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一章:双A级通缉,潜入者

作者:狂翻的咸鱼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2060年11月7日,傍晚10:28分。

    东安市,地下指挥中心。

    残垣断壁的战场,烈火燃烧的深夜。

    “将军,前线挡不住了,您先退走吧?”一名左臂碎断的中年军人一手抓着枪,他周身是血的来到核心指挥区。

    “……走?我往哪里走,前面是变异兽,背后是我宣誓守护的人民,你当我穿这身战甲是做样子吗?”打开一白色药瓶,然后把里面近半瓶的药倒到自己嘴里,凌建国咀嚼着,然后将催化潜能的药咽了下去。

    “周啸云,带一支小队保护钱博士离开,你们死光之前,不允钱博士受到一点伤害。”

    “保证完成任务!”

    “老凌!”看着自己白发苍苍的老友迈着轻松得步伐如同散步一样往外走去,钱博士控制不住得上前一步伸出手,他的叫喊声让凌建国停顿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回头。

    “当年,在大学的时候,我们立志要驱逐异兽复兴炎黄……一辈子了,我们为此付出了一生的努力,国家的确是越来越好了,可惜,我没能等到大志达成的那一天,老钱头,带着我那份一起活下去,替我看看我们的后辈接替我们驱逐异兽,复兴炎黄!”说完,凌建国大踏步的走出去了,只留下身后的钱博士因此泪流满面。

    “君臣甘屈膝,一子独悲伤。去矣西川事,雄哉北地王。损身酬烈祖,搔首泣穹苍。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谁云汉已亡!”

    地下指挥中心外,异兽奔涌,群鸦如潮水般盘旋狂舞。

    在地上的变异兽潮与天空中的黑色乌鸦群簇拥间,漆黑色双翼伸展的中年男子,如王者降临般飞落降下。

    四面的重型机枪,榴弹炮,反坦克导弹不要钱一样向这个方向扫射,若是传奇食人魔或者传奇狮虎兽在这里,恐怕刹那间就尸骨无存了,然而在一层半透明的符文屏障作用下,背后双翼伸展的中年男子怡然无惧,一方面哪怕同样是传奇,实力一样有着天差地别般的差距,另一方面是这个男人身上的战甲,光华流转,来历可怕。

    “真是……无用的挣扎。”

    伴随着黑翼男子的双手前推,有幽紫色的光波扩散两侧,大片大片的火力点瞬间就止熄甚至爆炸了。

    而就在这时候,地下指挥中心的钢铁大门一点点开启,凌建国笔挺着腰背,带着自己身后的亲兵走出来。

    “你的对手是我,又何必难为孩子们呢。”

    “有道理,那就如你所愿。”下一刻,苍蓝色的气芒便与幽紫色诡异能量对冲到一起,狂烈的冲击波向四面扩散着。

    凌建国身披源战甲,又吞服了剂量足以致死的药剂激化潜能,再加上他的心性意志足以驾驭这份力量,叠加产生的效果,便是短时间内近乎直逼传奇境界的战斗力。与此同时,凌将军的亲兵也以两侧包抄之势挡下兽潮。

    “哈啊!”伴随着嘶吼,凌建国脚下的钢铁龟裂破碎,而以其为中心,源战甲扩散开强烈至近乎刺目的苍蓝光华。

    一拳直击猛挥,四面八方的钢铁被覆盖上一层蓝光尽受其驾驭,便恍若万剑归宗般紧随着凌建国的意志刺涌向黑翼男子。

    乾坤大挪移:

    刚柔之力,阴阳之气,随意而行,不用心而无不心用心常不为戾气阻奇经,奇经为之神经,神经即由其行,所谓至我逍遥游,乾坤大挪移。

    凌建国分心军务,自身也未精进到传奇先天境,因此虽然获得乾坤大挪移心法,但他一直都无法练成,甚至无法理解其基础理论。

    正如飞禽见地下狮虎搏斗,不免会想:“何不高飞下扑,可制必胜?”殊不知狮虎在百兽之中虽然最为凶猛厉害,要高飞下扑,却也是力所不能。

    然而此时此刻,凌建国死志已决,一身功力在药物与源战甲的双重增幅下更是攀升至前所未有的巅峰,此时此刻,研习了一辈子的乾坤大挪移心法流转于心头,却是内外通透豁然开朗。

    “原来这套功法的要旨不是技巧,而是必需要有极深雄内功根基的人才能修持运转,自如驾驭……研究了一辈子,居然现在才想明白,好在,也不算晚。”伴随着乾坤大挪移内功的运转,无数钢铁洪流幽蓝色的钢管铁器将凌建国与黑翼男子的身形包裹。

    黑翼男子也并未预料到,自己居然会遭到这种程度的狙击,明明自身实力远在对方之上,但对方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能力,却强大得不可思议,汹涌的攻击当中同时蕴含着强大的反击之势,似乎自己攻得越强,对方的反击之势也就会越强!

    “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挡我吗?”

    “保持像这样的攻势,对你的身体也是巨大的负荷吧?我只要等一会,你自己就会衰竭而死。”的确就如同黑翼男子所言说的那样,仅仅只是这短时间的战斗,凌建国的气息就已经如同风烛残年一般,在炽烈之后中迅速得衰退下去了。

    这一刻,凌建国打开了面甲,喘着冰冽的空气笑着言道:“我耗尽所有力量,只是想把你锁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中罢了……因为,越是封闭的环境,爆炸的威力越大。”

    “老马换大车……我够本了。”

    随着这样的话语,黑翼男子脸色大变,然而下一刻,恐怖的爆炸就充斥了整个钢铁之围,直到苍蓝色的熊熊火焰将其冲击撑爆。

    幽紫色的能量球缓缓降落在地面上,当那薄弱已到极点的能量球散开时,漆黑色的双翼伸展,而其中现出的再不是什么中年男子,而是一头恐怖可怕的巨大黑鸦!

    …………

    夜鸦之王,炎黄古国双a级通缉犯。

    罪名:勾结邪神,背叛母星,反人类罪、反文明罪。

    悬赏:一亿八千万炎黄币,绝学一套,中级卫城地方公安局局长公职待遇,可选择任职城市。

    以一个人的视角,去看一场战争,是片面、狭隘的,以纯粹数据的视角,去看一场战争,是冷冰冰没有人情味的。

    无论如何,随着援军的一抵达,兽潮终究退去了,东安市三十万平民并非是全然无损,有部分变异兽漏进去了,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而东安军区十去七八,大部分军人都战死沙场了。

    东安市火车站,候车大厅内。

    穿着得体风衣的石应虎推着行礼箱,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而缺少血色,来到东安,经历了这么多事也真的是心力交瘁。

    因此,东安战事结束后,石应虎拒绝了徐秋雅、万象的接连挽留,甚至没有等待当地政府的封赏奖励,在地铁线路重新开通之后,就直接买上了一张火车票,这次是真的返乡了,多少钱、什么事,都不能阻碍石应虎回家的步伐。

    “应虎主人,以后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只要能帮上忙的我们三兄妹便决不会推辞。”一边说着,莱菲尔一边上前用力抱了抱石应虎,她是真的感激眼前这个男人的。

    作为东安人,这次被兽潮冲击,是有部分变异兽漏到核心区域了,造成了不少平民死伤。

    可若是作为流民,东安城外的流民点都被变异兽潮踏为平地了,东安市民是万死其一,流民点的流民则是近乎十死无生,能够侥幸脱逃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改改口吧,作为炎黄公民不大适合再叫别人主人了,在徐秋雅那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拍了拍莱菲尔的背,石应虎这样笑着言道。

    “谢谢您给我们带来的一切。”莱菲尔之后,库克凑上来抱了抱石应虎,他还是选择成为一名公会猎人,并且也真正开始学习炎黄武道了。

    相比自己的姐姐莱菲尔与弟弟库克,三兄妹中的卓娅显得有些扭扭捏捏的,她轻轻抱了抱眼前这个男人,而石应虎几乎可以感受到怀中女孩那轻轻得颤抖,但也并没有多想什么。

    “尊敬的旅客们,208号列车已经进站了,请还未检票的旅客尽快完成检票。”

    “好了,开始检票了。那我们……江湖再见了。”推着行礼,石应虎笑着摇手。

    万象、徐秋雅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车,这段时间正是作为一方势力执掌者的他们最为忙碌的时候,因此石应虎给他们一人留了一封信,但并没有打扰他们。

    兽潮过去之后,一切的一切都缓缓回到正轨,徐秋雅的猎人公会稳住了,东安军区百废待兴,同样也需要猎人公会作为辅助势力进行配合。而五宗并派一事,在这一次兽潮冲击之后,已然变得势在必行。

    只是过程中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意外,石应虎原本以为何天冲会在何继业身死后,顺利成为听潮馆的掌门人,然而并没有,天知道定慧师太发什么疯,将水月庵交到这个无行浪子手上。

    当然,想一想,这倒也是正常的事,定慧师太本来就一心向佛,在这次战争中历经了太多杀戮,又断了一支手,她想要退出江湖实在是自然而然的,仅仅只剩一支手的定慧师太也的确缺乏继续镇压一个大门派的威势力量了。

    不过,在石应虎想来,这一切应该都无法阻挡万象成为五派共主了………所以说修炼横练是很重要的,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活到最后的人往往能笑到最后。很多时候你不需要击败对手,只要表现得比你的同伴硬太多,对手的主要攻击目标就绝对不会是你了。

    这,恐怕也算是万象笑到最后的诀窍。

    …………

    隧道动车内,石应虎摆放行礼然后坐下。

    “妈,您放心,我都已经上火车了,这一次一定准时准点到家……相信你儿子,我坐的火车也不会每次都翻车吧?我的运气有那么差吗?就那么一次你能记得一辈子。好了,好了,先挂了,老妈,用高压锅给我炖点牛肉,没牛肉羊肉也行啊,别心疼钱,你儿子现在赚钱跟印钞似的,一般印钞机都没我有效率。”

    上了火车,也没有其它事情做,石应虎就开始逐一给亲友们报平安,让他们安心。

    “动子,我已经上火车了……放心,不会翻车的,你们怎么都这样啊,上次你小子也在火车上,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运气不好?”

    “好东西给你留着呢,狮虎兽的那条鞭,我已经泡在酒里了,回去就给你送过去,兄弟一场,我也不想你酒色过度英年早逝不是,不过你也悠着点,倩倩是漂亮,但你要了解,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在这个时候时,石应虎的对面过来四名莺莺燕燕的女孩,她们似乎感情极好,因此挤一挤坐一块了,其它三个年轻女孩也就罢了,虽然也年轻貌美、一脸胶原蛋白,但人比人死,她们中第二名那位金发白肤的女孩,却在容貌气质上强过她们太多,风华绝伦,艳丽逼人,这些形容在这个女孩身上真的不仅仅只是形容而已。

    连石应虎在看到这个女孩之后,他都不大好意思再同罗动爆荤段子了。

    “好了好了,动子,我们见面再聊吧。”石应虎中断了话语,把手机放在随身的包裹里。

    石应虎修炼童子功出身,又马上就要进修天罡童子功了,因此在女色的克制与定力方面,远超常人。

    虽然对面那个女孩很美很好很让人心动,但石应虎从行礼中拿出一本易经读,并未向对方搭讪。

    易经之理,蕴含着八卦奥妙,石应虎希望从中窥破出八卦刀法的武功奥义,这套精妙的中级刀法,是极少数自己未能领悟大成的刀法。

    石应虎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戴着耳机似是在听音乐的金发少女等待一会后,她睁开眼睛,眼神中闪过一抹诧异。因为很少很少有男人,可以在自己面前平静得读书,尤其在刚刚,自己注意到了眼前这个男人在看到自己那一刻,眼中闪过的炽热贪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