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460章 找黄泉路上抬轿子的人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蛋都有些害怕。

    这脸皮,恐怕得厚成大地那样才能说出这种话吧。

    真特么的太符合胃口了。

    它二某人就是喜欢这种批脸不要的剑主。

    “讲真的,这次是来找你借点物资的,你其实也不用担心我不还,我周某根本不是那种人。”周叶诚恳说道。

    如果是面对鹿小元。

    那周叶铁定不还。

    玛德,大家都是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用还好伐?

    鹿小元的就是他周叶的,他周叶的,还是他周叶的。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周叶自己心里清楚,在没有翻身做主之前,这句话肯定要颠倒过来。

    不过没关系。

    用不了多久。

    他周某就可以硬气起来了。

    “你又不是人,我怎么相信你?”二蛋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屑地笑出声。

    以自己对周叶的了解,这厮铁定不会还。

    到时候,肯定装出一副自己已经忘记了的模样。

    “二蛋,你对我实在太不信任了。”

    周叶痛心疾首。

    自己借钱不还的形象难道就已经如此根深蒂固了么。

    但是仔细想想。

    这事儿自己好像真的没有干过啊。

    周叶感觉贼委屈,他周某哪次不是口头上说着不还,结果还是还了。

    要知道,作为木界杰出青年团的团长,他周某还是做着表率作用的好不好,他可是一株正直的草。

    “我就从来没有信任过你。”

    二蛋坦然摇头。

    周叶仿佛是中了一箭似得,感觉有点心痛。

    “我不和你扯了好吧。”

    二蛋摇摇头,随后认真地问道:“按道理来说你绝对不会来找我借物资的,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叶闻言,笑了笑。

    “不骗你,修为即将突破,我想加把劲,等突破了之后去魔界逛一逛。”

    二蛋看着周叶,逐渐眯起眼睛。

    它思索了起来。

    周叶虽然头铁,但是在二蛋看来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找死的人,特别是明知必死的那种。

    那么,修为突破了之后就敢去魔界走一趟,必然是有着什么后手无疑。

    想到这里,二蛋突然有些好奇了起来。

    “你的底气是什么,方便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二蛋轻笑着问道。

    周叶笑着。

    曾经对天劫使用过一次烧香,二蛋也在一旁。

    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还记得六阶天劫么?”周叶问道。

    “六阶天劫啊,当初不是你跪下”

    二蛋回忆了起来,随后顿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周叶。

    “你小子,那不会就是你的杀手锏吧?”

    二蛋有些惊骇。

    “对,有着杀手锏的存在,等我修为突破,有了更强大的力量支撑,就算是帝境我也能击杀。”周叶毫无保留地说道。

    二蛋是帝兵的剑灵,而帝兵的掌控程度现在已经超越了百分之五十。

    不管是对帝兵的掌控还是和二蛋的关系,周叶感觉都没有隐瞒的必要。

    本身两者的关系就非常的要好,还有着帝兵这玩意儿存在,所以周叶非常的放心。

    “我擦。”

    二蛋叽叽咕咕的嘀咕一些不堪入耳的粗鄙之语。

    到最后,它才神色凝重地说道:“在你这招还没有对帝境使用的时候,暂时不要说出来,免得敌人会起防备。”

    “放心,我知道。”周叶点头。

    随后他才继续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借点物资给我了吧?”

    一说到这件事。

    二蛋有些惆怅了起来。

    “讲实话,我其实也挺穷的,为了快速的恢复修为,不仅仅要隔空吸取帝兵产生的魔气,还要炼化大量的物资”

    “所剩不多了,不过你要都给你吧。”

    二蛋抬手,手中浮现出一个黑雾包裹的光团。

    周叶抬起右叶,将黑色光团收了起来。

    “你放心,到时候肯定还你更多。”周叶认真地说道。

    二蛋满脸无所谓,摆了摆手。

    “赶紧滚蛋吧,到时候我和你一起过去,我也想把那群神经病给砍了,顺带着和你分赃。”

    说着说着,就说出了真面目。

    周叶和二蛋对视一笑,达成共识。

    周叶返回了青虚山。

    扎根于灵田,开始炼化二蛋借给他的物资。

    种类繁多。

    一条条积分增长的消息,看得很舒服。

    屋内。

    鹿小元脸上露出笑容。

    她面临的是最难跨越的一个坎。

    之前没有任何的头绪,而现在,已经掌握了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可以作为突破点,延伸着参悟,想必跨越最后一个坎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周叶好像回来了。”

    鹿小元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走出房门,站立在门口,目光投放在了正在炼化物资的周叶身上。

    若此刻周叶睁眼,那么就能看到鹿小元那尽是温柔的眼眸。

    “过不了多久,你就不用这么拼命的炼化物资了,到时候,我保护你足以”

    看着炼化物资的周叶,鹿小元出神了许久才莞尔一笑。

    想了一会儿。

    鹿小元还是决定不打扰周叶。

    她返回了房间。

    炼化了一百片草叶之后,又开始参悟法则。

    只要将最后一道坎彻底的跨过,自己就能每时每刻都陪在周叶的身边了。

    想到这里,鹿小元动力十足。

    山沟里。

    二蛋躺在石头上,翘着二郎腿。

    它暂时不着急。

    想要恢复到帝境的修为,是需要时间的。

    原本的计划是十年,而现在,二蛋感觉自己三个月内就能恢复到帝境修为。

    到时候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帝兵的上限就是它的上限。

    和帝兵辅助起来,它的修炼速度还是比寻常生灵快的。

    “时间上有些来不及,周叶这小子估计要不了两天就能突破了”二蛋抓了抓自己头顶。

    一片虚无,啥也没有。

    “算了,不管了,不朽境巅峰的实力也差不多够用了”

    二蛋嘀咕了一句。

    只要帝境中期以及中期以上的大佬不出手,二蛋还是很有自信带周叶跑路的。

    妖界。

    战争的天平,逐渐在向仙界倾斜。

    仙界毕竟是六界第一,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是领先于其他界域的。

    若是说上古时期世界分崩离析留下六界的话,那么仙界可能是上古时期的中域,遗留下来的修炼之法以及传承更加的完善,更加的玄妙。

    当然,这其中的差别,也不是特别大。

    但是当数量上来的时候,这个差距就明显的暴露了出来。

    防线虽然不至于崩溃,但是在逐渐的后退。

    高空上。

    不朽境顶尖大能的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仙王远遁,天渊稍微负伤。

    玄龟看着下方刚获得一些战绩却逐渐撤走的仙界天兵,想要动手,但是忍住了。

    “他们又增兵了。”

    在他们到来之初,仙界似乎打算慢慢和妖界耗,同时一边防备着魔界。

    而现在,有了木界的支援,整个妖界至少多撑数年的时间。

    仙界的仙帝虽然都活了数十万年的时光,但是这区区几年,他们是真的等不及了。

    于是,开始增兵。

    如今妖界战场的总兵力,是之前的两倍。

    但是妖界承受的压力,却是之前的数倍。

    妖界的真正实力,也暴露在了仙魔两界的眼中。

    妖界只有两位帝境和一位斩道境。

    炎雀妖帝,以及一位身负重伤的帝境初期,还有一位坐镇前线的斩道境初期。

    其中,炎雀妖帝最为强悍。

    帝境当中,炎雀妖帝在仙魔两界的眼里,是和青帝并肩的存在,是同一个层次,都是一样的难以对付。

    界域的军团战争当中,炎雀妖帝从未出手。

    而仙界与炎雀妖帝同级的南仙帝,也从未插手,都只是静静地看着。

    说是博弈,其实不是。

    炎雀妖帝就算想扫平前线的天兵天将,也根本无法动手。

    他能扫平天兵天将,对方就能扫平自己的妖兵妖将。

    所以,战场上存在着微妙的平衡。

    双方都有明确的目标。

    炎雀妖帝有着自己的对手。

    玄龟,天渊以及其他妖王都有着自己的对手。

    而下面的修行者的对手则是天兵天将。

    根本抽不出空。

    就算在仙王远遁的时候,也护着无数天兵天将,若是追击倒是能够取得一些战果,但是这样的战果,换来的肯定是疯狂的反扑。

    都不太值得。

    这是一场复杂的战争。

    牵扯了太多太多。

    “那怎么办,求援?”天渊微微皱眉。

    玄龟深吸气。

    摇摇头。

    “我不知道,普通的支援,肯定是杯水车薪,可是如果派遣大量军团参战的话,界域肯定会空虚,到时候虎视眈眈的魔界可有些不好搞。”

    魔界。

    对于木界来说,最大的威胁并不是仙界。

    因为仙界已经彻底的陷在了战争的泥潭里,就算南仙帝想要收手,炎雀妖帝也要撕下南仙帝一块肉。

    所以,木界最大的威胁是魔界。

    “那还是求援吧。”

    天渊有些无奈。

    “让青帝和树老做决定吧,无论什么决定我都无条件服从。”

    说着,天渊笑了笑。

    早已经不在乎生死了。

    玄龟点了点头。

    看着天渊的神色,顿时露出一个笑容。

    拍拍天渊的肩膀,玄龟说道:“别这么悲观行不行?”

    “那不然要怎么样,笑着嗝屁吗?”天渊没好气地拍开了玄龟的手。

    玄龟倒是不在乎。

    “笑着嗝屁就笑着嗝屁呗,有什么关系?”

    天渊笑了两声,又沉默了下来。

    “我怕我死得没有任何的意义。”天渊沉声道。

    玄龟看着远方。

    良久。

    “我听传说当中的黄泉路好像挺长的,是不是?”玄龟突然问道。

    天渊有些愣神地点头,有些不明所以。

    玄龟摸着自己的胡子琢磨着。

    一边想,一边还频频点头,似乎感觉自己的想法很不错似得。

    “想什么呢?”天渊问道。

    “到时候我们一人拖两个陪葬,这样在黄泉路上就有人给我们抬轿子了。”玄龟坦然回答道。

    天渊都懵了。

    原来,你想了半天就是想到了这个东西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