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505章 长寿炼心魔(4K章节跪求订阅)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来,小长寿的心魔劫有些不简单啊。”

    望着天空当中浑身散发魔气,气息变得无比可怖的木长寿,魔青深吸了口气。

    这事儿,不太好解决。

    如果木长寿今天出了什么问题,魔青要负一定的责任,毕竟是他教给木长寿魔族心法的。

    虽然不在乎负责任,但是魔青很在乎木长寿的安全问题。

    “心态稳住。”

    周叶拍了拍魔青的肩膀。

    心魔这东西,凶残得很,寻常生灵渡心魔劫都有非常高的风险。

    作为青虚山三弟子,作为他周某的师弟,那肯定是更危险。

    虽然更加的危险,但是周叶能做的,那就是相信自己的师弟。

    别看他周某师弟平常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了,木长寿贼牛逼啊。

    想到了这里。

    周叶开始盘算了起来。

    将吞天噬地领悟至圆满的自己,能不能把木长寿的心魔给吞了?

    如果能行。

    那么

    周叶突然发笑。

    有点不敢继续想想下去了,这简直太特么可怕了。

    魔青就有些搞不懂,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笑得出声,这究竟还是不是亲的师弟了。

    心魔幻境内。

    木长寿被魔气死死包裹,不能动弹半分,也无法呼吸。

    被魔气逼得都已经接近窒息,胸膛都不再起伏。

    不过,强大的神魂境界让木长寿此时依旧活着,除了状态不稳之外,暂时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但是。

    如果这样的状态继续下去,那么木长寿就真的危险了。

    “怎么办?”

    木长寿在内心问自己。

    他都想抬手猛地给自己脑袋一拳。

    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在与心魔融合了之后,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使用的心魔的力量,对自身拥有的力量反而有些忽视了。

    到现在。

    心魔的力量他已经不能够再次使用,而本身的力量,也因为心魔的力量他使用的频率而变强,彻底的将本身力量给束缚了起来。

    “我想证明,我虽然不如师兄优秀,但是,我能够以师弟的身份站在师兄的身边与师兄一起为师娘分忧!”

    木长寿内心怒吼。

    “妄想!”

    冰冷刺骨的声音传来。

    它给木长寿泼了一盆冷水。

    “你就是一个弱者,从一开始诞生灵智的时候你就被你师兄欺负,你诞生了灵智,你学会了修炼,虽然你师兄没有继续欺负你,但是你师兄何时想过带你一起出去战斗过?”

    “你的修为太低了,战斗力太弱了,你根本就不配为青虚山争光!”

    心魔冰冷的声音,仿佛像是利剑一样刺在木长寿的身上。

    很疼。

    内心当中,总是有那么一些自卑。

    以往,有着心魔的力量,自卑深深地隐藏着,因为木长寿发现自己在逐渐变强,并且速度飞快。

    但是,此时心魔的力量被全数抽走,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依旧是那么的弱小。

    没有心魔的力量,自己什么都不是。

    “是,我很弱。”

    木长寿眼神黯淡。

    在青虚山生活,不管修为高不高,其实都挺快乐的。

    但是每个生灵的想法不一样,木长寿不想要那样的生活。

    那样平淡温馨的生活可以有,但是长时间那样,不是自己需要的,只有师姐才适合那样的生活。

    自己最想的,还是和师兄一起在外面闯荡。

    “屈服吧,你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放开你的心神,让我彻底炼化了你,我来代替你,替你实现你的愿望”心魔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木长寿没有答话。

    他只感觉脑子越来越放空了。

    神魂震动着,有着一种意识正在被替换的感觉。

    若是被心魔彻底炼化。

    自己恐怕就不再是自己了,而心魔想做什么,自己也完全不知道。

    “呃啊!”

    木长寿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被一根针扎进,并且在不断的深入,在脑海当中搅动,想要将自己的意识给灭杀。

    心魔的手段,极其的残忍,它想要折磨木长寿的意识。

    外界,魔青焦头烂额。

    木长寿的状况是能够看得清楚的,身体上的魔气越来越浓郁,越来越精纯不说,那本属于木长寿本身的力量正在逐渐衰弱,有被魔气彻底吞噬的迹象。

    那股力量,从对抗心魔劫的角度来说,就等同于木长寿的意识,亦或者说木长寿的命。

    “草爷,想想办法吧。”

    魔青拳头紧握,非常的焦急。

    周叶揉了揉眉心。

    “魔青前辈,这件事我没有办法插手,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帮助小师弟。”周叶语气无奈。

    他也想帮忙。

    但是没有谁告诉他应该怎么去做才能帮得了木长寿。

    “无需担忧。”

    淡淡的话音传来。

    “青帝前辈。”魔青一愣,随后有些惊喜地朝着青帝行礼。

    “师父。”

    周叶躬身行礼。

    青帝微微颔首,随后看着木长寿说道:“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算是给小长寿的一种锻炼,关键时候我会亲自出手解救小长寿,只不过”

    说到这里,青帝停顿了一下。

    “只不过什么?”

    周叶急忙追问。

    “只不过,因为我干扰而渡过心魔劫的小长寿,以后可能会留下很大的后遗症,这是完全无法避免的。”

    青帝回答道。

    周叶有些烦躁。

    “师父,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吗?”

    “我辈修行者修行,本就是在规则重重的天地间寻求真理,寻求永生,寻求强大的实力,心魔劫是必要的劫难,每一个修行者都会经历这一劫,不比天劫,寻常手段是无法干扰心魔劫的,就算侥幸,也会留下后遗症。”

    青帝负手而立,脸上也带着浅浅的无奈。

    作为木界,甚至整个六界当中最为顶尖之一的存在,青帝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完全让木长寿渡过心魔劫并且不留下任何后遗症。

    修行本就是生灵自己的事情,他人干扰,要么是他人付出代价,要么是修行者本身付出代价。

    “那我们就只能相信小师弟了。”

    周叶叹息一声。

    “小长寿平常看起来除了有些天赋之外,并没有什么出色的,但是这是在小长寿没有化魔之前,化魔或许对小长寿来说,是一场机缘。”

    “也许和魔青想的一样,小长寿未来可能真的会成为一尊魔帝。”青帝带着浅笑,朝着魔青点了点头。

    魔青有些受宠若惊,随后干笑两声。

    小长寿还在历劫呢,你们居然还吹起小长寿的以后了。

    能不能看一看当下的情况啊。

    心魔幻境内。

    “你想要炼化我,绝无可能。”

    木长寿怒吼。

    稚嫩的面容上,满是狰狞。

    “让我去陪你师兄一起战天斗地,难道不好么?”

    心魔语气幽幽,话音刚落又狂笑了起来。

    它并不认为木长寿能够抵抗自己强大的力量。

    自己是为心魔,是和宿主同一层次的存在。

    但是,它要比木长寿强大十倍百倍。

    木长寿想要抵抗它,完全没有任何可能。

    “放弃吧,你是弱者,你永远不可能战胜我这样强大的存在。”心魔不屑。

    言语如同钢刀,狠狠的在木长寿的内心上留下了伤口。

    伤口刺激着木长寿紧绷的精神。

    “对,你说得很对。”

    木长寿坦然地笑着。

    心魔有些诧异。

    木长寿的情绪很奇怪。

    如此看来,从言语上攻击,似乎有些不顶效了?

    “我的确是弱者,但是,我一直都有一颗变强的心!”

    “弱者为什么那么渴望变强,因为他是弱者,因为他深深的知道,没有实力,那么他将失去所有,所以我渴望变得更加的强大!”

    “我之前,的确一直借助你的力量。”

    木长寿轻笑着,脑子有些混乱,意识也有些模糊,接近了消亡的状态。

    但是木长寿不惧。

    到了这个地步,再去畏惧,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

    他想趁着现在尝试一下之前曾经想要尝试的事情。

    “你想说什么?”

    心魔语气淡然,话音当中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

    “强大的力量会让生灵迷失,会让一个生灵失去自我,更别说这种力量是心魔的力量。”木长寿微笑着着说道,任由无边魔气灌入自己的体内。

    “你早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心魔沉声问道。

    它的内心当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我想去了解这股力量为什么强大,它强大的根本是在什么地方”木长寿缓缓解释道。

    “你!”

    心魔深吸气。

    “一个弱者,妄想理解强者的存在,你还真是可笑!”

    心魔怒笑一声,加大的魔气对木长寿神魂的侵蚀,意识之间的替换,也越发快速。

    几个呼吸的时间内,木长寿,就会变成木长寿。

    外界。

    “马上就彻底没有了,青帝前辈,还不出手吗?”魔青瞪大眼睛看着半空当中被魔气彻底包裹,形成了一个蝉蛹状的木长寿,朝着青帝问道。

    “真的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来吗?”

    青帝叹息一声。

    “小师弟很优秀,但是小师弟面对远远强大于他的心魔,失败并不是他的错。”周叶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

    “以后你好好照顾着小长寿。”

    青帝低声和周叶说道,随后缓缓抬起右手,手中一束青光绽放。

    “好。”

    幻境内。

    木长寿淡笑着。

    “这个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心魔有些意外,不过,在它的理解当中,木长寿这应该算是解脱了吧。

    “你的力量很强大,力量的构造也十分的特殊,和书上记载的魔气不太一样,虽然也很纯粹,但是构造却大不一样,是一种非常特殊的魔气,诡异,神秘”木长寿缓缓抬起手,捏住一丝魔气,低语着。

    “你想说什么?”

    心魔内心警铃大作。

    “我想说”

    “你所拥有的强大力量,我早就了解得透彻了,我曾经想过一些事情,但是没有细想,怕你知道了,而今天,我觉得,是我的机会。”

    “原本我还觉得你的力量非常的深奥,我的想法或许不会实现,但是你的力量折磨我的意识,越是贴近,我就对你的力量参悟得越是透彻,我原本是想要抵抗你的,但是我发现我是弱者嘛,我根本无法抵抗,所以我就放弃了,所幸,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木长寿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而这个笑容,让心魔有些颤抖。

    在渡劫之前,它与木长寿彻底融合,木长寿所想,它一切都知道,但是唯独这件事,它怎么也想象不到。

    木长寿居然有这样的胆子!

    一个自卑的弱者,竟然胆敢谋划如此惊人的事情!

    忽然间。

    心魔心神一震,惊悚地发现自己的力量逐渐在消失着,不,不能说是消失,而是不再受到自己的控制!

    “你究竟做了什么?!!”

    心魔又惊又怒。

    “你永远想象不到我现在的内心有多么的强大,因为你完全无法去理解我的经历。”

    木长寿摇摇头。

    他不傻,他知道心魔劫会来,所以在心魔劫来临,心魔脱离他意识的时候,他就在寻找破局的办法,刚开始想象不到。

    但是在后来,他还是找到了。

    并且,找到的破局办法,还是曾经脑海当中灵光一闪的惊奇想法。

    此刻,木长寿右眼化为漆黑,点点红光汇聚在一起,凝为血红色,仿佛自深渊而来的恶鬼。

    而碧绿的左眼,瞳孔的深处,一颗满枝黑叶的长寿树傲然挺立。

    “究竟是什么时候”

    心魔疯狂地抽出木长寿体内的力量,想要逃离。

    “你在害怕,你强于我十倍百倍,你居然在害怕?”

    木长寿摇头失笑,抬起蔓延着黑气,布满一道道黑色条纹的右手。

    手掌猛然一抓,滔天黑气如同乖宝宝一样收缩,落在了木长寿的手心当中。

    “不!!不!!!!”

    心魔疯狂地想要逃离。

    可木长寿掌心当中传出的吸力,仿佛是深渊一样在拉扯着它。

    心魔在扭曲,最后化为鬼影,别木长寿捏在了手中,成为了一团精纯的力量。

    而心魔的意识,也彻底消散。

    外界。

    黑色蝉蛹当中熟悉的气息在暴涨着。

    青帝眉头一挑。

    “看来是我们多虑了。”

    他淡笑一声,手中青光消散,随后收回了手。

    “看来是成了啊,草爷!”

    魔青放声大笑,用力拍了拍周叶的肩膀。

    周叶脸上也露出笑容。

    他就说嘛,小长寿贼牛逼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