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389章 周叶,嗝屁

作者:低调青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具体的,如何行动?”

    那如同亡魂嘶吼一般的声音响起,场面的氛围一度阴冷,非常之可怕。

    魔帝不太在乎。

    “突袭,是很有讲究的。”

    “况且还是杀入木界深处,不必要的损失我们完全没有道理去做,所以,此行的唯一目的,就是屠龙。”

    魔帝攥紧拳头,身上杀气迷茫。

    负面能量暴涨,又开始冲击着它的身躯,让它痛并快乐着。

    “屠龙?”

    “是的,那株草就是龙,还未成长起来的龙,趁着现在,将其屠掉!”魔帝点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不怀好意。

    众多魔帝当中,有一头魔龙大帝。

    听着这个魔帝的话,魔龙大帝很不爽,心里有点不太高兴。

    还特么屠龙呢。

    你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东西。

    真的想弄死你。

    “好,此去木界,不比恋战。”

    “我等也只能给你争取一刻钟的时间,超过一刻钟,或许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说不定你们哪一位战斗太水就会陨落。”

    刺耳的声音响起,神念在场的帝境魔族们内心的想法很糟糕。

    “多谢诸位!”

    “此行若是成功,我必定进入魔渊三千年。”

    魔帝朝着周围拱手。

    “记住你的承诺。”

    “承诺就是拿来违背的……不过,若是它敢违背,那就杀掉吧。”

    “哼哼哈哈哈哈哈……”

    魔帝面无表情。

    这群魔界顶尖层次的生灵当中,大多数都特么有病。

    那是一种很难以描述的感觉。

    魔帝都不得不承认,诸位魔族大帝当中,好像就自己的精神稍微正常一点。

    仔细一想。

    此行若是成功,自己进入魔渊三千年。

    出来了之后,恐怕精神也太正常。

    细思极恐。

    “现在是一个机会,诸位,随我走!”

    魔帝撕裂空间,一步跨出,降临虚空。

    虚空当中,一片虚无。

    一颗颗巨大的星辰环绕着这片庞大的地区。

    股股魔气弥漫在虚空当中,遮掩住了星辰的光芒。

    就炼远处那巨大的太阳,都受到了浓郁魔气的影响,被侵蚀了一部分。

    这次被魔帝命名的‘屠龙计划’,一共出动了五位魔族大帝。

    五位魔帝真身显露,在虚空中是如此的巨大。

    它们如同是饿狼一样,贪婪地看着眼前巨大的光团。

    木界。

    中央。

    树爷爷闭上的双眼,徐徐睁开。

    望着天空中,微微皱眉。

    天中无云,可阳光却逐渐阴暗了下来,这样的情况,有些诡异。

    神念包裹整个木界,一次又一次的排查。

    没有任何的异常。

    “那就是虚空当中,又有什么存在来了……”

    树爷爷低语。

    木界东域某地。

    青帝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的手心当中一朵莲花浮现,缓缓坠入深渊当中。

    目光没有停留在那莲花上。

    青帝抬头,望着那被黑色侵蚀的太阳,脸上没有起任何的波澜。

    “竟如此的快。”

    “不过,也算是在意料当中。”

    青帝摇头失笑。

    身影消失在天地间,降临到了虚空中。

    与他同时出现的,还有金三十六和白远山。

    “嗤!”

    虚空中,一点火花闪现。

    一杆长枪现身,尔后,身穿火红长袍,背负巨大齿轮的雷衍天王降临。

    “唰!”

    枪尖瑶指远方的滔天魔气,雷衍天王面带不屑。

    “一群藏头露尾之辈,永远生活在黑暗当中。”

    雷衍天王很看不起这群魔帝。

    对方的智商本就不高,并且,这群家伙,真的是有病。

    每隔一段时间,总喜欢来木界,每一次被打退,都总是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呵呵。”

    魔气当中,传出一道笑声。

    声音扩散。

    有时如同少女浅笑,有时如同老妪高喊,又如同黑暗当中的诡异存在,带着许些尖锐的笑声。

    雷衍天王面色不改。

    这些,以前都经历过,对他没有任何的效果。

    “小心,它的声音,可以扰乱心智。”

    白远山的身边,青帝面带淡然地提醒道。

    “知道了。”白远山点头。

    他的身后,一头浑身散发耀眼金光的远古圣象虚影逐渐在凝聚。

    一声如同长远古时期传来的声音响彻着,与那未知的魔族大帝做着对抗。

    “轰。”

    魔气翻滚,渐渐凝视成为一双大手。

    大手的手心当中,带着猩红的印记,恐怖的气息逐渐传开。

    “唰!”

    绿光显露,自巨大光团当中脱落而出。

    片片绿叶,就仿佛是江河当奔腾的水,朝着那大手而去。

    ……

    战场。

    周叶和大修行者,将所有溃逃的魔族全部清理完。

    魔族反抗的很激烈,导致于走的时候,并不是那么的安详。

    说实话,周叶是有点遗憾的。

    完全没有发挥出他周某的真正实力,完全就是跟在大修行者的身边捡人头。

    一边很开心,一边又稍微有点遗憾。

    “想不到,原来我也有这等贱骨头。”

    周叶摇摇头,无奈得很。

    正常的生灵,哪儿会有这等想法。

    这片地区,满目疮痍。

    强大的力量,摧毁了山峰,填平了峡谷。

    周叶化做人身,行走在被魔血侵染的土壤上,感觉……有点黏脚。

    “那边还有大量的魔族,它们的空间戒指,我们还没有拿到手。”大修行者指了指远处成片的魔族尸体。

    “好,那走吧。”

    周叶点头。

    刚抬脚,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

    “轰!”

    巨大的爆炸,溅起幽绿幽绿的魔血,喷洒在了周叶的脸上。

    抬起右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周叶看着前方的深坑,里面躺着一位魔君。

    这位魔君死前面色狰狞,有一种很不服气的意味在脸上的表情当中隐藏着。

    “死得真惨啊。”

    大修行者感叹一声,语气当中,带着开心。

    天渊从天空上落了下来,站在深坑的旁边。

    “弄死这家伙,还挺累的。”

    天渊活动了一下肩膀,神色间带着嘚瑟。

    “前辈如此轻易就击杀了这位魔君,想来在实力上面,应该很少生灵是前辈的对手了。”大修行者笑着拍马屁。

    “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我的实力啊,一般般。”

    天渊摆了摆手。

    作为老实人,这是第一次欺骗别人。

    流程还不是那么的熟悉。

    “前辈这可就谦虚了。”

    大修行者脸上笑容满满。

    “不和你多说了,我要摸尸去了。”

    天渊跳进深坑里,双手在魔君的身上摸索着。

    他本来可以动用玄气,但是天渊感觉,还是亲手摸,比较接地气,比较有感觉。

    那种击杀魔族,爆财富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咻。”

    天空上,一滴水洞穿了那位魔君的心脏。

    那位魔君,生命力也是够顽强的,心脏被洞穿,居然还能战斗。

    玄龟可不给对方机会,一巴掌将其扇飞,然后让其步前面个魔君的后尘。

    与此同时。

    鹿小元和血藤君也将自己的对手击杀。

    “小草精,快去摸尸呀。”

    鹿小元朝着周叶喊着。

    她站在半空中,都不太想下去。

    下方鲜血的味道浓郁得吓人,对于鹿小元来说,这种味道很是刺鼻。

    “师姐,你就直接说清楚,多少分?”周叶抬头挺胸,神色认真地问道。

    “五五分吧。”

    鹿小元想了想,随后忍痛说道。

    这件事是周叶谋划的,所以在鹿小元看来,不管怎么样,周叶至少要占一半。

    “好的。”

    周叶心累美滋滋。

    ……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抬头看着天空的血藤君说道。

    “嗯,也不知道战况如何。”玄龟点头。

    手有点贱,又想推测一番,但是仔细一思索,还是算了吧,自己就特么剩下一只眼睛了。

    远处,周叶飞在天空上。

    磅礴的玄气释放而出,一颗颗空间戒指被收入了手中。

    一圈又一圈下来,空间戒指收得差不多了。

    “得找一找,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

    周叶仔细地观察着下方。

    玄龟瞥了一眼周叶,顿时一愣。

    这个场景……

    陡然间。

    意外发生。

    “嘶——”

    半空当中,空间被直接撕裂而开。

    一只巨大的白骨大手,在无边魔气的环绕之下从空间裂缝当中探出。

    玄龟瞳孔微缩。

    “阻止它!”

    怒吼一声。

    玄龟最强力量爆发,巨大的力量直接朝着那白骨大手撞击而去。

    “玄龟!”

    天渊感觉心脏仿佛都被捏紧。

    那恐怖的威势,绝对是帝境存在出手!

    “啪!”

    白骨大手就好像是觉得玄龟碍事似得,手腕转动,一掌将玄龟拍飞。

    “轰!”

    玄龟坠落到远方,巨大的真身,颤动了两下,再也没有动弹。

    “你该死啊!!!”

    天渊双眼充血,疯狂地怒吼着。

    天空当中,风云变幻。

    “小心!”

    血藤君和鹿小元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天渊的身旁。

    各自最强大的攻击,纷纷朝着白骨大手落去。

    “轰!”

    白骨大手有些不耐烦,直接将三个生灵给拍飞。

    “噗!”

    半空中。

    天渊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强行扭转自己的身躯,随后落在了玄龟的身边。

    “靠啊。”

    天渊惨笑一声。

    “今天,咱俩倒是要一起死了,不过吧……呕!”

    “也,也是无所谓的,死了也有个伴……你说对吧?”

    话音还未落下,天渊的人身,已经无法维持,彻底的炸开,显露出了真身。

    旁边。

    重伤得无法动弹的玄龟都不想说什么。

    探了探天渊的情况。

    “死什么死,晕过去就晕过去,真尼玛会装。”

    “轰!”

    鹿小元坠落到大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血藤君的藤蔓绞在了白骨大手上,可惜,白骨大手微微一震,一条条藤蔓直接碎裂。

    没有了藤蔓的存在,血藤君就好像是没有了双手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再继续战斗下去。

    那位大修行者,被恐怖的气息压得跪在了地上。

    他拼命地想要站起来,可是双腿,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

    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半空中的周叶,只感觉自己的眼睛花了一下。

    他下意识地抬头,发现白骨大手,握住了自己。

    “咔。”

    “砰!”

    人身,在此刻崩散。

    点点青光,如同是被风吹的蒲公英。

    周叶的真身,落入了白骨大手。

    “咔!”

    强悍的不朽道体,在这一刻如同是纸糊的一般,彻底被撕碎。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