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451章 揍一顿就清醒了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苍天有着意识。

    但是苍天的意识从未出现过,只负责掌控规则,执行天地间的律法。

    在天地间,苍天就是老大。

    所以。

    周叶认为,道侣之间举行天地见证,就相当于是领证了。

    看了一眼身旁的鹿小元,周叶的眼中,不再是惊艳,而是无比的复杂。

    从今天开始,他周某的生活,就要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了。

    那是多么的痛苦,就仿佛常人进入了地狱一样。

    鹿小元浅笑嫣然。

    她望着眼前的周叶,心里装着的全是满足感。

    但是,周叶的眼神,有些让她不舒服,就好像搞得她是什么来自九幽的恶魔一般。

    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不成?

    鹿小元深思。

    想了想。

    从今天之后,她鹿小元要当一个温柔,善良,体贴,宽容的道侣。

    给整个木界的女性修行者做出一个榜样。

    让那些男性生灵好好的羡慕一下周叶。

    想到这里。

    鹿小元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天地见证已经举行完了,准备吃饭吧。”

    青帝抬手,将长桌收起,随后对金三十六说道。

    “好。”

    金三十六笑着应声。

    随后,院子里的空地上多了几张桌子,桌子的周围摆满了椅子。

    “都别客气,坐吧。”

    青帝抬起右手,朝着众人示意道。

    “恭喜了。”

    树爷爷慈祥地笑着,朝着青帝和金三十六拱了拱手,随后又笑着朝着周叶点了点头。

    树爷爷的年龄要比青帝大得多。

    包括青帝在内,木界的所有生灵,树爷爷都将他们当成了后辈来看待。

    而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确实让树爷爷很高兴。

    “多谢。”

    青帝点头。

    众人纷纷落座。

    青帝和金三十六挨着坐在一起。

    和他们坐一桌的是雷衍天王以及白虎妖王,就连二蛋也坐在这里。

    而周叶这边,除了周叶和鹿小元之外,所有人都坐在这儿。

    桌上,是山珍海味,非常丰盛。

    “老弟,这是天王老哥带来的酒,味道很不错,你试试?”周叶端着一杯酒,朝着灵果树说道。

    “师兄,这有些扛不住。”

    灵果树摆了摆手,小脸上起了一丝丝红晕。

    小圣象开口说道:“大哥,我看就免了吧。”

    “他还是个孩子啊。”

    言下之意就是说,灵果树还小,不能喝酒。

    周叶想了想,好像也对。

    “小伙子,别客气,赶紧动筷子。”周叶摸了摸灵果树的头,温和地笑着。

    木长寿坐在灵果树的旁边,仿佛吃了柠檬似得。

    师兄何时对自己如此温柔过?

    内心,逐渐有些难过。

    倘若师兄哪天对自己如此温柔,自己恐怕要开心得飞起来。

    “可,我不会用啊。”

    灵果树懵得很。

    作为一个精灵,作为树帝的弟子,灵果树感觉自己给师尊丢脸了,居然连筷子都不会用。

    “没关系,小的时候我也不会用。”

    周叶摆手,安慰着灵果树。

    随后,周叶手把手地教着。

    木长寿看不下去了,端起酒杯,随后朝着小圣象说道:“白老哥,敬你一杯。”

    小圣象连忙端起就别,随后才说道:“应该是我敬你一杯才是。”

    一口饮尽。

    小圣象和木长寿逐渐聊了起来。

    旁边一桌。

    “要我说,鹿小元嫁给周叶,那就是便宜那臭小子了”

    雷衍天王直言道。

    “这不是你撮合的么?”

    白帝一愣,有些不懂雷衍天王这是什么意思。

    雷衍天王无奈撇嘴。

    “你不懂我这个当哥哥的心情啊。”

    雷衍天王捂住胸口,仿佛很痛苦似得。

    “天王老哥,你放心吧,我肯定会照顾好师姐的。”周叶严肃道。

    口头上的话,一定要说得漂亮。

    至于真的能不能照顾好,那还是得看后续发展。

    万一说他周某在鹿小元的手里嗝屁了,那特么还怎么照顾。

    就把胃给照顾了一会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记住你这句话。”

    雷衍天王微笑着点头,但是那笑容,周叶看着感觉有点问题。

    那笑容,好像是在说:稳了。

    这到底,啥意思?

    周叶有些茫然。

    雷衍天王是要准备针对自己了不成。

    坐在周叶身边的鹿小元笑容满满。

    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着。

    这是怦然心动的感觉。

    那内心里,小鹿都特么撞死了好几头。

    “周公子,我敬你一杯。”

    白虎妖王站起身,随后端着酒杯朝着周叶示意。

    眼神当中的意思,非常的明白。

    我白虎,敬佩你周公子的勇气。

    周叶顿时明白了。

    端起酒杯,笑着说道:“白虎前辈,应该是我敬您才对。”

    说着,先干为敬。

    同时,还了白虎妖王一个眼神,是在说,我无所畏惧。

    白虎妖王深深地看了一眼周叶,随后坐下。

    对周叶,白虎妖王是无比的敬佩。

    不管周叶做过什么,就凭着周叶敢和鹿小元结成道侣这事儿,白虎妖王就非常的敬佩他。

    深思一下。

    这其中究竟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得做多少心里准备才能如此?

    白虎妖王越想,越觉得有些替周叶难受。

    因为他觉得,周叶以后的生活,可能会非常的委屈。

    “也不知道玄龟和天渊怎么样了。”白帝突然开口。

    树爷爷笑着摇摇头。

    “你不用担心他们两个,这两个家伙在妖界潇洒着呢。”

    青帝笑了笑,随后接下树爷爷的话,继续说道:“物资安全送达了之后,炎雀妖帝把攻势比较弱的地方交给了他们两个镇守,因为物资比较多,对妖界的帮助不小,所以防线逐渐稳定了下来,可以说他们两个很轻松。”

    白帝闻言顿时放下心来。

    虽然玄龟和天渊在他看来很沙雕。

    但是内心里,还是舍不得这俩沙雕升仙而去。

    “没事就好。”

    周叶内心很轻松。

    不过,凡事都有万一。

    周叶怕出什么意外,但是他没有开口说话,想必玄龟和天渊知道自己的处境,会有所防备的。

    妖界。

    “阿嚏!”

    玄龟和天渊同时打了个喷嚏,对视一眼,都是怒了。

    谁特么在诅咒他们俩。

    “唉,这样大喜的日子,没有办法赶回去,真是遗憾啊。”玄龟饮酒,内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难受。

    天渊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椅子摇晃着,有些困意。

    “这次没有到场不要紧,下次到场就可以了。”天渊说道。

    玄龟一愣。

    天渊你怕是不想活了。

    你搁这儿说谁的坏话呢,居然想还有下次。

    青帝或者是周叶纳妾吗?

    玄龟摇头。

    不太可能。

    青帝比较随缘,但是在道侣这种事情上,青帝早就已经把有可能出现的缘分给掐死了。

    而周叶?

    玄龟摇头。

    这小子更不可能,因为鹿小元绝对不会允许。

    而且玄龟认为周叶是聪明人,周叶肯定舍不得鹿小元守寡,因为周叶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

    活着四处潇洒,那能不快乐么,为什么要头铁找死呢。

    酒桌上。

    周叶可狠了。

    他找了借口,和小圣象开始狂喝了起来。

    一坛酒,表示对七阶天劫事件毒打小圣象事件的歉意。

    一坛酒,表示许久未见,甚是想念的兄弟情。

    总之,周叶已经把杯子丢了,抱着酒就是一坛一坛的干。

    看得鹿小元心惊胆战。

    要这么继续下去,周叶今天非得嗝屁不可。

    而小圣象就很难受了。

    他的修为只是至尊境初期,本来这酒就不能喝太多,否则双腿一软,直接跪地,那情何以堪。

    而大哥就仿佛盯上了自己似得。

    拼命地招呼着自己。

    小圣象在倒下之前的内心想法是:今天要死在这里。

    “舒坦!”

    将空空如也的酒坛放在一旁,周叶坐在椅子上,放声笑着。

    看了看已经倒下的小圣象,有些失望。

    这老弟,太辜负自己对他的期望了。

    “小师弟,来。”

    周叶又盯上了木长寿。

    木长寿沉默了一下,没有拒绝。

    他觉得,师兄肯定是在借酒消愁。

    毕竟师姐给师兄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大到师兄都觉得事情很棘手,所以师兄想在今天彻底的醉上一场,然后再好好的去想自己的事情。

    木长寿站起身,提起酒坛。

    看了师兄一眼,眼神当中是在说。

    师兄,来吧,我舍命陪你。

    “来!”

    周叶和木长寿一起畅饮了起来。

    可没有坚持一会儿,木长寿倒下了。

    魔青左右看了看,主动迎了上去。

    一坛,两坛

    十坛

    逐渐的,周叶喝大了。

    “少喝一点吧。”

    鹿小元轻声说道,心里可开心了。

    周叶肯定是觉得今天举行了天地见证,很高兴,所以今天有种不醉不归的感觉。

    原来,自己在他的心里,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这么重要了么?

    倘若周叶知道这个误会,肯定要连忙解释。

    师姐你想躲了,我周某就是想多喝点积分出来,然后突破到不朽境,更加抗揍,仅此而已。

    “草爷,厉害。”

    魔青朝着周叶竖起大拇指,随后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靠着不动。

    “嘿嘿。”

    周叶笑着。

    此刻,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是深红。

    那脸上,更是滚烫无比。

    周叶慢慢地坐下。

    不料,没有瞄准好,直接坐到了地上,重心不稳,之下躺在了草地里。

    迷迷糊糊地。

    周叶感觉好困。

    可是嘴边还有酒的湿迹,就这么睡的话,肯定有些不舒服。

    周叶右手伸出,四处摸索着。

    摸到了薄纱似得东西,顺手就拿了过来擦了擦嘴。

    “喝得烂醉。”

    鹿小元伸手,将自己的裙摆扯了回来,有些嫌弃。

    “没事,揍一顿就清醒了。”

    雷衍天王笑嘻嘻。

    缓步走了过来,随后将周叶拎了起来,脸上的笑容,逐渐黑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