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446章 木长寿入魔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屋内。

    透过窗户缝。

    看着空地当中所发生的一切。

    鹿小元面无表情,甚至逐渐冷笑。

    愚蠢的雷衍天王,还妄想着坑自己,真的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蠢蠢的鹿小元吗?

    不。

    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鹿小元了。

    雷衍天王你等着。

    等我鹿小元将法则领悟完全,更进一步的时候,那就是你雷衍天王悲惨生活的开始。

    空地里。

    骤然间。

    雷衍天王背部挺直,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似乎有强大存在对自己不怀好意。

    这是

    雷衍天王细思,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居然被强大存在给注意到了。

    是哪一位魔帝?还是哪一位仙帝?

    没有想太多。

    天空当中的血云已经笼罩开来,一滴滴鲜红似血的雨滴落下。

    哗啦啦的声响,响彻在天地间,整个天地就剩下这一种声音。

    雨中仿佛有人在低声哭泣。

    一股悲伤的感觉,自心头升起。

    雷衍天王嘴角抽了抽。

    即便是他,也无法完全隔绝这样的感觉。

    明明是击杀了敌人,应该痛饮一杯,然后放声大笑的。

    然而现在,不得不在脸上挤出一点悲伤,给苍天一点面子。

    这事情,就贼难受了。

    “你们也受到了影响?”

    看着雷衍天王的表情,周叶顿时乐了。

    强大如雷衍天王这样的存在,居然都能被天地影响到,这苍天的能力,未免有些强大得过头了。

    但是仔细想一想,似乎也是这样。

    苍天是整个六界的苍天,是上古时期六界还未分离时的苍天。

    虽然六界分离导致苍天的规则力量衰弱。

    但是,苍天依旧是苍天。

    所以,雷衍天王面露悲伤也能够理解。

    但是。

    他周某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雷衍天王的机会。

    “要哭,那就大家一起哭好了。”

    雷衍天王耸了耸肩,毫不在意。

    有的时候,放声哭一场,心情能好得多。

    但是表面上这么说,雷衍天王还是很淡定。

    他堂堂落日深渊守护者,木界天王,要是痛哭一场,那还要不要面子了。

    “我可不想哭。”

    周叶摇摇头。

    就算要哭,他也想去魔帝的坟头面前去哭,而不是在青虚山哭。

    他都已经想好了。

    以后如果有帝境存在死在自己的手里,那在苍天泣血之前,一定要把魔帝埋葬起来,然后跪在坟前哭。

    如此,才不负他周某坟头草之名啊。

    这么一想。

    似乎很得劲儿的样子。

    “不想哭那就别废话,多扯点草叶过来,等我伤势彻底恢复,我要回落日深渊去了。”雷衍天王伸展双手,活动了一下手臂。

    “天王老哥,我和你说。”

    周叶逐渐笑了起来,笑声中夹杂了那么一点别的意思。

    雷衍天王对周叶还不了解不成。

    这厮肯定有不好的想法。

    “我这草叶,特别的珍贵,我每断一次,就感觉揪心的疼!一般情况我都是强忍着,现在我真的忍不了了,一想到你在吃我的手手,还没有补偿,我就贼难受。”周叶轻声说道。

    “你想干什么,请明言,不要和我说一些弯弯绕绕的。”

    雷衍天王面色凝重。

    这混账,是想打劫自己。

    “天王老哥,上次你那酒啊,让我回味无穷啊。”周叶摇头晃脑地,说得好像真的很怀念似得。

    心里则不一样。

    如此暗示,雷衍天王如果都不懂的话,那就只有直接明示了。

    如周叶所料。

    雷衍天王确实悟了,但是内心里很是不舍。

    要知道,他雷衍天王可穷了,也就拿几万坛酒可以喝。

    白帝在一旁琢磨着。

    自己应该拿出点什么东西呢?

    想了想,自己好像也蛮贫穷的啊。

    “你要多少?”

    雷衍天王颤抖着问道。

    他痛心疾首,没有想到,周叶居然是这样的一株草。

    好兄弟之间的帮忙,居然还要收费,真是太无耻了。

    羞于与他为伍啊。

    “一片草叶两坛吧。”

    周叶随便报数。

    “你特么打劫呢?!”

    雷衍天王顿时怒了。

    周叶这混账是在干什么,这等行为简直就是抬高物价。

    “天王老哥,别动气,万事好商量嘛。”周叶从容不迫。

    面对雷衍天王,他是真心不害怕。

    以前就被雷衍天王毒打过,现在再来一顿,其实也是无所谓的。

    反正,挨打就提升。

    只要不弄死他周某,随便揍。

    “心太黑了。”

    白帝在一旁嘀咕,心里有些害怕。

    这青虚山的生灵啊,没有一个不是心黑的。

    看看一旁呆愣的木长寿,别看这家伙好像很可爱的样子,或许这家伙也是心黑的存在。

    白帝一时间都有些想转身走了。

    “一坛五片!”雷衍天王说道。

    语气坚定,带着一种不容还价的感觉。

    周叶叹息。

    “想当初,我和师姐交易的时候,一片草叶那可是价值一颗天地灵晶啊,而现在我的修为都这么高了,草叶的价格反而压下去了,这是多么可悲。”

    说着,周叶身上陡然升起一种气息。

    弱小,可怜,还有些无助。

    白帝环顾四周。

    你们青虚山,是教演戏的么。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演得都好像是真的一样。

    当初鹿小元如此,现在周叶也如此。

    白帝已经能够看到未来了,木长寿,肯定也是如此。

    “你别太过分啊。”

    雷衍天王面色一黑。

    “给你点酒喝是老哥我照顾你,不要太虎了,不然老子把你摁在地上一片一片的扯。”雷衍天王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笑着。

    周叶摆动了一下叶尖。

    雷衍天王这是在开玩笑。

    但是,心里要有数。

    “那就依天王老哥的价格吧,之前的算我白送,从现在开始,要收费了。”

    周叶开始自断草叶。

    每断一片,都要惨叫一声。

    那声音当中,带着许些悲伤,让人听着,就感觉这家伙似乎可怜兮兮的。

    雷衍天王满头黑线。

    这臭小子,太贱了。

    周叶内心笑呵呵的,交易达成。

    又有一点积分可以到账了。

    然而。

    雷衍天王可没有想过要结账。

    木长寿坐在一旁,还在发愣着。

    逐渐的,血雨落在他的身上,那种冰凉的感觉,让他逐渐回过神来。

    抬头望着天空。

    倾盆血雨。

    在他的眼中,这些血雨下落的速度,逐渐变慢,一滴血雨缓缓落下,拍打在了他的脸颊上,随后溅射开来。

    冰凉的触感。

    一滴血雨当中,传出无尽悲鸣。

    帝境的陨落,对苍天的伤害非常的大。

    木长寿抬手。

    一滴血雨落在了指尖上。

    望着血雨倒映当中的自己,木长寿的面部,微微有些扭曲,随后又在眨眼间恢复了过来。

    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木长寿有些茫然。

    他看着身旁正在聊着天的三个生灵,眼中带着疑惑。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感觉自己和整个天地都隔绝开来。

    就只有血雨不断落在自己身上

    雷衍天王看了一眼木长寿,本来要收回目光,但是突然愣住了。

    “碎虚境中期即将要后期”雷衍天王微微皱眉。

    “怎么了?”

    周叶看着雷衍天王,感觉有些奇怪。

    木长寿的修为进展也不算慢,为何雷衍天王会露出如此表情?

    想着。

    周叶侧头看向了木长寿。

    他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木长寿给他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这是夺舍?

    还是说,木长寿将自己的情绪都封锁了起来?

    周叶有些想不通。

    “诞生了心魔。”白帝缓缓开口。

    雷衍天王有些担忧。

    “这小子的心魔,似乎有些不简单,居然才诞生,就影响到了他,似乎是执念转化。”雷衍天王有些严肃。

    “执念?”

    周叶微微一愣。

    木长寿的内心想法,他一直知道,那就是变强。

    会不会变强就是木长寿的执念。

    而正好木长寿处于碎虚境,正常生灵都会在这个境界诞生心魔。

    木长寿有执念,正好执念转化为心魔,困扰着他。

    “这小子将来渡七阶天劫的时候,恐怕有些困难。”白帝摇摇头。

    “不止。”

    “他的心魔在逐渐强大。”

    雷衍天王凝视着木长寿。

    木长寿的瞳孔当中,有丝丝黑气在交织着。

    而散发出的气息当中,也夹杂着一种怪异的东西。

    “这是魔气。”

    周叶围绕着木长寿观察着。

    他发现,木长寿似乎听不到他们说话。

    就好像当初自己在种子里面的情况一样。

    “这是要入魔的感觉啊。”

    白帝皱眉。

    雷衍天王神念探出,入了木长寿的体内。

    周叶等待着。

    半晌。

    雷衍天王收回神念,缓缓摇头。

    “情况比想象当中的要复杂很多。”

    “这小子之前就有执念,在苍天泣血这个偶然的机会,执念彻底爆发了,再加上那种悲伤的感觉这小子现在已经入魔了,也就是说,正在和心魔融合,以后的路”

    说着,雷衍天王缓缓摇头,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周叶有些痛心。

    “有解决的办法么?”周叶问道。

    雷衍天王思考了一番。

    “解决的办法倒是有很多,让他多读一些静心的书籍可以暂时压制心魔不过要想除掉心魔,只能他自己来,等七阶天劫的心魔劫的时候,让他干掉心魔。”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小子想修炼的话,恐怕很困难。”

    周叶明白了。

    只要有办法就好。

    如果没有办法的话,那才是真的绝望。

    “心魔”

    周叶深吸气。

    这心魔,果真是一生之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