪态。

    “实名举报,是谁胆敢如此恶意中伤?”

    “是我,石应虎,我怀疑你何清云勾结邪异门,修炼魔功,暗害自己的弟子与丈夫,我现在要向你发起挑战,何清云你敢接还是不敢接?”在一旁观众席上,石应虎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他提起近有两米长的包裹大步走上演播台。

    石应虎在东安也是声名卓著的,他的“光荣虎王”之名就是在东安铸成,此时此刻突然现身,又挟带着如此惊人的话题,顿时把事态引爆了。这固然是一场播出事故,但东安市电视台的节目收视率,也在疯狂激增当中。

    “哈哈哈哈哈,石应虎,你不过是与万象交好,不肯让我成为天一剑派的掌门人而已,又何必构陷出这样的借口来污辱我?你要战,我便战!”何清云在年轻的时候被称为无双剑,由剑术返推心性,可见其心气何等的高傲。

    更何况在几十万东安人面前被这样污辱,何清云丝毫辗转腾挪的余地都没有,作为一名武人,她也只能选择用武力来捍卫自己的名誉了。

    “你自去换武道服,我等着你,今日我们,不死不休!”石应虎手腕一抖,手掌中长长得包裹整个碎裂掉,显露出里面的天命刀。

    这一刻,石应虎注视着何清云,脑海中闪过她追杀何天冲的那一次,在医院击杀小护士的那一次,想起了在血泊中痛哭流泪的李医生。这一刻,石应虎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自己一直在追杀的那个神秘人,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今日,便要让她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

    而在何清云在走下梯台的时候,她狠狠瞪视徐秋雅与陆素云一眼,事已至此,她又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是被阴了。

    何清云一眼斜瞪,令两个女孩遍体生寒,徐秋雅还好一些,陆素云几乎快崩不住了。

    “秋雅,你确定何清云有问题吧?她要是被冤枉的,咱们两个可就惨了。”陆素云与徐秋雅是友人关系,若非如此她也不会选择拿自己的前途事业下注一搏,今日之事要么确定何清云是魔门中人,要么自己在主持人这个行业彻底完蛋,不会有第二种可能了。

    “放心,你要不是在主持人这个行业干不下去了,以后我养你。”徐秋雅虽然也额上冒汗,但她这样笑言道。

    …………

    普通的武道服,哪里都有,而作为一名传奇宗主,随时有一名弟子跟随着捧抱剑器,这是标配。

    因此,在一身藏青色道服的何清云拔出一柄犹如秋水般的长剑后,决斗前的准备工作就全部都完成了。

    何清云自更衣室走出的时候,电视台观众席处还出现一名老和尚,一位提剑的道士,却是东禅寺与蜀山问剑斋驻在东安市的分院执掌者。

    徐秋雅在与石应虎商量之后,选择把他们也请过来了,在某种意义上讲,东禅寺与蜀山问剑斋这两方是最不希望天一剑派真的并派成功的。

    “呵,石应虎,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为了把我赶下去让你的好兄弟上位,你居然连两位大师都请出了。不愧是纯阳道宗,大派嫡传。”何清云这般冷冷言道,意有所指。

    “不仅仅是万象,何继业何大哥同样也是我的好兄弟,烈山堂铁锋、水月庵主的定慧师太、疾风剑宗索超群,这些人都是我石应虎的好兄弟,他们有事我一样帮忙………但你不行,魔道余孽,人人得而诛之。”话音刚落,厚背金刃的天命刀就已然如电般斩出。

    天命刀的刀鞘是特制的,在边缘处有切出口,因此不用完全抽出就可以顺势斩杀,同时天命刀作为传奇名刀,本身也不需要过分保养,相比刀油,名刀更渴望敌人的鲜血!

    而在这个时候,电视机前,网络上,众多的市民、网民已经吵成一团了,有人认为是单纯的争权夺利,有人认为石应虎也是被人欺瞒了,有人则开始盘起何清云的旧账,试图从理性的角度去分析何清云到底有没有修炼魔功。

    其实单纯修炼魔功还好说,如果是传奇武者的话,为求增强战力或者因为其它什么原因修炼偶然获得的魔功,国家与民众更多是道义上的谴责,传奇武者通常也有足够的自制力不至于越陷越深,但怕就怕修炼魔功的同时还跟邪魔九道的人勾结。

    邪魔九道那些人纵意欲肆,有些还脑子有坑,脑回路不大正常,他们的反人类倾向有些严重,因此武者若是同邪魔九道勾结的话,那么无论多么可惜,这个人才都不能再留着了。

    哪怕留着,至少下半辈子也要在严密的监控中方能为国效力。

    “这是……金刚镜?”

    当那道刀光斩破了许久的尘封,以最为明亮最为耀眼的姿态斩杀而来时。

    何清云眼眸一眯,刹那判断出对手真真正正的倚仗,不是什么计谋,不是什么秘密,而是再纯粹不过的力量与速度我就是要在东安几十万人面前击败你,即便你不暴露邪魔武功,难道还有颜面成为天一剑派的宗主?

    刀光走霸何清云并不想硬拼,她脚下一错,其身形刹那鬼魅般移到石应虎另一处方位,手中长剑淡灰色的剑气萦绕,脱手刺出。

    然而让何清云没能想到的是,那斩杀之势犹如雷霆般的刀光居然死死咬住自身,刀光虚划飞快斩至,有刚柔并济之感,有明暗交汇之势,已然达到了刀术的上层境界。

    “好刀法……中属性混元内力?”这一点何清云并不敢确定,因为哪怕修炼纯阳属性内功真气的武者一样也可以达到刀术的阴阳并济,只是难度要高于修炼中属性混元内力的武者而已。

    修“纯阴、纯阳”内功武者的优势在于真气威力,而修“混元”内功武者的优势在于招式变化与控制力专长。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