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597章 生活要有仪式感你懂不懂?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以后我就叫你海鲜。”

    周叶对尸斑女人说道,语气很淡然,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就好像是在说,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我以后就叫你海鲜。

    “好,那我叫你什么?”海仙有些茫然的问道。

    周叶一下子被问住了,开始琢磨了起来。

    海仙现在拥有的智商,好像并不是很高,看起来也就是比鹿狗贼聪明了一点的样子。

    “你可以称呼我为六界最帅少年。”周叶一脸严肃,说出一些让自己都感到微微脸红的话。

    “你难道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嘛?”

    海仙空洞的目光注视着周叶,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是不是当我海仙瞎了,这明明看起来都好像好帅的样子好不好。

    “六界里,真的没有谁比我更帅了。”周叶坦然的说道。

    “换一个吧,这个名字我叫不出口。”海仙摇摇头。

    看着周叶的样子,再配上周叶说出的名字,海仙总觉得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那就很遗憾了。”

    周叶叹息一声,随后道:“你可以叫我周公子,实在不行的话,你叫我爸爸,我也是接受的。”

    “那就周公子。”

    海仙忽略掉了后面句,直接锁定了‘周公子’三个字。

    “那也行,现在大家都接受了。”

    周叶点头。

    “周公子,请你不要说一些废话,赶紧把你身上的草叶掰断给我,我真的迫不及待想要恢复过来了。”

    “这事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慢慢来嘛。”

    周叶笑着,开始行动了起来。

    “可我等不及。”

    海仙面无表情,苍白的脸,看起来怪吓人的。

    “好吧好吧。”

    周叶无奈。

    海仙终究要比鹿狗贼聪明、强硬一些,有点难对付,想偷个懒都不行。

    “海仙,你和我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呗,你真身又是什么样的?”周叶一边忙碌着,一边笑着问道。

    “以前的事情已经太久远了,住在这无尽黑湖里,就仿佛一个囚笼一样,整日面对孤独,所以太多太多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

    海仙摇头,语气中带着丝丝冰冷。

    “我只记得我未成仙之前,是妖族大妖,人鱼族的公主,身份在整个世界上来说都是尊贵的存在。”

    “我看了一遍关于水的法术,我一眼就看得透彻,我参悟水之法则,从水之法则的真意领悟到圆满的境界,我只花了半个月左右的时候,那时候我才刚刚接触修道……”

    “我被族人誉为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后来随着时间,我的修为越来越高,最后成为了族里的守护者之一。”

    “关于成仙之前的所有记忆,我就记得这么一些。”

    海仙淡淡的说道。

    周叶了然。

    难怪之前海仙这么淡定,原来海仙前期也是开了挂的。

    不过可能因为海仙没有续费的原因,所以沦落到了这个地步,这让周叶有些感慨。

    暗地里偷瞄了一眼面板。

    还好,自己开的卦是永久的,不需要续费。

    “至于我的真身……”

    海仙突然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让周叶哆嗦了一下,有种惊悚的感觉。

    “你确定想看么?”海仙问道。

    “你突然这样,让我有点懵,能不能先描述描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主要是我怕我被吓死了,然后就没法治疗你了。”周叶一本正经的说道。

    “很恐怖的……”

    海仙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这笑容,想让周叶抄起一板砖拍她脸上。

    “周某身为绝世猛男,绝对不会害怕。”

    周叶卷着刚刚自断的草叶,用着严肃的语气说道。

    他感觉海仙好像就是在怀疑自己的胆量似的,这怎么能忍,要露出自己最猛的一面,让海仙看看,什么叫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嘭!”

    海仙腾空而起。

    在距离礁石十丈的半空当中,海仙的真身显露。

    和周叶想象当中的美人鱼一模一样,不过……

    海仙的鱼尾,千疮百孔,血肉模糊,仿佛被野兽撕咬过一般。

    那彩色的鳞片上,还沾染着暗红的血迹,加上鱼尾上有几个贯穿的伤口,看得他头皮发麻。

    这伤势实在太严重了。

    简单说来,海仙能活到现在,完全就是特么一个奇迹。

    周叶抬头看着海仙。

    海仙乱糟糟的头发垂入湖中,扩散了不知道多远。

    “我自己看到都害怕,你居然没有半分别样的情绪?”海仙有些诧异。

    周叶道:“我早有预料,海仙你放心,你的真身会慢慢恢复过来的,相信我。”

    没有别样的情绪?

    魂都要吓飞了好吧。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亲身体验过周叶真身治疗能力的海仙现在对周叶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海仙重新化做人身,坐在礁石上。

    她看着周叶,问道:“你要不要听我吹笛子?”

    周叶打了个激灵。

    姐妹儿,你那笛声能让生灵入魔,在那个生灵听起来就非常的好听,简直就是勾人的魔音。

    但是这对我周某没用啊。

    我周某听起来,那简直就是噪音,你是不是对自己的音乐造诣没有一点逼数啊。

    “可以,但是你能认真的吹奏一曲吗?”

    周叶深吸气,沉声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吗?”海仙平静的问道。

    “这倒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

    周叶摇摇头。

    花里胡哨彩虹屁技能开启。

    “从你吹笛子的动作我就能看出来,你在音乐上的造诣已经是登峰造极,但是你吹出来的笛声有些异样的感觉,你要相信,是这笛子的问题,这笛子肯定有点历史了,音调不准,所以听起来有些怪异,你懂我意思吧?”

    海仙还就真的愣神想了好一会儿。

    “这笛子,是仙兵啊……”海仙恐怖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茫然。

    周叶:“……”

    为什么你们这些禁地之主的存在都特么这么富有呢?

    知不知道,这很让周某动心的。

    “仙兵虽然强,但是上百万年了,肯定还是会出一些差错,毕竟在这个地方,仙兵也无法温养,年久失修导致音调不准也是可以理解的。”周叶很严肃的说道。

    “是这样吗?”

    海仙有些疑惑。

    她不是专业的炼器师,现在周叶所说的话,已经触及到了她的知识盲区,让她一头雾水,同时看着手里的笛子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很好,又即将忽悠傻一个。

    周叶内心微笑着,随后道:“海仙,你要相信我,我手里也有一把仙兵,我和你说,我手里的那把仙兵太虚了,就是因为百万年来没有补充营养,都有点变得畸形了。”

    随身空间里的北寒斩世刀沉默着,甚至有点想把自己提起来,然后把周叶给砍了。

    这特么什么话,什么叫自己变得畸形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有可能。”

    海仙收起了笛子,手掌在半空一抹,一张古琴浮现在半空当中。

    “你准备做什么?”

    周叶有种不好的预感。

    “弹一首曲子。”海仙随口回答道。

    “所以,这也是仙兵吗?”周叶指着古琴问道。

    “对啊。”

    海仙理所当然的回答着。

    周叶顿时不说话了。

    羡慕使他双眼发红。

    嫉妒使他质壁分离。

    为什么你有两件仙兵啊?

    你为啥这么富啊?

    “铮”

    海仙的手指拨动琴弦。

    听着琴音,仿佛群魔乱舞似的,周叶感觉脑子都要炸裂了,整株草就仿佛被人踩来踩去一般,难受异常。

    可是,逐渐的,周叶在琴音里感受到了一股悲伤的味道。

    伤感到极致。

    就仿佛对自己很重要的人永远离开了自己,原本被那人塞得满满的心,突然就变得空荡荡的。

    刹那的时间,让周叶卷缩了起来,心脏抽搐着,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

    就连心魔此刻也在内心深处静静的蹲着,不言不语。

    海仙闭着眼睛,拨动琴弦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可每一个瞬间的声音,都让周叶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整个无尽黑湖更加的寂静。

    游魂们停止了游荡,在这琴音当中,它们都沦陷了。

    听着那伤感的琴音,它们都在无声的哭泣着。

    因为,

    对它们来说,这琴音真的真的太特么难听了。

    但是又不敢发出什么声响,唯恐海仙暴怒,释放什么让它们后悔都没有办法后悔的法术。

    一曲终。

    海仙的双手搭在琴弦上,脸上留下两行泪。

    晶莹的眼泪垂落而下,化做两颗纯净的宝石。

    “这首曲子,是我自创的。”海仙收起仙琴,话音落下,望着湖底的游魂,身后爆发了恐怖的气势。

    “轰!”

    气浪滚滚,掀起大片的浪花,宛若海啸。

    周叶感受着海仙释放出的无穷恨意,他有些沉默。

    无极天魔自己将自己的真身与大恐怖一起封印,为的就是彻底镇压大恐怖,很显然,无极天魔是有故事的,虽然表面看起来和二蛋差不多沙雕。

    而面前的海仙,她显然也有着自己的故事。

    从海仙身上爆发的无穷恨意来看,周叶觉得,在海仙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或许起因就是因为这些游魂。

    “我们活着,就要向前看。”

    周叶踌躇半晌,终于开口。

    “我知道。”

    海仙点头,随后说道:“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先让我安静一会儿。”

    “不要钻牛角尖啊。”周叶有些担心。

    万一等会儿海仙想不通,又暴躁起来了可怎么办?

    “我是仙境,我能有什么想不通的?”

    海仙扫了周叶一眼。

    周叶:“……”

    你是仙境,你牛逼~

    周叶蹲在一旁不在说话。

    这一幕,像极了心魔被欺负之后的样子。

    “你说,我要不要开导开导她?”

    周叶在心里问心魔。

    心魔擦着泪,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问我做什么?”

    “咱俩还分什么彼此啊,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嘛。”周叶‘哎呀’了一声,一副你怎么能这个样子的表情。

    “呵,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的事情还是我的事情,你肯定是这样想的对不对?!”

    “老子早就看透你了,你这个王八蛋,老子现在不吃这一套。”心魔硬气得很。

    “那我非要摁着你吃下去呢?”周叶问道。

    “那我投降。”

    心魔很干脆。

    你都要开始逼我了,我又没有反抗之力,要么是主动接受,要么就是被动接受。

    既然无法抗拒,那就只有硬着头皮尝试了。

    “你看那些游魂不挺有嚼劲的么,你让她化悲愤为食欲,多吃点,吃撑了不就完事儿了?”心魔撇嘴道。

    “你这脑子还挺特娘灵光的啊。”

    周叶赞叹。

    “还好,一般般。”心魔摆了摆手,仿佛很不在意似的。

    周叶没理心魔了。

    周叶上前,拍了拍海仙的肩膀,随后道:“你现在看那些游魂,有没有一种看美食的感觉?”

    海仙一愣。

    她看向那些游魂,好像只想弄死它们,并没有看成美食的感觉啊。

    海仙摇摇头。

    “这你就不懂了吧,周某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给你露一手?”周叶笑道。

    “随你的便吧。”

    海仙没有太大的兴致,情绪有些不在状态。

    周叶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了很多东西。

    海仙有些看不懂周叶的操作。

    拿出一些调料一样的东西出来做什么?

    “你抓一只游魂起来。”

    周叶朝着海仙说道。

    海仙抬手,一只游魂出现在手里。

    游魂很迷茫。

    这是要做什么?

    “然后呢?”海仙随口问道,她盯着游魂,恨不得将游魂生吞。

    “这游魂的境界挺高的,你用火烤它,最好烤的噼里啪啦的那种。”周叶说道。

    游魂扭过头看着周叶。

    那是一双充满了怨毒的双眼,都快恨死周叶了。

    “嗯。”

    海仙手掌一番,虽然主修水之法则,但是海仙这个层次的存在,对火焰的掌控程度也非常的高。

    “噼里啪啦……”

    不多时,游魂被恐怖的火焰灼烧着,开始不断的哀嚎了起来,身上也发出一些轻微的炸响。

    周叶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美滋滋的在游魂身上开始洒下调料。

    游魂是不是人不清楚,反正周叶是真的狗。

    “混蛋啊……”

    游魂憋了老半天,怒吼了起来。

    音调有些不准,显然不是本地生物。

    “好像,有点香。”海仙盯着即将被烤熟的游魂看着。

    游魂已经没有力气再哀嚎了。

    周叶拿出一根大号的竹签,然后硬生生的捅进了游魂的身体,把游魂给固定在了竹签上,递给了海仙。

    “来,不管什么情绪,都可以化作食欲,尽情的吃就完事儿了。”周叶和海仙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为什么要用这个,直接一口吞了不方便吗?”海仙指着竹签问道。

    “生活要有仪式感你懂不懂?”周叶撇嘴。

    这还仙境的存在呢,张口闭口就是一口吞,太粗鲁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仙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