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390章 我,要你给他陪葬!!!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撕裂了周叶的真身,白骨大手的主人,似乎还不满意。

    指尖搓动。

    周叶的神魂,被捏在白骨大手的手指当中。

    剧烈的魔气,侵蚀着他的神魂,让他痛苦不堪。

    周叶感觉心好累。

    想要惨叫。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自己都即将嗝屁了。

    惨叫,没有任何用处,显然这白骨大手也不准备放过他周某。

    回想自己这一生。

    其实比较满足了。

    来到这异界一年的时间里,说老实话,他周叶真的没有遇到太过于郁闷的事情,每一天过得都很充实。

    老话都说,在死亡的时候,脑海里都会转瞬间回顾自己的一生。

    周叶也不例外。

    从一开始,来到这异界。

    他发现自己是一株草,真的很慌张,从未想过能有如此的情况发生。

    在有些无奈的时候,青帝大佬出现了。

    先是踩了他一脚。

    说实话,周叶并不生气,甚至在心底当中还很感激青帝。

    若是没有青帝在,或许就算自己得到了外挂,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吧。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只是。

    天有不测风云。

    在自己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的时候,还是陨落了。

    可惜了,没有机会去孝敬师父和师娘了……

    或许,系统大佬在那时候离开,可能也是预料到了今天这一幕吧。

    时间定格在这里。

    内心当中,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终归有一死,只是周叶没有想到,自己的死亡,来临的如此的快速。

    脑海当中的片段,还在不但的闪烁着。

    得到小青虚经,外挂开启,正式走上了修道的路。

    鹿小元的出现。

    那时候,周叶感觉鹿小元有点可恶,可是有的时候,这家伙又非常的可爱,特别是那灵气团。

    鹿小元对自己的帮助,不算很大,但是绝对谈不上小。

    这家伙从一开始,到现在,就知道欺负自己。

    或许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自己就在心里定下了目标,迟早要收拾她吧。

    只是啊。

    彻底没有机会了。

    如果,要是有来生的话,或许还可以妄想一番吧。

    回首。

    周叶望着远方的深坑,内心里,逐渐浮现出了笑容。

    这家伙身上缺点诸多,时常做出一些傻乎乎的事情。

    可不能否认,她的实力很强大。

    希望她不要有事吧。

    脑海当中的片段,还在继续着。

    和鹿小元一起,偷灵药田里面的灵药吃。

    青帝揍鹿小元,鹿小元揍自己,而自己,没有办法,只能找小师弟消消气了。

    回想起小师弟。

    这个家伙,拿自己当成了偶像。

    自己死了之后,希望这小家伙别太伤心了。

    当初也是,不知道小师弟会诞生灵智,否则就多做一些事情,做出一个师兄应该有的榜样。

    或许,这样一来,小师弟的心里,终归是有美好回忆的吧。

    想起陆毅,想起狗子。

    想起了获得以身化剑那一刻的心情。

    想起了自己外出,被孙老三踩在脚下,弱弱的喊出了一声:大哥,能不能把脚挪一挪。

    想起了金小二,也想起了赤红。

    他们这一对啊,真是有意思。

    老金是个妻管严,希望这家伙以后的生活美好一些吧,互相之间多一些包容,少吵架是最好的。

    逐渐的。

    周叶笑了。

    他回想起,青帝和金三十六下棋。

    堂堂的帝境存在,输给了青帝之后,气鼓鼓的样子,无比的动人。

    用前世的话来说,自己的师父,应该是个钢铁直男吧。

    不过,还好。

    师父和师娘,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周叶想起了平头哥。

    以平头哥的性格,现在应该是在打架,或者去打架的路上,虽然和它的交情不是特别的深厚,但是周叶也希望平头哥安安全全的,少惹事,别伤害到了无辜的生灵。

    又想起了小圣象。

    哈哈。

    这时候这是想笑呢。

    小圣象那家伙,应该渡劫完成为至尊了吧。

    那家伙在自己的熏陶下,应该是有些膨胀了,外出的时候,喊家父白远山的同时,会不会喊出一声在下铁拳无敌小圣象呢。

    这家伙啊……

    仗着自己白帝父亲,确实有些嚣张。

    但是不可否认,这家伙很多时候都能看清很多东西,不该嚣张的时候,他永远都是那么的低调,该嚣张的时候,嚣张得也有一个度,把握得很好。

    眉心当中,有物体在颤动着。

    那是大宝剑。

    回想起当初,一行人进入秘境当中,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不死生物,那时候根本没有害怕的心里,只知道莽。

    青帝帮忙,让自己获得了这恐怖的魔道帝兵。

    这魔道帝兵,对自己的帮助,真的很大很大,有的时候,没有它的存在,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还有如同马赛克一样的二蛋。

    二蛋很会装,自称是剑道天赋独断万古的剑灵,很多时候说话很是狂妄。

    但是,自己和这家伙的交情,也非常的深厚。

    还好这次没有叫上这家伙,否则的话,这家伙恐怕也会和自己一样陨落吧。

    毕竟,不管怎么说,魔界的生灵都会视它为叛徒。

    哦,对了。

    还有魔青。

    这小子经历了许多之后,变得很憨厚,碰到的时候都会恭敬的喊一声‘草爷’。

    强大的不朽境巅峰修为,喊自己‘草爷’。

    身份,真是带来了挺多的。

    脑海当中的片段开始加速了起来。

    想起了苍天泣血,想起了木界建设集团。

    想起了杰出青年的小团体,想起了转身就搬走岛屿的岛主。

    想起了渡七阶天劫时的互演,想起了心魔老弟面对自己时的从心。

    想起了魔帝之子,想起了雷衍天王。

    天王老哥如同长辈一样。

    他锻炼着自己,虽然方式很歹毒,但是周叶心里一直充满了感激,因为他变强了,一切都是因为天王老哥。

    想起了玄龟和天渊两位前辈。

    两位前辈很早就认识了,同时,他们两位也是一对损友。

    一开始的时候,两位前辈面对师姐的时候,真的很怂。

    在后来的成帝宴上,两位前辈隐隐在教导着自己,同时那晚又被两位前辈其中的一位给打晕了,后来又发现了地上的字。

    不知道是哪位前辈所留下。

    周叶感觉,都有可能。

    天渊前辈看起来比较老实,可是那心里,肯定坏得很。

    而玄龟前辈,玄学造诣无比的高强,因为各种原因,自己还毁了他的两个龟壳呢,想起来真是很抱歉。

    只不过玄龟前辈从来没有怪过自己。

    看着远方,玄龟和天渊两位前辈的真身,周叶真诚地道谢。

    “这一生,感谢有你们。”

    “若是没有你们,可能冥冥当中会有一些遗憾吧。”

    还有心魔老弟。

    自己时常念想这它,恐怕这家伙,很不想看到自己吧。

    抬起头。

    周叶知道,虚空当中正在进行着恐怖的大战。

    想起这片天空,是由树爷爷支撑起来的。

    树爷爷啊……

    是个慈祥的老爷爷,第一次见面,就赠了自己一片树叶,让自己有了一些自保之力。

    后来,这位慈祥的树爷爷,又赠给了自己一门强大的剑招。

    虽然,自己很少用过……

    周叶现在,真的很平静。

    他的内心,从未如此平静过。

    神魂被撕裂的痛苦,早已经体会不到了。

    神魂正在逐渐消散着。

    根须已经彻底消失。

    紧接着,两片草叶的叶尖处,逐渐变得更加虚幻。

    光点飘落着。

    脑海里是那么的清晰。

    周叶尝试过各种自救的办法,但是他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白骨大手在转瞬间就捏碎了真身,又开始折磨神魂。

    想自救?

    拿什么自救?

    苟活?烧香?转化?

    通通不行。

    “外挂爸爸,如果你和系统大佬一样有着意识的话,此刻应该很失望吧?”

    内心当中,周叶开口问道。

    眼前,一排排蓝字闪烁着,逐渐变得血红。

    【警告!宿主的神魂正在消散,即将彻底死亡!】

    【警告!宿主的神魂正在消散,即将彻底死亡!】

    【警告!宿主的神魂正在消散,即将彻底死亡!】

    周叶很淡然。

    没有去理会。

    他的心里,只是充满了一点愧疚。

    定格下来的时间,缓缓又开始启动。

    周叶最后一丝神魂,消散在了白骨大手的手中。

    他最后了一些画面,就感觉,自己成为了一片虚无,意识,也彻底不见。

    大修行者跪坐在地上,双拳紧握,眼中带着许些血丝,充满了仇恨。

    深坑里,鹿小元爬了出来,看着那已经消散的神魂,不敢置信。

    ……

    青虚山,远处的山沟里。

    二蛋的身躯,剧烈的波动着,脸上留下两行泪。

    魔青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二哥是意识体,它怎么会流泪。

    感受着,自己与周叶的联系被斩断,二蛋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口中呢喃着。

    “你这家伙,愚蠢啊!”

    “你要是带上我,肯定就不会这样了嘛!”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护着你啊!”

    二蛋抓起地上的泥沙,朝着眼前扔着。

    魔青站在一旁,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二哥的情绪,深深地感染了他,他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数千里之外。

    木长寿站在山峰上。

    不言不语。

    心很痛,同时也空落落的,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温泉里。

    金小二站在原地,眺望着远方,神情悲切。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就感觉好像是,好像是自己的某个朋友,彻底的离开了自己,消失了,不见踪影了,自己再也找不到了。

    赤红站在他的身边,默不作声。

    丈夫的情绪,她无法体会。

    她没有办法去安慰,也不想去安慰,只想站在一旁,和他一下扛着。

    极远的地方。

    小圣象满脸愁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圣象感觉心里很不舒服,这样的情况,自己也从未体验过。

    陆毅拍了拍小圣象的肩膀,勉强笑道:“怎么了……”

    小圣象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虚空的深处。

    雷衍天王手持长枪,与魔族大帝展开着大战。

    陡然。

    他的内心当中,有些悲伤。

    斩道境的感知,让他冥冥之中知道了,自己的某位朋友,已经陨落。

    掌握了法则的生灵,陨落时,触及法则,影响天地。

    范围不如苍天泣血,可亲友之间,能够清晰感受。

    远处。

    青帝暴怒,每一次的出手,都狠辣异常。

    金三十六感觉胸口有点闷。

    异常的烦躁。

    魔族大帝一击而来,有些失神的她若不是反应得快,险些负伤。

    ……

    战场。

    天渊已经晕死过去。

    玄龟重伤,无法动弹。

    望着那方才消失的神魂,玄龟的心里很不好受。

    为什么,就死活保不住呢。

    终究,还是自己太弱了吗。

    而远处的深坑里。

    鹿小元浑身都在颤抖着。

    小草精,就这么陨落了……

    “不!”

    鹿小元双眼泛红,她忍住了,她没有哭。

    “轰隆隆……”

    天空当中,阴云汇聚,无边的雷霆,正在闪烁。

    大恐怖降临。

    此乃天罚。

    鹿小元的小脸上,第一次充满了狰狞与杀意。

    “我,要你给他陪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