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592章 我这是一种战术行为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叶看着玄龟的眼睛。

    玄龟受伤的那只眼睛想要恢复有点困难。

    这是逆天之后所付出的代价,不是轻易就能恢复的。

    但是,周叶对自己比较有自信。

    “玄龟前辈,要不要试试,我和草叶比九阶丹药还要管用。”周叶拿出一片草叶,脸不红心不跳的吹着。

    玄龟看了看,接了过来炼化。

    周叶真身拥有强悍治疗效果的事情,他是很清楚的。

    “这不是普通的伤势,效果并不是太好。”玄龟炼化完,微微有些失望。

    修道世界,不需要视力。

    但是他玄龟也不想当一个瞎子神棍,虽然那样的形象会给人增加一些可信度。

    他玄龟的心里还比较渴望恢复过来的。

    “一片不够那就一百片,一百片还不够那就一千片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玄龟前辈你又是自己人,我也不亏啊。”

    周叶毫不在乎。

    花了一点时间,弄了一捆一百片的草叶递给了玄龟。

    “草爷,多谢了。”

    玄龟拱手,随后将一百片草叶炼化。

    他深知这一百片草叶的珍贵。

    片刻,草叶的数量多了之后,效果很显著,玄龟的那只眼睛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让玄龟有些感慨。

    “终于恢复了,来吧,今天我就帮你们算一卦,不过提前说好啊,我只能简简单单的算一下结果,过程我可不敢算,万一到时候出现反噬,可就不是炸眼睛了,到时候可能整个我都炸没了。”玄龟开口说道。

    众人表示理解。

    毕竟禁地里的存在不是玄龟这个境界能够窥视的。

    算他们三个入禁地后的结果,差不多已经是玄龟的极限了。

    力量旋转,笼罩龟壳。

    玄龟的神色有些凝重。

    天渊有些紧张兮兮的,唯恐玄龟嘴里说出什么让人害怕的结果。

    沉默了半晌。

    “大凶。”玄龟面色有些苍白的说道。

    测算出这个结果,耗尽了他玄丹里的所有玄气。

    “天渊,要我说,你要不就别去了吧,我估计能算出大凶就是因为你跟着去了。”玄龟诚恳的对天渊说道。

    天渊嘴角抽了抽,心里有些不相信,但还是无奈道:“或许真的就是我拖了草爷的后腿吧,那我不去了,草爷你们务必小心。”

    周叶面色没有多大的变化。

    “天渊前辈你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

    “玄龟前辈,要不你恢复过来了之后再算一次?”周叶拿出一些恢复玄气的丹药。

    “好。”

    玄龟点头。

    对于算出来的这个结果,他也是非常意外。

    以周叶的战斗力,加上二蛋和新帝兵还能遇到大凶的征兆,这到底能在无尽黑湖里遇到什么玩意儿啊。

    两刻钟之后。

    新的结果出来了。

    玄龟看天渊的面色有些变化。

    “好像还真的就是你的问题,你决定不去了之后,卦象就变成小凶了,意味着草爷有可能遇到危险,但多半没有生命危险。”

    天渊瞪了等眼,虽然很不服,但这是卦象的显示。

    他就有些想不明白了,他天渊是不朽境巅峰的大修行者啊,为什么有他加入了之后会变成大凶的征兆。

    特么,难不成我天渊还是个坑货不成。

    “稳了。”

    周叶和二蛋对视一眼。

    “两位前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周叶朝着玄龟和天渊拱了拱手。

    “务必小心。”

    玄龟和天渊异口同声的说道。

    “放心吧,我们会的。”

    周叶和二蛋即刻动身前往无尽黑湖。

    岛内。

    “说真的,我心都伤透了。”天渊捂着胸口,有些郁闷。

    为什么卦象显示,自己加入了之后就会团灭呢。

    自己也很强的好不好。

    “不用去质疑,卦象我无法控制,说明这是不争的事实。”玄龟躺在椅子上摆了摆手。

    都有点同情天渊。

    实力不够,还想跟着草爷一起混两天,脑子是咋想的。

    “什么都别说了,我自闭了。”

    天渊躺下,闭上眼睛,脸上还残留着难以言喻的神色。

    ……

    周叶和二蛋站在高空上。

    为了保证最大化的战斗力,周叶保持着自己的真身状态。

    在以身化剑的状态下,两片草叶坚硬的程度不亚于七八阶的玄兵。

    “这就是无尽黑湖了?”

    周叶看着下方的湖泊,感觉这禁地的景色还真是够美的。

    无尽黑湖位于两座山的山脚下,有些泛蓝的湖水静静的,在山间犹如一颗沉睡的巨大蓝色宝石一样。

    两座山上植被茂密,环境非常不错。

    这种地方被称之为禁地,常人肯定难以理解。

    周叶和二蛋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能量波动。

    虽说比较轻微,但带着一种不容反抗的压力。

    “据说靠近无尽黑湖之后,就会被拉进无尽黑湖的世界,不要被这里的外表所迷惑了。”二蛋提醒道。

    它二某人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我知道,走吧,进去瞅瞅,看看能不能交个朋友。”周叶笑了一声。

    周叶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次进入禁地,自己肯定会多出一个大哥。

    周叶和二蛋落下无尽黑湖的范围。

    随着高度下降,周叶发现周围的场景也在变换着,朝着暗系的色调在变化。

    “所以,无尽黑湖外表这么好看,这么吸引生灵,结果内部却如此恐怖,这完全就是套路啊。”周叶感叹。

    “确实,外界看着像仙境似的,这里面就有些阴森森的了。”

    二蛋扫了一眼周围,颇有同感。

    他们身处的地方,和刚刚有了极大的变化。

    无尽黑湖不愧是无尽黑湖,一眼望不到尽头,神念受到了极大的束缚,只能够伸展百来丈的样子。

    周围的树木,花草,都像是被魔气侵染过的一样,环境氛围有些压抑。

    周叶走到湖边。

    天空有一轮明月,无尽黑湖似海一样宽广。

    周叶站在湖边观察着漆黑的湖水,这湖水和墨水一般。

    漆黑,内藏死亡法则的叶尖探入水中,卷起了搅在一起的黑色线团。

    水面下,太多太多的黑色线条在舞动,就仿佛是海草一样,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

    “小心些,禁地里的东西都不简单。”

    二蛋出声提醒道,有些警惕。

    “这东西,好像是头发。”

    周叶感知了一下,黑色线条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他将黑色的线条丢掉,在丢掉的一瞬间有些诧异。

    他的叶尖,如同刀刃一样锋利,按道理来说吹毛断发,但这些黑色线条就好像是钢丝一样,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这么一说的话,说不定这东西就真的是头发。”二蛋看了看,摸着下巴琢磨着。

    “你说,如果用这些头发作为材料,用来炼制帝兵的话,你说会炼制个什么玩意儿出来?”周叶兴致勃勃的问道。

    二蛋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大哥,这么阴森的气氛里,能不能讨论稍微沉重一点的话题。

    “头发丝坚硬,至少用我的草叶割不断,那我觉得可以炼制一个像渔网一样的东西,如果可以把发丝炼得更细的话,说不定用发丝就能杀死大修行者。”

    周叶对湖水里的头发丝很感兴趣。

    “你有考虑过这头发丝是谁的么?”二蛋有些头疼。

    “不知道,但按照我的猜测吧,应该是禁地主人的。”周叶左右看了看,低声道:“你看她头发这么长,我们用德行剑帮她理理发,然后把斩断的头发带走,应该不过分吧?”

    二蛋惊骇,这是什么新奇的想法。

    “这里是禁地,别搞事啊。”二蛋有些慌。

    周叶好像很飘,居然想打无尽黑湖主人头发的注意。

    这要是被人家知道了,日子还能好过不成?

    “等等,这是什么玩意儿?”

    周叶凝视着湖底的一缕缕黑气,那些黑气在湖底游荡着,偶尔间能够看到黑气的前面部分带有一个头颅的形状。

    就好像是存活的亡魂。

    二蛋眉头一挑,观察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发现没有,这些东西好像被头发丝给封印住了,它们好像一直想要跑出来……”

    周叶眉头一皱。

    此事,有问题。

    魔渊的核心里,无极天魔用葬仙棺葬了自己和未知的存在,甚至还自己把葬仙棺给封印了起来。

    而在这无尽黑湖里,这些头发丝也禁锢着这些如同亡魂一样的存在。

    上古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心一些,两方我们都惹不起。”二蛋感觉心率飙升。

    果然,能被称之为禁地的地方,都不简单。

    一不小心,就会嗝屁。

    周叶从湖边退了回来。

    和二蛋紧紧的挨在一起。

    “稳住心态,低调行事,遇到不对直接跪下认错就可以了。”周叶在给二蛋传授经验。

    二蛋一懵。

    “我也不会你的秘术啊。”

    “不,我的意思不是使用秘术,而是给大佬下跪认错,记住,态度要诚恳,脸上要真诚,要让大佬看到我们的诚意。”

    周叶抬起草叶,拍了拍二蛋的肩膀。

    “懂了。”二蛋神色有些怪异。

    想不到,你是这么怂的周叶,真让我二某人失望啊。

    “孺子可教。”周叶很满意。

    这东西不能叫怂,这是一种伪装,让敌人放松警惕,然后趁机跑路。

    一般的人,根本就不会这招。

    只有他周叶,才对这招的掌握程度是圆满程度。

    “呼……”

    湖面起风了,有了涟漪。

    周叶和二蛋看到天边有一个朦胧的影子。

    她坐在礁石上,手里拿着笛子吹奏着。

    恍惚间,让他们以为看错了,可是眼睛又告诉他们这是真实存在的,而直觉却觉得,这一切都是虚无……

    笛声伴随着风,周围越发的阴冷。

    周叶和二蛋感觉,周围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两人。

    “这什么花里胡……”

    二蛋心头发颤,想放一句狠话提提胆气。

    还没说完,周叶挤了二蛋一下,道:“妙,太妙了!”

    “前辈吹奏出来的笛声,让我有种听到仙音的感觉!我难以想象,自己究竟得到了多大的机缘才能够听到前辈吹奏的笛声,简直上辈子积下德福!”

    周叶热泪盈眶地鼓着掌。

    二蛋被整懵了。

    大哥,我们说好的直接莽的,你现在一副荣幸之至,狂拍人家马屁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你这个马屁精,二某人不屑与你为伍!

    周叶又挤了挤二蛋。

    懂不懂事?

    不知道玄龟前辈那卦象显示的是什么吗。

    不懂事就嗝屁,明不明白。

    二蛋深吸气,挺起胸膛,疯狂的鼓掌。

    “我对音乐很难理解,但前辈的笛声在短时间内打动了我,在今天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音乐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前辈不愧是前辈啊!”

    二蛋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是马屁精,我这是一种战术行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