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584章 暴躁的鹿狗贼(5000K)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幻灵仙子,不要激动。”

    周叶摆了摆手,神色严肃:“我刚刚说的都是劝两位前辈的话,我身为一个正直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去搞这些的。”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和天渊不正直啊。”玄龟摇摇头。

    草爷的思想不太坚定,就这样背叛了组织,必须给予最为强烈的谴责,让草爷明白明白,有的时候,要坚定不移的稳住自己的核心思想。

    唯有如此,未来才不会迷茫。

    “你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幻灵仙子不屑摇头。

    玄龟还想说点什么。

    未来的画面开始了波动,随后道:“力量支撑不住了,想继续看下去也没有办法了。”

    “我的力量也差不多耗尽了。”周叶感知了一下,随后点头。

    “那就不看了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幻灵仙子点头。

    现在已经知道了未来的一些片段,能够给自己一个安慰就足够了。

    虽然未来是充满不确定的,但是幻灵仙子觉得,只要稳重一些,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咔咔……”

    未来的画面逐渐破碎。

    周叶最后扫了一眼,听到未来画面当中的自己提了一句:“被自己窥视的感觉真够奇怪的,好在结束了。”

    破碎的画面当中,只有周叶注意到,前面几张桌子坐着的顶尖存在都朝这里扫了一眼。

    被发现了还是说他们早就知道?

    周叶心中有些惊骇。

    很明显,仙的层次现在似乎已经知晓了他们的存在,又或者说,在未来的时候,自己回想起来今天,然后随口提了一句。

    周叶没有想太多。

    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些奇怪。

    若是没有听到那句话还好,现在想起来,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

    “玄龟前辈,你自己独自测算的时候,你能看到多少?”周叶朝着玄龟问道。

    玄龟一愣,随后回答道:“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吧,就是幻灵仙子出场,然后就没有了,毕竟只有我一个人,今天是有你们三个帮忙才能看完前前后后,要不然我真的没办法和幻灵仙子解释。”

    玄龟说着,摇了摇头。

    未来的画面彻底消失,四个生灵坐在亭子里。

    “窥视未来是要遭天罚的,为什么现在没有半点反应?”周叶指了指苍天,有些想不通。

    之前玄龟窥视自己的未来,那可是遭了天罚的。

    而当时窥视的是自己被白骨魔帝捏死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的修为还没有现在高呢。

    而在未来,周叶虽然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境界,但至少是帝境无疑。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道理不遭天罚才对。

    而现在,天罚连影子都没有出现,就好像窥视这段未来的画面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似的。

    “你这么一说的话,好像真的有点问题啊。”

    玄龟眉头微皱。

    当初他算幻灵仙子的时候也遭到了一些反噬,是事后才出现的反噬,不过那个时候的反噬并不是很强烈,只是让他虚弱了三天感觉提不起劲而已。

    本来他现在都已经做好了硬刚天罚的准备,可是这天罚咋回事,迷路了不成?

    “我还幻象着在天罚当中历练一下自己呢。”

    周叶很遗憾的叹息着。

    要是天罚来了就好了,越强大肯定越让他舒爽。

    只要秒不掉他周某,那他周某就可以为所欲为,疯狂的把天罚的力量转化成为积分。

    这么一想的话,真是太妙了。

    可是天罚呢?

    “草爷,在天罚里历练有点太狠了吧?”

    玄龟干笑两声。

    这是什么话,怎么就是让人听不太懂。

    同时,玄龟感觉周叶好像有点东西,居然想着在天罚里历练自己。

    到底是没有长脑子,还是说有十足的底气?

    “不讨论这些,讲实话,我现在都有些怀疑那个未来的画面是假的。”周叶耸了耸肩。

    “假的?为什么?”

    幻灵仙子疑惑不解。

    玄龟和天渊同样有些疑惑。

    身临其境的未来片段,周叶为什么会觉得是假的?

    “第一,窥视未来的片段必然遭到反噬,这一点玄龟前辈你很清楚,不管未来发生的是大事还是小事,反噬都会存在,或大或小。”

    “而在刚刚这个未来的片段里面,发生的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在场的有仙境界的存在,玄龟前辈你窥视一个帝境初期的修行者都困难,都会遭到天罚,更别说是仙境界的存在了。”周叶摇摇头。

    现在他越想越奇怪,总觉得这其中什么地方有点问题。

    “你说得很多,虽然不知道仙的层次有多么强大,但肯定能够感受到我们的窥视,就算他们不在意,但是这件事终究遭到天罚,而现在天罚并没有出现……”玄龟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

    他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必然出现的天罚,此时缺席了。

    究竟是他们的原因,还是苍天的原因?

    “还有一点,在未来片段破碎的时候,未来的我说了一句:‘被自己窥视的感觉真够奇怪的,好在结束了’,究竟是未来的我察觉到了我们在窥视,还是说今天之后,到以后的某一天里,我想起来今天的事情然后随口提了一句?”周叶想不明白。

    他看未来的感觉就好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他有的,另外一个自己也有,并且发展路线一模一样,所经历的东西也是一模一样。

    而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走在前面,自己现在就好像是在沿着他的路在走一样,但是在今天这个偶然的机会里,自己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

    虽然解释起来非常的复杂。

    但是周叶在这一刻仿佛看到了无数个世界,无数个自己在做着自己曾经经历过,或者打算做的事情。

    这让他有些惊悚了起来。

    虽然明确的知道现在的自己就是真实的自己,但是周叶总感觉非常的奇怪。

    “草爷,注意你的道心……”玄龟注意到周叶的状态,拍了拍周叶的肩膀。

    周叶猛的回过神来。

    笑了笑。

    “想东西想的有些太入神了,居然都开始怀疑自己了。”

    “永远都不要怀疑自己的存在,你的意识会告诉你,你是真实的,不要被未来的片段所迷惑。”幻灵仙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周叶点了点头。

    不愧是活了几十万年的老前辈,知晓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所领悟的人生道理也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这天罚没有出现到底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还是因为未来我们的原因亦或者说是苍天的原因?”

    周叶对天罚没有出现表现得耿耿于怀。

    玄龟就有点看不懂。

    草爷似乎非常的期待天罚。

    知不知道,如果天罚来得太狠的话,他玄龟是有可能嗝屁的。

    所以,玄龟已经得出了结论,草爷是想让他嗝屁。

    我的天,这样一想,情况还真是够糟糕的。

    “不太清楚,会不会苍天有延迟,过一阵子之后才会出现反噬?”幻灵仙子看向玄龟。

    本来事情处理完,幻灵仙子就准备告辞了,她还想回去闭关修炼呢。

    但是知道有天罚之后,幻灵仙子突然不敢走了。

    要是到家刚开始闭关就被雷劈,那得多恐怖。

    而幻灵仙子又不知道这里面的规则,只能问一问玄龟。

    “天劫和天罚都是一样的,片刻时间就能够降临,绝对不会超过半刻钟,而现在都快一刻钟了……”

    玄龟有点害怕。

    这苍天该不会是真的想搞他们一下,等他们分散之后在动手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苍天对生灵来说就有些危险了。

    “要不,我们抱团走吧?”

    天渊有些底气不足。

    窥视仙的反噬,那肯定是属于登仙了。

    不过这个登仙的过程会十分的惨烈,正常的生灵没有哪一个想要这样登仙的。

    “可我要回去闭关啊,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已经能成帝了,最多十年就差不多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啊。”

    幻灵仙子都快哭了。

    早知道就不来找玄龟算账了,这样搞得被命给赔进去啊。

    “那提前恭喜了,不过这事儿太玄了,不得不小心为上啊。”玄龟朝着幻灵仙子拱了拱手,有些惆怅。

    “我觉得没有必要。”

    周叶摇摇头,随后道:“你们想想看,如果天罚要来的话,其实早就应该到了,而现在没有到应该是不会到了。”

    “不管是哪一方出了问题,今天这天罚应该都不会出现,就算能出现,我们四个也能在短时间内聚在一起啊,别忘了,大家都是不朽境巅峰。”

    周叶提醒道。

    “很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等我以后成帝了之后再来揍你。”幻灵仙子朝着周叶三人拱了拱手,随后提醒玄龟。

    玄龟撇嘴。

    这个老娘们,好像从今天开始就记恨上自己了似的。

    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啊,为什么要这么针对自己呢。

    幻灵仙子离开了。

    周叶站在一旁,玄龟和天渊大眼瞪着小眼。

    玄龟开口打破沉默,问道:“草爷,最近有什么打算没有,如果有什么项目的话可以叫上我,有空的话一起合伙玩玩。”

    周叶道:“最近我请师父帮忙炼制帝兵,把大宝剑的品阶提升上去,如果成功的话,我可能会去无尽黑湖闯一闯,玄龟前辈你确定要去?”

    玄龟眉头一挑。

    大哥别开玩笑了,那鬼地方是人能去的吗。

    “到时候可能没有时间,最近来找我算卦的生灵越来越多了,为了修炼资源,我也不好推辞啊。”玄龟叹了口气。

    脸上的意思就是在表示,不是我不想和你去,而是我抽不出时间陪你去。

    “那好吧,真是遗憾。”

    周叶耸了耸肩,其实也不是很在意。

    说不定玄龟跟着他一起去了无尽黑湖还会拖后腿呢,毕竟那可是禁地,里面的主人都是仙的层次,要是真的闹矛盾了,周叶都有些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走出来。

    “草爷,我要和你一起去!”

    天渊举手。

    最近是真的不想和玄龟厮混在一起。

    虽然误会已经解开,但是天渊决定要去找点刺激,现在就有选择摆在面前,和周叶一起前往无尽黑湖浪一浪。

    天渊是没有进过无尽黑湖的。

    听起来无尽黑湖里面挺恐怖,但没有什么直观的感觉,所以天渊认为,跟着周叶,肯定不会遇到什么风险。

    毕竟周叶是连仙帝都能够干掉的人。

    “天渊前辈,那到时候我通知你好吧?”周叶笑着点头。

    “别闹,我劝你别去拖草爷的后腿,不然到时候你死了就算了,还连累草爷受伤。”玄龟摇摇头。

    天渊的战斗力虽然很高,但是仅限于帝境之下。

    而禁地那种地方,随便出一个禁地生物都是帝境的层次,天渊如果真的去了,那就是真的在给周叶拖后腿。

    “没事的,我还有仙兵在手,问题不大。”周叶摆了摆手。

    禁地虽然非常的危险,但周叶认为没有必要害怕成这样。

    无尽黑湖不是落日深渊。

    很多生灵都去过无尽黑湖体验过,既然大多数生灵都没有嗝屁,那说明无尽黑湖的那位还是比较温和的。

    至少没有落日深渊暴躁就是了。

    “仙兵?”

    玄龟身子一抖。

    我玄龟连帝兵都没有,草爷你居然都有仙兵了。

    天渊也是一脸的羡慕。

    不过这玩意儿是羡慕不来的。

    “那就这样决定了吧,我先回族里看看去,最近有几只小家伙诞生了灵智,举行一下活动。”天渊说道。

    “滚吧。”

    玄龟挥手。

    天渊没理他,和周叶说了一句之后消失不见。

    “玄龟前辈,那我也回青虚山去了,好好的休息几天再去禁地探索探索。”周叶提出告辞。

    “行,到时候注意安全啊。”

    玄龟点头。

    等周叶走了之后,就剩下自己和桌上那只懵逼的小乌龟了。

    还真是够孤单的。

    “我玄龟虽然是个算命的,但是我不想信命,我就不信我连一个女修道侣都找不到。”

    玄龟抄起小乌龟,收起自己的龟壳,然后沿着通天河朝着上游走去。

    他坚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合适的女修。

    ……

    青虚山。

    不可能永远出门在外,周叶也是需要回家的。

    刚到院门口,就看到鹿小元站在那里。

    “师姐,我给你催生灵药去?”周叶试探着问道。

    他发现,鹿小元的神色,好像有点不大对。

    “听说你想回万花岛照顾花精灵啊?”

    “想不到你还挺有爱心的。”鹿小元笑靥嫣然,抬手搭在了周叶的肩膀上。

    周叶凝重。

    鹿狗贼果然已经知道了。

    “我相信冰雪聪明、机智过人、拥有大智慧的鹿仙子是不会被一些谣言所迷惑的,我周叶当时虽然真的这样说了,但是我周叶绝对不会去做这些事情,就算做了,那也是正常的照顾,绝对不附带什么别的龌蹉思想!”周叶神色严肃。

    说话间。

    鹿狗贼钻进周叶的怀里,轻声说道:“其实,虽然有些生气,但是仔细想一想,我同意你的想法,你可以大胆的去尝试一下……”

    听着那轻柔的声音,周叶险些就给了自己一耳光。

    这特么肯定是在做梦吧。

    做梦也梦不到这么好的道侣啊。

    “师姐,我这一生绝对不会背叛组织。”周叶面色坚定。

    鹿小元莞尔,推开了周叶之后才说道:“算你识相!”

    周叶悟了。

    鹿小元的演技,实在让他有些服气了。

    刚刚他还以为是真的,以为鹿小元良心发现呢,结果这一切都是套路。

    以鹿小元愚蠢的思想肯定不会想到这些,正常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怒气冲冲的找到自己,然后又愤怒又委屈的质问自己。

    而现在都学会套路了。

    所以肯定是幻灵那个老娘们教的。

    虽然有些惊险,好在幻灵仙子在套路上也不怎么样。

    但是话又说回来,说到底还是他周某谨慎啊。

    刚刚要是点头,或者露出一点欣喜的情绪,那么来年他的坟头上,同族都能长到三尺高。

    一想到这里,周叶感觉好恐怖。

    “师姐,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嘛?”

    周叶搂着鹿狗贼,一脸的正气笑容。

    “我和你说噢,我不知道就当没有,要是被我知道了,我就……我就……”鹿小元挠头。

    想了好一会儿,好像也舍不得把周叶给砍没了呀。

    “唰!”

    突然,鹿小元手里出现一把菜刀。

    “要是被我知道了,我就把你当成葱一样砍成一段一段的,然后用来煮面吃!”鹿小猪凶巴巴的说道。

    “可是师姐,这事儿你已经做过了。”周叶道。

    鹿小元再挠头。

    “有吗?”

    “你不仅仅用我煮过面,你还熬过汤。”周叶神色复杂。

    自己就不应该重生成一株草的,就应该重生成为一根葱。

    “啊,这样啊……”

    鹿小元小眉头皱了起来,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瞅了瞅周叶,然后小声用商量的语气问道:“那下一次用你来下饭好不好?”

    “师姐,虽然我没有亲眼看你这样过,但是我知道,暗地里你绝对这么干过。”周叶有道理相信,鹿狗贼绝对干过这些事情。

    “那我不管!”

    鹿小元轻哼一声,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是我的道侣,你又不能打我,我能打你,所以我最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师姐,凭什么我不能打你啊!”周叶顿时就不服了。

    就只能你鹿狗贼放火,不准我周某点灯是什么意思。

    “你还想打我?”鹿小元瞪大眼睛,感觉老委屈了。

    自己也没有揍过周叶几次来着。

    而周叶已经怼过自己好多次了!

    “你居然想打我,你死定了!”

    鹿小元顿时暴躁了起来,提起菜刀就朝着周叶砍了过去。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会被砍伤,但是周叶还是得装模作样的跑路。

    他实在怕鹿狗贼拿出什么恐怖的武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